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拜登不會為台灣不顧中美戰略競爭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2-01-05 17:08:49

  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教授李義虎在第七屆中華文化論壇上發表論文,解讀拜登的對臺政策。他認為,拜登實行什麼樣的對華政策,將制約其採取什麼樣的對臺政策。由於拜登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要與中國進行“高強度的戰略競爭”,因此,打“台灣牌”必然是其在戰略上制衡中國的重要籌碼。但有兩點需要注意:一是美臺關係受制于中美關係基本框架,拜登不會為台灣問題而不顧中美“戰略競爭”的統籌盤算;二是可以預期拜登將會借台海問題對中國施壓,但不會重復特朗普施以亂拳的做法,而是精心選擇議題與切口,使用人所不熟悉、多方面的方式和手段,製造預期外的“蝴蝶效應”,增加中國大陸應付的難度與不適感。

  李義虎表示,拜登上臺以來就台灣問題做出過如下政策性表示,從中可以觀察其對臺政策走向與要點:第一,表示仍然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第二,拜登政府仍會延續美多年來的挺臺政策,繼續打“台灣牌”。第三,拜登對“與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的態度十分值得注意。第四,拜登政府甚至把台海問題與國際秩序問題相勾聯。

  李義虎認為,拜登對臺政策總體上有如下取向:

  第一,美對臺政策服從於中美戰略競爭的定位和需要,後者決定前者。第二,拜登政府雖表示堅持一中政策,但可能繼續推動一中政策空心化。第三,打“台灣牌”方式會有重要調整,花樣增多,將偏向製造“蝴蝶效應”。第四,需重視拜登在台海問題上利用“與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的具體政策性做法。

  李義虎指出,拜登對華戰略定位表明其戰略意圖仍然是要強力遏制中國崛起,保持美國的霸權地位;為此它要與中國展開所謂的“高強度競爭”。但美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恰恰是其戰略意圖與戰略能力之間已經嚴重失調。這可能導致兩種情形的出現:一是此時最易做出戰略誤判,一旦如此,必在行動上行魯莽之事,鑄成大錯;二是力有不逮造成進退失據,行動變拙。從長程觀點看,由於國力相對衰退,美為實現戰略目標所積蓄的戰略能力處於退化狀態,很難保證完整實現本來的戰略意圖。在此情形下,美打“台灣牌”的效果將越來越弱,對臺承諾的兌現能力越來越差,而臺為此付出代價越來越高。這也就是特朗普瘋狂之後的“拜登困境”。

  李義虎表示,從非常現實的意義上講,中國崛起和國家統一已是外部勢力難以遏制的歷史進程,無論是進行地緣遏制、政治孤立,還是實行同盟圍堵乃至訴諸軍事手段都無法阻止。由於中國為自己設定的戰略目標是合理的,也是有限的,即:在發展方面的“戰略意圖”只是要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在超越自己的前提下實現民族復興;同時,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意圖”只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因此,不用懷疑,中國現在恰恰是處在戰略意圖與戰略能力高度匹配、相互協調的良性迴圈,既不惹事也不怕事,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際上都能夠集中力量做些大事。只要自己不發生顛覆性錯誤,只要按照2035年遠景目標規劃所作部署穩中求進,中國一定能夠達成自己的戰略目標。兩相對比而言,中國現在靠的是運之勢、心之力;而對於美國來説,現在是知天易、逆天難。


文章來源:中評社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