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戰、認知戰……俄烏衝突網路戰帶給我們的啟示

資訊戰、認知戰……俄烏衝突網路戰帶給我們的啟示
此次俄烏衝突,不單是槍炮交鋒,俄與烏克蘭及其身後的西方國家,在網路空間也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資訊戰”。各方對輿論場、話語權、資訊渠道的爭奪,激烈程度不亞於現實戰場。相關國家從政府到社會乃至到個人,集中在我國網際網路的網路社區發聲,其背後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的公共外交政策在當代中國的媒介形態迭代。
點擊進入下一頁

  最近,俄烏衝突成為關注焦點,相信不少人都看到過網上流傳的這一幕——一名烏克蘭父親與女兒道別時淚奔,因為他將要上前線抗擊俄羅斯軍隊,必須把妻女送走。

  視頻在多國社交平臺上“病毒式”傳播,但隨後發生驚人反轉。

  原來,這是頓巴斯地區一名男子,他將家人送往俄羅斯,自己留下來對抗的,是烏克蘭軍隊。

  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類似反轉,還有很多。

點擊進入下一頁

  俄軍攻佔敖德薩附近黑海茲梅因島(蛇島)時,網傳13名駐蛇島烏軍 “身亡”,烏總統“將授予其勳章”。為了辟謠,俄國防部公開了蛇島烏方守軍的視頻。全部82名烏軍無一人傷亡,他們自願放下武器向俄方投誠,將在履行法律程式後返回家鄉。

  俄聯邦社會院數據顯示,最近網上已有130萬條關於烏克蘭局勢的虛假報道,有關頓巴斯地區的情況更是突出。該委員會成員米祖林娜表示,虛假資訊數量一直在上漲,生産速度非常快,約每20分鐘就會出現100條新的假消息。

是誰在炮製海量虛假資訊?

  美國是頭號嫌疑人。隨著“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等人曝光,美國利用網路對全球實行大規模監聽和滲透,早已大白于天下。

  更不用提美國主流媒體彭博社和福克斯新聞臺的作為——前者因虛假報道俄對烏開戰不得不道歉;後者則以2021年俄軍演習場面報道俄烏衝突,遭到撻伐。

  俄副外長裏亞布科夫指出,西方通過單邊制裁、干涉內政、散播謠言、網路攻擊等方式,對俄及其他國家實施了“混合戰爭”。

  資訊化時代,誰掌握了輿論制高點,誰就能得到更多支援。

  這是一場早已開打的“認知戰爭”。美國&&大肆宣揚俄“入侵”論調,大量發佈涉俄假消息,與烏方四處“聲討”俄形成裏應外合的輿論場。從歐洲多國罕見升格對俄制裁來看,美國的策略成功了。

  烏克蘭充分利用自己是西方夥伴的政治位勢,借助網際網路平臺,調動和聚集國內民眾的反俄情緒。特別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本人,以自己的職業經歷優勢,密集發佈以自己的活動為主要內容的視頻音像資訊,樹立自己的形象,其民意支援率達90%以上。

打資訊戰不可避免

俄美烏“三國殺”,普京使出“組合拳”!_1645408491438

  從俄方來看,普京陳述出兵理由的萬字講話通過網際網路廣泛傳播,也是爭取輿論支援的重要一環。俄軍進攻開始後,俄方也通過媒體散播俄軍勢如破竹的獲勝消息,以打擊對方士氣。然而其後,俄方輿論喉舌的發佈渠道被切斷。

  在西方國家的一致圍堵下,俄語媒體根本無法在以英語為主的西方國家輿論場上發聲,主要國家級媒體被制裁,一些傾向於俄羅斯的新聞報道被封殺,表面上看,俄羅斯在輿論場上略顯被動。但出人意料的是,俄羅斯在烏克蘭卻採取了另辟蹊徑的一招。

      據報道,俄軍在行動中一度刻意保障了烏克蘭境內通信網路的通暢,社交網路和新聞報道得以持續現場關注俄羅斯的軍事行動,從而推動網上直播戰爭成為新世紀媒體介入軍事行動的又一典型。

     由此造成了一個令人驚訝的結果,俄羅斯的宣傳輿論戰居然是更多借烏克蘭民眾之口,甚至是西方國家媒體記者之口間接發出。這種資訊令西方國家即便想封殺,也難以下手,從而形成獨特的輿論戰反宣傳效果。

  可見,網際網路已深刻改變了現代戰爭的形態,越來越多地走向現實與虛擬並舉的混合戰爭。人類活動對網際網路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一旦網路被入侵或斷網,損失不可估量。

  通過此次俄烏衝突,各國再次深切感受到了保障網路安全的重要性。相較于傳統戰爭的運兵千里、大動干戈,網路只需傳播資訊就可以迷惑視線,干擾思路,打擊士氣,以小成本撬動大局面。西方不會放棄這種手段,與其打資訊戰,不可避免。

網路戰對真實戰場的影響

  相較于半遮半掩的假新聞攻擊,連日來,俄能源、金融、電信、製造、傳媒等多行業的大型企業網站及網路,都遭受了明確來自西方的大規模攻擊和抵制。天然氣、石油公司和銀行ATM機網路,成為駭客攻擊的對象。

  駭客組織“匿名者”對俄國家網際網路資源宣戰;俄媒在30國的分社,全部遭到分佈式拒絕服務攻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譴責美國社交媒體的行為是“獵巫”和對記者的直接迫害,令人憤怒。

  更可怕的是,俄方還發現,暗網有人號召針對俄國家權力機構等部門,發起恐怖襲擊。

  如果用傳統思維來看待網路戰,可以發現,網路戰無法獨立於熱戰而存在。俄烏衝突中,網路攻擊針對的是國防網路、聯邦網路和關鍵資訊基礎設施,坦克、飛機、大炮等傳統動能武器依舊是戰場主力。網路攻擊尚無法獨立作為一種戰爭形態而存在,而只是作為戰爭的一種手段在發揮作用。

     然而從認知的角度來看,一場發生在社交媒體中的戰爭已經提前展開。這場認知戰爭,某種意義上就是一場爭奪關於戰爭合法性的話語權、戰爭進程解釋權的網路戰。很難説,在全球社交媒體中的網路戰與實際發生的熱戰之間,誰的破壞性更大。因為,西方國家在社交媒體平臺上煽動烏克蘭人針對俄羅斯的仇恨,就是造成俄烏對立,甚至是大打出手的重要原因。

SRC_HT~1

  進而言之,以社交媒體為載體的輿論戰也屬於網路戰的一種形態,它的烈度絲毫不低於線下的熱戰。可以説,俄烏衝突是人類歷史上被報道最多的戰爭。各大社交媒體平臺上,關於戰爭的各種資訊層出不窮。它們既可以提供這場戰爭的某一塊拼圖,同時也混雜著相當多有意為之的資訊。

     哪一方投入的資源多,哪一方就掌握了戰爭“真相”的闡釋權。隨著時間推移,西方社交媒體普遍向俄羅斯開火,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官方媒體被封禁,推特重點加強了針對俄語的審核力度。顯然,西方正在利用社交媒體來爭奪戰爭的話語權和解釋權。

  俄烏在網路空間的衝突引發的另一重思考是戰爭的相關方發生變化,非國家行為體在這場衝突中的作用開始顯現。無論是“匿名者”等駭客組織向俄羅斯宣戰,還是社交媒體中來自不同國家的用戶積極地參與有關戰爭資訊的傳播,這些都讓這場衝突變得更加複雜和難以控制。社交媒體讓國際輿論環境變得複雜,政府承擔著解決衝突的實質責任,卻不能掌握解釋戰爭的話語權。多重勢力借機製造各種虛假資訊,不僅可能影響公眾的判斷,也會阻礙政府的決策。

不要輕信網路傳言

  網路已成“雙刃劍”,隨著社交媒體迅速發展,受眾一方面能更迅速直接地介入全球大小事件,沉浸式體驗現場;但另一方面,體驗現場不等於在現場,資訊不對稱、資訊繭房等現象,讓人們所獲資訊的真實性大打折扣。

  此外,網路能影響、改變人類的情感、心理、思維方式,輕信網路傳言或被蒙蔽雙眼,長期可能導致思想出現偏差,甚至極端化。此次俄烏衝突中,煽動兩國間仇恨的言論就層出不窮。

     當前網際網路已是輿論生成的策源地、資訊傳播的集散地、思想交鋒的主陣地,正以前所未有的衝擊力重塑文化環境,並形成獨特的網路文化。

  就我國本土的日常環境而言,一些NGO、智庫、媒體甚至飯圈、娛樂公司,都極有可能被相關國家、資本、企業、NGO和社會組織所操控,以達到他們公共外交的基本目的。

  因為當代公共外交,與“認知戰”有很大交集,這本身也是當代戰爭的一種新形態,在烏克蘭局勢中已得到了鮮活的展現。有人猜測,披著馬甲的“台獨”“港獨”等勢力在圍繞烏克蘭局勢的一系列輿論、輿情中一再興風作浪。

  在西方把持話語權的情況下,輿論主動權爭奪始終是硬仗惡仗。只有將民族文化自信灌注其中,才有可能形成資訊傳播的深層次心理優勢,以此進一步增進社會共識,增強文化傳播的親和力、感召力和認同感。


     來源:中新網、環球網、觀察者網、參考消息、央視新聞客戶端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