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江村大墓被確認為漢文帝霸陵 糾正近千年謬誤

2021年12月中旬,中國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會上公佈了漢文帝霸陵所在地確定為陜西西安白鹿原江村大墓,而非史料記載的鳳凰嘴。這一成果破解了漢文帝陵墓位置的千古之謎,也讓漢陵考古項目備受關注。

  2021年12月中旬,中國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聚焦漢唐時期重要考古發現。會上公佈了陜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為漢文帝霸陵,這無疑是關注度最高的項目。

  江村大墓位於陜西省西安市灞橋區。2016年江村大墓外藏坑受到盜擾,為確認墓葬保存狀態及周邊文物分佈情況,經國家文物局批准,考古工作者對江村大墓及其附近的竇皇后陵、薄太后南陵和相傳為漢文帝霸陵的“鳳凰嘴”地點,進行了系統的考古調查、勘探,並對陵園外藏坑進行了考古發掘,目前基本確認江村大墓為西漢早期漢文帝劉恒的霸陵。

江村大墓是如何被發現的?

江村大墓1號發掘點遠景。 陜西省文物局供圖

江村大墓1號發掘點遠景。 陜西省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2002年,6件從江村大墓被盜出境的西漢黑陶俑出現在美國索斯比拍賣行的拍賣圖錄上,即將被拍賣。我國政府通過外交途徑,及時進行了交涉。經過多方努力,這6件陶俑于2003年回到西安。隨後,相關部門對這6件陶俑的來歷展開了調查,最終確定是盜墓分子從江村古墓盜掘的。

  2006年,考古人員對這裡進行了考古調查。勘探結果讓考古人員大吃一驚,這裡竟然隱藏著一座有著四條墓道的亞字型大墓。那麼,這座大墓的主人又是誰呢?

霸陵陵區航拍全景(竇皇后陵、江村大墓發掘點、南陵)

霸陵陵區航拍全景(竇皇后陵、江村大墓發掘點、南陵)。(來源:中新網)

  進一步考古勘探發現,江村大墓東西墓道總長度達250米,從墓葬形制來講屬於頂級配置,超越了公主甚至諸侯王。江村大墓平面為“亞”字形,墓室邊長約72米、深30余米,墓室四週發現110多座外藏坑,外藏坑週邊有卵石鋪砌的陵園設施,邊長約390米,石圍界四面正中外側有門址,推測可能為獨立的帝陵陵園。

  在沒有確認墓主人身份之前,陜西省西安市白鹿原的這處墓葬一直被稱之為“江村大墓”。

文獻記載漢文帝霸陵在“鳳凰嘴”

世傳為漢文帝霸陵的“鳳凰嘴”

世傳為漢文帝霸陵的“鳳凰嘴”。(來源:中新網)

  江村大墓地處西安東郊白鹿原的西端,東北約800米處為竇皇后陵,西南約2000米處為薄太后南陵,北部約2100米處為原國保單位霸陵所在“鳳凰嘴”地點。

  此前根據元代駱天驤《類編長安志》記載,漢文帝霸陵的位置在西安白鹿原鳳凰嘴下。考古人員採用考古勘探、地質探測等多種技術手段,多次對其進行了大範圍的細緻探查,除“鳳凰嘴”下的10余通明、清碑石外,並未發現陵墓類遺跡,排除為霸陵的可能。

江村大墓K15齣土的部分彩繪著衣式陶俑

江村大墓K15齣土的部分彩繪著衣式陶俑。(來源:中新網)

  由此,考古人員證實霸陵位置在鳳凰嘴的記載出現了謬誤,開始對鳳凰嘴2公里外的江村大墓進行調查發掘。

江村大墓為何確認為漢文帝霸陵?

江村大墓外藏坑

江村大墓外藏坑。(來源:新華社)

  江村大墓是一座有四條墓道的特大“亞”字形豎穴土壙木槨墓,地面沒有封土。這與《史記·孝文帝本紀》中“治霸陵皆以瓦器……不治墳”的記載十分吻合。“亞”字形在漢代當時是頂級配置,是只有皇帝、皇后才能用的墓葬形制。

江村大墓K27齣土一組印章

江村大墓K27齣土一組印章。(來源:中新網)

  2017年開始,考古人員對江村大墓中8座外藏坑進行發掘,出土了大量漢代文物,幾枚直徑不到1釐米的印章,分別刻著“中司空印”“車府”等字樣,是明器官印的象徵,表明外藏坑具有象徵官署機構的性質,這也進一步佐證了墓葬主人的身份。

江村大墓出土的陶馬

江村大墓出土的陶馬。(來源:新華社)

  此外,竇皇后陵位於江村大墓東北,墓葬也是呈“亞”字形豎穴土壙木槨墓。考古人員擴大探測範圍後發現,江村大墓與竇皇后陵共處在一個大陵園內,兩座大墓同處一陵園內稱為同塋,一人一個墓穴一個墳頭稱為“異穴”,這正體現出漢代帝後合葬的“同塋異穴”。

  據介紹,江村大墓與漢高祖長陵、漢景帝陽陵、漢武帝茂陵等西漢帝陵形制要素相近,整體規模相當,結合《史記》《漢書》等文獻記載,考古人員最終確認江村大墓是漢文帝霸陵。

霸陵位置確認的重要意義

江村大墓出土文物3

江村大墓出土文物。(來源:中新網)

  專家表示,本次考古工作否定了“鳳凰嘴”為漢文帝霸陵的傳統認識,確定了漢文帝霸陵的準確位置,解決了西漢十一陵的名位問題。包括漢文帝霸陵在內的西漢帝陵規模、形制、佈局及內涵的基本掌握,為西漢帝陵制度形成與發展演變的研究提供了詳實的考古資料,為中國古代帝王陵墓制度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礎。

  霸陵的雙重陵園、帝陵居中、象徵官署機構的外藏坑圍繞帝陵佈局等,均為西漢帝陵中最早出現,表明瞭皇帝獨尊、中央集權的西漢帝國政治理念的初步確立;霸陵平面格局上承長陵、安陵的“無為而治”,下啟陽陵、茂陵,平陵及杜陵的“獨尊儒術”,是西漢帝陵制度發展演變的關鍵環節,同時,也折射出西漢帝國國家政治思想、意識形態的發展、變化。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部分文物1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部分文物。(來源:新華社)

  霸陵出土的大量珍貴文物中,印章、封泥及其他帶字文物等,證實了“陵墓若都邑”、帝陵“模倣現實中的西漢帝國”的建設理念。南陵外藏坑出土的眾多帶有草原風格的金銀器是先秦兩漢時期農牧文化交流與融合的直接證據,見證了中華文明由“多元”到“一體”的歷史發展趨勢。

漢文帝主墓暫不會發掘

江村大墓K27齣土銅齒輪、銅構件

江村大墓K27齣土銅齒輪、銅構件。(來源:中新網)

江村大墓出土文物2

江村大墓出土文物。(來源:中新網)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漢陵考古隊隊長馬永嬴近日表示,一是國家文物政策規定,皇帝皇后級別的陵墓不能隨便發掘;二是因為文物保護技術的限制,文物保護工作還有待進一步提升,而這些墓裏可能會出現大量脆弱質的物品,比如漆器、木器、絲綢製品等,現在還沒有有效的保護技術。所以,目前漢文帝霸陵不會進行發掘工作,將以保護為主。

  “待後世子孫有辦法解決文物保護難題,再進行發掘。如今已經確認了墓主,接下來最主要的工作是保護。”

漢文帝其人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彩繪陶俑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彩繪陶俑。(來源:新華社)

  霸陵的發現,令很多人想到了漢文帝以及“文景之治”,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次盛世。

  《史記》有過這樣的記載:“孝文帝從代來,即位二十三年,宮室苑囿狗馬服禦無所增益,有不便,輒弛以利民。”在位期間,漢文帝較為節儉,宮室、園林等,什麼都沒有增加。

  此外,《史記》中提到,“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銀銅錫為飾,不治墳,欲為省,毋煩民。”也就是説,建造這座陵墓,不準用金銀銅錫等做裝飾,不修高大的墓冢,儘量節省。

江村大墓外藏坑內藏有大量陶俑

江村大墓外藏坑內藏有大量陶俑。(來源:中新網)

  正是漢文帝躬行節儉,以上率下,使當時社會形成尚儉崇廉風尚,開創了著名的“文景之治”,為西漢的鼎盛奠定了物質基礎。

薄太后南陵引發關注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部分文物2

江村大墓與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部分文物。(來源:新華社)

  隨著江村大墓被確定為漢文帝霸陵,漢文帝母親薄姬的陵墓——薄太后南陵也吸引了較多的關注。

  薄太后南陵距江村大墓約2000米,是一座“亞”字形高等級墓葬。在25米高的封土周圍,有20座外藏坑,其中最長者達56米。考古工作者還在封土西北約200米處探出了380余座小型外藏坑。

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金飾

薄太后南陵出土的金飾。(來源:新華社)

  在對薄太后南陵的部分外藏坑進行發掘時,考古工作者發現了大量金銀飾品、彩繪陶俑、金銀銅制車馬器等。據介紹,一些金飾上印有馬、熊等動物形象,還有頗具異域風情的紋飾,證明在西漢時期,中原農業文明與草原遊牧文明已有交流與融合,反映出了中華文明由“多元”到“一體”的歷史發展趨勢。


  相關連結:

        陜西發現漢文帝陵墓 

        西安江村大墓確定為漢文帝霸陵 

        重大發現!漢文帝霸陵就在西安白鹿原 

        西安江村大墓確認為漢文帝霸陵 

        糾正近千年謬誤!真·漢文帝霸陵原來在這 

        如何認定江村大墓就是漢文帝霸陵?專家解讀 

        國家文物局:陜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為漢文帝霸陵

        漢文帝霸陵是怎麼被發現的?要從多年前的一起盜墓案説起→ 

        確認漢文帝霸陵的歷史價值和意義 

        漢文帝霸陵位置確定 下一步以保護為主 

        西安漢薄太后南陵出土大量金器 紋飾再現多元文化融合 

        漢文帝霸陵 “盜墓風雲”20年:一場盜掘與追繳的戰爭

        從江村大墓,能讀出怎樣的漢文帝? 

        漢陵考古隊隊長馬永嬴:漢文帝主墓暫不會進行發掘 

  (資料綜合中新網、新華社、央視新聞客戶端、人民日報海外版、光明日報、新京報等報道)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