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從武漢封城到對戰奧密克戎 抗疫兩年“五連問”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大陸新聞 > 時事要聞      2022-03-22 08:57:09

再逢抗疫關鍵期。兩年來,我國不斷提升分區分級差異化精準防控水準,快速有效處置局部地區聚集性疫情。基於循證醫學、科學研究進行的抗疫部署,將推動我們更接近人民預期的目標。

3萬名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的出現僅用了18天!3月以來,吉林、廣東、福建等多地不斷報告新病例,我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人數每天新增均數以千計。

猛增的數字背後,是各地疫情防控工作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直言:“(現在是)抗疫兩年以來最困難的時期。”

兩年多來,我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再次拉響警報。依然是“動態清零”的總方針,但與不時閃回人們記憶中的武漢封城相比,我們今天面臨的抗疫困局和兩年前一樣嗎?

感染者“禁足時間”越來越短,新方案怎麼做到?

3月15日,一份被認為是迄今為止最科學的方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發佈。按照該方案,一名感染者如果救治順利,將可以在7—10天左右返回家中,而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案,至少需要一個月。

“(之前)上海(確診病例)的平均住院天數是15天,出院後還要到隔離點隔離14天。”張文宏此前在發佈會上解釋。新方案調低了核酸達標要求,意味著縮短了住院時間,同時規定出院後無需再到隔離點,可以直接回家隔離。總體算來,大大縮短了感染者的“禁足時間”,令人拍手叫好。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作為總的抗疫指南,在抗疫佈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兩年來診療方案的持續更新,已經從第一版修訂至第九版。細數其中的變化,將不難發現科研、臨床、疾控等領域對於新冠肺炎認知深度的變化。

例如,科技日報記者查詢資料發現,直到第五版診療方案發佈後,對於新冠肺炎患者的分型才有了“輕型”這一類。症狀不明顯、肺部沒有炎症、但仍具有傳染性——這是對輕型的界定。國家醫療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首席專家李興旺解釋,增加輕型患者的分類,一方面是為了把這部分病人進行隔離治療,以更好地控制傳染源,另一方面做到了對病人基本特徵更加詳細的描述。

正是基於兩年前對病例分型的調整,新方案才提出輕型病例實行集中隔離管理。如今,絕大部分的輕症人群無需再住院,不僅大大節約了醫療資源,也表明我國對於輕型病例的救治、症狀的控制有了相當的把握。

張文宏解讀,診療方案的科學性,讓每個人對未來的抗疫更有信心了。“最早的診療方案制定時,我們對新冠病毒一無所知,是憑藉我們在醫學上的經驗邊救治邊制定的。從第一版到第九版,我們獲得的科學證據越來越多,新冠病毒肺炎的診療方案最終會成為一套基於科學制定的最合理的方案。”

“捅到自己秒飆淚”,在家自測抗原真能管用?

“真的可以試點多發放自測盒,自測陽性的人會自覺地減少走動,避免交叉感染,還能省去很多流調和抽檢的工作量……”一位來自深圳的醫務人員對新的抗原自測盒滿是期待,作為仍在連續奮戰著的普通一兵,他希望新手段能帶來巨大工作量的提前分流,能讓他和累癱在操作臺前的戰友歇口氣。

截至3月20日,根據國家藥監局公佈的數據,國家藥監局已批准17個新冠病毒抗原檢測試劑産品。在上海,抗原自測已火速到位,“捅到自己秒飆淚”“比醫院還下得去手”的自測體驗成為最新的熱門話題。

抗原檢測是檢測病毒包膜上的蛋白,核酸檢測是檢測病毒中的RNA。抗原檢測無需高端設備,快速、簡單,像驗孕棒一樣在家就能測。缺點是判別陰性準,可能漏診陽性。

有了抗原檢測,居家隔離的每個人都能夠成為新冠肺炎疫情發現的“前哨”。這在兩年前是難以想像的。如今我們能用上抗原檢測産品,源於兩年前的科研佈局。早在疫情初期,國家應急攻關項目便支援了多家企業進行抗原檢測試劑的研發。抗原檢測在20分鐘內就可以肉眼觀察到結果,這一短平快的優勢成為對戰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有益補充。

而在兩年前,用什麼手段判定是否感染、哪些指標能確定感染也曾懸而未決。彼時,由於核酸檢測能力受限,“肺炎影像學特徵”等手段也被提出用於新冠肺炎患者的確診。

隨著我國核酸檢測能力有組織、成建制地大幅提升,核酸檢測成本大幅度下降,核酸檢測成為篩查、確診的有效手段。

從鼓勵只要有條件的醫療機構都要開展核酸檢測,到目前全國一共有12400家機構開展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服務,我國只用了兩年多一點的時間。

“我國在核酸檢測方面是全球領先的。” 在3月15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佈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局長焦雅輝用數字説話:全國總體核酸檢測能力單管已達到4609萬管/天,在此基礎上,我國逐一突破了“5混1”“10混1”“20混1”的混檢技術,這意味著混檢能力已達到4609萬管/天的20倍。

不止如此,包括氣膜、方艙、移動檢測車在內的移動檢測力量得到全面加強,它們在區域的聚集性疫情暴發時發揮了“增援部隊”的作用,能快速補充急劇增加的核酸檢測需求,為貫徹“動態清零”的總方針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和病毒賽跑,我國核酸檢測能力從落後到領先。

而今,抗原檢測召之即來、來之能戰。至此,包括抗原檢測、核酸檢測、抗體檢測在內的多樣化檢測手段共同組成了響應速度更快的階梯式檢測體系,高效尋找隱匿性更強的奧密克戎變異株。

5200萬中國老人缺失新冠免疫力,短板怎麼補?

“奧密克戎變異株的流行給老年人帶來了更大的危害,不打疫苗老人的死亡數、重症數在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超過了歷史最高水準。”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説。

“據現有統計,重症患者當中有65%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而分型為重型的老年人當中,65%沒有接種疫苗。”焦雅輝説。

“我國老年人群的新冠疫苗接種比例較低。部分省市80歲以上老年人群接種率不足30%,70歲以上老年人群接種率不足50%。” 國家衛生健康委科技發展中心主任鄭忠偉説。

迎戰奧密克戎變異株,這些與新冠肺炎疫情對戰了兩年多的抗疫專家不怕別的,就怕5200萬中國老人仍舊缺失新冠免疫力。

在兩年前的第七版診療方案中,“易感人群”一欄描述為:人群普遍易感。而今,這一欄增加了:感染後或接種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後可獲得一定的免疫力。

短短一句話,囊括了一個全人群免疫屏障建立的巨大工程。

兩年前,新冠病毒疫苗尚在研製和臨床試驗階段,新冠病毒疫苗能不能研製成功、有效性、安全性怎麼樣……這些問題統統沒有答案。而如今我國接種新冠疫苗已達32億劑次,還向12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超21億劑新冠疫苗。

中國新冠疫苗一路走來,遭受過不少質疑。但我國疫苗團隊憑藉科學嚴謹的研發規範、完善詳實的臨床試驗數據、在多個國家的優秀表現,最終證明了自己。2020年12月15日我國正式啟動重點人群的疫苗接種工作,2020年12月30日,我國首個新冠疫苗上市,全民免費接種。

面對病毒的頻繁變異,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專家組成員邵一鳴指出:“一旦研究顯示需要更新疫苗,我國企業有能力及時提供。”

底氣和實力,支撐起針對新冠病毒及其各種變異株的全民免疫屏障,疫苗的大規模接種無形地改變了我們與新冠病毒抗衡的局勢。

“人群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國家衛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將其作為在新冠大流行中“中國具有一定的抵抗疫情傳播能力”的首要因素。

但仍有5200萬名中國老人還未接種新冠疫苗,中國的全人群免疫屏障裏,如果缺失老年人這塊至關重要的“門栓”,將很難迎來抗疫的最終勝利。

我國自主研發的新冠特效藥,現在都啥情況?

“以前沒有效果的或者效果不確定的藥物全部被刪除,頂上來的是我國自主研發的抗體藥和另一款小分子藥物。” 張文宏在解讀第九版診療方案時,對藥物的變化直言不諱。

一度,對付這種全新的病毒,無藥可用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

“大疫出良藥”,中藥憑藉典籍的厚重積澱、成藥的便捷和可及,率先形成了三藥、三方。2021年3月2日,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中藥三方清肺排毒顆粒、化濕敗毒顆粒、宣肺敗毒顆粒獲批上市。

“這三張方子都是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臨床上確有療效。”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説,中醫對經典名方進行優化、組合,同時加入實驗有效的中藥組分,研發出對症的中藥新藥,這也是一條快速篩選、評價研發新藥的途徑。

在化學藥和生物藥的摸索中,中國新冠藥物創制研發團隊憑藉多年的技術積累主動“揭榜”。2021年12月8日,我國首款抗新冠病毒藥物——新冠單克隆中和抗體安巴韋單抗和羅米司韋單抗聯合療法獲批上市。2021年12月30日,我國科研院所與企業聯合研發的新冠口服藥VV116在烏茲別克獲批使用。

更多的藥物研發團隊在快馬加鞭地研發。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2月底,我國已有50多個新冠藥物獲批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包括阿茲夫定在內的3個小分子藥物已進入三期臨床試驗階段,被業界寄予厚望。

不少企業開啟了研發、生産“雙推進”的模式。例如,歌禮藥業在3月15日宣佈,其研發的與已經獲批上市的輝瑞小分子藥物原理相似的ASC10已經優化了生産工藝,降本提效的同時,考慮了更環保的合成方法。

“按照常規的新藥研發進程,我們不會這麼早關注生産成本和産能。”歌禮藥業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形勢敦促新藥研發刻不容緩,也期待相關部門在加快審批方面採取實質性措施。

回應業界的期待,2月22日,《藥審中心加快創新藥上市申請審評工作程式(試行)》對外徵求意見,程式中對溝通交流的重視,成為最大的亮點。

新冠肺炎疫情讓新藥研發的整個鏈條以高效、穩健的節奏加速運轉。相信用不了太久,價廉物美、能防能治的特效藥將成為抗擊疫情的利器。

奧密克戎變異株或從艾滋病患者體內進化而來,下一個變異株呢?

儘管我們已經在上面提到的診療方案、檢測體系、免疫屏障、有效用藥方面取得了足以把控“戰局”的進展,但在傳染病防控的語言體系中,從來沒有“萬無一失”。

兩年多了,它不再是那個它。從原型株到阿爾法、貝塔、德爾塔、奧密克戎……新冠病毒的3萬多個鹼基中總會不時地冒出些“善變的怪咖”。D614G、N501Y……這些囚徒編號般的序號指示著病毒基因組鹼基序列的排隊位置。

從疫情初期的序列讀取,到如今病毒學專家已經可以逐個解讀關鍵的位點,並將其與感染性、入侵模式等關聯,人類對於新冠病毒進行了拆解式的摸底。

我們對於新冠病毒的認知速度快於對於其他病原體的認知速度。但病毒的變異速度也毫不遜色。2020年5月在南非發現貝塔變異株、9月在英國發現阿爾法變異株、10月在印度發現德爾塔變異株、11月在巴西發現伽馬變異株……

變異株帶來感染數據的“尖峰”隨後趨於平緩,在驚訝和接納之後,人們又開始適應新冠病毒的變異,認為病毒變異似乎也逃不出“五指山”。

直到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突然出現。它沒按常理出牌,在關鍵蛋白上一下子出現了30多個突變氨基酸(以往都是個位數)。

“奧密克戎變異株的來源目前仍未知,但確定不是當前的其他主流變異株演化而來。”香港大學醫學院教授金冬雁認為,關於來源的若干推測中,奧密克戎變異株是從免疫缺陷者(如艾滋病患者)體內進化而來的較為可信。一份發表在《細胞》的研究表明,免疫缺損的患者體內會匯聚各種突變株,而這些變異株會無法清除長時間留在體內,在時間空間上發生交匯,進而引發大量突變同共存的變異。

奧密克戎變異株會不會是新冠病毒的最後一個大突變,尚未可知。針對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疫苗火速研製出來,能預防多種變異株的多價疫苗也準備就緒。但人們應時刻警惕:只要全球大流行存在,病毒就有突破現有免疫屏障的機會,沒有誰能獨善其身。

回首兩年多前,人們突遇新冠疫情、心懷不安,萬千醫務人員白衣執甲、逆行出征,雷神山、火神山坐鎮化解,方艙醫院扭轉被動局面……中國順利度過突發疫情應急圍堵階段。

兩年來,我國堅持“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不斷提升分區分級差異化精準防控水準,快速有效處置局部地區聚集性疫情。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風、少聚整合為每個人的“下意識”,疫苗的保護、治療能力的提升、充足的醫療資源冗余度讓未來的抗疫工作有了從容應對的底氣。

兩年後,再逢抗疫關鍵期,如何化解困局?“智慧抗疫。”張文宏用一個詞概括,他説:“基於循證醫學、基於科學研究進行的抗疫部署,將推動我們更接近人民預期的目標。”(張佳星)

來源: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侯哲
熱門評論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