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中評智庫:中美角力與台海戰略情勢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台灣新聞      2022-01-17 09:36:14

星島環球網消息:中評社香港1月16日電/上海交通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臺籍講師、台灣研究中心研究員黃宗昊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2021年12月號發表專文《中美角力與台海戰略情勢評析》,作者認為:要判斷美國的戰略意圖是否轉變,“聽其言、觀其行”仍是有效的不二法門。但是在美國自説自話的前提下,要能成為“聽其言”的依據,需要的是清楚、精確的話語。在此標準下,拜登、沙利文頻頻出口的“保衛台灣”仍是一個龐大且含糊不清的用語,關鍵是並沒有真正給出“美國出兵”或“美軍協防台灣”這樣的具體承諾。雖然在當前和可以預見的未來,美方在台海主要採取的是政治攻勢,相比直接的軍事對抗是較為緩和的,但畢竟是在不斷挑戰中方的紅線與底線;中方的政治牌較少,往往以增強軍事壓力的方式來回應。隨著彼此間緊張關係的不斷積累,是否有朝一日會從“量變”走向“質變”,讓中美關係滑落至不可測的深淵,也仍然存在可能性。文章內容如下:

近期台海局勢的真實寫照,正如成語所描述的——“多事之秋”。先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10月7日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採訪中,當被問到美國是否準備採取軍事行動以“保衛台灣”時,他宣稱:美國現在就將採取行動,努力阻止那一天的到來。之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10月21日在電視節目與選民交流時也提到,面對中國大陸可能對台灣地區進行的軍事行動,美國準備“保衛台灣”。而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于10月26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專訪時,又首度證實有美軍在台灣協助訓練。這些言論都引起了軒然大波,讓台海情勢迅速升溫,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態勢也在東亞蔓延。

美國長期以來對台海的戰略模糊是否已然轉變?中美之間因台灣問題爆發軍事衝突是否勢不可免?台海局勢接下來會如何發展?一時之間,這些都成為引人熱議的話題。

一、美國對台海的戰略模糊是否轉變?

要探討美國對台海的戰略模糊是否轉變,得先回到戰略模糊的起源。究其實,所謂的“戰略模糊”根本上就是美國自説自話、兩面討好的策略。一方面,在應對中國大陸的時候,美國會説美中之間簽有三個聯合公報,美國也有“一中政策”,所以會尊重中國的立場;另方面,在面對台灣的時候,美國又説長期以來美國國內都有《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2018年又出臺了《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進一步推動美臺之間高層官員的互訪、交流,美國當局的政策會遵循法律。

如此一來,就讓美國無論做任何舉動,都可以説自己有行動依據,都能夠左右逢源、自圓其説。要向北京施壓時,就以國內法為藉口打台灣牌,得償所願後又以“一中政策”為由搪塞台灣,如此迴圈往復,就出現了對美國當局非常有利的模糊空間,可供謀求在台海的最大利益。

不同於戰略模糊,戰略清晰就是在兩岸之間明確選邊站(在當前態勢下意味著選擇台灣),給予從政治(承認、建交)到軍事(協防、軍事聯盟)的全面支援。其實這就類似于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建交前的狀態。必須指出的是,戰略清晰意味著立場明確,也就難以存在彈性操作的空間;而戰略模糊衍生出的彈性空間可大可小,並非一成不變,會隨著美國當局的政策而調整。

要判斷美國的戰略意圖是否轉變,“聽其言、觀其行”仍是有效的不二法門。但是在美國自説自話的前提下,要能成為“聽其言”的依據,需要的是清楚、精確的話語。在此標準下,拜登、沙利文頻頻出口的“保衛台灣”仍是一個龐大且含糊不清的用語,關鍵是並沒有真正給出“美國出兵”或“美軍協防台灣”這樣的具體承諾。

所以“保衛台灣”既可以指美軍直接參與到台海衝突的第一線,也可以指加強對臺軍售、強化台灣的自衛能力,包括當台海真的發生軍事衝突時,美國會進行外交斡旋,聯合盟友集體施壓、阻止事態惡化。如果指的是後者,則軍售和外交斡旋從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出現以來就一直在進行,雖然近年來強度有所增加,但仍然不足以主張美國在台海的戰略意圖已發生從“模糊”到“清晰”的根本轉變。

特別是“衛臺”言論出現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10月31日接受CNN的採訪時,面對主持人反覆追問美國如何保衛台灣,他卻避重就輕,祇強調了“美方會確保台灣有能力自衛”,不願明確承諾“美方會出兵協助守島”。緊接著11月4日美國國務院的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德國記者的追問下,也傚法上司繼續“打太極”,不肯正面回應。由此可見,拜登當局所做出“保衛台灣”的表態,更像是一種外交辭令,並非明確的軍事承諾。

進一步而言,美國選擇在此時釋出和中國大陸對抗性更強的“衛臺”言論,主要是為了對其國內民眾和國際盟友進行政治宣傳。特別是拜登當局的官員都是利用媒體採訪的機會宣稱要“保衛台灣”,輿論操作的痕跡明顯。

對美國國內的群眾來講,這可以展現拜登當局是一屆有擔當、敢作為的政府,打造出強力的形象,有助於鞏固執政的正當性。尤其是當前美國國內的問題層出不窮,聯邦政府債務、通貨膨脹、供應鏈危機、疫情反覆等紛至遝來,拜登當局的施政滿意度卻不斷下滑,利用國際情勢轉移對國內矛盾的關注不失為一個應急的有效方案。

從國際層面來説,拜登希望在外交上強化聯盟的凝聚力,尤其要強化美、日、澳、印四國之間的(軍事)合作來防堵中國。近期台海出現了事態升級,為了威懾台灣島內的台獨勢力,解放軍軍機加強巡航台海,對台灣地區施加的軍事壓力有所提升。在這個時候美國勢必要強力回應,不能夠示弱,才能有效團結盟友。

二、政治攻勢 vs 軍事增壓

如果再從“觀其行”的面向來看,美國在台海的動向確有不同以往之處,特別是在10月上旬主動拋出有美軍在台協助部隊訓練的訊息。就在拜登當局釋出“保衛台灣”的言論後,“撿到槍”的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在接受CNN專訪時就忙不迭地證實有美軍在台,她也成為多年來第一位承認島內有美軍的台灣地區領導人。

其實有現役美軍在台從來就不是什麼新鮮事,包括保衛美國在台協會、協助臺軍訓練等,都是行之有年的“公開秘密”,相信大陸對相關情勢也都有把握。儘管如此,歷屆的台灣地區領導人對此還是低調以對,避免激化兩岸關係。但是蔡英文卻反其道而行,在媒體上公開宣稱有美軍在台,如此高調的操作,就是試圖敲釘轉角,深度捆綁臺美軍事合作,甚至故意讓人産生臺美建立軍事聯盟、美國會派兵協防台灣的想像,這符合民進黨當局的政治利益。

對內而言,宣傳有美軍在台,營造有美軍保衛台灣的想像,能有效吸引台灣民眾的支援。特別是親綠且立場激進的民意機構代表陳柏惟剛在台中選區被罷免,挑戰綠營執政權威的四項公民投票案又將於12月份登場,面對藍營咄咄逼人的政治攻勢,執政表現不佳的蔡英文當局亟需一個對外的抓手,以轉移內部的注意力,並操弄意識形態換取支援。

對外而言,證實有美軍在台,可以營造一種台灣站在“抗中”第一線、承受龐大軍事壓力的形象,有助於吸引更多“友邦”的同情,特別是那些對中國大陸有所忌憚、熱衷參加美國陣營圍堵中國的國家。在美國掀起“支援台灣加入聯合國系統”的話題後,台灣需要更多的“友邦”在各種場合幫忙推波助瀾。這一切都會反饋回台灣並增加綠營的政治籌碼,無疑為執政績效不佳的民進黨當局提供了續命稻草,也難怪蔡英文會一改前人作風,要高調宣傳美軍在台了。但很明顯的,這一切操作仍然是政治(宣傳)的意義遠大於實質的軍事意義。

必須指出的是,蔡英文祇是證實了有美軍在台,而相關消息卻是由美方自己在10月上旬主動釋出的。結合沙利文與拜登有關“保衛台灣”的言論,其實明確的軍事承諾不多,更像是一輪披著軍事外衣的政治宣傳。再加上10月26日布林肯發表聲明“支援台灣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系統”,炒作對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的重新解讀,可以説在近期台海的中美角力上,美國頻頻利用台灣牌打出了一波淩厲的政治攻勢。

其實拜登當局自上臺伊始,就明確釋出應對中國的戰略思路。在口頭上宣稱中美之間沒必要發生衝突,美國也不想陷入與中國的“新冷戰”;但在實際行動上則用“極為激烈的競爭”(extreme competition)來包裝其臺面上和臺面下的所作所為,就是在軍事行動上和政治宣傳上與中國針鋒相對。無論是美軍在台、拜登當局聲稱要“保衛台灣”,或是鼓吹讓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都是在政治宣傳上的作用遠大於實際的軍事行動,也都可以視作美國對華進行“激烈競爭”的具體表現。這些行動迅速逼近了美國在台海戰略模糊的底線,雖然尚未逾越而蛻變為戰略清晰,但相較以往,已大幅壓縮了可供操作的彈性空間。

為了避免陷入全面的“新冷戰”,甚至直接的軍事對抗,美國對局勢仍有進行控管。就在拜登釋出“保衛台灣”的言論後,白宮立即出面澄清美國的對臺立場沒有發生變化。在11月7日CNN的節目中,沙利文也再度強調美中關係不是“新冷戰”,美國政府尋求在台灣問題上維持現狀,並會繼續堅持“一中政策”。而在CNN對蔡英文的專訪後,台灣的防務部門也趕緊出面解釋,美軍人員在台祇是協助訓練而非部隊進駐,為局勢降溫,做法和美國如出一轍。由此可見,美方對政治攻勢的操作就是進兩步、退一步,仍試圖為局勢留出轉圜空間;這也説明當前美國在台海的底色仍然是戰略模糊,不過模糊程度正在消退中。

在台海的中美角力過程中,美方發動更多的是政治攻勢,包括放出美軍在台的消息、“保衛台灣”的言論,炒作台灣入聯話題等,而中國大陸的應對則是默默增加了軍事壓力。除了海空軍的巡航外,在10月26日台灣媒體報道首度有解放軍的武裝直升機(武直10、米17各一架次)進入台海空域,而且還是陸軍使用的型號,明顯是從福建沿海起飛,而非軍艦。空軍戰機威懾的祇是空域,而直升機的作戰範圍則包含由空到陸(由空到海)的雙重維度,甚至包含人員的登陸。直升機演練長途奔襲台海空域,隱含著解放軍可能有進一步開展登島作戰與陸上行動的企圖,軍事壓力明顯較以往升級。

臺軍官員和島內媒體則試圖轉移民眾注意力,宣稱解放軍可能是在演練空降部隊進攻東沙島。但就連美方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針對東沙島所做的兵棋推演都承認,一旦解放軍採取行動,臺美雙方除了全面戰爭之外幾乎找不到可靠的應對方案。由此可見,解放軍的目標如果是東沙島,根本不用多此一舉進行演練,直升機進入台海空域所劍指的目標已相當清晰。雖然大陸祇做不説,沒有對此大肆宣傳,明顯也是想給局勢留下轉圜餘地,但在台海劍拔弩張的氣氛卻已加劇。

三、展望

結合前述“聽其言”和“觀其行”的面向來看,美國在台海的作為尚未逾越戰略模糊的底線,全面蛻變為戰略清晰;但另方面,情勢確實正在變化,在“激烈競爭”的包裝下,美國前所未有的政治攻勢接連不斷,拜登當局已迅速向戰略模糊的底線逼近,不僅大幅壓縮了中美之間的彈性空間,也讓雙方針鋒相對的態勢不斷升級。對於台海局勢的未來走向,有三個面向值得關注。

首先,拜登當局在現階段與中國“激烈競爭”的執行方案已較為明朗,以政治攻勢為主,軍事壓力為輔(或者説是披著軍事外衣的政治攻勢)。考慮到美國國內各方面的困境,與中國在台海爆發武裝衝突的可能性不高,而政治攻勢確實最為經濟實惠,又能收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所以成為拜登當局行動的首選。在未來三年的任期中,政治攻勢應該還是拜登當局在台海的主軸。

而軍事選項除了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意願,誠如CNN的主持人塔珀(Jake Tapper)在10月30日與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對談時所指出,很難想像在經歷長期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後,美國人還會願意為了保護台灣去和中國大陸打仗。所以美國政客對台海局勢喊話的調門雖高,但採取軍事行動在當前的美國社會中卻是不得人心的做法,也會進一步制約拜登當局考慮軍事選項的可能性。

其次,雖然在當前和可以預見的未來,美方在台海主要採取的是政治攻勢,相比直接的軍事對抗是較為緩和的,但畢竟是在不斷挑戰中方的紅線與底線;中方的政治牌較少,往往以增強軍事壓力的方式來回應。隨著彼此間緊張關係的不斷積累,是否有朝一日會從“量變”走向“質變”,讓中美關係滑落至不可測的深淵,也仍然存在可能性。

拜登在11月2日受訪時表示,不擔心與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的可能性,“這是競爭,不一定是衝突”,並且能容許意料之中的衝突。拜登的發言令人擔心,他可能過度低估了雙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性,也過度高估了雙方管控局勢的能力。彼此並不想打、但最終卻不得不戰的案例在歷史上屢見不鮮,最為經典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一場意外將列強拖入戰爭,最終造成讓歐洲明燈熄滅的悲劇。如何逼近紅線但又不越過紅線,考驗中美雙方的政治智慧。但上策仍是不要採取底線戰術,從根本上避免意外、誤判與戰爭的可能性。

最後,台海局勢的發酵會帶動周邊局勢的變化。日本的岸田政府和印度的莫迪政府對華談不上友好,中澳關係更是陷入低谷,美國在台海的賣力演出會鼓舞這些國家,並增強四方機制的凝聚力,增加中國應對的壓力。但辯證的來看,原本單純的雙邊關係經過捆綁反而成為傳遞衝突的網路,一旦在他處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有可能傳遞到台海並引爆局勢,反之亦然。

結合前述美國正在採取的底線戰術,已大幅壓縮了中美之間的彈性空間,在雙方缺乏互信之下,小衝突卻導致情勢失控的危險性正快速上升,這明顯不是美國樂見的局面。如果要避免學者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所言“大國政治的悲劇”,其實在一開始時的策略就要有所約束,不要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如今的台海情勢已和全球局勢交織,大幅增加了管控台海局勢穩定的難度。


責任編輯:侯哲
台灣快評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