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回歸九二共識!兩岸應進行分歧管控及風險管理以規避戰爭風險

柳金財

柳金財,台灣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作者 柳金財 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日前國民黨主政時期的台灣“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教授、陸委會副主委趙建民,在一場研討會中紛紛發表對當前兩岸關係發展之憂心。蘇起教授直指中國大陸將更單方面一次處理台灣問題,不跟台灣談判。趙建民教授則指出兩岸關係情勢已處於戰爭邊緣風險,大陸對臺政策武統的可能增加,完全看不到兩岸融冰露出和平曙光機會。但“九二共識”是成為重啟兩岸對話政治基礎及和平發展之“定海神針”。

這兩位在馬英九主政時台灣安全及兩岸事務核心人物所發出警訊,頗值得深入思考及警惕。對於民進黨當局仍持守“抗中保臺”路線,及緊密鑲嵌于美國印太戰略圍堵防線成員,所造成兩岸衝突,中國大陸批評這是“聯美日以抗中”、“以美謀獨”。因應“台灣分離主義”及“台獨”勢力發展,中國大陸強化“反獨促統”及“兩岸融合”力度,對臺政策展現出“硬更硬、軟更軟”特色。

趙建民指出目前兩岸關係發展呈現“一變三化”及四大因素出現不對稱的對撞結構,這加劇了兩岸衝突的潛在可能性及風險。第一個因素則是泛指台灣民眾以為台海戰爭開打,美國人會來支援。第二個因素大陸對臺政策可能出現“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新方略”。第三是台灣選舉時的“反中”結構已形成,不斷向大陸叫囂形同邀請大陸來武統。第四是“反中聯盟”成形,美英澳同盟(AUKUS)帶給台灣民眾幻想認為大陸不會訴諸武力。這四個因素導致台灣民眾將其自身安全更仰望依賴美國的防衛,且盲目樂觀以為美國會協防台灣;而台灣內部“反中結構”及外部軍政“反中聯盟”形成,更強化兩岸衝突結構的固著化,增加武統可能性。

事實上,兩岸進入準戰爭狀態變得越來越清晰,這一點即使民進黨主政陸委會主委邱太三也曾提出,兩岸進入準戰爭狀態規模的佈局。兩岸關係呈現非常脆弱易碎結構,如同中國大陸對兩岸關係評估一樣,連續三年皆是“複雜嚴峻”。

這顯示兩岸陷入“兵兇戰危”情勢,台灣安全有陷入明顯而立即危險之結構困境中。然而,台灣民意卻高度期待美國介入兩岸衝突,防衛台灣安全;在“抗中保臺”路線飆漲下,將台灣安全鑲嵌至美國印太戰略中而非和平穩定兩岸關係。民進黨當局宣稱此時期是所謂“臺美關係”有始以來最佳狀態,一方面一再提出刺激性兩岸論述及政策;另一方面又呼籲兩岸當局進行“有意義對話”、“建設性對話”,採取如此挑釁性兩岸政策策略,實與對話共存目標政策取向相悖離。

儘管美國特朗普總統執政時期,一再出臺所謂“友臺”政策,但也未必代表美國會違背其國家利益,無限上綱協助台灣,美國未必會完全毫無條件站在台灣這一邊。

民進黨當局標榜“民主防衛機制”,持守“抗中保臺”路線,批判中國大陸反對“台獨”行動為“軍事威脅”;宣稱發展軍力對抗大陸軍事威懾,並證實“美國軍人在台”,聲稱對美“協防台灣”有信心,此亦被中國大陸批判為“妄圖挾洋自重、以武謀獨”。民進黨當局宣稱蔡英文“執政”是“臺美關係”最好時期,然美國拜登政府最高印太事務協調官坎培爾卻提出,美國不會支援“台獨”説法。

甚至針對美國是否協防台灣,國務卿布林肯也只有重復回應“會依據‘台灣關係法’,確保台灣有能力自我防衛”。美國並不支援“台獨”,雖支援台灣應擁有自衛能力,但未必會真正防衛台灣。換言之,美國基於其國家利益並不會倡議“戰略清晰”國家安全戰略,而是傾向一種“戰略模糊”。若是民進黨當局以為美國印太戰略建構及美英澳同盟(AUKUS)建立,將會使台灣民眾誤認為大陸不會也不敢訴諸武力,顯然則是過度解讀。

民進黨當局曾提出兩岸應相互尊重,務實對話解決彼此紛爭問題,重提兩岸的對話溝通將維持現有的機制;重申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顯然,民進黨當局雖宣稱基於緩和兩岸關係,一再提“九二歷史事實”、“九二共同認知”之替代方案;同時既提出“有意義對話”、“建設性對話”,又公開宣稱否認“九二共識”之存在而刺激大陸,導致這些對話訴求基本上並無任何政策效果。

總言之,民進黨當局提出前述替代方案選擇,並非是回歸扮演“定海神針”角色的“九二共識”,因而終究難以重啟兩岸對話。不僅如此,復因提出挑釁性兩岸論述,及倡議“抗中保臺”路線,無疑地增高兩岸敵對衝突螺旋上升,致兩岸發展及台灣安全陷入非和平統一方式風險中。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左秋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