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著名舞蹈導演夏冰“紅色三部曲”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大陸新聞 > 社會綜合      2022-04-14 18:42:28

——《十送紅軍》《接龍橋》《盤山絕唱》



▲舞蹈家夏冰

總有些人,從一生下來,就註定帶著一束光,照亮另一束光。總有些人的氣息,在空氣裏傳播,在晦暗的日子閃閃發亮,讓人驚訝這顆心還有力量,和那越冬的麥子一起跨過嚴寒,飛遠方。總有些舞,不僅僅只是一支舞,還是一塊地,舞者在這塊地上種下現在、種下靈魂、種下生命的咏嘆調,住進某些人的目光。夏冰以“紅色舞蹈”為基點,創作並領舞《十送紅軍》獲江西省南昌市舞蹈大賽金獎,《接龍橋》獲湖北省“金鳳杯”舞蹈大賽金獎,《盤山絕唱》獲江西省專業舞蹈大賽銀獎,對話、呼吸、共情,虛實相生,剛柔並濟,一氣呵成。

“紅色三部曲”的熱血在於,《十送紅軍》一覽悲切、悲慼、悲傷,從小情窺見大愛,舞動山河,柔腸百轉;《接龍橋》呈現悲憫、悲憤、悲愴,在重要時刻,面對如影隨形的死亡,人性與信仰不可避免要經受“絕對考驗”;《盤山絕唱》詮釋悲慟、悲涼、悲壯,生死存亡之際支大廈于將傾,以史詩般的敘事塑造英雄群雕,光明磊落的存在,夏冰總能給到觀眾兩極情緒的體驗。

誠如總書記提出:“文藝是鑄造靈魂的工程,承擔著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職責,應該用獨到的思想啟迪、潤物無聲的藝術熏陶啟迪人的心靈,傳遞向善向上的價值觀。”

一、十送紅軍 老妹等你到白頭

《十送紅軍》在傳唱數十年的江西民歌中開場,“哎喲喂,紅軍阿哥你慢慢走嘞,紅軍阿哥你慢慢走,紅軍阿哥你慢慢走嘞,紅軍阿哥你慢慢走嘞……”反覆吟唱,不斷加強的音調為舞蹈定下纏綿哀婉的基調。“……革命勝利呦你回頭,老妹等你呦長相守,老妹等你到白頭。”在革命時期,送丈夫參加紅軍,留在家鄉窮盡一生去等的女子不計其數。



▲《十送紅軍》劇照

《十送紅軍》第一段新婚別。夏冰扮演的新娘帶著蓋頭站在三維斜角後,男孩從舞臺另一側衝過來,新娘掀開蓋頭雙向奔赴。第二段剩離歌。軍號響起,紅旗召喚,新人來不及入洞房就要分別。群舞再現紅軍參戰,母親送兒子、妻子送丈夫、阿妹送情哥的惜別場景。一對新人執手想看淚眼。一段柔情慢板,具象共性糅為一體,展現女子內心矛盾掙扎,革命熱血終究戰勝了個人悲歡。第三段盼君歸。“十送紅軍望月亭,臺高十丈白玉柱,雕龍畫鳳放呀放光彩。朝也盼來晚也盼,這臺名叫望紅臺,望紅臺。”夏冰一段獨舞展示離別後的相思入骨,用寫意手法讓一對新人夢中相見,情感刻畫得符合常情又飽滿熾熱。尾聲號角響。山河變樣,英雄凱旋。夏冰一個極具力量的前撲撲倒在舞台中央,將女人積壓的複雜情感傾瀉,此處無聲勝有聲。燈光漸弱。她屏住呼吸,直到謝幕聲響起。

夏冰長相略顯英氣。唇絳輕抿,不點而紅;明眸善睞,似兩潭秋水;眉宇開闊,更覺清雋。每個動作,演繹出欲收先放、欲語還休的含蓄隱忍。音符響起時,以氣挂帥,力與形合。以腰為軸,迴旋遊弋,形舒意廣,“手、眼、身、法” 紮實,“形、神、勁、律” 出塵。踩在大眾的心尖上跳舞,從身段到身韻,動作生發渾然天成。充滿柔情又無比鋼韌的舞姿,帶著紅色記憶,傳達中華兒女最想要表達心聲:這盛世,如你所願。

二、接龍橋 火種在燃燒

舞蹈《接龍橋》,改編民心向革命的真實故事。接龍橋位於湖北省來鳳縣翔鳳鎮攔河上,抗戰時期,賀龍率領紅軍進入來鳳,老百姓紛紛走上接龍橋,盼紅軍接賀龍,反動派令匪兵砸了石龍,鑿了“接”字,換成“截”龍橋,在橋上築碉堡、佈防線。來鳳人民把“接龍橋”叫得更響,不顧生命危險為紅軍送信帶路,支援糧食,更有數以千計的貧苦農民跨過接龍橋參加了紅軍,開始了萬里長征。



▲《接龍橋》劇照

夏冰《接龍橋》舞蹈中,夏冰用細膩情緒輸出、性格塑造和舞蹈呈現、劇情推進,將觀眾一步步帶入故事,全民皆兵支援紅軍,紅軍沿路收編,湖北的跳喪舞和土家擺手舞,爺爺和孫子連夜帶老百姓搶修接龍橋,表現射擊、殺敵、圍追堵截等,跪著往前爬的現實主義場景,以及木板當橋、紅燈籠照亮東方的浪漫主義場景,從“暗含象徵內涵”之含蓄中跳脫出來,使作品的敘事性得到極大展現,使觀者在作品中獲得超越個人現實體驗的感動。如“生死堅守”一幕,爺爺孫子率領百姓駐守橋端,緊張的音樂營造硝煙瀰漫的戰場氛圍,表現了“誓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爺爺中彈,此乃“事象”通過舞者的律動讓觀眾走進人物的內心,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接下來舞風一轉,人物時空轉換,進入到“心象”。孫子回頭敬軍禮,眼裏住滿星辰,紅燈籠照亮前方,革命的火種在熊熊燃燒。

技巧上,夏冰揚長避短,運用撞擊節奏,群眾演員動作協調,樸實厚道,著重渲染舞臺張力和精氣神,領舞負責高難度動作點睛,舞臺效果有技巧、有力量,有體驗、有內涵。除精心設計,湖北省歌劇舞劇院國家一級作曲家萬傳華運用音樂靈巧編排,擷取那一處的人,那些時候的交談,那一刻鐘的太陽,旋律融入了族民激昂的吶喊。歌曲旋律中融入帶有節奏性的號子“嘿咗,嘿咗,嘿咗”,粗獷、豪壯、原生態,簡練、尊崇、虔誠,穩健有力,氣沉胸間,一聲號令,一起上陣,大有逆勢上揚、向死而生的氣概。

三、盤山絕唱 一寸山河一寸血

夏冰飾演一個角色前,花大把時間去各地采風。也會閱讀大量史料,充實對角色的了解,常常連稗史也不放過。《盤山絕唱》是根據真實革命故事編導的紅色史詩。夏冰參觀會昌革命歷史博物館時,被同名油畫震撼。1934年,江西蘇區反圍剿時期,紅軍一個連掩護大部隊轉移,筠門嶺南大門盤山頂是最後一道防線,傷亡慘重,彈盡糧絕,幾名戰士與敵人殊死搏鬥,重傷後集體跳下萬丈懸崖。

這段不忍卒讀的歷史,在翻閱大量歷史資料和多次探討後,夏冰以藝術的方式搬到舞臺上:從彈盡糧絕開始,截取跳崖之前的危急關頭,突出狹路相逢的肉搏場面。以寫實手法展現戰士遍體鱗傷的境況,以寫意的手段去刻畫內在的精神力量,以剛勁簡潔的肢體語言為英雄塑像。

北風呼嘯的山巔,槍炮聲振聾發聵,血雨腥風。戰鬥間隙,戰士們拖著血跡斑斑的身體,凝望北斗,堅定信念。短暫的休憩後,槍炮聲再次響起,為了心中的堅不可摧的信仰,戰士們前仆後繼,決不投降。明知不敵,也要應戰,即使倒下,也要成為一座山,一道嶺。這是何等的凜然,何等的決絕,何等的快意,何等的氣魄。夏冰扮演的衛生員不幸中彈,戰士艱難地抱起她,被敵人逼退到懸崖邊,英雄浩氣,風骨青山,用血肉之軀和鋼鐵意志鑄就不朽豐碑。看那雲,滾落在地上,就變成雨,匯成河流,卻遠遠地躲在山林和天邊,不居功。當英雄魂兮歸來的時候,天地一起和聲。



▲《盤山絕唱》劇照

夏冰不斷深化對題材的認識,捕捉、聚焦人物的精神氣質。英雄或是優秀軍人的出現,往往是由集體形式出現。理由很簡單,他們受到同樣傳統的影響,養成了同樣的性格與氣質。任何一支部隊都有著自己的傳統,那是一種性格、是一種氣質。從此不管歲月流失,人員更疊,這支部隊靈魂永在,這就是軍魂。《盤山絕唱》是一個概念,一個意象,一段歷史,一種永存。夏冰説:“《盤山絕唱》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情感,更是整個人民的集體記憶和內心豐碑,我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要把它搬上舞臺,讓觀眾了解這段歷史,記住這群英雄。”

四、靈魂共振 踏遍青山人未老

不瘋魔不成活,夏冰很享受這種表演的語境,一個好演員,既要學會“再現”,又應重視“表現”。而表現,不僅僅簡單靠肢體和技巧就能達成。還需以情感為基點,將靈魂熔鑄在角色中。從晨光熹微,紅日高懸,到月落星沉,夏冰從不辜負每一個分秒必爭的日夜。在逐夢這條道路上高歌猛進,貢獻無數高光,直至天人合一,物我兩忘。

夏冰説,“人只一輩子,但能通過舞台塑造的一個又一個角色,跟著角色的經歷和人生情感、跌宕起伏,我已經活了很多遍。”夏冰身上披著那件來自舅舅的夢的衣裳,那上面帶著最質樸最深情的記憶,直抵靈魂。夏冰舅舅陳以文,1923年生於湖北沙市,1935年以第一名成績考入湖北省立第一中學,1940年加入中國共産黨,《中國學生導報》主要創辦及領導人之一。1948年在大竹張家場、楊通鄉一帶舉行武裝起義。同年由於叛徒出賣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1949年同江竹筠(江姐)等人一起遇害,年僅26歲。

一位真實存在的深愛陳以文的女子,思念若渴,情深緣淺,愛情相扶上路,然後截斷,一生懷念,懷念那一扶的長久,和一生的短暫。還有一位阿姨,是陳以文的戰友,每年與夏冰母親通電話,借此緬懷慰藉崢嶸歲月,那些曾擁有過的美好,漫過紅色,都化為深山裏面青綠的片片葉子,有些人,來過,便值得歡喜,也讓人相信,他從未離開。央視在一次記錄片中記錄了陳以文的故事,那份堅定的信仰,是光,是電,是暖,是茫茫暗夜裏海上的燈塔,是一股暖流,一股振作的力量,任風雨侵蝕,天搖地動,鋪墊幸福,立在天邊。

在紅色基因的傳承和驅使下,夏冰堅持每年去一次渣滓洞,和舅舅作心靈對話,再用自己的靈魂去構思和創作,用自己的舞姿去刻畫和表現那些曾經鼓舞著她一路追求的偉大的信念和精神。何方可化身千億,夏冰把自己當成《十送紅軍》的新娘,想像自己就是那位深愛以文舅舅的女子,那位紅蓋為君妻,席不暖君床。暮婚即告別,沉痛迫中腸。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月亭臺十丈,與君永相望的新娘。夏冰把自己當成《接龍橋》的男子,神似以文舅舅的清澈如初,呼嘯往來,赤子之心永生不死的英雄少年,搏出新天地,贏來萬象幽,每個毛孔分明在控訴、在吶喊、在嘶吼。夏冰把自己當成《盤山絕唱》明眸在心,青山難掩,江山如畫,是我心言的衛生員,苦雨血泥,仿佛就在跟前。靈感是很多的悟的積累,角色與演員的彼此魂穿,智慧與慈悲讓人大自在,始於死亡但不終於死亡,而是又一次的魂穿重啟,一場融碎時空的修行式,靈魂獻祭是極致的坦蕩。

“你原來在這裡!”

山河青青,炊煙嫋嫋,夏冰的經歷和感受,經過滋養和琢磨便成為了作品中的形角,從山底出發,于山谷自勵,被濃濃的惦念浸泡,和對事物人生的注解,常常會感覺想要流淚,流瀉的情感,滲入毛孔,那麼遠,又那麼近,赫赫有名的人,默默無名的人,每一滴犧牲,每一份付出,每一次逆行,每一種鮮活,以舞蹈,以花香,以不忘,一一化為《風景這邊獨好》《東方紅》《映山紅》《火紅的紅土地》《前進,前進》《催生》……紅色舞蹈成了系列,有血、有肉、有骨骼,有魂魄,有歲月、有山河,舅舅點點頭,對夏冰微笑,讓人情不自禁地銘記和追隨美好。

生命的意義是如此厚重,無論怎樣全力以赴都不為過,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替他,替他(她)們,用力地、滾燙地愛這個至真、至善、至美的豐盛世界,前路,且以深情,更可期待。(戴靜)

備註:

1、此文撰寫夏冰總導演“紅色三部曲”—《十送紅軍》《接龍橋》《盤山絕唱》。

2、著名舞蹈家夏冰,藝名夏毓曼,湖北恩施人,民進會員。係中國舞蹈家協會會員、湖北省舞蹈家協會理事、中國著名舞蹈家、舞蹈編導,武漢市城市職業學院副教授,是國內集演、編、導、授、撰于一身的優秀舞蹈家,創作了幾十部高水準的舞蹈作品,全國、省級各類金獎數十項,獲“綠色中國行推廣大使”、中國世紀大采風活動暨CCTV電視人物頒獎盛典“全國文化推廣大使”“中國當代德藝雙馨藝術家”等稱號。

來源:北青網


責任編輯:侯哲
熱門評論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