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防長一邊渲染中國威脅,一邊説期待會面

美防長一邊渲染中國威脅,一邊説期待會面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日前表示,他期待在下個月的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與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的首次會面,以促進安全與穩定。然而在做出這番表態之前,奧斯汀仍將“對抗來自中國的挑釁和欺淩”描述為“步步緊逼的挑戰”,他宣稱,“為了與我們新的國防戰略保持一致,我們將加強我們在印太地區的兵力態勢、基礎設施、軍事存在和戰備,包括關島的導彈防禦。”

  據美媒報道,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出席參議院撥款委員會小組聽證會時重申,五角大樓的主要軍力佈局仍鎖定對抗中國“咄咄逼人的霸淩行為”。他強調,俄羅斯是“緊急威脅”,而中國則是美國“步步緊逼的挑戰”。為此,美國已為“太平洋威懾倡議”投入60億美元,“為配合我們《國防戰略》報告內容,我將加強我們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態勢、基礎設施、軍事存在和備戰能力,包括在關島的導彈防禦系統。”

  值得注意的是,在回答來自民主黨參議員范恩斯坦有關不久前美中防長通話的問題時,奧斯汀表示,希望未來能持續和中國解放軍高層保持溝通。“我希望那是未來許多次通話的第一次,我們都認識到對話和保持溝通渠道通暢的重要性”,奧斯汀説,“我們都希望確保共同努力,促進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因此,我期待與他再次接觸。”奧斯汀還表示期待在6月舉行的“香會”上見到魏鳳和。

  “香會”是全球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多邊安全論壇之一,通常有多國防務官員和高級軍事將領出席。自2002年起一直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舉行。受疫情影響,2020年和2021年“香會”連續兩年取消舉辦。2022年“香會”定於6月10日至12日舉行。如果今年“香會”如期舉行,按照此前中美代表團在“香會”上保持互動的慣例,確實為中美防長首次會晤提供了可能性。2019年,魏鳳和率團出席“香會”,那是時隔8年中國防長再次率團出席。參會期間,魏鳳和與時任美國代理國防部長沙納漢舉行會談。

  每年“香會”熱點之一是美國防長的主題演講,他會借助該平臺闡述美國的地區安全戰略。從會議日程安排上看,唯一與美國防長享受同等待遇的是中國防長,2011年梁光烈和2019年魏鳳和都是獨自“承包”一場主題演講,其他國家防長都是2至3人分享一個主題。此外,中美在“香會”期間的互動也最為世界各大媒體關注。截至目前,中國國防部尚未發佈參加今年“香會”的官方名單,一般情況下,什麼級別的官員率團參會會根據相關工作安排作出決定。

美防長的表態有何深意?


  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于4月20日應約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通電話。魏鳳和説,中美雙方要認真落實兩國元首共識。中國希望與美國建立健康穩定發展的大國關係,也必將捍衛國家利益和尊嚴,美國不應低估中國的決心和能力。兩軍要增進軍事互信,加強對話交流,管控風險危機,開展務實合作,確保兩軍關係正常穩定發展。魏鳳和強調台灣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就會對兩國關係造成顛覆性影響。中國軍隊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

     奧斯汀表示,美方將本著坦誠開放的態度加強對華軍事領域交往合作。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雙方應以負責任方式管控競爭、管控風險,妥善處理兩軍關係面臨的難題。

  專家指出,保持中美兩軍高層溝通是落實兩國元首通話共識,奧斯汀對外釋放出的信號有一定積極意義,一方面想保持兩軍關係正常穩定發展,同時也想借此了解中方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的政策立場,避免發生誤解誤判。然而不能指望中美僅靠兩國防長溝通就解決彼此面臨的重大安全和防務問題,因為對華合作與美國國內當前的政治氛圍相左,雙方可以合作之處在於降低兩軍發生意外衝突的風險。

  由於中美兩國、兩軍關係的重要性,中方是願意和美方加強溝通的。在此前歷次“香會”上,中國人民解放軍代表團團長會發表演講闡述中方有關立場主張,也會與包括美方在內的各國代表團成員會晤,增信釋疑。面對面的閉門交流會更為坦誠,雙方會直截了當地表達訴求,講清楚底線,避免誤解誤判。如果雙方都有深入交流的意願,可以涉及很多問題。

     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表示,穩定的中美兩軍關係符合兩國共同利益,也符合國際社會的共同期待。但同時他也強調,中方對發展兩軍關係是有原則的。

美方反覆炒作中國“核威脅”

  美國核力量重要負責人、美軍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理查德在國會發出所謂“警告”,極力渲染俄羅斯和中國對美國的“核威脅”,並稱中國“正在密切關注烏克蘭的戰爭,未來很可能會利用核脅迫來為自己謀取利益”。他還嚇唬國會議員們説,美國現在正面臨“核威懾力危機”,“而這在我們國家歷史上只出現過幾次”。

  通過聳人聽聞地炒作中國“核威脅”,來為美國實際的核擴張提供藉口,這已經成了華盛頓駕輕就熟的把戲。上個月,查爾斯·理查德就在國會閉門聽證會上表示,中國戰略核武庫的“驚人擴張”對美國而言是快速升級的風險;3月,他還稱自己“非常擔心”中俄兩國可能的“在核武器上的合作”。

     如果説這番努力是為了給自己的部門爭取更多經費,那麼查爾斯·理查德的確做到了——根據拜登政府近期提交的2023財年國防預算草案,美國核武庫維護和升級預算達到344億美元,遠高於2022財年的277億美元。

  當然,這更是華盛頓整套組合拳裏的一部分,那就是通過假裝擔憂“威懾力不夠了”,來為自己任性的“核自由”和“核霸權”尋找正當性。因此華盛頓的政客們和輿論機構要麼炒作“中國在西北建發射井”這樣的虛假資訊,要麼完全基於假設去宣揚“中國可能在台海動用核武器”這種極端離譜的想像。在俄烏衝突中,美西方輿論和政客熱衷於炒作核戰風險,還將中俄進行無端“綁定”,哪怕中國跟戰爭根本不沾邊。

  據國外軍控智庫推測,美國及北約其他成員國的核彈數量是中國的20倍之多,中國現在所擁有的核武器數量與之相比完全不在一個量級。美方在坐擁全球最龐大核武庫的基礎上,耗費鉅資推進核武現代化,還不斷給核武器的使用“鬆綁”,由此帶來的戰略誤判風險將是難以估量的。

  眾所週知,中國的核政策十分公開透明,是中俄美英法五個核武器國家中唯一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國家。中國也明確表示不會與任何國家進行核軍備競賽,始終把自身核力量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準。這也意味著,中國的核力量發展有自己的既定節奏,不會隨著美方的炒作起舞。相比之下,華盛頓卻刻意在核武器的使用上大搞戰略模糊,試圖為將來動用核武器留有自行解讀的餘地。一隻手指著別人的鼻子,另一隻手卻在悄悄擰開瓶蓋把魔鬼放出來。

污衊中國,毫無真憑實據

src=http _pic2.zhimg.com_v2-911e5d0f55e8e9befc0baa63b9362aab_1440w.jpg source=172ae18b&refer=http _pic2.zh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前,美國國務院發佈《2022年軍控遵約報告》,指責中國未遵守暫停核子試驗、導彈防擴散承諾,並對中國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提出質疑,儼然一副“教師爺”的姿態,對中國進行“有罪推定”。

     這種無端指責中國軍控遵約狀況的做法非常霸道可笑。比如,中國一直按照“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TCR)的規定,管理自己的導彈以及相關物件出口,理應成為該機制的成員國。但美國一方面長期阻撓中國加入MTCR,另一方面又抱怨沒有足夠資訊了解到中國是否遵約。

  事實上,美國在軍控與防擴散領域的遵約記錄劣跡斑斑。退出《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撤銷簽署《武器貿易條約》,在伊核問題上立場反反覆復;向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技術、合作開發高超音速武器,向他國出售可攜帶核彈頭的“戰斧”巡航導彈,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獨家阻擋《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並在全球設立生物實驗室、開展生物軍事活動……無數事實證明,美國才是在全球軍控與防擴散領域不斷惡意犯規的“模範”。

  即使百般污衊、抹黑中國,試圖轉移矛盾,但美國難掩自身的斑斑劣跡。在有關暫停核子試驗問題上,美國口口聲聲呼籲他國停止核子試驗,自己卻不斷進行臨界核子試驗。這純粹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霸權行徑。美國的所作所為,嚴重破壞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阻礙國際軍控與裁軍進程。美國不反躬自省,反而不斷向其他國家潑臟水,實質是為自身擺脫條約義務製造藉口、尋找替罪羊。

癡迷于“拳頭的力量”不會讓美國更強大

點擊進入下一頁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出,美方高官近來言必稱中國構成步步緊逼的挑戰,動輒指責中國企圖改變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他們擔心的其實是美式霸權秩序受到影響,擔心美國自己設定、被包裝成國際規則、用來遏制打壓別國的“家法幫規”受到挑戰和反對。

  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始終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和積極防禦的軍事戰略。中國發展軍力是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不針對任何國家。中國軍事力量的增長,完全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長。

  反觀美國,軍費常年高居世界第一,佔世界軍費總開支約四分之一,相當於其後9個國家軍費開支的總和。近來美國又提交了約8130億美元的2023財年國防預算草案,美方維持如此龐大的軍費開支,究竟要幹什麼呢?

  癡迷于“拳頭的力量”,沉溺于叢林法則,不會讓美國更加強大,也不會讓美國更加安全。美方應該做的是摒棄冷戰思維和霸權執念,客觀理性看待中國國防力量發展,停止炒作中國威脅論,停止拿中國説事,為自身提升軍費、擴張軍力尋找藉口。


     來源:中新網、環球網、人民日報、國防部發佈、外交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