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我們為什麼討厭美國|(四)“生化危機”的佈局者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寰球熱點      2022-05-06 08:22:32

微信圖片_20220427100135

    292549  致命病毒?人體實驗?精神控制?……隨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讓美國突然關閉的“德特裏克堡生物實驗室”話題備受關注;而自俄烏衝突爆發後,俄羅斯挖出美國在烏克蘭境內佈局的26座生物實驗室,再次讓美國站在了風口浪尖。但烏克蘭的數據只是冰山一角,據俄羅斯國防部披露,美國在全球30個國家控制了336個生物實驗室,讓人不免質疑:美國是否一直在籌劃佈局現實版“生化危機”?!


    肆無忌憚秘密發展生化武器

橫線

實際上,美國從未停止過對生物武器的研究。特別是自2001年美國總統小布希上臺後,宣佈退出1972年簽署的聯合國《禁止生化武器公約》,便開始肆無忌憚地發展生化武器。據統計,美國建立的海外生物實驗室國家名單,包括獨聯體國家、烏克蘭、喬治亞和阿富汗;還有一部分分佈于非洲以及泰國、柬埔寨、越南、寮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

禁止生物武器公約

《禁止生物武器公約》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截圖

並且近20年來,美國一直阻擋重啟《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的談判。2021年《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組織希望加強對這一公約的監管、執行,決定建立一套新的核查機制,確保締約國能夠不打折扣的落實不研究生化武器的承諾。一共183個國家參與投票,182個國家全部舉雙手贊同,但唯獨美國投了反對票。直到現在美國都堅決不允許聯合國任何機構展開生物實驗調查,美國直接用行動表明“不配合”態度,更不會開放生化實驗室。

據“參考消息”5月2日報導指出,俄羅斯外交部表示將向若干美國官員發出邀請,希望他們參與俄議會調查美國在烏克蘭生物實驗室活動小組的會議,就看美國敢不敢接招。

美國生化實驗“臭名昭著”的案例——

【萬惡之源:德特裏克堡實驗室】

德特裏克堡

德特裏克堡實驗室 圖片來源:國防時報

位於美國馬利蘭州的德特裏克堡實驗室成立於1942年(二戰期間),美國陸軍因受到日軍發動細菌戰的“啟發”,決定啟動開發生物武器的秘密計劃。作為隸屬於軍隊的傳染病研究所,德特裏克堡的過去疑雲密布,光是這一座實驗室便爆出過多起舉世震驚的病毒事件,曾被外媒稱為美國政府進行“最黑暗實驗的中心”,儲存了幾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病原體,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桿菌、天花病毒、鼠疫桿菌以及非典(SARS)冠狀病毒等。

·“精神控制”

二戰期間,美國中情局在德特裏克堡創立了“精神控制項目”,在不知情的美國人和蘇聯戰俘身上進行人體試驗。假借“國家安全”為由,美國軍方科學家們毫無限制地在人體上進行殘忍和非法的實驗,試圖尋找“吐真劑”和其他用於暗殺外國領導人的藥物,然而,這個“精神控制項目”最終徹底失敗,被美國政府在20世紀70年代終止。

·“白衣行動”

1955年,德特裏克堡執行白衣行動,邀請2000志願者參與人體實驗,標榜為“疫苗生産”,但需要簽字的同意書中根本無動物實驗説明,這一行為至今都是謎團,包括美國陸軍醫療檔案館中也沒有記載。

·“橙劑事件”

向越南灑橙劑

圖片來源網路

在貫穿整個1960年代那場著名的越戰中,美軍在越南南方廣泛撒下一種在容器上印有橙色條紋的高效除草劑,名為“橙劑”,其主要成分就是二惡英,是“人類目前所能生産的最毒的化工原料”。6700萬升橙劑永久留在越南十分之一范圍的國土上,它們通過食物鏈迴圈,進入人體需要14年才能完全消除,甚至能改變人體生物遺傳基因。造成的後果延續至今,製造了五十多萬“橙劑嬰兒”並使兩百多萬兒童遭受癌症和其他病痛的折磨,這種武器後來被美國官員證實出自於德特裏克堡之手。

·“鼠疫霍亂”

日本731部隊

731部隊罪惡滔天,石井四郎(右)將資料交給美方,以逃脫戰爭審判  圖片來源:國防時報

據中國戰地記者西虹所著的《抗美援朝戰地日記》記載,在朝鮮戰爭期間,美國對朝鮮北部和中國東北地區投放過包括傷寒病菌在內的多種病菌,使這些地區爆發了從未有過的鼠疫、霍亂和腦炎等疫病。而在1945年,日本731部隊向美國德特裏克堡無條件移交所有研究材料及數據,包含了對炭疽、鼠疫、傷寒、甲乙型副傷寒、痢疾、霍亂、鼻疽等的感染或致死量、感染方式、炸彈實驗、噴灑實驗、穩定性等方面的全面研究。

·“炭疽桿菌”

2001年9月18日開始,美國媒體和政府辦公室接連收到涂有炭疽病毒的信件,最終導致17人感染,5人死亡,致使2萬名美國人服用抗生素。調查發現,是德特裏克堡微生物學家埃文斯(Bruce E.Ivins)取出炭疽孢子並用信寄出。

不過在2019年7月,德特裏克堡實驗室突然蹊蹺關閉了,今年3月,美國民眾在網上發起請願,要求調查該基地是否有病毒泄漏情況。

【禍害全球:海外實驗室】

美國生物計劃活動範圍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

2019年6月,獨立新聞調查機構Armswatch揭露稱,美國軍方在全球25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生物實驗室,秘密研製生物武器,這些實驗室分佈在喬治亞、烏克蘭等前蘇聯國家,以及中東、東南亞和非洲地區。報道稱,這些實驗室都屬於所謂“生物協同計劃”(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該項目是由美國國防威脅署(Defense Threat Reduction Agency)出資21億美元設立的。

烏克蘭研究項目

美國駐烏克蘭使館網站上的生物實驗室相關資訊 圖片來源:新華網

·喬治亞“致命毒素”

根據美聯社報道,早在2018年10月,俄羅斯國防部就指出,美國“似乎在喬治亞秘密運作生物武器實驗室”,違反了國際公約,並對俄羅斯造成了威脅。

俄軍輻射、化學和生物防護部隊司令伊戈爾·基裏洛夫當時指出,美國在喬治亞出資設立了理查德·盧加爾公共衛生研究中心(Lugar Centre)。喬治亞國家安全部門披露的文件顯示,盧加爾研究中心曾“把志願者當作實驗室豚鼠”,用來測試一種新的致命毒素。2015至2016年間,有73名參加測試的志願者死亡。

·俄羅斯周邊“蝙蝠冠狀病毒”

俄羅斯國防部公佈的資料顯示,在靠近俄羅斯的實驗室——也包括喬治亞的美國生物實驗室——進行了R-781項目,它的對像是從蝙蝠傳播給人類的細菌和病毒病原體:鼠疫、鉤端螺旋體病、布魯氏菌病以及冠狀病毒和絲狀病毒的病原體。早在2020年初,世界衛生組織發佈的最新疫情報告就指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新冠病毒與其他已知在蝙蝠中傳播的冠狀病毒存在關聯。

烏克蘭生物實驗室

“新華社”衛星新聞實驗室定位 圖片來源:新華網

·烏克蘭“UP禽類病毒”

俄羅斯方面公佈的文件顯示,美國駐烏克蘭生物實驗室進行了多種病毒研究。其中包括“up-4計劃”,研究了145個生物物種,利用候鳥遷徙傳染禽類病毒,包括人類中致死率高達50%的H5N1禽流感以及紐卡斯爾病毒;“up-8計劃”,由4400名烏克蘭士兵參與,研究克裏米亞-剛果漢坦病毒和出血熱病毒病毒,約20名烏克蘭士兵在接觸類似流感的病毒武器後死亡,200人住院,這個城市還暴發了霍亂,在飲用水中發現了甲型肝炎病毒;利沃夫的美國生物實驗室中有一處是獸醫實驗室。俄羅斯軍隊獲得的文件證明,代號為“UP-2”、“UP-9”、“UP-10”的項目針對非洲豬瘟、炭疽等等。

·南韓“朱庇特計劃”

2015年5月22日,美國猶他州一軍事實驗所向南韓烏山空軍基地寄來一批仍具有活性的炭疽桿菌樣本,事件曝光後在南韓社會引起軒然大波,美國在南韓一直秘密展開的代號為“朱庇特”的生化武器研究計劃被暴露在世人面前。據韓媒爆料,“朱庇特計劃”涉及的病毒樣本除炭疽外,還有一種叫做A型肉毒桿菌毒素的病毒。人們常説的肉毒桿菌已在醫學上實現商用化,但A型肉毒桿菌毒素卻是一種高效價的劇毒物質,其毒性可達炭疽菌的10萬倍,在生化戰場是具有大規模殺傷性的化學戰劑。


害人害己!無辜民眾被“以身試毒”

橫線

橙劑受害者

越南“橙劑”事件受害者 圖片來源網路

美國羅格斯大學新澤西學院教授倫納德·科爾在著作中詳細記錄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軍利用普通民眾進行的大量秘密生物武器試驗:

1950年,美國海軍在舊金山市大量噴灑芽孢桿菌粘質沙雷氏菌,導致11人入院,其中1人死亡;

1951年,美軍在弗吉尼亞的諾福克海軍補給中心針對非裔美國人投放可引發肺部疾病和哮喘的煙曲霉孢子

1957—1958年,美軍在密蘇裏州和明尼蘇達州等地釋放致癌的硫化鋅鎘;

1966年,美軍方研究人員在紐約地鐵隧道中釋放芽孢桿菌等等。實驗室內,不知情的囚犯、軍人被用來進行活體實驗。實驗室外,無辜的普通民眾也被秘密利用,“以身試毒”。

此外,在病毒製造過程中,還經常發生意外事故。

根據美國審計署2009年的一份報告,在過去10年中,美國的P3實驗室就發生了400起事故。比如在2014年6月,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將炭疽桿菌從生物恐怖主義快速反應與先進技術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BSL-3)轉移至鄰近的二級實驗室(BSL-2)時,由於消毒技術不到位,導致80多名中心工作人員接觸了此種危險病原體。


多國譴責!揭露美國在當地犯下的惡行

橫線

2008年,印度尼西亞指控雅加達的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從事間諜活動、生物武器研究和研發“新型疾病”,並要求該研究所撤出印度尼西亞。

2013年,美國國防部位於喬治亞的盧格中心啟動了疫苗試驗。同年,喬治亞爆發了炭疽疫情。從那時起,炭疽病例在喬治亞不停地被報告。

南韓抗議

在南韓平澤市,南韓抗議者手持標語在美軍烏山基地前向美國政府示威,要求其高度重視炭疽桿菌的危險性。圖片來源:新華社

2015年,美國一家生化中心向包括南韓首爾龍山、釜山、群山和平澤在內的4個美軍基地設立的4所炭疽桿菌生化武器實驗室,秘密運送炭疽毒菌,途中發生了洩露事故,引起南韓民眾抗疫。

2017年,俄羅斯總統普京曾指出,有人在有目的地採集俄羅斯人的生物樣本資料。俄媒隨即報道,美國空軍在一份生物樣本採購招標中將目標鎖定俄羅斯人,未來或被用於製造細菌武器。

俄羅斯抗議

2015年和2018年,關於俄羅斯抗議美國生物武器實驗室的報道

2018年,喬治亞前安全部長伊戈爾·吉奧爾加澤通過媒體揭露,美國在其國內的盧加爾生物實驗室進行秘密人體實驗,導致許多參與者死亡。

喬治亞前部長敦促特朗普調查盧加爾實驗室

喬治亞前部長敦促特朗普調查盧加爾實驗室

2020年,烏克蘭反對黨議員梅德韋丘克曾指出,自從美國資助的實驗室建立以來,烏克蘭遭遇了多次無法解釋的危險疾病的爆發。


生物武器是一種對人的生命健康可構成無差別、大範圍、長時間嚴重危害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國際社會所禁止,為人類文明所不容。

而美國,正是這一樁樁已發生或將發生的全球性“生化危機”佈局者!


資料來源:新華網、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中國網、央視新聞、人民網、環球網、微信公眾號“鈞正平工作室”、《環球》雜誌等

圖片製作:劉素

編輯策劃:邱夢穎



責任編輯:邱夢穎
寰球熱點
國際觀察
國際新聞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