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弘揚中醫藥文化之醫著篇:《傷寒雜病論》

《傷寒雜病論》是中國傳統醫學著作之一,是一部論述外感病與內科雜病為主要內容的醫學典籍。《傷寒雜病論》系統地分析了傷寒的原因、症狀、發展階段和處理方法,創造性地確立了對傷寒病的“六經分類”的辨證施治原則,奠定了理、法、方、藥的理論基礎。

《傷寒雜病論》

圖編者按

  《傷寒雜病論》是中國傳統醫學著作之一,是一部論述外感病與內科雜病為主要內容的醫學典籍,作者是東漢末年張仲景,是中國中醫院校開設的主要基礎課程之一。《傷寒雜病論》系統地分析了傷寒的原因、症狀、發展階段和處理方法,創造性地確立了對傷寒病的“六經分類”的辨證施治原則,奠定了理、法、方、藥的理論基礎。

  西元3世紀初,張仲景博覽群書,廣採眾方,凝聚畢生心血,寫就《傷寒雜病論》一書。中醫所説的傷寒實際上是一切外感病的總稱,它包括瘟疫這種傳染病。該書成書約在西元200年~210年左右。原書失散後,經王叔和等人收集整理校勘,分編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部。《傷寒論》共10卷,專門論述傷寒類急性傳染病。

作者簡介

  張仲景,名機,東漢南陽(今河南南陽)人,漢靈帝時(西元168一189年),相傳曾舉孝廉,做過長沙太守。東漢末年天下亂離、兵戈擾攘,張仲景看到腐朽的政治局面,加上疫病流行,自己宗族中的人多死亡于疫病,因此他拋棄仕途,開始發憤鑽研醫學,拜同鄉張伯祖為老師,當時的人都説,張仲景的學識經驗在很大程度上超過了他的老師,因此寫成《傷寒雜病論》這部傑出著作,決不是偶然的事。

  張仲景的著作,不僅是《傷寒雜病論》一部書,還有《療婦人方》、《五臟論》、《口齒論》等,可惜只有《傷寒雜病論》流傳下來,內容包括“傷寒”和“雜病”兩大部分。由於當時局勢混亂,《傷寒雜病論》亦有散失,到了西元3世紀時,經過晉代醫學家王叔和的整理,把傷寒和雜病劃分開來加以編排。到了北宋時代又經過醫官孫奇、林億等人的校正,成為今天我們可以讀到的《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部書。

成書過程

《傷寒雜病論》

《傷寒論》。(圖源於網路)

  西元219年,張仲景去世。《傷寒雜病論》在世間流傳。不久,原書便散失不全。曾任魏、晉兩朝太醫令的王叔和蒐集該書遺卷,並整理、重新編次。因非原書全貌,且內容多為傷寒病的辨證論治,故更名為《傷寒論》,共10卷22篇,記述了397條治法,載方113首,總計5萬餘字,但《傷寒雜病論》中雜病部分沒了蹤跡。

  據考證,王叔和整理《傷寒論》的時間,距仲景去世不過二三十年。王叔和還將《傷寒論》的內容收入其所著《脈經》之中,今人有稱《脈經》所收錄的《傷寒論》為“脈經本《傷寒論》”。

  王叔和還留下了最早的關於張仲景的文字記載。王叔和在《脈經》序裏説:“夫醫藥為用,性命所繫。和鵲之妙,猶或加思;仲景明審,亦候形證,一毫有疑,則考校以求驗。”之後,該書逐漸在民間流傳,並受到醫家推崇。南北朝名醫陶弘景曾説:“惟張仲景一部,最為眾方之祖。”

  《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在宋代都得到了校訂和發行,我們今天看到的就是宋代校訂本。除重復的藥方外,兩本書共載藥方269個,使用藥物214味,基本概括了臨床各科的常用方劑。

版本歷史沿革

902397dda144ad341dc2b07594d1effc30ad85ba

長沙古本《傷寒雜病論》。(圖源於網路)

  據考,《傷寒雜病論》成書大約在西元200年前後,因為歷史久遠,並因連年戰亂,再加上《傷寒雜病論》初成書時受限于傳播途徑,此書流傳並不廣泛,以至如今所見《傷寒論》各版本均有缺失。比較流行的、公認具有研究價值的版本主要有以下幾個。

  王叔和整理的《傷寒論》和《脈經》本;千金本《傷寒論》(又稱唐本);外臺本《傷寒論》;康治本《傷寒論》;康平本《傷寒論》;宋本《傷寒論》(又稱治平本);趙刻本《傷寒論》;成本《注解傷寒論》;《金匱玉函經》、《金匱要略》;《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敦煌卷子本;長沙古本;涪陵古本。

  其中,涪陵古本,又稱四川古本,是20世紀30年代後發現的《傷寒雜病論》抄本,1934年曾石印公之於世,但流傳不廣,見之者少。該書傷寒部分為《唐本傷寒論》,雜病部分則是在《金匱要略》基礎上,又從《脈經》、《千金方》中選取有關內容增補而成,于仲景書中增加證論百餘條,補充方劑百餘首,皆為臨證必備。此本對深入研究《金匱要略》和運用《千金方》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此本與長沙古本、宋本、桂林古本合稱四大古本傷寒論。

圖書目錄

  此為桂林本目錄,改本界內仍有爭議,括弧內篇目宋本,成本等均無,成本開篇有五運六氣與脈相圖,具體條目各版也不完全相同,可參見《傷寒論版本大全》《金匱要略版本大全》李順保著。

  《傷寒雜病論》序(張機)

  《傷寒雜病論》序(桂林左德序)

  第一篇平脈法

  第二篇辨脈法

  第三篇六氣主客

  第四篇傷寒例

  第五篇雜病例

  第六篇溫病脈證並治

  第七篇傷暑脈證並治

  第八篇熱病脈證並治

  第九篇濕病脈證並治

  第十篇 傷燥病脈證並治

  第十一篇 傷風病脈證並治

  第十二篇 寒病脈證並治

  第十三篇 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上

  第十四篇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

  第十五篇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

  第十六篇 辨陽明病脈證並治

  第十七篇 辨少陽病脈證並治

  第十八篇 辨太陰病脈證並治

  第十九篇 辨少陰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篇 辨厥陰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一篇 辨霍亂吐利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二篇 辨痙陰陽易差後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三篇 辨百合狐惑陰陽毒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四篇 辨瘧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五篇 辨血痹虛勞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六篇 辨咳嗽水飲黃汗歷節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七篇 辨瘀血吐衄下血瘡癰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八篇 辨胸痹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九篇 辨婦人各病脈證並治

歷史影響

  《傷寒雜病論》是集秦漢以來醫藥理論之大成,並廣泛應用於醫療實踐的專書,是我國醫學史上影響最大的古典醫著之一,也是我國第一部臨床治療學方面的巨著。

  《傷寒雜病論》的貢獻,首先在於發展並確立了中醫辨證論治的基本法則。張仲景把疾病發生、發展過程中所出現的各種症狀,根據病邪入侵經絡、臟腑的深淺程度,患者體質的強弱,正氣的盛衰,以及病勢的進退緩急和有無宿疾(其他舊病)等情況,加以綜合分析,尋找發病的規律,以便確定不同情況下的治療原則。他創造性地把外感熱性病的所有症狀,歸納為六個證候群(即六個層次)和八個辨證綱領,以六經(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來分析歸納疾病在發展過程中的,演變和轉歸,以八綱(陰陽、表裏、寒熱、虛實)來辨別疾病的屬性、病位、邪正消長和病態表現。由於確立了分析病情、認識證候及臨床治療的法度,因此辨證論治不僅為診療一切外感熱病提出了綱領性的法則,同時也給中醫臨床各科找出了診療的規律,成為指導後世醫家臨床實踐的基本準繩。

  《傷寒雜病論》的體例是以六經統病證,週詳而實用。除介紹各經病證的典型特點外,還敘及一些非典型的症情。例如發熱、惡寒、頭項強痛,脈浮,屬表證,為太陽病。但同是太陽病,又分有汗無汗,脈緩脈急之別。其中有汗、脈浮緩者屬太陽病中鳳的桂枝湯證;無汗、脈浮緊者,屬太陽病傷寒的麻黃湯證;無汗、脈緊而增煩躁者,又屬大青龍湯證。這樣精細的辨證及選方用藥法則,使醫家可執簡馭繁,應付各類複雜的證候都能穩操勝券。除了辨證論治的原性之外,張仲景還提出了辨證的靈活性,以應付一些較為特殊的情況。如“舍脈從證”和舍證從脈“的診斷方法。即辨證必須有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前提,如果出現脈、證不符的情況,就應該根據病情實際,認真分析,摒除假像或次要矛盾,以抓住證情本質,或舍脈從證,或舍證從脈。這無疑為醫者理清臨床上亂麻一般的複雜症情,提供了可供遵循的綱要性條例。

  對於治則和方藥,《傷寒雜病論》的貢獻也十分突出。書中提出的治則以整體觀念為指導,調整陰陽,扶正驅邪,還有汗、吐、下、和、溫、清、消、補諸法。並在此基礎上創立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方劑。據統計,《傷寒論》載方113 個,《金匱要略》載方262 個,除去重復,兩書實收方劑269 個。這些方劑均有嚴密而精妙的配伍,例如桂枝與芍藥配伍,若用量相同(各三兩),即為桂枝湯;若加桂枝三兩,則可治奔豚氣上衝,若倍芍藥,即成治療腹中急痛的小建中湯。若桂枝東加附子、葛根、人參、大黃、茯苓等則可衍化出幾十個方劑。其變化之妙,療效之佳,令人嘆服。尤其是該書對於後世方劑學的發展,諸如藥物配伍及加減變化的原則等都有著深遠影響,而且一直為後世醫家所遵循。

  《傷寒雜病論》對針刺、灸烙、溫熨、藥摩、吹耳等治療方法也有許多闡述。另對許多急救方法也有收集,如對自縊、食物中毒等的救治就頗有特色。其中對自縊的解救,很近似現代的人工呼吸法。這些都是祖國醫學中的寶貴資料。

  (資料來源於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