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難以承受之重?俄烏戰爭過程中烏克蘭面臨代價及衝擊

柳金財

柳金財,台灣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211490 (1)

作者 柳金財(台灣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自俄烏戰爭爆發後,從北約、美國僅提供烏克蘭武器、訓練人員及貸款、物資資源角度來看,並非派兵協防,這不僅可避免直接與俄羅斯軍事衝突;同時,也可藉俄烏戰爭由烏克蘭箝制俄羅斯,耗損俄之國力與拖垮其經濟發展。烏克蘭在蘇聯時期即是聯合國成員國,位屬歐俄戰略緩衝之地位,在地緣政治上有其不可替代重要性。這種戰略緩衝國角色,若能採取衡平而非“一邊倒”外交路線,或可得到最大的國家利益。

在蘇聯崩潰解體冷戰結束後,以原蘇聯為主“華沙公約組織”國家已解散,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國家不僅未解散;反而東漸擴大吸納原“華沙公約組織”國家,導致俄羅斯強化其國家安全遭受被威脅之認知。而傳統烏克蘭的外交路線傾向親俄,然自歷經民主化洗禮後,其內部亦産生親歐、親美路線與親俄路線之衝突選擇。由於烏克蘭曾為舊蘇聯成員國、與俄羅斯人同屬斯拉伕民族、主要糧食生産區及軍工業重心;俄羅斯為拉攏烏克蘭,自蘇聯解體後已投入數千億美金經濟支援及援助。俄烏互動在蘇聯剛解體後,尚能維持緊密合作關係。

然當烏克蘭從“親俄路線”轉向“親歐路線”、“親美路線”時,舊蘇聯時期雙方領土劃分爭議及因烏東地區講俄語民眾受到烏政府之歧視對待及壓制,勢必成為雙方爭論衝突之導火線。尤其親西方烏克蘭政府宣稱,要積極參與歐盟及加入北約組織,此必然激發俄羅斯安全疑慮,從而採取“先發制人”的“特別軍事行動”。換言之,烏克蘭從“親俄”路線,轉向“親歐”、“親美”路線,其作為俄與西歐國家的“戰略緩衝區”角色及功能消失,明顯不利於俄羅斯的國家安全保障。

俄烏戰事開打至今已逾兩個月,雙方雖時有談判但卻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俄羅斯宣稱不會推翻烏克蘭政府,而烏克蘭則宣稱不必然參與北約。因此,如何儘速結束戰爭,恢復社會秩序、發展市場經濟及維護民眾生命、健康及財産至為重要。觀察俄烏戰爭爆發,如果雙方在未來相互達成協定,俄不推動改變烏現有政權,烏不再積極申請加入北約,這原本可靠俄烏間雙方平等、和平協商即可,而最終卻以戰爭型態解決,這對烏克蘭而言將會是付出極大代價。

首先,俄軍事介入造成烏國家分裂難以整合。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式承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隨後俄軍以維和部隊的名義,“應兩國的邀請”進駐這兩個大多數居民為俄裔的原屬烏克蘭的自治地區。普京以應邀進入兩國的形式介入烏東,避免被批判為干涉烏國內政及主權獨立完整,合理化其“特別軍事行動”。若北約採取直接軍事干預行動,反而可能“師出無名”。

儘管聯合國和世界多數國家並不承認這兩個烏克蘭自治地區為國家,強調烏克蘭的主權不容侵犯及內政不容干涉。但俄軍進駐剛獨立二國,及美國表態不出兵協防,此將導致這兩塊領土恐從烏克蘭分裂出去,並在未來可能與俄羅斯關係更為密切,走向親俄路線,俄羅斯藉由承認烏境內兩個獨立國家,重新在俄烏間創造新的“戰略緩衝區”,以維護其國家安全。

其次,超過總人口數四分之一難民數額。戰前烏克蘭政府所控制領土內計有3700萬人口,不包括被俄羅斯併吞的克裏米亞及烏東的親俄分離主義地區。隨戰爭持續難民數將日益擴大。截至3月22日聯合國難民署(UNHCR)表示,已有362萬6546人逃難烏克蘭;總計1000多萬人逃離家園,高於2月24日俄攻打烏時政府掌控地區人口的1/4;留在國內流離失所人數據估計有648萬。其中婦女和兒童佔逃亡人數的約90%,且每10個烏克蘭難民中就有6個越過邊境進入波蘭。

截至4月26日已有將近530萬民眾逃離烏克蘭,引發二戰以來歐洲人數增加速度最快的難民潮危機。俄烏戰爭以來至今已逾兩個月,然其難民數量已超越敘利亞所爆發11年內戰總計産生680萬難民。4月27日聯合國警示至2022年底,恐有逾800萬難民逃離烏克蘭,聯合國呼籲對受困戰火的烏克蘭人民應提供加倍援助。而難民總數勢必隨著戰爭時間延續增加,這也會增大歐洲國家協助難民難度,造成各國經濟、財政、醫療衛生、交通及住房、糧食問題,甚至激發社會犯罪率及增加婦女人身安全保障困境。

再者,烏經濟損失日益擴大亟需經濟援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透過視頻在會議上表示,烏克蘭每月需要70億美元金援,以彌補俄羅斯攻打烏克蘭所造成經濟損失。烏克蘭總理什米加爾(Denys Shmyhal)則指出,烏克蘭的GDP可能會衰退30%-50%,目前的直接和間接損失總計達5600億美元。根據世界銀行數據,此總額約為烏克蘭2020年經濟規模1555億美元之3倍多。4月21日世界銀行總裁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指出,俄羅斯攻打烏克蘭所破壞建築物及基礎設施的損失,已達600億美元左右,且隨戰爭持續其損失將日益擴大。因而,戰後烏克蘭重建將是一條漫長道路。

俄烏戰爭和疫情爆發,前述危機造成更為廣泛的經濟損失,並使多年來的國民每人平均收入和發展成果倒退。俄烏戰爭已嚴重衝擊兩國經濟增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指出,烏克蘭經濟在2022年將下滑35%,俄羅斯經濟也將下跌8.5%。相對而言,西方對俄的經濟制裁、金融封鎖顯得“雷聲大雨點小”,但俄烏戰爭對烏的衝擊遠比對俄的影響大。

最後,糧食危機有擴大化傾向。烏克蘭本是全球重要的糧食出口國,戰爭將使烏國大部分地區的經濟活動無法進行,擾亂破壞耕作和收穫作業。依據世界銀行表估算,45.1%的收縮估計並不包括基礎設施損毀的影響,而基礎設施損毀還將阻礙未來的經濟産出。同時,俄烏衝突已使該國一半的企業關閉,降低出口數額。

此外,烏克蘭的黑海航運被切斷,導致該國減少約90%的穀物出口,以及總出口的一半。烏克蘭是世界上最大的葵花籽油出口國,停止出口將衝擊全球糧食價格。戰爭導致烏國大部分地區的經濟活動難以進行,擾亂耕作和收穫作業。

烏克蘭曾被稱為歐洲糧倉,並成為北非、中東和東南亞國家的主要穀物供應國。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在俄烏戰爭前,已警告糧價將會飆升,指出全球糧食價格在2021年創下10年來新高。其農業作物中,小麥最為重要,依賴烏克蘭糧食出口的國家,已將小麥作為主食來源。例如黎巴嫩進口70萬噸烏克蘭小麥,此為其供應量的50%。在利比亞,43%的進口小麥來自烏克蘭,另有14個國家對烏克蘭小麥的依存度超過10%。顯見烏克蘭作為農業糧食出口大國,因戰爭導致糧食生産驟減,進一步惡化全球糧食危機。

總體而論,看來俄烏戰爭並非短期內可以結束,這場戰爭已嚴重破壞地緣政治平衡及穩定,不僅傷害同屬斯拉伕民族情感,也使烏克蘭分離主義尋求獨立更難解決處理;戰爭造成難民數超出二戰後任何一次難民移動規模;重傷烏克蘭經濟發展,導致通膨風險傾向上行,且基礎設施及交通網路受到嚴重損害;及造成作為農業大國烏克蘭因糧食銳減,其國內及全球糧食危機有逐漸擴大化趨勢。戰後如何重建烏克蘭生機,將會是一條漫長道路,也考驗其國家領導人政治智慧及強國間相互妥協,方能克竟其功。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邱夢穎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