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長江口二號”古沉船:打撈方案最硬核 八懸念待解

我國規模最大的古沉船整體打撈與保護工程——“長江口二號”古船考古與文物保護項目正式啟動。“長江口二號”古船,是迄今為止中國水下考古發現的體量最大、保存最為完整、船載文物數量巨大的木質沉船,3月2日正式開始打撈。

  國家文物局、上海市政府3月2日聯合宣佈,我國規模最大的古沉船整體打撈與保護工程——“長江口二號”古船考古與文物保護項目正式啟動。“長江口二號”古船,是迄今為止中國水下考古發現的體量最大、保存最為完整、船載文物數量巨大的木質沉船,3月2日正式開始打撈。據悉,“長江口二號”古船有望於今年內完成打撈、浮出水面,但圍繞這艘沉船的考古工作還將持續多年。

  巨無霸“抓娃娃機”在與水下文物全程無接觸的情況下,把預計重達8000余噸的水下考古遺址原汁原味整體打撈出水,然後交給“袋鼠媽媽”船“抱”回“新家”……“史上最硬核”的“長江口二號”古沉船打撈方案為世界水下考古貢獻中國智慧。這是我國水下考古又一里程碑式事件,其在科技層面取得重大突破,我國為世界水下考古貢獻了中國技術、中國經驗、中國方案。

何為“長江口二號”古船?

這是2021年“長江口二號”古船多波束聲吶掃測合成圖。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2021年“長江口二號”古船多波束聲吶掃測合成圖。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2011年起,上海市文物局啟動水下文化遺産普查工作,收集到長江口水域150余條水下文物線索;2015年通過聲納掃測等技術發現了一艘保存較為完整的鐵質沉船,考古編號為“長江口一號”,確認為民國時期的鐵質軍艦;隨後,考古人員擴大掃測和探摸範圍,又在該沉船北部發現另一艘體量較大、保存完整的木質古沉船,考古編號為“長江口二號”。

  經過近6年多水下考古調查勘探,長江口二號古船“真容初顯”:古船為木質帆船,確認年代為清代同治時期(西元1862-1875年),殘長約38.5米、殘寬約7.8米,已探明有31個艙室;沉船上部的尖艏、攬樁、主桅桿、左右舷、上甲板等結構完整,船型疑似為明清時期在上海水上運輸廣為使用的平底沙船。

  在其中4個艙室的小範圍清理中,考古人員發現了碼放整齊的景德鎮窯瓷器等精美文物,已經出水完整或可修復的文物種類多、數量大;船體及周圍還出土了紫砂器、越南産水煙罐等大量文物。2021年7月至9月的水下調查,又清理出了前幾次調查未發現的元代瓷器和高60釐米完整的豆青釉青花大瓶等大型整器。特別是古船中部分出水瓷器底書“同治年制”款,為古船的斷代提供了重要依據。

中國水下考古又一里程碑式重大發現

“長江口二號”古船部分出水文物(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長江口二號”古船部分出水文物(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長江口二號古船,是繼35年前發現的廣東宋代“南海一號”沉船之後,中國水下考古又一里程碑式的重大發現。“南海一號”殘長約24米,出水文物超過18萬件;而長江口二號古船比“南海一號”規模更大,是目前中國國內乃至世界上發現體量最大、保存最為完整、船載文物數量巨大的古代木質沉船之一,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科學和藝術價值。

  “‘長江口二號’古船是近代上海作為東亞乃至世界貿易和航運中心和‘一帶一路’重要節點的實物見證。‘長江口二號’水下考古大發現,為我們延伸了歷史軸線,增強了歷史信度,豐富了歷史內涵,活化了歷史場景。”上海市文物局局長方世忠説。

“史上最硬核”的創新打撈方案

1月26日拍攝的“長江口二號”古船整體遷移項目等比例試驗現場。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1月26日拍攝的“長江口二號”古船整體遷移項目等比例試驗現場。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據悉,上海將採用前所未有的創新方案——“弧形梁非接觸文物整體打撈技術”來打撈這艘木質古帆船。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認為,這一目前全球最為領先的高科技水下考古方案,真正實現了文物保護與科技創新融合發展,為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考古學貢獻範例。

  用修地鐵隧道的技術打撈古沉船

  22根專門製造的弧形梁,頂部是威力強勁的隧道盾構掘進裝置,尾部搭載推力巨大的隧道盾構推進裝置——這個“神器”可以從古沉船底部快速掘進、擊穿長江口海底厚厚的泥沙甚至岩石雜物。

  “用造隧道的技術來打撈水下沉船,這在全世界水下考古中還是第一次。依賴我國的高端製造能力,這樣的高科技方案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護水下文化遺産的原生性和完整性,保障文物安全。”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長褚曉波説。

1月26日拍攝的“長江口二號”古船整體遷移項目等比例試驗現場。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1

1月26日拍攝的“長江口二號”古船整體遷移項目等比例試驗現場。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長江口二號”古船打撈分四步

  據介紹,“長江口二號”古船的整體打撈過程將分為四個步驟。在這一過程中,打撈設備完全不接觸水下文物,而且可以將古船周圍蘊含豐富資訊量的考古遺址一併打撈出水。

  22根巨無霸弧形梁先是在古船上方安裝,然後翻轉到古船底部,穿過厚積的泥沙甚至岩石,將預計重達8000余噸的水下考古遺址全部“抓入懷中”。

  巨無霸弧形梁誤差僅在毫米級

  這22根巨無霸級的弧形梁每一根雖然重達近百噸,但精密度極高,屆時,在長江口水下,22根弧形梁將通過鎖扣“合體”,將水下考古遺址“連抱帶抓”出水。據介紹,由於弧形梁的製造精密度很高,誤差在毫米級別,預計弧形梁泥下合攏之後,不僅可以確保“長江口二號”古船“無恙”,還要爭取“連泥帶水不漏”。

打撈行動有望在2022年完成

2019年出水的部分青花瓷器。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2019年出水的部分青花瓷器。上海市文物局供圖(來源:新華網)

  據悉,打撈“長江口二號”古船的水下考古行動有望在2022年完成。古船一旦打撈出水,就會被迅速提升到一艘特製的打撈工程船上,嵌入其敞開的船艙內部。

“長江口二號”古船出水文物(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長江口二號”古船出水文物(資料照片)。新華社發(上海市文物局供圖)

  隨後,這艘工程船將“懷抱”“長江口二號”古船駛往位於上海楊浦濱江的上海船廠舊址1號船塢。未來,同樣修建於清代同治年間的老船塢將華麗變身為沉船考古基地和古船博物館,考古人員將在這裡逐步揭開這艘古船的諸多身世之謎。

八大懸念待解

3月2日,“長江口二號”古船打撈啟動儀式在上海外高橋碼頭舉行。新華社記者 任瓏 攝

3月2日,“長江口二號”古船打撈啟動儀式在上海外高橋碼頭舉行。新華社記者 任瓏 攝

  專家指出,目前“長江口二號”古船在水底被厚厚的泥沙包裹,前期探摸所獲得的線索非常有限。經過6年多水下考古探摸,初步確認其年代為清同治年間(西元1862-1875年)。對於這艘與上海開埠幾乎同齡的古船,至少有八大懸念待解。

  懸念一:從哪來,要往哪去?

  懸念二:傾覆的原因,是超載還是遇險?

  懸念三:“消失”的沙船能否“返航”?

  懸念四:到底姓甚名誰?

  懸念五:裝了多少文物?價值幾何?

  懸念六:一艘清代沉船周圍,為什麼還發現了越南和元代瓷器?

  懸念七:生活艙濃縮的是誰的生活?

  懸念八:還會有“長江口三號”“長江口四號”嗎?


  相關連結:

      中國水下考古大發現:“長江口二號古船”掀開面紗

      八大懸念——“長江口二號”古船那些我們還不知道的事 

      “長江口二號”古船開始打撈  

      史上最硬核!揭秘“長江口二號”古沉船打撈方案  

      中國水下考古大發現:“長江口二號”古船啟動打撈  

      海底撈“珍”:“長江口二號”古船開始打撈 

      “長江口二號”沉船打撈|海底撈“珍”——“長江口二號”古船打撈 

  (資料綜合中新網、新華社、新華每日電訊)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