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解密古代飲食文化——古代盛酒器

飲酒須持器。古人云“非酒器無以飲酒,飲酒之器大小有度”。中國人歷來講究美食美器,飲酒之時更是講究酒器的精美與適宜,所以酒器作為酒文化的一部分同樣歷史悠久,千姿百態,各具特色。

三羊銅酒樽

三羊銅酒樽

東漢  (25—220年)

  樽為漢晉時期的主要的盛酒器。當時的酒一般貯藏在甕、榼或壺中,飲宴時先將酒倒在樽裏,再用勺酌于耳杯中飲用。

青瓷瓿

青瓷瓿

  東漢(25—220年)浙江上虞百家鎮出土

  瓿一般用來盛酒或水。東漢中晚期從今浙江的上虞、寧波到浙江南部的永嘉,同時製造了比較成熟的青瓷食具,為唐代越窯的出現奠定了基礎。

環紋帶蓋青銅壺

環紋帶蓋青銅壺

  春秋(西元前770—前476年)

  青銅壺是一種盛酒器,流行時間很久,從商代直到漢代,式樣頗多。春秋以來,壺也可以用為盛水的器具,此時壺已取代了流行一時的尊,且比尊更為華美、實用。

銅鬥

銅鬥

  商(約西元前16—前11世紀)

  鬥是古代挹注器,用以挹酒,兼而挹水。銅鬥盛行于商周時期,東周以降逐漸流行漆鬥。考古發現的商周銅鬥常與尊、罍、卣、觥等青銅酒器配套使用。

青釉長頸盤口瓶

青釉長頸盤口瓶

  西晉(265—317年)

  盤口瓶是盛酒器,魏晉南北朝時期十分流行。盤口易於灌裝液體,在日常生活中很實用。漢末魏初開始,酒與文人士大夫的生活緊密地結合起來了,文人士大夫對酒的態度發生改變,文人酗酒不再被看成敗德醜行,而是風流韻事,體現了文人的高尚情趣。

青釉龍柄雞首壺

青釉龍柄雞首壺

隋(581年—618年)1956年湖北武昌周家大灣出土

  雞首壺是盛酒器,始建於三國時期,隋代仍舊流行。早期雞首壺器型矮小,雞首為模印貼飾,起到裝飾作用。兩晉時雞首不再是貼飾,變成中空,有流的作用。數百年間,雞首壺的高度及角度雖不斷改進,但始終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傾倒費力的缺陷,唐代中期以後,逐漸為注子所代替。

鎏金鏨鳥獸花葉紋銀注子

鎏金鏨鳥

  唐(618—907年)

  注子為酒壺。隋唐時期,高桌的出現,抬高了酒具放置位置,縮短了酒具與身體的距離,使人伸手即可輕鬆拿取到器皿,故此時便於單手執拿的注子開始使用。

綠釉貼塑雲龍紋皮囊壺

綠釉貼塑雲龍紋皮囊壺

  遼(907—1125年)

  皮囊壺的造型來源於遊牧民族所使用的皮囊,是北方遊牧民族使用的典型器物。遼軍曾數度佔領定州,俘工匠北上制瓷。制瓷業在中國北方邊疆地區發展起來之後,開始燒制瓷質的皮囊壺,有的還在表面刻出倣皮子縫製的突棱。

磁州窯白釉黑花長瓶

磁州窯白釉黑花長瓶

  宋(960—1279年)

  長瓶是宋元時期流行的儲酒具。當時人們用長瓶裝酒,飲用時再將裏面的酒水倒至執壺。磁州窯為宋代著名民窯,花紋和圖案大多取材民間的風土人情,富有濃厚的生活情趣。

黑釉鐵銹花玉壺春瓶

黑釉鐵銹花玉壺春瓶

金(1115年—1234年)

  玉壺春瓶又叫玉壺春壺,其名稱有人認為是因唐詩“玉壺先春”而得名。玉壺春瓶的造型定型于北宋時期,基本形制為撇口、細頸、圓腹、圈足。玉壺春瓶是宋金元時期流行的一種實用盛酒器具,明清時期其逐漸演變為觀賞性的陳設瓷,是中國瓷器造型中的一种經典器型。

“至順癸酉”銀玉壺春瓶

“至順癸酉”銀玉壺春瓶

  元(1271—1368年)1955年安徽合肥出土

  銀質玉壺春瓶是元代常見的酒具。早期的玉壺春瓶多為瓷器,到了元代,出現了許多由金、銀製成的。宋代流行飲用黃酒,黃酒需熱飲,故宋代酒器組合中常見注碗。而元代時,流行飲用葡萄酒和阿剌吉酒(蒸餾酒),此兩種酒均不需熱飲,所以溫碗失去效用。

銀馬盂

銀馬盂

  元(1271—1368年)

馬盂

  馬盂的造型倣自商周時期的青銅匜,是一種多功能酒具,既可以用於飲酒,也可以當做勺來挹取,而它的流又兼有斟酒的功能。其元代,馬盂與壺瓶、臺盞形成了一種酒器組合,使用普遍。

花卉琺瑯酒杯

花卉琺瑯酒杯

花卉琺瑯酒杯1

  清(1644—1911年)

  此組酒杯為銅胎琺瑯製成,是在銅胎體上涂敷釉料,經燒結、彩繪、拋光、鍍金而成,外壁施粉白色釉,分別以紅、綠、藍、黃、黑等琺瑯彩料描繪出盛放的花朵、翩飛的蝴蝶、肥碩的蜜桃等圖案,畫面疏密有致、生動有趣。

冰鑒

冰劍

  冰鑒是一種用於冰鎮酒漿的酒器,由方鑒和方缶組成。方鑒與方缶間留有較大的空隙,用以放冰。古人曾長期飲用涼酒,使用冰鑒能夠製作出冰涼可口的美酒。

結束語:

回溯中國古人使用杯具和酒具的歷史,雖然造型各有不同,但都飽含了古人的智慧。精美的酒具配上美酒不僅成了一種樂趣,更為人們的生活增添了別樣的風味。

編輯策劃、攝影:張祝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