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蔡英文進行從“想獨不敢獨”到 “謀獨”戰略轉移?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2-01-27 13:01:38

作者 富權

賴清德前日以蔡英文“特使”身份,率團乘坐專機前往宏都拉斯,出席新任總統卡斯特羅女士的就職禮。並按照李登輝首創的“過境外交”模式,去程和回程都刻意過境美國,意圖“倚美謀獨”。但“機關算盡太聰明”,卻因為賴清德所接種的三劑疫苗都是美國並未認可的“高端”疫苗,因而被華盛頓拒絕“過境紐約”的請求,享受不到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人所謂的“外交殊榮”,只能是過境美國西部城市洛杉磯和舊金山。而且,也因“高端”疫苗不被認可的關係,賴清德被困在酒店,不能走出酒店門口,因而與美國政客及僑胞的交流,只能是以線上視訊方式進行,而不能直接接觸。即使是如此,民進黨當局曾經放風的將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在美國本土會面的安排,也被白宮“打臉”,聲稱沒有這樣的安排。

本來,在卡斯特羅女士在競選宏都拉斯總統期間,曾經公開宣稱若當選將會尋求與中國大陸建交,並與台灣當局“斷交”,引發各界關注;而美國國務院在宏都拉斯大選的投票前夕公開發言,聲稱期望宏都拉斯維持與台灣當局的“邦交”關係,卡斯特羅女士在當選後並沒有大動作,但其正式就任總統後,未來的走向仍難定論的情況下,尤其是宏都拉斯的即將卸任總統和侯任總統都依照慣例向蔡英文發出邀請函之下,由蔡英文親自出馬,以“女性對女性”的特殊關係,更有利於“箍煲”;但蔡英文卻是委派賴清德代行,這除了是疫情關係不便出行之外,就是擔心在“過境”美國時將被變相“囚困”在防疫酒店內,“顏面”盡失。當然,還有一個更大的隱憂,倘若是剛離開宏都拉斯不久,卡斯特羅女士就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那才是致命一擊。因此,蔡英文就把這個“苦差”,交給賴清德,由其去“背”這個有可能會發生的“黑鍋”。

但在台灣地區內部,卻流行著一種似乎是有悖常態規律的説法,謂蔡英文委派賴清德作其“特使”前往宏都拉斯,並讓其得以實現就任“台當局副領導人”後的首次離臺訪問,是要展示其已經確立賴清德為“接班人”的安排意圖。正因為如此,在賴清德啟程時,作為桃園國際機場的地主的桃園市長鄭文燦,按照慣例應當到機場送行,但卻沒有出現。當然,這可能是當天桃園市突然爆發百多宗新冠確診者或無症狀感染者,他正在為指揮抗疫而焦頭爛額,難以騰出時間有關。

不過,有關賴清德是“接班人”的該説法,在初起流傳時,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的。因為在民進黨內外,人們都普遍認為,蔡英文的“接班人”是鄭文燦。這不單止是因為鄭文燦是蔡英文的“最愛”,在許多公私場合都可以看到蔡英文對鄭文燦溺愛的言論舉動,而且更因為,直到前不久,民進黨內部都分析認為,台灣地區的藍綠基本盤,民進黨只是不到百分之四十,雖然高於國民黨,但在單一名額的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中,還必須拉攏吸收中間和淺藍選票,才有獲勝的機會。而在民進黨諸戰將中,唯有鄭文燦才具有“藍綠通吃”的特質,因而被蔡英文所看好。而賴清德,由於其本人都自稱為“台獨工作者”,因而有“台獨金孫”自稱,而且“獨派”大佬都極力支援他代表民進黨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這等於是趕走中間及淺藍選票,因而不被看好。

但最近以來的態勢發展,似乎是顛覆了這個看法,蔡英文已經放棄了鄭文燦,轉為支援賴清德的説法,越來越盛行。昨日民進黨前“立委”郭正亮也指出,賴清德的出境放飛是有意義的,表示蔡英文認證,“他可能就是接班人!儲君!”

為何會發生如此重大的變化?除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鄭文燦的表現大不如前,民調如跳水般急跌,顯示其“扶不上壁”之外,賴清德因為只是“備位領導人”,無需為疫情惡化負責任,反而有較多的時間代替蔡英文跑攤紅白喜事,獲得不少民意滿意度。尤其是在反制四項“公投”的過程中,賴清德跑了一百多場説明會,在台中市第二選區的“立委”補選又替民進黨候選人林靜儀跑了十二場,在民進黨內的威望更高。如果蔡英文無視這種賴清德與鄭文燦處於民意支援度兩個極端的現實,硬要徵召鄭文燦代表民進黨出戰2024,恐怕民進黨內部就將會炸鍋。

當然,可能還有另一重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蔡英文已經對2024的謀略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而且更是對“謀獨”的企圖心和“信心”更強。實際上,就在此前不久,許多人都分析,蔡英文雖然是“特殊兩國論”的擬制者,但卻是“想獨而不敢獨”。因而最初在2024人選的安排上,才鎖定為“藍綠通吃”的鄭文燦。但隨著賴清德“向上提升”,鄭文燦“向下沉淪”的民調現實,尤其是從自己在2020的實踐中,發現打“抗中保臺牌”更好使,可以改變其民調跌倒“谷底”的落後面貌,變為高票當選,而且新生“投票族”更傾向於民進黨“中華民國台灣”的定位,因而感到民進黨無需苦心孤詣地扶持“藍綠通吃”的鄭文燦,即使是推出“台獨金孫”賴清德,也能打贏2024這關鍵一仗。此後,民進黨要“謀獨”,就不用擔心鄭文燦可能會是患得患失,猶豫不決了。

因此,蔡英文最終是選擇了賴清德,這也就暴露了她心底裏“想獨”的本質,併為“謀獨”創造條件。成功不必在我,由下一任去實現。現在是創造條件,包括改為扶持賴清德,也包括在“修憲”中以“先易後難”的手法,在其任內下調“修憲門坎”,再交由賴清德提出“憲政台獨”式的“修憲”。

從這個幾乎是顛覆性的變化也可窺見,蔡英文為了“謀獨”,可以放下個人恩怨。實際上,此前因為在民進黨的黨內初選中,賴清德踐踏“現任者優先”的傳統,向蔡英文發起挑戰,雙方殺得見骨見血,因而蔡英文對賴清德充滿怨恨。只不過是擔心賴清德會憤而脫黨參選,而將其“就近看管”。但現在,因為賴清德最能實現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也可能最能當選,因而就“泯恩仇”地捐棄前嫌。

因此,蔡英文此次安排賴清德訪問宏都拉斯,倘若真如郭正亮所言,是已經認定賴清德為“接班人”的話,蔡英文本人也就正在進行從“想獨而不敢獨”轉變為“想獨更謀獨”的重大戰略轉移。

文章來源:新華澳報
責任編輯:左秋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