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指中國!日本聯合美澳深化軍事合作

劍指中國!日本聯合美澳深化軍事合作
對於一直想在國際政治軍事方面扮演“更重要角色”的日本來説,本月6日和7日或許是兩個具有突破性色彩的日子。6日,日本和澳大利亞領導人舉行視頻峰會;7日,日美外長、防長進行本年度“2+2”視頻會談。日本媒體認為,日澳和日美之間的這兩次互動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日本在所謂“印太軍事安全”領域發揮的作用將越來越大。


日美舉行防長外長“2+2”會議

     日本6日剛與澳大利亞簽署完“歷史性”防務安全合作協議,7日美國務卿布林肯又來渲染所謂“中國威脅”,並宣稱“為了在安保問題上進行合作,將與日本簽署軍備研發協定。”

  據報道,這是岸田文雄就任日本首相以來首次日美“2+2”會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日本外相林芳正、防相岸信夫參會。《每日新聞》稱,布林肯在會上聲稱:“中國和俄羅斯在陸、海、太空、網路空間等方面上‘接連違反’國際規定”,在涉台、涉海問題上對中國進行無端指責,並宣稱“中俄正在加深軍事方面的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一日舉行視頻會晤,並簽署一份“歷史性”防務安全合作協議,日本僅與美國簽署過此類協議。路透社稱,這是在中國軍事和經濟實力上升的背景下,兩國加強安全關係的最新舉動。在日澳首腦會談聯合聲明中對南海、新疆、台灣等一系列涉華問題説三道四,赤裸裸干涉中國內政,渲染所謂“中國威脅”。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始終認為國與國之間開展交流合作,應當有助於增進地區國家間的相互理解和信任,有助於維護地區的和平穩定,而不應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的利益。太平洋之大,容得下地區國家共同發展,太平洋的和平與安寧也有賴於地區國家的共同維護。我們希望太平洋成為太平之地,而不是人為興風作浪之洋。

“準聯盟”:日澳簽署《互惠準入協定》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

  據路透社報道,澳總理莫裏森發表聲明稱,《互惠準入協定》首次為澳日兩國國防力量的合作制定了框架,“宣示兩國共同努力應對戰略安全挑戰”。他將澳日關係定義為“最親密的朋友”,表示《互惠準入協定》將支援澳大利亞國防軍與日本自衛隊之間“更廣泛和更密切的接觸”。

     這是與美國自1960年簽訂《駐日美軍地位協定》以來,日本對外達成的第一個深度防務協定。有了這個協定,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機制”中,日澳這條線上軍事鏈條將大大加強,這也是美國近兩年來一直在桌面下極力推動的。

     莫裏森特別強調,澳日“戰略夥伴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稱這一關係反映了“兩國的共同價值觀、對民主和人權的承諾以及在一個自由、開放和有彈性的印太地區的共同利益”。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對記者稱,“為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日澳將加強合作”。日本駐澳大使山上信吾對澳媒稱,這是一項“歷史性的重大協議”,“將大幅增強威懾力,讓整個印太地區受惠”。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聲稱,《互惠準入協定》將提高兩國聯合軍事訓練和行動的頻率、規模和強度,並互派部隊到對方境內。澳日推動“準聯盟”關係,將會“激怒”中國。

  澳大利亞反華智庫、戰略政策研究所首席執行官詹寧斯在《澳大利亞人報》發文稱,澳日關係的優勢之一是兩國共同“提供實質內容的能力”,而非停留在口頭上的“誇誇其談”。

     澳日領導人在諂媚美國、鞏固其印太小圈子的同時,對中國大肆抹黑。在聲明中,兩國領導人對南海局勢表示嚴重關切,聲稱中國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兩人不僅為2016年南海仲裁法庭所謂的“裁決”站臺,還假惺惺地對東海局勢表示嚴重關切、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並搬出所謂的新疆“人權問題”等議題抹黑中國。

     對此,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批駁指出,日澳領導人會晤和聯合聲明對中方進行無端指責,老調重彈,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挑動地區國家矛盾,嚴重違背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日澳兩國作為本地區成員,有責任有義務為增進地區國家互信、促進地區合作、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發揮積極作用,而不應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更不能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希望日澳順應時代潮流,做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與繁榮的事,而不是相反。

  中國駐日大使館強調,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涉。中方將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方在東海問題上的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日方應切實恪守雙方有關共識精神。在南海問題上,中方將繼續同當事國通過對話磋商有效管控矛盾分歧,共同維護南海局勢穩定。希望其他國家停止插手介入,尊重直接當事國維護和平穩定的努力。

美日會談圍繞如何遏制中國展開

  此次日美“2+2”會談是自2021年3月以來,時隔10個月再次舉行。日美雙方最初計劃2021年在美國華盛頓以面對面方式舉行,但受奧密克戎變異毒株擴散影響,雙方推遲了舉辦時間並改為以線上視頻方式舉行此次會談。

  《朝日新聞》稱,這是岸田文雄政府成立以來,兩國首次舉行“2+2”會談,雙方就包括中國、朝鮮在內的地區形勢,以及日美防衛合作方向等議題進行溝通。

     《每日新聞》報道稱,在此次會談期間,日本方面就擬於今年底前修訂的規定日本外交和防衛政策基本方針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以及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的相關討論情況向美方進行説明。雙方還會討論如何應對“台灣有事”。

  “美日加強軍事合作,應對來自中國不斷上升的威脅。”《華爾街日報》以此為題報道稱,與盟國加強協調是美國今年初即將發佈的新國防戰略的指導思想之一。對地區衝突的擔憂正促使美軍和日本自衛隊深化雙方的一體化行動,其中最大的潛在衝突就是中國大陸“奪取”台灣的威脅。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196831555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報道稱,由於日本和平憲法的限制,在台灣問題上的任何衝突中,日本不太可能在領土外作戰,但該國領導人現在認為,任何台海衝突都會蔓延到附近的日本島嶼,並表示他們需要與美國合作以做好準備。

     根據計劃,日本將允許美軍在必要時于西南諸島建立臨時攻擊基地。從地理上看,日本西南諸島距離台灣非常近,有的只有300公里左右。如果台海真的發生軍事摩擦或衝突,美軍可以第一時間借助日本的地理優勢進行干涉或插手,而這實質上等同於日本也將捲入衝突之中。

     回顧2021年的日本外交政策不難發現,日本頻頻將中國作為“假想敵”,大肆渲染所謂的“中國威脅論”,實際是為其自身增加軍費、加緊發展“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以及在西南諸島部署軍事力量等針對中國的挑釁行為“找藉口”,而岸田內閣的對華政策將會在2022年得到延續。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日本積極尋求與澳大利亞和美國形成更深層的軍事聯繫,實際上與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等人近期接連冒出“台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等激進言論是相互呼應的。這一點,從岸田文雄上任組閣中安倍親弟弟岸信夫依舊擔任防衛大臣就能看出。

高度警惕日“離島防衛”思路之變

aa18972bd40735fa342e6b3a9e510fb30e240852

     近日,日本陸上自衛隊與美海軍陸戰隊以“離島防衛”為基本想定,在日本北部及東北部地區舉行“堅毅之龍”聯合實兵演習。此次演習,日美首次驗證了“遠征前進基地”作戰概念下雙方融合成果和實戰水準,折射出雙方加大安全捆綁、加速軍事融合的圖謀。其中,日“離島防衛”策略向“島嶼拒止”轉變,須引起世人高度警惕。

  此次演習參演兵力規模大、涉及地域範圍廣、演習要素較為齊全。日美雙方出動12架“魚鷹”運輸機及C-130運輸機、CH-53重型直升機、AH-1武裝直升機等多型軍機,參演兵力包括日陸上自衛隊第9師第5步兵團為主的約1400人和美海軍陸戰隊約2650人。演習地域包括王城寺原、岩手山等8處日美軍事設施。演習全流程演練指揮控制、遠端投送、空中機動、對艦攻擊、後勤補給等課目,旨在提升雙方協同作戰能力。

  美海軍陸戰隊正顯著加快對“遠征前進基地”作戰概念的推演驗證,強調以高機動性且易於維護的海上遠征部隊,利用在敵方火力覆蓋範圍內分散的簡易臨時基地,實施海上拒止和制海支援作戰。其中,“海馬斯”火箭炮系統被美視作實踐這一作戰概念的利器。

     演習期間,美海軍陸戰隊使用C-130運輸機,將“海馬斯”火箭炮系統從沖繩普天間機場運至日海上自衛隊八戶航空基地。同時,“魚鷹”運輸機首次現身日本東北部地區實施物資與兵力投送,驗證了該飛機的遠端投送和跨區運用能力,其意圖是確保一旦“有事”,可從遠方迅速進行轉場機動。

SRC_HT~4

  日媒援引自衛隊高官言論表示,尋求日“多域聯合作戰”理念與美“遠征前進基地”概念的融合是目前日美防務合作的最大焦點。據報道,此次演習想定在日西南離島等地發生戰事時,日美兩國共同應對可能的威脅。日陸基雷達、美偵察衛星及P-8巡邏機發現敵情後,通過臨時成立“聯合陸上戰術協調所”共用預警情報及戰術情報。

     隨後,日陸上自衛隊陸基反艦導彈部隊與美“海馬斯”火箭炮系統部隊根據聯合對艦攻擊要領,協調打擊目標、確認協同流程,分散在6處射擊場進行非實彈作戰模擬。日相關分析人士認為,現代戰爭條件下應該提前分散部署感測器、導彈、補給據點等,防範和分攤風險,形成“島嶼防線”,在提高己方生存能力的同時,增強對敵綜合火力。

  此前,日陸上自衛隊與美海軍陸戰隊的聯合演訓通常以兩棲登陸等傳統奪島作戰課目為重點。本次演習將演練重點轉向遠端投送和岸基反艦,體現出自衛隊正在根據“遠征前進基地”概念轉換“離島防衛”思路。值得警惕的是,這一思路轉換實際上是從“島嶼防衛”走向以陸制海的“島嶼拒止”,預謀“擊敵于海上”,企圖為聯美干預外部事務做鋪墊,給地區和平穩定帶來嚴重負面影響。

  在成為經濟大國之後,日本一直希望自己成為世界政治舞臺上的“大國”,日本的政治精英也為達成此目標不遺餘力。但在二戰後的國際秩序體系之下,日本政治精英一直認為國家在發揮政治軍事作用時受到了約束,國內和平憲法也令其手腳被縛。因此,日本一直尋找機會希望能撬開自己身上的“枷鎖”。而現在,日本政治精英把美國在對華戰略遏制中對日本的需要,視為絕好的機會。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中國軍網、參考消息網、外交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