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走進“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 看萬年稻米、最早彩陶

在以上山遺址為命名地的“上山文化”考古工作中,陸續發現了一萬年前屬性明確的栽培水稻、迄今最早的定居村落遺跡和大量彩陶遺存。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現場,了解上山文化的考古成果,感受萬年前上山人的生活氛圍。

01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攝影:虞鷹)

  稻作農業的發展,徹底改變了人類文明的生産和生活方式。2000年11月,考古學家在浙江省浦江縣發現上山遺址,在以上山遺址為命名地的“上山文化”考古工作中,陸續發現了一萬年前屬性明確的栽培水稻、迄今最早的定居村落遺跡和大量彩陶遺存。“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日前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展覽現場,了解上山文化的考古成果,感受萬年前上山人的生活氛圍。

02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攝影:虞鷹)

  該展覽分為“那一個腳印”“那一群人”“那一粒米”“那一縷炊煙”“那一抹紅”“那一個時代”等六大主題章節,共展出“上山文化”早、中、晚三期文物近200件,包括最早的碳化稻米、最早的彩陶、最早的定居村落遺跡等“上山文化”重要標誌性遺存。展示了人類稻作農業起源之初的社會、經濟與文化面貌,反映中國早期的定居村落及其社會生産與生活情況,呈現上山文化考古發現的重要意義。

“上山文化”的由來

013

上山文化初步可分為早、中、晚三期。(攝影:虞鷹)

  屬於新石器時代的上山文化初步可分為早、中、晚三期,早期距今1萬年前後,中期距今9000年前後,晚期距今8500年前後。上山遺址2000年11月在浙江省浦江縣發現,2006年11月正式命名“上山文化”。20多年來,上山文化考古工作已陸續發現1萬年前屬性明確的栽培水稻、迄今最早的定居村落遺跡和大量彩陶遺存,獲袁隆平院士題詞“萬年上山 世界稻源”和嚴文明先生題詞“遠古中華第一村”。

010

下湯遺址。(攝影:虞鷹)

011

荷花山遺址。(攝影:虞鷹)

  目前,浙江省發現以上山遺址為代表的上山文化遺址共20處,成為錢塘江流域、長江中下游乃至全中國起步最早、規模最大、內涵最豐富的早期新石器時代遺址群,它比河姆渡文化、跨湖橋文化分別早3000年、2000年。

一萬年前的炭化稻米

國博展出的新石器時代·碳化稻米遺存(距今約11000-8500年)

新石器時代·碳化稻米遺存(距今約11000-8500年)(來源:中新網)

  展廳中央,一個圓形容器中陳列著一粒已炭化的稻米。透過放大鏡,可以看清它的樣子。這粒米2006年發現于浙江浦江縣上山遺址的地層中,屬於上山文化早期,距今有上萬年曆史。經分析研究,專家們認定這粒稻米屬於馴化初級階段的原始栽培稻。

  “它是目前通過系統浮選法在層位清晰的考古遺址中發現的年代最早的稻米。”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上山文化發現者蔣樂平説,上山遺址發現了包括水稻收割、加工和食用的較為完整的證據鏈,是迄今所知世界上最早的稻作農業遺存。這些發現讓稻作栽培歷史上溯至1萬年前,刷新了人們對世界農業起源的認識。此外,在義烏橋頭遺址、仙居下湯遺址、永康湖西遺址均發現了數量豐富的炭化稻米,表明上山文化中晚期水稻的食用更加普遍。

05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現場。(攝影:虞鷹)

  上山文化考古發現成果充分證明這裡就是世界稻作文明的起源地,是以南方稻作文明和北方粟作文明為基礎的中華文明形成過程的重要起點,在中華文明的起源和形成中佔有重要地位,對於世界文明也有著獨特而重要的意義。

最早的彩陶

07

上山文化誕生出迄今所見世界上最早的彩陶。(攝影:虞鷹)

08

上山文化誕生出迄今所見世界上最早的彩陶。(攝影:虞鷹)

  從樸拙的大口陶盆到精巧的彩陶壺,上山文化不同時期陶器風格的演變在展覽中清晰可見。據介紹,大敞口、小平底的陶盆是上山文化最具標識性的器物,陶土中通常羼合稻穀殼等有機質。

  以紅衣工藝為基礎,上山文化誕生出迄今所見世界上最早的彩陶。施紅衣的工藝始見於早期夾炭陶器,中期在紅衣泥料的選擇及涂飾實踐中發展出彩陶工藝。

012

上山文化各時期出土的陶器。(攝影:虞鷹)

  上山文化的彩陶工藝極其精湛,可分為紅彩和乳白色彩兩種。其中的乳白彩與紅衣陶胎為兩次過火,在世界陶瓷史上寫下了濃厚的一筆。紅彩主要為條帶彩,裝飾于盆罐類器的唇口或肩頸位置。最典型的器物是大口盆。這類器物外壁施紅衣、內壁施乳白衣,口沿部位施一週顏色深紅的紅彩帶,器形規整精緻。這類彩陶出現在湖西、橋頭、下湯、小黃山等上山文化中晚期遺址。乳白彩的紋飾更為豐富,主要見於壺、壺形罐、圈足盤和碗形器上,多見於前兩類器物的肩頸部和後兩類器物的腹部,施于陶衣之上,觸摸有隆突感。紋飾見有太陽紋、短線組合紋、折齒紋和點彩等。

09

上山文化陶器及殘片上的的神秘圖符。(攝影:虞鷹)

  不少陶器及殘片上帶有神秘的紋飾圖案。太陽紋是指代最為明確的具象符號,體現了意識、信仰等精神文化內涵。其中幾組短線組合紋被指認為最早的卦符,最為神秘,值得深入探索。這類彩陶主要出現在橋頭和湖西遺址。上山文化的神秘圖符在跨湖橋文化中得到傳承,除卦符外,還有田字符號,這體現了浙江地區遠古文化的獨特體系。

最早的定居村落遺跡

04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現場。(攝影:虞鷹)

015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現場展示上山人的樣貌。(攝影:虞鷹)

  一萬年前,當其他地區的先人還在過穴居生活時,上山先民們已經率先走出洞穴,在曠野之上搭建了自己的房子,過上了農耕定居生活。房屋建築是上山文化定居的最直接證據。目前在上山文化遺址中普遍發現了建造房屋的證據,類型主要包括幹欄式房屋、半地穴式房屋和地面式房屋。

  上山文化率先出現了初具規模的定居聚落,即早期村落,是中國農業社會的發端。上山遺址早期出現了較多帶柱洞結構的遺跡和帶溝槽基礎的房址,晚期出現了有規律的房址。荷花山遺址也發現有規律的柱洞分佈。柱洞所指示的建築往往是地面式的或幹欄式的,在江南地區中、晚期新石器時代遺址中十分普遍。這種居住模式在上山文化時期已經基本確立。

06

“稻·源·啟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現場。(攝影:虞鷹)

  “這不僅反映出上山文化早在一萬年前就已進入定居社會,而且已呈現較為複雜的村落形態。”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王巍表示,上山文化反映了比較全面、典型的新石器時代早期群落和文化面貌,“它讓我們認識到那個時代的複雜化程度並非我們想像的那般簡單。”

  (文字資料綜合中新網、新華網、新京報等)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