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西遊》如何寫如來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國學經典      2022-03-29 10:56:44

  清嘉慶十五年,悟元道人劉一明完成了《西遊原旨》,他認為作品是在弘揚儒、釋、道三家教義,“闡三教一家之理,傳性命雙修之道”。此見解曾影響甚廣,遭魯迅、胡適批判後一度銷聲匿跡,到本世紀初又有人重拾舊説,提出《西遊記》創作是“歸旨于佛的情愫與心懷”,是“用宗教思想尤其是佛學思想改良社會改良人生的教科書”。其實魯迅早就説過,這部小説“實出於遊戲”,作者“尤未學佛”。若細觀作品中具體描寫,還可發現作者對佛教領袖常有輕慢之語。

  鎮壓大鬧天宮的孫悟空是如來在書中第一次出場,兩人先是激烈爭辯,悟空“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名言就在此時説出。後來如來提出賭賽,只要悟空能跳出他的手掌便算贏。悟空一路筋斗翻出去,看到五根肉紅柱子,以為已到盡頭路,就變出筆墨在中間柱子上題寫:“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如來翻掌一撲,將悟空壓在五行山下。如來可謂是完勝,但作者一個細節卻敗壞了他勝利的興致:悟空“在第一根柱子根下撒了一泡猴尿”。如來光環繞身卻夾雜著猴尿臊氣,實是大煞風景,作者若是崇拜佛祖的虔誠信徒,會讓如來沾上猴尿臊氣嗎?如來回至雷音寶剎,告訴環繞身邊的弟子,天上諸神對悟空“俱莫能降伏”,就連太上老君“亦莫能傷損”,唯有他才能恢復天宮秩序。他還告訴眾人,玉帝“立安天大會謝我”,而且是“請我坐了首席”。如來有著大智慧、大法力,而作者寫上那些話語,卻使人窺見他的虛榮心。

  第五十五回裏,作者對佛祖再次不恭敬。悟空與八戒為救唐僧,先後被蝎子精扎得疼痛難禁。趕來的觀音對蝎子精也奈何不得,她告訴悟空,就連佛祖如來也吃過大虧:

  他前者在雷音寺聽佛談經,如來見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轉過鉤子,把如來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來也疼難禁,即著金剛拿他,他卻在這裡。

  事件經過作者説得含含糊糊,全憑讀者體會。書中妖精可謂多矣,而上雷音寺聆聽佛祖教誨的恐怕只有蝎子精。唐僧的前生金蟬子曾在聽講時睡著了,似乎如來的講課並不生動。但蝎子精仍然進了雷音寺,她積極要求上進,尋覓正果之途。氤氳裊繞之中出現了別開生面的場景,一位“美若西施還裊娜”的女子廁身那一大批羅漢、比丘僧與優婆塞中,故事也由此發生:“如來見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不合”意為不應當,儒家説“男女授受不親”,佛家説“色即是空”,你佛祖去推那女子幹嘛?該描述還給讀者留下想像空間:如來是距離多遠“推”的?又“推”在哪?蝎子精的反應表明她感到遭受了不可容忍的非禮,便立即“轉過鉤子,把如來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猶如今日女子路遭突襲,立即向侵犯者噴發防狼噴劑一般。靈山待不住了,逃走的蝎子精不再是善男信女,她仍去做妖精,琵琶洞裏那盤“人肉餡的葷饃饃”便是證明。

  觀音的講述是在擴散不該傳播的消息,儘管介紹扼要含糊,負面印象卻已造成。刪去那五十余字對降服蝎子精的故事並沒有影響,作者卻偏是寫上,對佛祖的輕慢也隱約其間。這類手法在作品中還常遇見,如第十四回中那句“法身佛,沒模樣,一顆圓光涵萬象”,貌似讚頌如來,但調侃意味十足。對於佛門眾人似也不恭敬,描寫黃風怪與悟空交戰吹起怪風時,作者筆觸竟蕩到靈山出洋相:“五百羅漢鬧喧天,八大金剛齊嚷亂。”

  取經故事結束時,作者對如來的描述又別有意味。唐僧師徒千辛萬苦總算到了西天,可是領取經卷時,阿儺、伽葉索取不到“人事”,就給了些無字經卷。唐僧師徒向如來投訴,如來卻為阿儺、伽葉辯解,還以給舍衛國趙長者家誦經“只討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黃金回來”為例,説明“經不可輕傳,亦不可以空取”。到西天取到經本來是功德圓滿、皆大歡喜,作者卻偏要插入這段描寫。阿儺、伽葉索取“人事”是引子,如來辯解是關鍵。三斗三升米粒黃金可不是小數,如來卻認為“忒賣賤了”,經作者這番描述,佛法弘揚竟成了市井買賣。

  作者對觀音菩薩也常不甚恭敬。熊精偷去袈裟是悟空保唐僧西行時首次遇妖,事情起因是觀音禪院院主起了貪心,他還想燒死唐僧。事情出在觀音的禪院,悟空認定“這樁事都是觀音菩薩沒理”,於是便奔向南海討説法。悟空降服金角大王與銀角大王后,太上老君告訴他,那是他的燒火童子,觀音“問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師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悟空聞言火從心起,他拼著性命打殺才救出唐僧,原來這竟是觀音安排的測試,於是破口罵道:“這菩薩也老大憊懶!”因不解恨便又加上一句:“該他一世無夫!”唐僧師徒四人會齊後,觀音也立即安排了測試,她邀上普賢、文殊與黎山老母,化身“妖嬈傾國色,窈窕動人心”的美女,看唐僧師徒是否動心。作者竟讓觀音施展美人計,還親自下場誘惑,這與她的身份以及世人的敬仰太不相符了。多次測試讓悟空明白,保唐僧西行並非什麼神聖事業,這只是“取經的勾當”。

  不過,普陀山荷花池裏的金魚在通天河作怪卻不是觀音的設計。金魚怪當日在普陀山“每日浮頭聽經”,煞是虔誠,可一入塵世,就每年要吃一對童男童女。觀音用魚籃收回了金魚,但對它吃人惡行卻未作任何懲戒。陳家莊百姓見觀音現身,“一莊老幼男女,都向河邊,也不顧泥水,都跪在裏面,磕頭禮拜”,他們感恩觀音除害,卻不知那妖怪卻是觀音自家養的金魚。

  《西遊記》刊行後不久,鄧志謨的《咒棗記》出版,其中王惡吃童男童女故事全然抄襲《西遊記》。書中收服王惡的薩真人也沒殺他,不過前提是發下毒誓:“我今日改邪歸正,若不終始一心,轟雷亂劈,永劫墮于陰山之獄。”有了這番悔過之語,多少算是有了個交代,可是《西遊記》中,面對跪在泥水中的百姓,觀音沒有懲戒金魚的許諾,金魚也無任何悔過表示,作者只用“當時菩薩就歸南海”一句話帶過了。作品中這樣的情景不止一次地出現,文殊的坐騎青獅、普賢的坐騎白象以及與如來有親的大鵬將獅駝國臣民全吃完了,悟空進入獅駝洞,看到的是“骷髏若嶺,骸骨如林。人頭髮躧成氈片,人皮肉爛作泥塵”,“將活人拿了剮肉”,“把人肉鮮煮鮮烹”。饒是如此,那妖怪與雷音寺仍保持著聯繫,用太白金星的話來説,是“一封書到靈山,五百阿羅都來迎接”。吃人無數,罪不可恕,可是文殊、普賢只是罵了聲“孽畜”而已,青獅與白象“泯耳皈依”,於是便什麼事都沒了。

  道家中人行徑亦是如此。南極壽星的坐騎白鹿跑到比丘國做了國丈,慫恿國王“單用著一千一百一十一個小兒的心肝,煎湯服藥”,以圖“千年不老”。喪心病狂之舉越出了人們的想像,人們甚至還會懷疑:這“甚能延壽”的方法,莫非是南極壽星的秘方?鬥不過悟空的白鹿眼見性命不保,南極壽星趕來救它,懲戒只是摸著它的頭罵聲“好孽畜啊!”並又告訴它:“若不是我來,孫大聖定打死你了。”又如奎木狼,下凡後也幹起妖精勾當,書中曾寫他在寶象國宮中,“伸開簸箕大手,把一個彈琵琶的女子,抓將過來,扢咋的把頭咬了一口”。奎木狼被抓回天界後,玉帝只追究他“私走一方”的錯誤,懲罰也只是“貶他去兜率宮與太上老君燒火,帶俸差操”,原來的工資還照發,不久悟空與犀牛怪爭鬥時,奎木狼已經官復原職了。

  作者對道家領袖的描寫也毫不客氣,元始天尊、靈寶道君與太上老君是教中地位最高的“三清”,但在車遲國,悟空卻吩咐八戒將他們的坐像扔進茅坑,“做個受臭氣的天尊”。如果作者尊崇道教,斷不會設計出如此褻瀆其領袖的情節。

  魯迅論及《西遊記》藝術特色時曾雲:“復善諧劇”是“作者稟性”,“雖述變幻恍忽之事,亦每雜解頤之言,使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其間作者“玩世不恭之意寓焉”。作者對宗教領袖時有戲謔之言是其“稟性”的表現,但對他們不以為然應是真實情感的流露。(陳大康)

來源:文匯報

文章來源:文匯報
作者:陳大康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