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台島夜話】台灣不是刺猬或豪豬般的軍事碉堡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2-01-12 10:52:36

  

01


  近日,有屬於綠營的台灣地區前副領導人在臉書發文表示,2021年充滿天災人禍、台海更是面臨兵兇戰危,加上中國大陸已對台灣劃了紅線,但台灣的民進黨與蔡當局卻又是一昧地“聯美、親日、抗中、保臺/獨臺”,導致讓台灣的防務支出在美國的綁架下形成沉重的財政負擔。

  這位屬於綠營的台灣前副領導人就是呂秀蓮,她認為,台灣被《經濟學人》視為“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只因美國離中國大陸太遠、而台灣又離大陸太近,所以台灣與中美兩強之間是“剪不斷,理還亂”、而且面臨左右為難的“理性選擇困境”(又稱囚徒困境)。

  呂秀蓮指出,中國大陸對台灣劃的紅線包含有:宣佈“台灣獨立”、推動“法理台獨”、美軍駐紮台灣、台灣加入聯合國、台灣製造核武器等五點,而且北京方面的態度很明確,這五條紅線也是底線,是無法容許美臺雙方逾越或試探的。為了避免台灣步入阿富汗的後塵,呂秀蓮呼籲,台灣也應思考自身的紅線在哪, “要讓台灣成為軍艦島、還是美麗島?”

  美國企圖迫使中國大陸讓步

  過去,美國公開表達支援“一中政策”,中國崛起後,美國“一中政策”立場未如以往堅定,這種狀況在特朗普上任、拜登接任後更為強烈,從兩國鉅額貿易逆差、智慧財産權爭議、美軍在南海與東海的“自由航行”等,也讓美國的對臺政策具有更深的戰略意圖,企圖迫使中國大陸讓步。

  華府智庫CSIS資深顧問葛萊儀(Bonnie Glaser)便表示,打台灣牌是美國一貫的談判手法,畢竟,台灣向來是美國與中國大陸談判的一個棋子,只有當中美關係惡化時,台灣對於美國的價值與利益才會增加。可見,雖然美國老是表示其充分支援“一中政策”,但堅持“一中政策”與具體執行“一中政策”卻又是兩回事了。

  另一方面,雖然中國大陸對於美臺關係熱絡一再表示強烈不滿與抗議,但美國總是拿出“台灣關係法”來做為“擋箭牌”,通過了多項友臺法案及重大軍售項目。在無法阻止華府方面繼續強化對台灣關係升溫的情況下,北京方面將矛頭指向台灣也就成為了反制美國的一個必然方向了。

  加上民進黨與蔡英文當局仍然不願公開表示承認 “九二共識”,更是與美國沆瀣一氣、持續在“聯美、親日、抗中、保臺/獨臺”的路線上大做文章,這才導致中國大陸派出軍機與船艦繞行台灣週遭的演訓頻次升高,而這些目的有如下幾點。

  一來宣示台灣海峽與台灣都是屬於中國領土主權完整、寸土不讓的 “核心利益”,二來經由實際演練驗證解放軍現代化的“遠海長航”戰鬥實力,三來展現解放軍已具有突破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地區的兵力投射能力,四來通過軍事威懾對美臺雙方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政治效果,五來則是讓解放軍官兵熟悉台海周邊海空域環境的 “戰場經營”,六來便為建構與發展必要時執行 “反介入與區域拒止”(A2∕AD)的能力以備不時之需。

  美國已把台灣地區從合作夥伴提升為“亞洲盟友”

  佛訥(Edwin Feulner)是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的創辦人,在創辦智庫前他是共和黨硏究委員會的執行委員會主席,佛訥便曾在訪問台灣時表示,美國自1979年以來遵循“台灣關係法”,維持雙方在政治、經貿及軍事等方面的互動,因此美國在實質上有著對台灣安全的責任。

  美國除規範給予台灣合理的防衛能力外,也突破過去美臺溝通框架與限制、擴大雙方在軍事交流與安全合作上的關係,甚至軍售了不少超出防禦性質、具有攻擊性的武器給台灣,因為美國認為,現在單靠舊有的亞洲盟國來圍堵中國大陸已經是不夠的了。

  所以美國除了加強對這些舊有亞洲盟國的投資外,亦有將台灣的防務力量給納入其戰略部署及整體運用的需求,從2019年起美國對台灣的軍售審查模式就可以發現,美臺雙方的軍事交流明顯已朝公開化與常規化發展,美國已將台灣視為其盟友在對待了,包括加強對臺交流、提陞官員互訪層級、提高軍售質與量,促進軍事技術合作轉移等方面。

  為了協助台灣在兩岸軍力失衡的情況下邁向防務轉型目標、建立不對稱戰力與可持續性防衛力量,美臺雙方的軍事交流與軍購、軍備會議種類在交流層面上區分為政府、軍事部門及民間組織三方面,在會議種類上更分為整體戰略、防務戰略、作戰層級及軍購等不同屬性類型。

  要當美國盟友自然就要盡盟友的“責任與義務”

  由於中國大陸在美國把戰略重心放在中東與反恐時,自然而然地填補了美國遺留在亞洲地區的戰略空間,而如今印太地區又是全球經濟成長與軍事崛起的熱點,讓此地區對於美國的重要性相對提升,尤其如何因應中國崛起更是其“印太戰略”的重中之重。

  但美國的“印太戰略”絕不是無償提供“公共財”去讓其他國家佔盡便宜。例如特朗普認為要重振美國,首先要大幅削減不符合比例的對外援助,特別在亞洲地區就點名日本及南韓需要支付美軍駐紮經費,所以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就釋放出要自日韓撤軍的訊息。

  過去,美國駐軍日本、南韓是為了保持在亞洲的軍事影響力,若美軍撤離,美國在亞洲影響力勢必會下降,意味著不再負責亞洲盟友的安全。因此,其當時實特朗普是想利用博奕手段來要求亞洲各國提供美軍駐軍費用,如此美國可將軍隊駐防壓力轉嫁由日本與南韓吸收,或是提高其負擔比例,讓日韓共同承擔共多的安全工作。

  美國這樣做除可減少海外駐軍經費支出、充實自身戰力外,還可藉由協助 “責任承擔者”擴充軍備的理由,通過讓印太地區由美國所扶持盟友的軍力提升為藉口,賺進一筆額外的軍售財富。因此,無論是要求採取駐軍付費或軍售武器任一方案,都可以讓美國擴大現有的安全利益。

  換言之,要嘛駐軍付費、要嘛軍購武器,但就像呂秀蓮所言,美軍駐紮台灣是中國大陸對台灣所劃的紅線之一,所以較為可行的似乎就是軍售武器給台灣了。從這似乎就可發現,為什麼台灣防務部門要變更原本特別預算的規劃、改為一次購足魚叉飛彈了,也不難理解,為何美國還拋出願意貸款給台灣向美國軍購的消息了,盟友沒那麼好當的,要當美國盟友、自然就要盡盟友的“責任與義務”。(蕭衡鐘 華中師範大學台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