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用軍售給世界添亂:戰爭之王實至名歸!

美國用軍售給世界添亂:戰爭之王實至名歸!
最新報告顯示,2017年至2021年間,全球武器裝備交易量比前一個五年有所下降,但同期美國的武器裝備出口量卻大增14%,全球佔比從32%上升到39%。美國海外軍售呈現逆勢增長,背後隱藏的是美國軍工企業及一些政客利用戰爭賺得盆滿缽滿的事實。美國通過鼓動對抗衝突大發戰爭財,嚴重危害世界和平與穩定。

=auto

  21世紀以來,美國一直把持著全球頭號軍售交椅,甚至長期佔據壟斷地位。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近日發佈的全球軍售趨勢報告顯示,2017年至2021年間,全球武器裝備交易量比前一個五年有所下降,但同期美國的武器裝備出口量卻大增14%,全球佔比從32%上升到39%。

  “飛機是美國最主要的武器出口,佔其武器出口總額的62%,其次是導彈(17%)和裝甲車(10%)。”報告指出,美國有許多正在進行的大規模武器出口訂單,其中包括計劃向23個國家和地區交付總計600架F-35戰鬥機和278架其他新型戰鬥機。

  《華爾街日報》此前依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統計數據得出結論,目前世界前5大軍火商均在美國。其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軍工企業,2020年武器銷售和軍事服務銷售額達到582億美元,佔全球百強軍工企業軍售總額的11%。雷神技術公司、波音公司、諾思羅普·格魯曼公司和通用動力公司則分列第二到第五位。

  儘管美政府口口聲聲不斷強調要維護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美對外軍售的逆勢上揚卻充分説明這個所謂的“規則”就是“強權即公理”和“贏者通吃”,更充分説明美國才是國際安全和秩序的“破壞者”和“最大威脅”。

“拱火”是美國的生財之道

154JaW7-1

  東亞地區與大洋洲地區軍購大幅提升,是美國應對中國“戰略競爭”的所謂“一體化威懾”的直接結果。自從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徹底改變對華戰略認知,國防和軍事戰略也開始向“應對大國競爭”方向調整。拜登政府幾乎全盤繼承特朗普政府處理對華關係的策略,並變本加厲。美國在加強自身對華軍事應對的同時,也不斷挑動地區局勢、渲染“中國威脅”、煽動周邊國家和地區聯合製華。

  具體來看,在台灣問題上,美國雖然表面上聲稱不支援“台獨”,但卻不斷挑動兩岸敏感神經。美軍艦屢屢過航台灣海峽、派出像馬倫和蓬佩奧之類的前軍政高官赴臺活動、高頻次宣傳“兩岸軍力失衡”、美國內政壇不斷叫囂放棄“戰略模糊”並轉向明確“協防台灣”的“戰略清晰”政策等,都對兩岸關係形成衝擊。更為關鍵的是,美國持續不斷開展對臺軍售,美國向臺提供的武器越來越具有進攻性,企圖協助台當局打造所謂“非對稱戰力”,增強其“以武拒統”“以武謀獨”的能力。

     日前,美國與台當局正式簽署合約,準備向臺出售“野戰資訊通信系統”,價值2.4億美元。台灣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聲稱,接下來美方還會有軍售宣佈,臺軍方分析最可能的應是臺空軍最想要的AGM-158巡航導彈,該導彈能夠挂載在美售臺的F-16V戰鬥機上,具備遠端對地攻擊能力。若此項軍售達成,將徹底戳破“美不對臺出售攻擊性武器”的幌子,對台海形勢造成嚴重破壞。

  在南海問題上,美不斷渲染中國破壞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大欺小”,美軍不斷在南海實施所謂的“自由航行”製造事端和緊張氣氛。

  從美方在台海問題、南海問題的操作手法看,不僅是要給自己製造一個對手,更要通過炮製“中國威脅論”,拉盟友夥伴“入夥入群”。在美國鼓噪下,不僅美國內軍費預算持續增長並推出專門對華的“太平洋威懾倡議”,其盟友夥伴的軍費也呈增長勢頭,加大從美國採購武器力度。日本、澳大利亞表現“搶眼”,就是典型例子,也是美盟友夥伴中叫囂“協防台灣”的態度越來越明朗的兩個國家。

  就中東地區而言,2017年至2021年的頭幾年,美尚未從阿富汗撤軍,依然將中東地區作為經營的重點,除阿富汗、伊拉克等戰場亂局外,美在解決伊朗核問題的巴黎協議問題先退出又重返、未表現出任何誠意,敘利亞問題、葉門問題等在美干預下剪不斷、理還亂,中東局勢持續處於混亂狀態中,迫使各國競相整軍備戰。

  與此同時,美國不斷在烏克蘭問題上挑戰俄羅斯底線,並要求北約國家大幅提升國防支出,強化對俄羅斯軍事威懾。特別是在烏克蘭問題上,美國在2017年同意向烏方提供致命性武器。2018年4月,第一批包括210枚“標槍”反坦克導彈和37個發射器的軍援抵達烏克蘭首都基輔。在美國的不斷“拱火”之下,終於引爆俄烏衝突,對歐洲地區安全局勢乃至全球戰略格局帶來重大衝擊與不確定性。

只要能“簽單”,無所不用其極

src=http _imgcache.dealmoon.com_thumbimg.dealmoon.com_dealmoon_bd2_e17_119_465da16eef91fd0693d8b06.jpg_1280_1280_3_0d8b.jpg&refer=http _imgcache.dealmoon.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美國的海外軍售主要靠兩大渠道,一個是政府間銷售,另一個是由美國國務院授權的私人承包商直接進行商業銷售。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美國2021財年這兩大渠道的軍售總額高達1611億美元。

  美國國務院曾在去年底的一份文件中直言不諱地承認,武器轉讓和國防貿易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工具,並稱美國向盟國及夥伴,提供軍用裝備和國防用品直接商業銷售許可時,會考慮政治、軍事、經濟和最終用途等多種因素。

  為擴大軍火出口,美國曾以減少美日貿易逆差之名,督促日本政府多多進口美制武器;為了打壓他國軍售,美國拒絕為法國製造“陣風”的戰鬥機提供導彈配件,導致法國戰機出口額大受影響;為了和俄羅斯競爭,美國向歐洲8國推出援助,鼓勵其以美制裝備替換蘇制或俄制武器,但受援國軍購開支遠高於其補貼金額,名為“援助”,實為“牟利”。

  利益面前,沒有盟友。今年3月,法國宣佈已經和印尼達成了42架“陣風”戰機的採購協議,但是就在當天美國卻宣佈其已經批准向印尼出口36架“F-15ID”戰鬥機。為了“截胡”,美國還對印尼承諾,這些戰機當中的設備都非常先進。

  為了打造英美澳軍事同盟,美國一舉“搶走”法國與澳大利亞價值數百億美元的潛艇大單。法國高官曾痛斥這是“背後捅刀”,歐盟則不滿美方沒有事先溝通。

  除了“搶單”,美國對外軍售還經常坐地起價。報價不足6000萬美元的“MQ-9”無人機,美國轉手賣給台灣就是6億美元;美對臺軍售案結案時,又大開口向臺再索要15億新台幣“技術支援費用”。台灣民眾諷刺美國“榨汁機操作”,吃相難看。

8785

  在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不僅把海外軍售確立為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重要目標,還視之為推動創新、創造就業的重大機會,認為大力開展軍工業能夠服務於其“美國優先”的政策。

  “真正的軍備競賽並非發生在美國與其他國間,而是發生在各位美國總統之間”,此言並非無稽之談。為了擴大武器出口,特朗普退出《武器貿易條約》,多次放寬軍售限制,簡化出口流程,減少政府監管。僅其執政第一年,對外軍售額就增長超三成。

  事實上,特朗普不是第一位以積極推動武器出口為己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兩個任期內批准了總額高達2788億美元的對外軍售,規模超過二戰以來歷屆總統。

  拜登政府上臺時曾承諾限制軍售,宣稱為解決葉門危機,停止向沙特出售武器,然而時隔幾個月,他就狠狠“打臉”,批准了約6.5億美元的軍售訂單。此外,拜登政府至今還未表現出任何重新簽署《武器貿易條約》的信號,也沒有改變任何特朗普政府的軍售政策。

戰爭販子舍“美”其誰?

58787878

  美國大肆對外出售武器,最為得利的就是美國的軍火商,當然以軍火商為班底構造的具有美國政治特色的軍工複合體也在收割著鉅額利益。

  美國軍工複合體,是由軍事部門、軍工企業、部分國會議員和國防科研機構與政府智庫組成的龐大利益集團。美國軍隊要先進的武器裝備和更高的待遇,軍工企業要更多的訂單,科研機構與政府智庫要更多的科研經費,一些國會議員想讓他選區內的軍事基地和軍工企業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而獲得更多選票,正是這些相互關聯的利益需求,把軍工複合體的各部分聯繫在了一起。

     美國軍工複合體的構成,決定了它是一個靠發戰爭財,靠發軍備競賽財的特殊利益集團。早在1961年,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就在著名的“告別演説”中,告誡美國民眾要警惕“軍工複合體”這頭“怪獸”對美國民主體制的危害。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軍工複合體不僅沒有被遏制住,反而一直在背後操縱著美國的政治、外交和軍事政策。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五角大樓、K街(華盛頓遊説公司聚集地)、軍工企業以及整個國會大廈內,都在悄悄地開香檳慶祝。”這段生動文字出自前國防部官員富蘭克林·斯平尼的部落格文章,他本人曾在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工作26年之久,深諳美軍工複合體的種種“套路”。他表示,美國軍工複合體借這次俄烏衝突渲染對俄羅斯的恐懼,意圖為新一輪軍備支出創造契機,也將從俄烏衝突及其他地區衝突中長期牟利。

  軍工複合體甚至左右歷屆美政府重要位置的人選。一些知名美國政治人物都曾在大型軍火公司任職,可以説是軍工複合體的重要代言人。現在五角大樓內的重量級官員也有很多具有在軍火公司或受軍火公司資助的政府智庫任職的經歷,美國政治中特有的“旋轉門”機制把政客、軍人、軍火商和學者牢牢捆綁在一起。

唯恐天下不亂,坐收漁利

  美國打著“維護和平”的名號出售武器,背地裏卻巴不得戰爭發生,頻繁在世界各地釋放恐怖和敵視,為軍火商鋪平通向美元的大道。從阿富汗戰爭到敘利亞危機,從巴以衝突到俄烏之爭,一場場戰爭背後不無美國的身影,美國軍火商和政客賺得盆滿缽滿,而在戰爭發生地,恐懼、流離失所、死亡卻在不斷上演。

  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報告指出,在過去10年中,美國向全球28個軍事衝突活躍的國家和地區出售了價值160億美元的重型武器。誰是“戰爭之王”?答案不言而喻。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佈的數據時限為2017年至2021年,並未顯現當下和未來的趨勢。可以預計的是,未來美向全球輸送武器的所佔比例將更大。

  在俄烏衝突衝擊下,歐洲安全環境將長期處於動蕩之中,歐洲國家普遍提升國防支出。像德國,過去幾十年中,擴充軍備在德國一直是一個被詬病的負面詞彙。誰提出擴充軍備的主張,誰就會被扣上戰爭販子的帽子。但俄烏衝突給德國內政外交帶來轉折性的變化。除了決定向烏克蘭提供武器裝備外,德國還決定投資1000億歐元,對聯邦國防軍進行現代化改造。其他歐洲國家也是如此,這無疑對美國向歐洲國家大肆出售武器裝備打開方便之門。

  不僅歐洲地區,亞太地區也註定不會平靜。拜登政府確立了以“戰略競爭”為主基調的對華策略,美對華實施軍事封堵、軍事威懾不會停歇,將繼續在台海、南海問題上製造事端。美方的唆使,很有可能催生亞太地區軍備競賽。在美國挑動下,全球安全格局將越來越難以保持穩定,武器將源源不斷地從美流出,金錢將源源不斷向美流入。

  毫不誇張地説,世界上哪有戰爭,哪就有美國的身影。即使美國沒有直接參戰,戰場上也不難找到美國的武器和裝備。一家得利眾人皆損,這就是美國製造危機帶來的惡果。


     來源:中新網、海外網、環球網、央視新聞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