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在發展中統一,在統一中復興:新征程中的歷史偉業

唐永紅

唐永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國台辦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商務部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協會理事、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國家發改委暨國台辦兩岸産業合作研究諮詢小組特約專家、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管委會顧問、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兩岸共同家園研究院顧問、《台灣研究集刊》編委會委員。

唐永紅 (2)

唐永紅 (資料圖)

  

  作者 唐永紅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在過去的2021年,中國共産黨迎來百年華誕,實現了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在邁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新征程中,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這兩大歷史任務,需要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中國人民去完成。而完成這兩大歷史任務的環境與條件已經並正在發生巨大變化。因此,在新時代、新征程中,面對新形勢,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得繼續妥善處理國家發展與國家統一的關係,帶領中國人民去完成統一與復興這兩大歷史任務,實現第二個百年的奮鬥目標。

  眾所週知,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産生,並制約著國家發展與民族復興。而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因此,志在民族復興的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始終把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作為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

  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産生,其解決也有賴於國家發展以及綜合實力的增強。一方面,有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才有威懾力。面對祖國大陸強大的反對“台獨”分裂的能力,島內的“台獨”勢力與外部的反華勢力才不敢鋌而走險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也無法分裂出去。另一方面,強大的軟、硬實力不僅可以為反“獨”促統提供良好的條件,而且,有實力才有魅力,才有吸引力,有助於提升融合發展與促統工作的成效。

  因此,在發展中統一,在統一中復興,應是祖國大陸在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的百年征程中,完成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這兩大歷史任務的總體思路。而在具體的實踐過程中,得根據當時的環境與條件處理好國家發展與國家統一的關係,包括處理好國家發展與國家統一的優先次序。

  在綜合實力較弱、國家發展具有和平環境、台灣問題不構成國家發展的主要絆腳石的情形下,得堅持國家發展優先,強大綜合實力,並把不斷發展的國家綜合實力有效地運用於反“獨”促統工作,轉化為實現國家統一的能力與條件,特別是要為和平統一積極創造條件,包括夯實和平統一的經濟基礎、思想基礎與政治基礎。

  而當台灣問題已然構成國家發展與民族復興的主要絆腳石、而祖國大陸綜合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已能確保實現國家統一的情形下,積極謀劃先行解決台灣問題,為國家發展與民族復興掃除絆腳石,乃是明智的選擇。如此,不僅不會終止民族復興的進程,國家發展反而可以輕裝快行,早日實現民族復興的目標。

  正是基於這樣的理性思考與辯證思維,在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抓住和平發展的時代主題與台灣社會認同兩岸同屬一個國家並願意通過和平發展走向統一的契機,適時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鄭重宣示了爭取兩岸和平統一的基本方針,提出了結束軍事對峙狀態,實現兩岸同胞自由往來、通航通郵通商和開展經濟文化交流等重要主張。

  其後的40年來,祖國大陸為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進行了不懈努力。中國共産黨、中國政府始終與時俱進豐富發展對臺大政方針,紮實推進對臺工作,使得兩岸關係總體面貌發生了歷史性變化,使得《告台灣同胞書》中的許多主張變成了生動的現實,也造福了兩岸民生經濟。與此同時,祖國大陸的綜合實力與軍事實力也獲得了顯著提升,已經牢牢地把握著兩岸關係的主導權與主動權,當前也已經具備了在任何情形下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的能力。

  遺憾的是,近30年來,台灣社會的國家認同與統一意願,在以民進黨為代表的島內政治勢力的長期刻意地誤導下,並沒有隨著祖國大陸的不斷發展與兩岸交流的不斷推進而相應增進,反而呈現出了不利於兩岸和平統一的變化。民意調查及台灣歷次“大選”的結果都顯示,台灣社會生態已然發生了幾個重大質變:一是政黨發展方面,在“國退民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國強民弱”到“國弱民強”的質變;二是意識形態方面,在“藍消綠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藍大綠小”到“藍小綠大”的質變;三是國家認同方面,在國家認同疏離的量變中實現了從“兩岸一國”到“一中一台”的質變;四是統獨意願方面,在“統消獨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追求統一”到“追求獨立”的質變;五是統獨力量方面,在“統消獨漲”的量變中實現了從“統大獨小”到“統小獨大”的質變。

  台灣社會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已然發生的上述結構性翻轉與質變,不僅意味著綠營政治勢力已經進入到“政治正確”的政治收穫期,很有可能在島內長期執政,而且若任由發展,必將日益嚴重地衝擊到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以及統一的代價與統一後的治理成本。

  與此同時,無視中國崛起帶給世界的巨大貢獻,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為維護自身的霸權與利益,也開始了對中國大陸進行瘋狂遏制、圍堵與打壓,包括大打“台灣牌”,企圖“以臺制華”,不僅在不斷惡化中國大陸發展的國際環境,而且在不斷強化支援“台獨”分裂勢力並阻礙國家統一。

  而深知自身實力無濟於事、必須挾洋謀“獨”的島內“台獨”分裂勢力及其當局,也瞧準了時機,瘋狂地爬上了以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的戰車。當前,島內的分裂勢力與外部的反華勢力,為了各自的政治企圖與戰略利益,正在更為頻密地相互勾連與利用,正在日益嚴重地損害國家在領土、主權、安全與發展等層面的核心利益,日益嚴重地衝擊到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

  特別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當前祖國大陸所面臨的上述兩大矛盾基本上都是難以調和的結構性矛盾。兩岸關係方面,在台灣社會生態的上述結構性翻轉與質變中,在台灣當局的上述敵對態度與政策作用下,兩岸之間的主要矛盾性質已經從當初的爭奪國家代表權的內部矛盾演變為統獨鬥爭的敵我矛盾。中美關係方面,隨著中國大陸的崛起,中美之間面臨著雙重結構性矛盾,在傳統的道路、制度、意識形態之爭的基礎上,又增添了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的矛盾。而美國的霸道文化與“你強大就對我不利”的認知與行為邏輯,決定了中美關係的結構性矛盾也難以調和。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面對島內的“台獨”分裂勢力與外部的反華勢力日益猖獗的、嚴重損害國家核心利益的敵對行動,祖國大陸得辯證處理國家發展與國家統一的關係,也需要辯證考慮國家發展目標與國家統一目標的優先次序。實踐中,更需要辯證處理促進兩岸融合發展與反對“台獨”分裂的關係,需要辯證運用和平方式與非和平方式來實現國家統一。當前,要敢於並善於與西方反華勢力作鬥爭,以維護國家發展的和平環境;更有必要積極運用不斷發展的實力加強反“獨”促統工作,以為國家統一創造條件,從而可以較小的代價與成本繼往開來地實現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為此,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要求,“我們要堅持對臺工作大政方針,貫徹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堅決反對“台獨”分裂行徑,堅決反對外部勢力干涉。”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海峽兩岸的民眾也要明辨是非,選邊站隊。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就明確要求,“兩岸同胞要和衷共濟,共創民族復興的光榮偉業。”其實,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早在紀念辛亥革命110週年大會講話中就發出這一呼籲:“兩岸同胞都要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共同創造祖國完全統一、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榮偉業。”畢竟,在兩岸統獨對抗的時代,在中美戰略競爭的時代,特別是在“台獨”分裂勢力大搞分裂活動造成台海風起雲湧兵兇戰危、國際反華勢力大舉冷戰思維試圖遏制圍堵打壓中國崛起的現實背景下,是追求統一還是企圖分裂,是推動民族復興還是阻礙民族復興,這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兩岸民眾特別是台灣民眾必須選擇“歷史正確的一邊”站隊。這也攸關自己的命運與福祉。

  正如習近平在講話中所指出和警告的,“中華民族具有反對分裂、維護統一的光榮傳統。‘台獨’分裂是祖國統一的最大障礙,是民族復興的嚴重隱患。凡是數典忘祖、背叛祖國、分裂國家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必將遭到人民的唾棄和歷史的審判!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強大能力!祖國完全統一的歷史任務一定要實現,也一定能夠實現!”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