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走進內蒙古文物菁華展——宋遼金元到明清時期的民族的融合

“長城內外皆故鄉——內蒙古文物菁華展”,展現中華多元一體格局形成發展的歷史過程。華夏經緯網文化頻道特推出系列策劃,聚焦國博的“內蒙古文物菁華展”。本期策劃帶您了解宋遼金元到明清時期長城沿線各民族的融合。

編者按:

在歷史長河中,眾多草原民族的血脈融入了中華民族的大家庭中,他們的文化藝術成為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長城內外皆故鄉——內蒙古文物菁華展”,通過240多件(套)精品文物, 以“農牧結合的早期形態”、“長城的修建與民族交融”、“長城沿線多元文化的交融”三個部分,系統揭示內蒙古地區幾千年來農耕與遊牧文化交流、融合和昇華的歷史脈絡,展現中華多元一體格局形成發展的歷史過程。

華夏經緯網文化頻道特推出系列策劃,聚焦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內蒙古文物菁華展”,帶您了解內蒙古地區多民族發展融合的歷史和文化,真切感受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歷史脈絡,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對峙與融合

1

2

3

宋遼金時期,是宋與遼、西夏,金與蒙古政權對峙的時期。同時,這也是一個民族大融合時期。隨著彼此之間的頻繁交往,北方遊牧民族逐漸倣照中原漢族的政治制度進行了改革,放棄之前以遊牧為主的生活方式,漸漸地開闢大量的農田,這是接受漢文化的結果。這樣的結果影響深遠,改變了宋以前以長城為農牧業分界線的格局。元代,在大一統的格局之下,蒙古族統治者制定的各種政治制度其實是學習漢民族的政治制度,客觀上促進了民族交流與融合。大量漢人從長城以南地區進入長城以北地區,形成了多民族雜居共處的局面。

遼、宋、金的交往

IMG_4138

“富民縣”銘銅鈸,金代,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白塔出土。銅鈸上刻“豐州富民縣官軍戶西院”10字銘文。豐州富民縣為金代在內蒙古呼和浩特一帶的建置,軍戶西院為該縣掌管軍民的機構。

IMG_4148

西夏文書,西夏,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黑城遺址出土。西夏文又名河西字、唐古特文,是記錄西夏党項族語言的文字。由西夏景宗李元昊稱帝前大慶元年,命大臣野利仁榮創制,其字形體方整,筆畫繁冗,結構倣漢字,又有其特點。西夏文書更是研究西夏社會政治、經濟制度的珍貴實物資料。黑城古城,原為西夏黑水城,是黑水鎮燕軍司駐地。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元設路總管府,稱亦集乃路。黑城出土文書近3000件,其中漢文文書達2200余件,其他為西夏文、畏兀兒體蒙古文,八思巴文、藏文等各種文字文書。

IMG_4203

乳釘紋玻璃盤,遼代,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青龍山鎮陳國公主墓出土。盤圓唇,敞口,弧腹,圈足。器壁較厚,外飾一週29個錐形乳釘。陳國公主墓共出土7件玻璃器。據墓誌記載,墓主人于遼開泰七年(1018年)下葬,也意味著這批玻璃器不會晚于11世紀初。陳國公主墓出士成批西方玻璃器,並非孤立現象,屬於中國北方地區的遼寧朝陽市等地也曾有所發現,説明在唐代興盛一時的“絲綢之路”之後,繼之以中國北方通往中亞、西亞的交通路線卻依然保持著繁菜。

IMG_4211

鎏金高士圖銀盃,遼代,內蒙古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耶律羽之墓出土。杯作7面,口沿、圈足、器腹均以凸起的聯珠紋作邊框,口沿下外側鏨飾一週對鳥銜花紋,器腹7面鏨飾7個閒逸的高士,均頭戴花冠,身著寬袖長袍,有撫琴、看書、書寫、舉杯、閒坐等,形態各異。這種帶柄杯與粟特銀盃的器形非常接近,也是唐代金銀器中常見的器形。耶律羽之墓的這件銀盃特殊之處在於七棱杯體和柄缺失,有異於粟特常見的八棱杯體和完整的環柄。杯體七面體內各鏨一位高士,如果確為中國傳統的竹林七賢題材,那麼這種器形的局部改良是為了安排七位高士特意而為,是契丹工匠對粟特器形的創新産品。

IMG_4311

鎏金高翅銀冠,遼代,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青龍山鎮陳國公主墓出土。高翅冠是契丹貴族婦女專用的一種冠飾。該冠用鎏金薄銀片分別錘擊,並用細銀絲縫綴加固而成。冠正面和兩側立翅鏤孔並鏨刻火焰寶珠、鳳鳥和雲紋等。冠頂綴飾道教原始天尊像。陳國公主的伯父遼聖宗以及叔父耶律隆裕都是虔誠的道教信徒,此冠以道教人物為飾反映了道教在契丹皇族中傳播。

IMG_4185

金釦花口白瓷盤(左)銀釦花口白瓷盤(右),遼代,內蒙古赤峰市大營子遼駙馬贈衛國王墓出土。花瓣形口,淺腹,平底,圈足。圈足內刻“官”字款。遼駙馬贈衛國王墓出土了許多瓷器,白瓷中有帶“官”或“新官”款的,據研究為遼代官窯所燒造。

IMG_4320

瑪瑙骨朵,遼代,內蒙古通遼市科左後旗吐爾基山遼墓出土。骨朵為遼代帝王、官吏或衙役隨身攜帶的武器,因其用途和形狀的不同,有蒜頭棒、鐵瓜、朱蒜、瓜錘、錘撾等名稱。除用作常備武器外,骨朵還用作杖擊類刑具、鹵薄儀仗類器具及作為某種身份地位的標誌。此骨朵為玉質,當為契丹貴族遊獵出行時的儀仗用具。

IMG_4326

金銬銀鞓蹀躞帶,遼代,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青龍山鎮陳國公主墓出土。長帶和係垂的小帶用薄銀片製作帶扣、帶銙等帶具和帶飾為金質。方形帶銙上均有“古眼”,垂係11條小帶,其中有兩條小帶上還各係1件鏨花銀囊,內側相鄰的2條小帶下垂挂1件倒置葫蘆形獸面紋金帶飾。此條蹀躞帶是目前所見到的遼代最為完整的腰帶 雖為隨葬用的明器,但與實用腰帶完全相同。

遼宋夏金時期契丹、党項、女真及漢族政權的並立和更替過程中,遊牧民族在很大程度上開始接納農耕文化,引起了他們社會經濟形態、生産生活方式、政治制度、思想文化等方面的發展。遊牧民族的衝擊,也為中原王朝注入了新鮮血液。在對抗和融合中,為後來多民族統一國家的形成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元朝的大一統

IMG_4379

成吉思汗聖旨銀牌,蒙古汗國。此為成吉思汗時期的聖旨牌。銀質、圓角條形牌,一面刻“天賜成吉思皇帝聖旨疾”漢字,另一面為同意蒙文,上鏨虎頭飾。除國家博物館藏這件銀牌外,在內蒙古清水河縣發現一八思巴文銀聖旨牌,在索倫鎮發現一八思巴文金聖旨牌。此外,俄羅斯藏還有3枚,日本藏有2枚。

IMG_4382

青釉荷葉蓋罐,元代,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托克托縣出土。瓜棱形荷葉蓋罐的器形是元代新創的器型,符合元代蒙古族粗擴大氣的審美取向,其用途可能用來盛酒。為龍泉窯産品。

IMG_4412

十字紋銅牌,元代,內蒙古鄂爾鄉斯市準格爾族大路公社出土。銅質。整體以圓形為骨架,內飾十字形、直角形紋,外飾六片花瓣,對稱分佈,狀如顆粒飽滿的葵花花盤。背後有鈕。景教十字形徽章多發現于內蒙古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和鄂爾多斯地區,尤以鄂爾多斯地區 發現較多,是宋元時期這一地區蒙古部落景教流行的見證。徽章背後有鈕,可以係佩,亦可作為手章使用,故又名花押。徽章以十字為骨幹而變化出多種樣式,外緣多呈六角或八角形。

IMG_4427

花瓣形鋬耳金盃,元代,內蒙古烏蘭察布市興和縣五股泉出土。這種金盃應是一種酒器,流行于蒙元時期的草原地區,最突出的特徵是杯沿外接月牙形或多曲的耳,耳下連指環。

IMG_4385

雲鳳紋青花高足杯,元代,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右前旗土城子出土。這類青花高足杯出土較多,裝飾略有差別,一般認為是飲酒之用,名之為“馬上杯”。江西高安窖藏曾出土一件青花高足杯,杯心有詩曰:“人生百年常在醉,算來三萬六千場”。該器為景德鎮窯産品。

1206年,經過長期征戰,蒙古乞顏部落首領鐵木真統一蒙古高原,建立蒙古政權。隨後又南下攻滅夏、金政權,為元朝的建立奠定了基礎。1271年建立的元朝,使得中華一統的疆域空前廣闊,來自境內外的民族眾多。入元以後,統治者採行漢法、實行行省制度;尊孔重儒,開科取士;暢行驛路交通、鼓勵經濟貿易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推行,有效地促進了民族的融合與社會經濟的發展,為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注入了強勁的動力,長城也失去了其軍事防禦的意義。

明朝與蒙古的互動

八思巴文“永昌等處行樞密院斷事官府”銅印,明代,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黑城遺址出土。

八思巴文“永昌等處行樞密院斷事官府”銅印 ,明代,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黑城遺址出土。銅質,方形,印背左側刻“永昌等處行樞密院斷事官府印”,左側刻“天元元年二月日”和“中書禮部造”。印文四行:永昌等處行樞密院斷事官府印。刻天元元年(1379年)為北元皇帝脫古思帖木兒的年號。

IMG_4120

《九邊圖》屏,明代。屏風正面為絹本,粘貼于十二塊木板之上,畫面整體採用寫實的青綠重彩山水的畫法繪簡略地圖。東起遼東半島山海關,西至嘉峪關,其間邊陲要地稱“鎮”者共九個,分別為:遼東鎮、薊州鎮、宣府鎮、大同鎮、榆林鎮.寧夏鎮、甘肅鎮、太原鎮、固原鎮、故名“九邊圖”。圖中還詳細繪出九邊之內外的城鎮關堡、蒙古營帳,山川河流等地理內容,主要城鎮之間,標有距離裏數。在第十一幅上部有題款為“嘉靖甲午四月六日職方清吏司主事靈寶許論識”的墨書序文,它所事繪的原本是成書于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許論所著的《九邊圖論》,屏風背面粘貼紙本行書《後赤壁賦》全文,落款“隆慶三年春三月之吉,賜武進士第京管練勇參將,古燕養靜山人郭全仁書”,後鈐兩枚小方印。

1368年明軍攻佔大都,元朝統治者退回到蒙古草原,與明廷沿長城分立。為了保障北方邊境的安全,明朝修築東起山海關,西至嘉峪關的長城,並在沿線先後設置九個邊鎮,長城防禦體系達到可謂空前完備的程度。1480年後,達延汗統一蒙古各部,其孫俺答汗接受明朝的封貢,在長城邊關開啟了定期的明蒙互市貿易,為實現中原與北方各族民族之間的和平與交流交往奠定了基礎。

清朝的漠南蒙古

IMG_4083

蒙古族婦女服飾,清代。長袍不繫腰帶,外套對襟四開裾長坎肩,蒙語稱 “敖吉”;腳穿小底短靿,繡有吉祥圖案的尖頭布靴,蒙語稱“馬海”。

IMG_4437

鄂爾多斯右翼中旗扎薩克銀印,清代。清代在蒙古地區遍設盟旗,旗為清朝國家行政體制中蒙古地區的基本軍事、行政單位,旗之最高長官稱札薩克,選自效忠清廷且軍功卓著的蒙古黃金家族後裔,可世襲罔替。此印為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頒予成吉思汗第二十一世孫松喇布之印。

IMG_4465

蒙古象棋,清代。蒙古象棋,蒙古語稱“沙塔爾”,是一項具有悠久歷史的傳統棋類遊戲。蒙古象棋源於波斯,13世紀成吉思汗西征時引入蒙古地區。其走法、規則更接近西洋棋。蒙古象棋棋盤一般為黑白共64個方格,有時方格的顏色地會有所不同。該棋盤為藍白相的盒式棋盤,邊緣有紅、黃、藍、綠色相間的花辦紋。

IMG_4449

鑲銀鍍金龍紋蒙古刀,清代。刀身以優質鋼打制,刀柄鑲飾牛角,刀柄柄首及刀鞘鑲飾銀箍。係墜的火鐮上用鑲珊瑚、松石等的銀飾裝飾。蒙古刀是蒙古人傳統的裝飾物,也是不可或缺的實用具。

清朝建立後,推行蒙古諸部會盟、聯姻的政策,並在蒙古地區實行盟旗制。至清末年,清政府又一改早期的“蒙禁”政策,轉向“放墾”蒙地。山、陜、冀、豫等地民眾大量來到長城地帶從事農業生産,長城地帶的民風民俗、宗教信仰等發生了非常大的融合變異。加之中、蒙、俄之間以茶葉貿易為主的商道的開通與興旺,進一步促進了草原地區城鎮的興起與多元經濟文化的發展。這一切,都為長城地帶民族的融合與社會變革起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動作用。

編輯策劃、攝影:王江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