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臺防務部門新設立的“全民防衛動員署”背後驚現美國身影!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2-01-05 09:49:32


圖為蔡英文視察演習。(圖片來源:台灣《中時電子報》)


  台灣防務部門新設立的“全民防衛動員署”(簡稱 “全動署”) 于2022年1月1日正式運作,其核心任務是為了因應中國大陸對台灣持續擴大的軍事壓力,所以要強化台灣的後備戰力,並讓臺軍後備部隊與美國國民警衛隊建立常態交流機制,背後顯見美國干預的影子。

  一、什麼是“全動署”

  首先,“全動署”首任“署長”由台灣防務部門“資源規劃司長”白捷隆出任,編制上採半軍事半文官的編配,其前身為台灣防務部門轄下的“全民防衛動員室”(“全動室”),正式升格後,編制從原本的30人提高至150人,將投入臺軍的後備戰力改革,同時支援台灣的軍事作戰以及災害防救任務。

  其次,“全動署”也肩負物力動員和軍事動員的兩大任務。改制前,物力動員是“全動室”的職責,軍事動員則屬於“後備指揮部”範疇,現在兩大業務合併交由“全動署”統籌。依照“全動署”的規劃,物力動員應該是優先於軍事動員的,因為在平時就應詳盡落實各種人力物力調查與戰略物資統計,例如加油站點的位置分佈、儲藏糧食物資的地點等,是“防衛固守”的關鍵。

  再者,“全動署”負責精進“教召”訓練,提升後備戰力,“教召”訓練將由過去的5到7天,試行改為每次14天,並且增加訓練行軍宿營、戰傷急救和實彈射擊等訓練科目。這其實是在美國關切台灣後備戰力下的變革,並由此促成了台灣後備戰力與美國國民兵交流的開端。

  二、美國將主導美臺後備體系交流

  台灣由徵兵制轉型為募兵制後,列管的後備力量達到230多萬人,其中退伍8年內的精壯人力約有將近80萬人,不過因“教召”制度未嚴格落實,長年遭美國批評為虛有其表的無效戰力,並立法研擬協助台灣提升整體戰力與後備戰力。例如美國早在通過“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時,就已責成美國國防部長與國務卿要向美國國會提交台灣後備戰力的總體評估報告。

  而在去年7月,由民主黨籍的達克沃斯(Tammy Duckworth)與共和黨籍的科寧(John Cornyn)領銜、偕同美國跨黨派參議員聯署提出的“台灣夥伴關係法”(Taiwan Partnership Act)草案中,也倡議美國國民警衛隊與台灣防務部門建立夥伴關係,組建一個在危機發生時能夠快速部署且整合良好的防衛力量。

  兩人更強調,台灣是美國的重要盟友,這項計劃將包含在小區安全、應急、網路防禦、教育、文化交流及顧問計劃等方面,讓美國國民警衛隊與台灣防務部門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如此將有助於確保國民兵可以準備好在“台灣的自主地位受到威脅”時採取行動支援台灣。

  剛通過不久的“2022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則是明確要求美國國防部長必須在今年2月15日前,向國會相應的委員會進一步提交關於加強美國國民警衛隊與台灣合作的可行性與適當性報告。可見,台灣的後備戰力是美國近期涉台法案的關注焦點之一,可能成為美臺軍事合作的下一個重點,而台灣新成立的 “全動署”必將在與美國國民警衛隊的交流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畢竟美國的強項是有實戰經驗,其國民警衛隊隊也會從事海外部署與實際作戰,未來,或許會見到隸屬於美國國民警衛部隊下轄安全合作旅(SFAB)的教官或者軍事顧問,現身於台灣的後備旅或者新訓旅,直接觀察其操練方法並提出改善建議,因為在美軍退出阿富汗後,安全合作旅的聯訓焦點已轉向了印太地區,而這也已有前例可循。

  就在去年5月間,便有“北測中心”官兵在臉書粉絲專頁中抱怨,指出由於伙房業務增加,造成官兵連午休也沒有的情況,而其原因,竟是美國陸軍安全合作旅官兵進駐北測中心所致,讓美國陸軍安全合作旅在台灣的行蹤曝了光,引發了美國是否破壞台海“現狀”的討論。

  三、美軍近年積極參與台灣的防務規劃

  除了後備體系改革外,美軍也要求台灣防務部門參考美軍作戰模式,來調整現行部隊編組,到了2019年9月,台灣的首支聯合兵種營(聯兵營)正式成編,包括有新編的海、空連絡官及增加無人機、單兵防空飛彈、反裝甲飛彈及狙擊槍等新式武器,結合機步甲車及戰車裝備,具備獨立作戰能力,是仿傚美軍案例執行的營級部隊變革。

  聯兵營自美軍中東地區的各項軍事行動以來成果豐碩,其成效遠優於過去編裝,加上中國大陸的解放軍在新軍事改革中亦成立其合成營,有鋻於此,台灣為適應現代戰爭需求,將聯合作戰幕僚體系直接編到營級單位,改變了過去的聯合作戰的模式。台灣的聯兵營目前是否已經具備有相對應的機動反登陸、快速反應與協同作戰能力,去年5月間美國陸軍安全合作旅官兵來台的考察重點。

  事實上,長久以來,美國便依照台灣防衛需求以及對於中國大陸解放軍的威脅評估,予以台灣適當的武器軍售與軍事諮詢,但過去台灣經常面對枯等美國方面響應的窘境。但到了特朗普執政後,除了美國的友臺法案及軍售支援外,自2020年起美國也派遣了美國國防部、印太司令部各級聯參專家組成項目團隊訪台,借鏡實戰經驗來評估台灣目前防衛作戰的資源分配。

  由此可見,美臺軍事交流已邁入雙方面對等付出的層次,合作關係有助於鞏固及深化美臺之間的夥伴關係,台灣的 “重層嚇阻,防衛固守”戰略設計與 “逆登陸”作戰構想,就是以“聯美抗中”的大方向為基礎,配合美軍的“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ABO)任務規劃、針對解放軍對台灣的武力而制定,試圖達到戰略持久、戰術速決的目標。

  但我們不得不想,在期待未來美軍是否可能派遣部隊駐臺、以台灣港口作為美軍“遠征前進基地作戰”而有美軍或海岸警衛隊船艦靠泊台灣港口之餘,是不是也應先計算其成本效益、思考美臺進一步交流合作所需要付出的額外代價?還有是否要淌美軍“重返亞洲”的這趟混水,讓這趟混水去攪和了兩岸關係春暖花開的可能性呢!(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範大學台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