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2022疫情下的台灣|昔日艋舺 今日“空城”

2022疫情下的台灣|昔日艋舺 今日“空城”
  新冠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發迄今,即將迎來第三個疫情下的中國新年,從2020鼠年春節搶口罩、2021牛年春節期待新冠疫苗擊退病毒。2022壬寅虎年,台灣本土疫情再起,而且猛如虎。

再見雨夜台灣


  2021年5月中台灣地區疫情肆虐,萬華、板橋等地成了重災區,台當局宣佈全臺進入三級警戒。本土疫情失控讓台灣內需經濟停擺四個多月,也看清了許多事。原來民進黨防疫手段全是假像,防疫政策就只有封鎖,一有漏洞就全面潰堤;原來民進黨為了扶植高端,故意不採購國際疫苗,導致台灣淪為“疫苗孤兒”。

     去年底島內疫情好上一段時間,但自從2022年1月4日起即“破功”,一開始只是4例的本土個案,未料在民進黨當局刻意營造的“+0”氛圍中,防疫開始輕忽,隱形傳播鏈開始傳染。

   360截圖20220125142424222昔日艋舺 今日“空城”!


本土疫情重災區-萬華

疫情重災區——萬華(攝/義佳欽)


   去年本土疫情始自於萬華茶室,當時疫情發展迅速失控,甚至街友染疫而身亡,讓台北市萬華區一度成為“空城”。“空城”的悲傷不止來來于疫情的衝擊,更來自於民進黨高官的口不擇言。當時臺衛福部門副手石崇良曾稱“萬華是疫情破口”,這讓萬華區生活的民眾實在無法接受,他們除了要面對親人離世的悲痛,還要背負民進黨當局污名化的罪名,雖然大家當已漸漸淡忘,但對萬華人來説,無疑是一輩子的傷痛。

    如今挺過疫情,位在萬華的龍山寺儘管重新開放,但入寺上香的人潮稀稀落落,遠遠不如往年的萬頭攢動。捷運龍山寺站外墻也挂起“共同抗疫-期待昔日鬧熱光景再現”的標語,替艋舺商圈打氣加油。


疫情下的龍山寺副本

疫情下的龍山寺攝/義佳欽)

  

疫情下的龍山寺-2副本

疫情下的龍山寺遊人稀少(攝/義佳欽)


  萬華區,是台北市較早發展的區域,位於台北市西南側,昔稱“艋舺”,鄰近淡水河畔,曾是台灣北部地區盛極一時的貿易集散地,在島內素有“一府二鹿三艋舺”的説法。這裡有許多老舊社區及古跡,也有台灣年輕人喜好聚集的西門商圈徒步區引領時尚潮流。伴隨著城市發展重心轉移,萬華所在的台北西區盛極轉衰,不復往日的繁華。萬華漸漸成為台灣民眾眼中“人口密度高、環境較臟亂”的地方。

微信圖片_20220125155210副本

疫情下的龍山寺遊人稀少(攝/義佳欽)


     萬華龍山寺——始建於清乾隆5年,是台北三大寺廟之一,也是台灣地區二級古跡,位於廣州街與西園路口,建築為坐北朝南的坐向,建築設計採三段式格局由上空烏瞰呈“回”字形,為中國古典之三進四合院傳統宮殿式建築,其周邊的傳統風味市街具有十分濃厚的民俗氣息。

疫情下的龍山寺-3副本

龍山寺


     兩岸龍山寺 香火連閩台

   從明朝末年起,泉州人開始大量移民台灣,晉江安海龍山寺的香火便隨移民來到台灣。艋舺龍山寺董事長黃書瑋在接受福建日報採訪時曾介紹,台北開發初期,瘟疫頻傳,有祖籍泉州的人到晉江安海的龍山寺迎請觀世音菩薩分靈來台,並捐建了艋舺龍山寺。興建之初,為了感念先民開發艱辛,建造者不僅完全依照安海龍山寺的圖樣而建,連所用木料、磚石,甚至工匠都是從福建來。艋舺龍山寺的建築形制和做法完全承襲了閩南匠藝,如重檐歇山頂、重檐式鐘樓等,就連建築細部的處理上也竭盡閩南匠師之能事,譬如大殿石工為惠安石匠張木成的作品、龍柱是廈門交趾陶大師洪坤福的作品,無不集中體現了福建寺廟建築的風格。

微信圖片_20220125155157副本

龍山寺

     清代閩台對渡時期,一艘艘滿載大米、蔗糖、水果、海産品的商船,從台北起錨駛向福建,這些船隻由大陸返回時順帶運回建築材料和壓艙石,一般的梁柱木頭多采用福州杉,石材多采用惠安的青鬥石,磚瓦多購自漳泉地區。這些石頭、木材被運到台灣後,被廣泛用於建造龍山寺、行天宮等廟宇。

  艋舺龍山寺的一梁一柱亦華美至極,線雕、透雕、浮雕、陰雕、淺浮雕等比比皆是,盡顯深厚的中華歷史人文底蘊。200多年來雖經歷天災人禍,但龍山寺經過多次重修,兩岸同源的香火從未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