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考古中國”重大項目聚焦西藏 實證民族交流交融歷史

1月13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聚焦西藏自治區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切熱遺址、瑪不錯遺址、格布賽魯遺址、當雄墓地等4項重要考古成果。進一步揭示了青藏高原史前文化發展的複雜進程,實證了西藏地區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

  1月13日,國家文物局在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聚焦西藏自治區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切熱遺址、瑪不錯遺址、格布賽魯遺址、當雄墓地等4項重要考古成果。

噶爾縣切熱遺址

切熱遺址

切熱遺址。(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微網志)

  噶爾縣切熱遺址是一處舊石器時代曠野遺址。考古人員發現了連續的文化層堆積,出土的5000余件遺物主要是石製品,還發現了火塘、灰坑等人類活動遺跡。在一處石製品密集分佈區,出土了2000多件遺物,推測是古人製作石器並原地埋藏的遺跡;發現石片工業、細石葉工業兩種石器技術類型,專家推測是兩個不同時期人類活動的遺存,顯示古人類在此地至少經歷了兩次反覆的佔領過程。

切熱遺址1

切熱遺址出土的黑曜岩石片與細石葉。(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

  重要意義

  該遺址的發現填補了青藏高原腹地距今10000年至8000年史前考古學文化的空白。

康馬縣瑪不錯遺址

瑪不錯遺址

瑪不錯遺址。(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微網志)

  海拔4410米的康馬縣瑪不錯遺址,是一處距今約4000年的史前聚落遺址。考古人員在這裡發現了火塘、墓葬等人類生活遺跡,出土石器、陶器、骨器、蚌飾品、滑石珠、玉管珠等遺物。墓葬形制有石棺墓、豎穴土坑墓兩類,陶器裝飾紋樣以刻劃紋為主,技術風格與橫斷山區同期遺存類似。

瑪不錯遺址1

瑪不錯遺址出土的部分飾品。(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

  重要意義

  瑪不錯遺址代表了一種新的考古學文化類型,對建立西藏史前考古學文化的序列、探索人類適應高寒缺氧的極端環境過程及策略等問題具有重大意義。

札達縣格布賽魯遺址

格布賽魯遺址

格布賽魯遺址出土的部分遺物。(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

  札達縣格布賽魯遺址是一處青銅時代晚期至鐵器時代早期的遺址。發現早、晚兩期墓葬,第一期距今3600年至3000年,以石室墓為主,反映出畜牧、狩獵的經濟特徵。第二期距今2700年至2100年,以洞室墓為主,出土的陶器以夾砂紅褐圜底器為主,多裝飾粗繩紋、刻劃紋、戳印紋,該類型遺存廣泛見於象泉河中游地區。

  重要意義

  格布賽魯墓地早晚兩期考古遺存,為構建象泉河流域乃至西藏史前社會發展史提供了科學而豐富的實物資料,對研究象泉河流域人群的交流與遷徙、區域文化的形成與發展具有重要價值。

當雄縣當雄墓地

當雄墓地1

當雄墓地出土的綠松石金耳墜。(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

  當雄縣當雄墓地是一處唐吐蕃時期的墓地,年代為西元7至9世紀。考古發現封土墓52座,包括石室墓和土坑墓兩大類,墓室週邊有塋墻,葬式主要為揀骨二次葬,動物殉葬情況較為普遍。墓地出土了金銀器、珠飾、陶器、圍棋子等各類器物300余件(套)。

西藏當雄墓地

當雄墓地出土的石制圍棋子。(國家文物局供圖  來源:新華社微網志)

  重要意義

  當雄墓地的考古工作進一步揭示了唐吐蕃文化的喪葬習俗與制度,出土的石質黑白圍棋子、漆器殘片、紡織物等表現出與中原文化的密切聯繫,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實證。

橫線4-紅

  此次通報的4項重要成果,進一步揭示了青藏高原史前文化發展的複雜進程,實證了西藏地區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

  (資料綜合新華社、中新網)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