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俄烏衝突為什麼會有“菲律賓不應重蹈烏克蘭的覆轍”的呼聲?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2-03-23 11:25:19

微信圖片_20201015170240


  作者 董拔萃

  近一個月來發生的俄烏衝突,對世界和平穩定及經濟發展都會造成重大衝擊和影響。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尚在繼續,烏克蘭危機的不確定因素也在增加並變得更加複雜。世界動蕩,人心惶惶。特別是在新冠疫情仍在蔓延,甚至不排除會有更糟糕的情況發生。戰火燃燒,病毒肆虐,在嚴重天災人禍面前,人們更深切體會和平穩定的環境是多麼重要,和平發展的機遇是多麼寶貴。

  戰爭帶來的必定是死亡的威脅,傷殘的折磨,貧困的煎熬。相信在地球上生息繁衍的75億多人,有99%以上的人都祈望世界和平穩定。國與國和平相處,人與人和諧共生。不願意生活在因戰爭而經濟蕭條,社會動蕩,生活艱困,流離失所的悽慘環境中。

  但是,現實卻十分殘酷。世界並不太平也不安寧。就有那麼極少數人,唯恐天下不亂。他們以謀求霸權和 金錢為最高準則,四處煽風點火,或挑撥地區的鄰國紛爭,或挑動他國內戰。為權位利益的邪惡政客,嗜血成性的軍火集團,貪婪無度的資本寡頭,他們依仗超級大國的實力,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的幌子,揮舞制裁大棒橫行霸道,嚴重地危害世界和平穩定,無情地剝奪他人的基本人權。

  烏克蘭危機的發生以和所造成的嚴重災難,究其根底,美國是始作俑者。其違背北約不東擴的承諾,五輪東擴把一個大國逼入安全無以保障的絕境。美國為其軍火商、資本集團的利益,運用輿論政勢,煽風點火,鼓動衝突。俄烏戰爭,歐洲動蕩,美國既“師出有名”地對俄羅斯發動經濟戰、金融戰,實施全面制裁,也進一步控制住北約和歐盟。俄烏以及歐盟資金流入美國,可紓解其國內面臨的種種危機,又可大發戰爭財,進行新一輪的利益收割。據報道,曾任職于美國防部的前官員富蘭克林·斯平尼3月15日在日內瓦接受新華社記者遠端視頻專訪時即表示,美國軍工複合體(美軍事部門、軍事工業、國會及國防科研機構組成的龐大利益集團)應對俄烏衝突的爆發負責。同時認為,美國軍工複合體將從這場衝突中長期受益。自俄烏衝突爆發認後,美國主要的軍工企業股價均在上升。難怪美軍工複合體為將直接獲取巨大利益,賺個盆滿缽滿而“都在開香檳”。一邊是戰爭販子的狂歡,一邊是烏克蘭平民特別是老弱婦幼淪為難民的哭泣。

  烏克蘭危機所造成的慘痛局面,是世界上一切熱愛和平的國家和人民不願意看到的。基輔當局讓美國當槍使,這是烏克蘭的不幸,也是歐洲大陸的不幸。從白宮發言人普斯基“我們不考慮採取會導致與俄羅斯爆發直接衝突的措施”即可看出,美國要的是其霸權國家的完全利益,長臂指揮的代理人戰爭,做到儘量沒有美軍人員傷亡,而他人即使國家成為焦土廢墟,傷亡數以萬計,都不在其考慮之中。甚至還可作為捍衛“民主自由人權”,變本加厲地販賣武器,進行霸權擴張的籌碼。當今世界,美國已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霸權主義者的野心無限膨脹,況且,以軍工複合體、資本集團的其利益所發動的現代戰爭,利用高科技軍事打擊手段和“代理人戰爭”,已是其進行著的戰爭模式。這一模式,從“喀布爾時刻”及“烏克蘭危機”中已充分顯現。筆者認為,美國選擇“代理人戰爭”,一方面可極大程度地減弱該國內民眾的反戰呼聲,另一方面,外援的武器裝備也不會是“免費的午餐”,為其賣命的“代理人”所消耗的武器彈藥,今後也必定會在其他方面付出同等價甚至更高昂的代價。

  需要警惕的是,資本集團的貪婪欲壑難填,軍火商的生意總是要做的。他們永遠不會滿足於每一輪的利益收割。倘若戰事向其有利的方向發展,亦即對俄制裁使俄國力呈現斷崖式的削弱、失去國際競爭力及影響力的目的,又能把北約和歐盟控制得更緊,完全成為順從跟班,長臂管轄得心應手,那麼,必會食髄知味,在諸如南海、台海或其他地區如法炮製,製造另一場衝突,繼續點燃戰火,發另一筆“戰爭財”並進行霸權擴張。

  人們擔心今日發生在歐洲大陸的悲劇,日後會否發生在亞洲地區。菲律賓就有媒體發出“烏克蘭被搞亂之後,菲律賓會是下一個”的擔憂。在上月底的一場由菲華媒體人主持,菲多位政府前官員、前外交官和學者參加的“麵包論壇”,與會者大聲疾呼“菲律賓不能淪為亞洲板塊烏克蘭”。同時指出,美國在菲律賓等亞洲國家有大量的軍事存在,被認為是在包圍中國,這樣對菲不利。菲不應與任何一個超級大國結成軍事同盟,“等距離外交”是最佳選擇。菲政府應遵循憲法精神,進一步鞏固獨立外交政策,東盟應加強自身團結,不接納外部強權的軍事存在。

  筆者認為,中菲友好關係源遠流長,兩國是一衣帶水的友好鄰邦,又同為發展中國家。通過多年的努力,特別是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菲律賓“大建特建”計劃的對接聯通和友好合作,取得了重大成果,形成經濟繁榮發展的良好局面以及強勁的趨勢。這些獲益於和平發展的成果得之不易。同時亞洲也已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引擎,這是非常難得的歷史機遇。一個和平穩定的環境需要共同維護,和平發展的機遇亟需牢牢把握。再者,在新冠疫情期間,中菲兩國政府和人民互相支援,攜手抗疫,共渡難關,取得了十分寶貴的抗疫成就,成為合作抗疫的典範,得到兩國人民的共同肯定。經歷抗疫鬥爭,看到俄烏衝突,人們更加體會到和平穩定和發展機遇的寶貴。誠如在“論壇”中菲律賓金磚國家戰略研究員赫爾曼·勞雷爾以及前參議員、前外交官們呼呼並警示的,“菲律賓不應重蹈烏克蘭的覆轍”。

  在俄烏衝突的一個月來,美國提供烏克蘭的是大量的軍火,希望俄烏衝突越激烈,時間越長越好。為的是販賣更多武器裝備,火中取栗,擢取更多利益。火上澆油所造成的必定更加慘重的傷亡,而最大受害者也必然是烏克蘭的平民百姓。中國為烏克蘭提供的是包括食品、藥品、睡袋和嬰兒奶粉的人道主義救援物資。希望各方一起推動當事方對話 ,儘快停火,避免貧民傷亡尤其要防止人道主義危機。同時摒棄冷戰思維,不搞集團對抗,形成平衡、有效、可持續的地區安全架構,實現歐洲大陸的長治久安。

  對於烏克蘭危機,中國政府根據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本著客觀公正的態度,勸和促談,維護和平,反對戰爭,始終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力量。和平穩定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追求,也是必須團結起來共同維護的。戰爭的災難對任何國家的老百姓都是不能承受之重,烏克蘭衝突的悲劇應該儘快落幕,更不能在亞洲或其他地區重演。

  日前,在塞爾維亞的歐羅巴聯賽16強的第二回合,有球迷在賽場高舉6條橫幅,其中第5幅按年份一一列出美國和北約組織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直接或間接參與入侵的國家:朝鮮1950年,瓜地馬拉1954年,印尼1958年,古巴1961年,越南1961年,剛果1964年,寮國1964年,巴西1964年,多明尼加1965年,希臘1976年,阿根廷1976年,尼加拉瓜1981年,格瑞那達1984年,菲律賓1989年,巴拿馬1989年,伊拉克1991年,2003年,塞族共和國1995年,蘇丹1998年,南聯盟1999年,阿富汗2001年,葉門2002年,索馬利亞2006年,敘利亞2011年;第六條橫幅是“我們想説的,給和平一個機會!”所以,俄烏衝突為什麼會有“菲律賓不應重蹈烏克蘭的覆轍”的呼聲。

  必須指出的是,上述所列,只是自二戰結束以來,美國發動侵略戰爭和對外干涉的一小部分,實際遠不止這些。隨著時代變遷和科技發展,現代戰爭的形態已在改變,美國採取的是減少甚至全然不直接參與的戰爭。對諸如在烏克蘭危機中只提供武器及情報的代理人戰爭。今後無論發生在任何地區的任何國家,一經同樣地被點燃戰火,該國的損失將會更加嚴重,所造成的傷亡將會更加慘重。眼前悚目驚心的烏克蘭危機,不能不居安思危,防患未然。不要讓超級大國當槍使,避免亞洲版的烏克蘭危機發生,是維護和平,遠離戰爭的明智選擇。希望亞洲地區各國人民擦亮眼睛,看清誰是戰爭販子,誰是和平捍衛者,為維護和平,反對戰爭做出應有的努力,以確保包括菲律賓在內的亞洲任何國家不會蹈入烏克蘭的覆轍。(作者為菲律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