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台島夜話】美國最大的危機是內戰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2-01-19 16:52:26

106123921副本副本副本


    作者 湯紹成 台灣政治大學兼任教授

    近幾年來,尤其自2016年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美國亂象叢生,各種勢力尖銳對立,因而有關可能爆發第二次內戰的討論,已正式進入美國産官學界主流。故有不少學者提出警告,當前美國已瀕臨內戰邊緣,若領導人處理不當,發生內戰的可能性大增,極為值得重視。

  在2022年1月6日,也就是美國國會大廈暴動一週年紀念日,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政治學教授沃爾特(Barbara F. Walter )出版新書《內戰如何開始》(How Civil Wars Start),探討國家轉向暴力的可能性,以及在美國生活中日益增長的內戰因素。

  沃爾特是國際安全和各國內戰研究領域的權威,同時任職該校“全球紛爭與合作研究中心”(Institute on Global Conflict and Cooperation, IGCC),她還獲得了眾多贈款和獎學金,包括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與紐約卡內基公司。她長期替美國特務機關中央情報局(CIA)做研究,參與“政治不穩定特別小組”(PITF),專門關注世界各地何時可爆發政治衝突。但因有法律禁止該工作組考察美國本身的情勢,導致美國人自己對迅速出現的風險視而不見。但她認為美國內部恐怖主義的升高,例如2018 年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事件,和美國槍支暴力的高發率,尤其是一年前的國會暴動,可能是即將爆發第二次內戰的指標。

  作者認為,在2017年加入PITF時,已經確定了兩個最能預測世界各地可能爆發政治不穩定和內戰的因素。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最容易發生內戰的國家,是那些從政治光譜的一端迅速過渡到另一端的國家,比如2003年的伊拉克,當時美國侵入,推翻了薩達姆侯賽因政權,並希望建立一個民主國家,但伊拉克沒多久就陷入內戰,以及2014年爆發革命的烏克蘭。第二,這些國家是否出現了民族主義者,他們圍繞種族或宗教來動員民眾最容易發生內戰。

  因而作者警告,這兩個因素在美國正以驚人的速度在發展。在2021年1月的國會暴動之後,美國的民主開始降級,甚至被視為無政府國家,並在處於政治不穩定和暴力風險增加的中間地帶。此外,當前美國黑人、拉丁裔和亞裔美國人更有可能投票給民主黨,而大約 60% 的白人選民投票給共和黨,這與以往對半分的情況不同,如今90%的共和黨人是白人。2020年美國的選舉,對許多白人來説都是毀滅性的,而共和黨人玩弄種族認同的效果日增。上次共和黨的投票率極高,增加了數百萬選民,但他們仍然敗選,而這種結果將可能再次發生,因為選民人數對他們不利,因而導致負能量的積累。

  還有,在特朗普首次被彈劾審判,再加上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經濟和政治影響,還有黑人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跪嗆而死所引發的社會動蕩,以及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審判並被判無罪而得以再次參選總統等,都是引發暴亂的重大事件,而抗議的失敗也極其危險。如果人們提出抗議,則表明仍然有人相信整個體制可以正常運作。在多次的抗議活動中,極右翼團體聚集在一起叫囂,不但沒有産生任何影響,還使得許多參與者被逮捕或社交媒體平臺被取消,導致希望破滅,因在體制內行不通而走向體制外。

  尤其在2021年初的國會大廈襲擊事件之後,越來越多的美國菁英人士都斷言,美國正陷入政治左右兩翼之間的冷戰。那些預見未來會發生內戰的人士,將公民高度兩極的分化,視為內戰的前奏。但有些人反對此立論,並稱此乃一種非暴力的文化戰爭,主因缺乏對立的常備軍,以及政治分歧雙方都以非暴力佔多數云云。

  可是一些民意調查卻發現,全美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地區居民,預計在未來幾年內會發生內戰,尤其是在共和黨或保守派的農村中。從文化、道德和宗教價值觀的衝突,到從種族對立、槍支氾濫、墮胎問題和宗教自由等,都是衝突的根源。而且當前衝突的表現方式多元,除局部性的矛盾可能導致星火燎原之外,訊息與網路的攻擊更是難以防範。回顧林肯于 1860 年當選總統時,當時美國南方奴隸制的捍衛者,不承認該次選舉的合法性而引發南北戰爭,並在後來出現了白人至上以及殘害黑人的恐怖組織,其影響至今難消。

  因而一些史學家把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的加州分離運動,以及特朗普批准對非暴力抗議者使用催淚瓦斯而形成的鎮壓,再加上有爭議的2020 年美國總統大選相對比,確實發現與林肯時期的雷同之處。同時還有新冠疫情大流行,和隨後的社會與經濟影響,以及封城政策被認為是政府的過度干預,再加上極右派組織的孳生,比如驕傲男孩(Proud Boys),其意識形態包括:反共、反女權、反移民、反 LGBT、權利以及反猶太主義,主張白人種族滅絕説,其元兇就是猶太人。

   更激進的組織是“匿名者Q”(QAnon),他們主張一種極右翼陰謀論,認為美國政府內部存在一個反對特朗普總統的深層政府,其實這也言之成理,因為特朗普確實被許多政學界人物視為異類。該理論最早于2017年10月出自一個社群平臺討論版中的一個署名為Q的匿名用戶,“Q”這個名字出自美國機密許可中的最高級別“Q級許可”。   

     此外,美國塔夫茨大學弗萊徹學院國際政治學教授兼戰略研究中心主任托夫特 (Monica Duffy Toft),其研究領域包括國際安全、種族和宗教暴力、內戰和人口統計學。2008 年,由於她對宗教和暴力的研究,紐約卡內基基金會任命她為卡內基學者,2012 年,她被任命為富布賴特學者,最近擔任普林斯頓大學的世界政治研究員。   

    托夫特認為,世界所有內戰至少有三個共同點:首先,大多數內戰都發生在先前的衝突之後,通常是先前的內戰,或是對過去內戰的嚴重扭曲和政治化的記憶,而新的交戰方和爭議,都不需要與以前相同。大多數情況下,有魅力的領導者會散佈他們意識形態與政治野心,甚至是簡單片面的歷史經驗,去連結過去的榮耀或屈辱。   

     其次,民族認同沿著關鍵軸分裂,例如種族、信條或階級。每個國家都存在斷層線和裂縫,而想重新分配財富或權力的國內外有心人士,更會利用一些較深的裂縫。例如,前蘇聯以及現在的俄羅斯,通過加深美國現有的裂痕,成功地將大量資源用於削弱美國及其盟國的民主運作。  

    更重要的是第三個元素: 從部落主義到宗派主義的轉變。在部落主義中,人們開始嚴重懷疑,國內的其他群體是否在追求更廣泛的社會利益。然而在宗派環境中,經濟、社會和政治精英以及代表他們的人開始相信,任何不同意他們的人都是邪惡的,並正在積極地破壞社會。公敵排擠了忠誠的反對派,那些屬於不同部落的人被認為是最不忠誠的,此乃與某些宗教對待叛教者和非信徒的方式有雷同,比如對特朗普的忠誠與否。易言之,這也就是兩極分化已上升到信仰層次而無法調和,而這三個因素都已在美國顯現。   

     更值得注意的是,華爾街的金融投資者也對內戰進行了一些討論。2021 年,億萬富翁對衝基金經理達利歐(Ray Dalio)預測,美國在未來 5 到 10 年內發生內戰的可能性為 30%,理由是金融狀況不佳和衝突激烈,州和聯邦兩級政府崩潰的危險升高,從而造成不同方式的暴力衝突。尤其美國的通貨膨脹率已飆升至 30 多年來的最高水準,美國債務和收入差距急遽上升,以及美國影響力的減弱,使美國不僅面臨經濟困難,而且面臨戰爭的風險。具體來説,他指出不斷增長的債務和接近於零的利率導致大量印鈔,導致貧富差距擴大,再加上中國實力的增強與其在世界舞臺上挑戰美國霸權的能力,美國看起來尤其脆弱。   

    依照美國重要媒體福布斯估計,達裏奧的凈資産約為200億美元,全球第88位富豪,他以在1987年股市崩盤期間賺錢,並正確預測2008年金融危機而聞名。達裏奧引用了幾項研究表明,近年來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之間的情感分歧越來越大。一項調查發現,15% 的共和黨人和 20% 的民主黨人認為,如果大多數反對黨死去,這個國家會變得更好。   

    達利歐既重視歷史也重視科學,他對當前經濟健康威脅的評估來自多年對大帝國興衰的研究。美國並不是第一個在世界舞臺上面臨影響力下降,以及債務水準上升和收入不平等的國家,這三件事上一次發生是在 1930 年到 1945 年期間,當它們一起發生時,就表示情況嚴重。   

    更有學者擔心,2022 年的期中選舉或2024 年的總統選舉,特別是如果特朗普或類似候選人,再度對選舉結果提出異議之際,將可能成為內戰的導火線。而特朗普的“舞弊”説,還推動了共和黨議員謀求限制傾向民主黨人群投票權的行動,並使推翻選舉結果變得更容易。   

    小結   

    綜上所述,這些都是美國各界菁英人士所提出的警告,也已開始引起歐洲國家的重視,而這也可能是拜登以民主峰會來加以粉飾的原因之一。尤其拜登的領導能力趨弱,當前的民意支援度已創新低,甚至比特朗普執政一年後的支援度還低,更強化了美國菁英人士的憂心,確實值得關注。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