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五核國領導人聲明防止核戰爭

中國&&,五核國領導人聲明防止核戰爭
1月3日晚,中法俄英美五個核武器國家領導人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聲明一致認為,“避免核武器國家間爆發戰爭和減少戰略風險是我們的首要責任”,並申明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這份聲明體現出中國在推動全球核武器國家限制核武器使用方面所做出的努力,防止核戰爭風險取得非常重要的進步。

SRC_HT~1

  五個核武器國家領導人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全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蘭西共和國、俄羅斯聯邦、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和美利堅合眾國認為,避免核武器國家間爆發戰爭和減少戰略風險是我們的首要責任。

  我們申明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鋻於核武器使用將造成影響深遠的後果,我們也申明,只要核武器繼續存在,就應該服務於防禦目的、懾止侵略和防止戰爭。我們堅信必須防止核武器進一步擴散。

  我們重申應對核威脅的重要性,並強調維護和遵守我們的雙、多邊不擴散、裁軍和軍控協議和承諾的重要性。我們將繼續遵守《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各項義務,包括我們對第六條的義務,“就及早停止核軍備競賽和核裁軍方面的有效措施,以及就一項在嚴格和有效國際監督下的全面徹底裁軍條約,真誠地進行談判”。

  我們願保持並進一步增強各自國家措施,以防止核武器未經授權或意外使用。我們重申此前關於不瞄準的聲明依然有效,重申我們不將核武器瞄準彼此或其他任何國家。

  我們強調願與各國一道努力,創造更有利於促進裁軍的安全環境,最終目標是以各國安全不受減損的原則建立一個無核武器世界。我們將繼續尋找雙、多邊外交方式,避免軍事對抗,增強穩定性和可預見性,增進相互理解和信任,並防止一場毫無裨益且危及各方的軍備競賽。我們決心在相互尊重和承認彼此安全利益與關切的基礎上開展建設性對話。

中國為五核國發表聯合聲明作出重要貢獻

  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傅聰表示,北京時間1月3日晚9點,中、俄、美、英、法五個核武器國家領導人共同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這是五國領導人首次就核武器問題共同發聲,也是繼2000年五國領導人在紐約舉行會晤併發表聲明後,再次就重大國際議題共同發聲。

  傅聰指出,聯合聲明內容有四大亮點。一是強調“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核武器應服務於防禦目的、懾止侵略和防止戰爭。五核國領導人重申上述理念,在核武器使用問題上展示極為慎重和克制的態度,有助於改善國際安全環境,維護全球戰略穩定。

  二是重申不將核武器瞄準彼此或其他任何國家。五核國在領導人層面共同重申核武器不瞄準彼此和任何國家,有助於增進戰略互信,降低誤解誤判引發的核衝突風險。

  三是強調維護和遵守雙多邊軍控協議和承諾的重要性。五核國作出上述承諾是一種自我約束,有助於維護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有助於增加國際社會對大國遵守軍控條約的信心。

  四是強調避免軍事對抗、防止軍備競賽。五核國發出防止軍備競賽的明確信號,有助於以協調合作代替大國競爭,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係。

  傅聰強調,中國是五核國合作的積極推動者。2019年,中國舉辦五核國北京會議,重啟了陷入僵局的五核國合作進程。中方為達成一份內容積極的聯合聲明貢獻了重要智慧。在聲明磋商過程中,除推動各方同意強調“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外,中方還推動寫入重申不將核武器瞄準彼此或其他任何國家等重要內容。中方認為,五核國應進一步就戰略穩定問題加強溝通,圍繞降低核武器在國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以及反導、外空、網路、人工智慧等廣泛議題進行深入對話。中方願繼續與其他四國加強溝通協作,增進戰略互信,為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的世界發揮領導作用。

中國會更新核武庫並根據安全環境評估核力量

3368002880298173315

  傅聰指出,中國一貫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並把核力量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最低水準,急速擴張核能力不是中國政策。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不更新其核武庫使其更現代化。“我們不否認中國採取了措施使我們的核武庫更現代化,但這並非基於其他原因,而是為了使其更安全、可靠。核武器也會老化,我們需要跟上這一進程,確保我們的核武器是安全的,且作為威懾是可靠的。中國將根據不斷變化的安全環境,評估其核力量是否充足。

     眾所週知,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將中國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用各種手段以打壓中國,包括在核武器領域投入數萬億美元。此外,美國在退出《中導條約》後,正部署陸基中程導彈,並在建設全球導彈防禦系統。美國的上述行為已改變全球安全動態,中國需要應對這一局面,並採取措施確保中國的核威懾力量是可行且有能力執行相關任務的。

  今年以來,美國媒體多次炒作中國在西部建設導彈發射井,以渲染所謂的“中國核威脅”。美媒根據所謂的衛星圖像分析聲稱,“中國在甘肅玉門地區新建約120個導彈發射井”,“在新疆哈密地區新建約110個導彈發射井”等。

     對於美國媒體上述猜測性報道,傅聰表示,他無法證實任何有關報道,但基於這些圖片對中國核能力的猜測和估算“不是一件嚴肅的事”。

  美國近期有關中國“核威脅”和“軍備競賽”的另一個炒作點是“中國正在加快發展超高音速武器,在該領域的技術已領先美國”。對此,傅聰回應稱,美國在嘗試誇大所謂的中國威脅,事實上,很多國家都在發展超高音速武器。

  他援引一篇美國著名軍控專家的文章表示,中國和俄羅斯發展超高音速武器,是因為當年小布希政府退出限制美俄導彈防禦能力的《反導條約》,當一方被認為可以毫無限制地發展導彈防禦能力,發展進攻能力是另一方的自然反應。“在這個問題上,美國只能怪自己”,傅聰稱,“這正説明瞭遵守軍控條約的重要性。”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五個有核國家共同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正值世界多個地區的安全局勢正面臨重大挑戰,不僅美俄關係因烏克蘭問題而面臨前所未有的緊張,台灣海峽也一度令人擔憂是否會擦槍走火。

  在被問及聯合聲明是否有助於緩解台海局勢時,傅聰表示,這將是有益的,因為核武器的根本性質是,它們最終是威懾性力量,而不是戰爭武器,“這適用於任何地方”。

五核國聲明防止核戰爭的背後:非權宜之計

9f49e47ebc974b809ff60a05fcf5cfe2

  在國際衝突中,人類自“二戰”後即沒有在實戰中使用核武器,但擁核國家比如美國,憑藉在核武技術上的優勢,長期走威懾型道路。此前,美國政府將“核武小型化”作為未來核武發展的新動向,通過提供核保護,美國可以向軍事同盟國提供某種“安全公共物品”,以加強盟國內部對美領導權認同與政治信任。

  而中國一向奉行和平外交政策,嚴格遵守《核不擴散協議》。不過,隨著技術的發展,中國在“核武小型化”以及高超音速運載工具上亦實現了突破。中國有能力有資格參與並推動國際社會“進一步增進核武透明並加強相互信任”共識的形成。所以,中國政府推動國際社會重拾“核禁忌”並不是一種權宜之計,而是為人類安全福祉而履行的大國義務。

  中國、法國、俄羅斯、英國和美國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所規定的五個核武器國家。然而,國際社會核武規範與“核禁忌”長期鬆弛,這使得各大國的戰略和戰術核武器實現了長足的發展,並成為國際和平的隱患。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695715021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長期以來,俄羅斯以核武器支援其地緣政治戰略;英國、法國作為歐陸核武國家,在核政策上受到美國的影響,既尋求核武政策的相對獨立性,又不得不受制于美歐既有的權力結構;美國長期奉行“核威懾戰略”,並以此推動與盟國在導彈防禦、衛星導航、軍民兩用工業上的政策協調,形成相對封閉的涉核軍工貿易體系。

  美國政府通過核武這一“楔子”和“杠桿”撬動現實的地緣、經貿、政治利益,而核武升級所構成的風險,不僅在美國國內産生了激烈的爭論,也使國際社會産生擔憂。尤其在全球化面臨挑戰之際,國際社會面臨發展的挑戰越發突出,大國核競賽會透支人類疫情下“轉危為安”的努力和福祉,改變勢在必行。

  中國推動國際社會重申“核禁忌”,重塑國際道義和制度規範,將使國際社會“核威懾”實現轉向,同時遏制大國實施“核威懾”的衝動。五核國在聯合國這一多邊對話平臺上重申“核禁忌”,聲明避免發生核軍備競賽,提倡核裁軍和過程監管。這一大國政治共識,是人類進入新年的福音。只有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消除核威脅,避免核軍備升級,才是實現國際社會和平與發展的根本路徑。

如何落實五核國聲明才是關鍵

1000

     自冷戰後期開始,核裁軍就是一個重要議題。全球核裁軍有兩條路線,第一條是減少核武器數量,這是美俄(蘇)在做的事情。另一條路線是限制核武器的使用,中國在這方面是領頭人,比如中國做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這樣的承諾。根據化學武器裁軍的經驗來看,就是先要限制使用,然後再走向全面裁減。

     從目前態勢看,核超級大國不太可能因為聲明就大幅改變既有核政策,也不會顯著削減核力量。最近幾年,核武器國家間發生戰爭的風險不降反升,人類社會與核戰爭之間的距離反而更短了,這是冷戰後期以來少有的現象。

  美國近期不斷加大干涉台海問題動作,引發外界有關台海發生軍事衝突的擔憂。美俄圍繞烏克蘭等問題的鬥爭也有惡化趨勢。可以説,美國及其同盟體系對中俄的戰略圍攻如果不停下來,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管控,人類社會通向核戰爭的可能性就很難下降。這是各核武器國家和整個人類社會都不願看到的局面。

45669ed8adbd4dd0899df34ea65f3f21

  非法核武器國家的管控問題十分嚴重。如果説合法核武器國家的管控問題還是一個可以擺上桌面的問題,那麼非法和隱形核武器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等國家的核武庫,則處於一種既無國際條約管控也無可見國內管控機制的狀態。這些國家的核武器庫相對比較脆弱,先發制人的迫切性也往往更強,核武器的管理系統和應用原則也不成熟,是亟需重視的風險來源。

  另外,核超級大國應繼續承擔核裁軍責任,而美國等核超級國家一直不願明示這一基本義務,只是表示會減少對核武器的依賴,但這是不夠的。非法或隱形核武器國家,除了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還應接受國際社會的監督與核查。

  核武器不僅是核彈頭的問題,還涉及到運載工具、空天資訊系統以及網路系統。現在,可能導致核戰爭的因素不僅僅是傳統的國家利益戰略競爭和常規戰爭的擴大化,還包括各國在空天和網路等領域的競爭與矛盾。各國在網路和太空紛紛進行武器化開發給國際社會帶來新的風險,包括核戰爭風險。在這種情況下,要想有效降低核戰爭風險,也要從這幾方面同時入手,在資訊化時代、在新戰爭領域進行全方位的核軍備控制和核裁軍。


     來源:新華社、中新社、環球網、新京報、外交部網站、央視新聞客戶端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