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民主進步黨”實為倒行逆施的“民主退步黨”

陳士良

陳士良,上海市公共關係研究院創始人原院長書記。國台辦海研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理事副秘書長,泛亞智庫研究員。長期擔任領導職務,主要從事國際關係、兩岸關係、文化習俗等領域研究,出版專著三部,在中評網、聯合時報等媒體公開發表評論文章五十余篇。

黎家維:初選只剩“唯一支援”蔡英文_1647928710303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

作者 陳士良 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由民進黨完全掌控的台灣立法機構近日排定4月21日初審“會計法”相關條文修正草案,試圖為台灣地區前領導人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脫罪”解套。為此,民進黨黨團發出“甲級動員令”(即要求黨籍民意代表必須全部出席會議和確保草案通過初審),並於20日晚派出黨團成員連夜輪流值班守在“財政委員會”門口。國民黨黨團也向全體民意代表發出通知,揚言要“強力杯葛(抵制),強力抗爭”。

21日早上6點半,當立法機構的會議室大門一開,民進黨和國民黨的民意代表就蜂擁地衝向主席臺。民進黨的民意代表先搶到主席臺位置,並守著麥克風不讓國民黨的民意代表靠近。國民黨的民意代表則立即發起攻勢,力爭奪下麥克風。期間,雖然雙方發生肢體衝突甚至打鬥,但民進黨仗著人多勢眾寸步不讓,並在一片混亂中借助民意代表的人數優勢強行表決,最終完成“會計法”相關條文修正草案的初審程式,將草案送出“財政委員會”,交由朝野政黨協商。就這樣,在還有其他政黨的民意代表尚未到達議場的情況下民進黨就已經宣佈散會。

民進黨全力幫陳水扁“脫罪”實質上是要讓陳水扁“閉嘴”。陳水扁自2008年5月卸任後,因為涉嫌眾多貪污洗錢等弊案,故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其中有一項是領取總額為1.44億元(新台幣,下同)的所謂“國務機要費”後有約1億元錢去向不明。2015年1月5日,服刑中的陳水扁被台灣有關部門以“病情複雜,難以控制,隨時有致死危險”為由核準“保外就醫”。當時民進黨曾為陳水扁“保外就醫”期間設定了“四不”規則(即“不上臺、不公開演講、不接受媒體採訪、不談政治”),但這些規則實際上形同虛設。今年4月7日,陳水扁為了給自己“脫罪”召開了記者會,會上他公佈了當年如何使用“國務機要費”的一些情況,並提供有1.33億元(共21項)的“饋贈”支出細目,以此證明他的“因公支出大於因公收入,沒有不法所得”。尤其是陳水扁在會上還直接點名部分曾受到其“饋贈”的民進黨人士,讓其他沒有被點名的人不寒而慄。另據台灣中時新聞網報道,日前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去拜訪陳水扁時,趙少康問陳水扁,你女兒陳幸妤曾説“民進黨誰沒有拿過我爸爸的錢(當時的民進黨立法機構總召柯建銘就曾出面表示,陳幸妤説的都是實情)?”陳水扁立即笑答:“誰敢説自己沒拿過阿扁(即陳水扁)的錢?沒拿過的出聲一下好不好?”陳水扁的這些言行也許讓民進黨的一些高層人士嚇出一身冷汗,幾乎人人自危。為此,民進黨要急於提出“會計法”相關條文的修正草案(該“修正草案”明確規定,2006年12月31日以前各機關支用的“國務機要費”等公務費,無論如何支出均不再追究行政及民事責任,如涉及刑事責任者則不罰)。這無疑等於替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完全“脫罪”,實質上由此作為讓陳水扁“閉嘴”的“交換”條件,不要再説出其他現在還在台面上且曾經收到過他“饋贈”的民進黨高層人士的姓名。

所謂的“民主進步黨”實際上是徹頭徹尾的“民主退步黨”。民進黨的全稱是“民主進步黨”,于1986年9月28日在台北市成立。民進黨成立之初主要是由島內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各派別“黨外”人士所組成的,當時為了體現反對國民黨的獨斷專行,故取名為“民主進步黨”。“要民主、要進步”的訴求當時曾吸引了一些青年人的加入,但是自詡的“民主進步黨”並沒有給台灣社會帶來民主和進步,尤其是陳水扁的鉅額貪污與社會的“進步”完全是背道而馳的;民進黨蔡英文當局上臺後的所作所為更是與“民主”風馬牛不相及的。他們豢養網軍,打壓異己幾乎無所不用其極;他們不分對錯、不辨是非,只問顏色,大搞“綠色恐怖”,絲毫沒有民主的氛圍。特別是在2018年島內“九合一”地方選舉的過程中,就是因為中天新聞臺報道國民黨籍高雄市長候選人南韓瑜的鏡頭和時間超過報道民進黨籍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並對民進黨當局的施政提出一些批評,讓民進黨當局恨之入骨,幾乎欲置之死地而後快。為此,民進黨當局的“通訊傳播委員會”利用中天新聞臺定期“換證”的機會,以其違規為由,于2020年12月12日零時將其關停。當天的《聯合報》對此評論道,民進黨當局關停中天新聞臺完全是無法容忍不同意見,聽不進批評聲音的表現。《中國時報》當天則在頭版以一個較大的黑底白字“殤”來紀念中天新聞臺被關閉的最後一夜,以此控訴民進黨當局利用政治手段打壓異己的卑鄙行為。今天,民進黨當局為了不讓陳水扁繼續公佈曾經拿他錢的高層官員,不惜利用手中的權利,為陳水扁一個人“修法”,替他“脫罪”,讓他“閉嘴”,以免對今年底“九合一”地方選舉時的民進黨選情帶來負面影響。由此可見,所謂的“民主進步黨”實際上是徹頭徹尾的“民主退步黨”。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左秋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