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帶私貨”扯台海,日本積極推動“北約亞太化”

“夾帶私貨”扯台海,日本積極推動“北約亞太化”
日本近來在國際舞臺上十分活躍,多名政要密集訪問亞洲、歐美國家。首相岸田文雄在提及台海局勢時甚至宣稱,“明天的東亞可能成為烏克蘭”。隨著日本與北約關係越來越密切,外界紛紛猜測,難道日本要加入北約?事實上,日方頻頻借一些外交活動“夾帶私貨”,拿中國説事,渲染地區緊張局勢,炒作所謂“中國威脅”,根本目的就是為自身擴武強軍尋找藉口。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自4月下旬起對東南亞、歐洲展開訪問,英國是其此次外訪的最後一站。岸田宣稱,此次系列外訪是在“國際社會處於重大歷史十字路口”背景下進行的,取得了“豐碩成果”。持有普世價值觀的國家之間的合作越來越重要,我們將與盟友和志同道合國家合作,絕不能允許任何單方面以武力改變現狀的情況在印太,特別是在東亞地區發生。岸田宣稱,“在‘明天的東亞可能成為烏克蘭’的危機背景下,日本正調整對俄政策,並將與七國集團(G7)成員合作實施切實的對俄制裁”。

  岸田叫囂,“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不僅對日本的安全保障,對國際社會的穩定也很重要。我們的一貫立場是,希望通過和平對話解決台灣問題,我們將持續密切關注”。此外,他還表達了希望美國重返《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意願。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國與國之間的合作應有利於促進地區和平、穩定與繁榮,不應針對第三方,也不應損害第三方利益。日方頻頻借一些外交活動“夾帶私貨”,損害地區國家互信與合作,這不利於本地區和平穩定,註定不得人心。

  趙立堅強調,台灣問題完全是中國內政,同烏克蘭局勢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國人民負有歷史罪責,更應該謹言慎行,完全沒有資格説三道四。在涉海問題上,中方堅定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同時願同有關國家通過談判協商妥善處理分歧,維護地區和平與安寧。日方如果真的希望東亞和平穩定,就應該立即停止挑動大國對抗,多做有利於增進地區國家間相互信任、促進地區和平穩定的事。

下載

  除在倫敦舉行記者會外,岸田文雄還與英國首相約翰遜舉行會談。據日本NHK網站報道,兩人會談期間,就簽署有關日本自衛隊和英國軍隊聯合訓練的《互惠準入協定》達成原則共識,並決定為實現儘早簽署有關協定而加速推進相關工作。根據該協定,日本和英國可共同部署軍隊以展開訓練、聯合演習和救災活動。此外,岸田和約翰遜還宣稱,“面對俄羅斯的軍事行動和霸權主義行動日益加劇的中國,歐洲-大西洋與印太地區的安保是不可分割的,任何單方面以武力改變現狀的行為在世界任何地區都是不可接受的”。兩人還就推進實現所謂“自由開放的印太”而深化合作達成共識。

  《朝日新聞》分析稱,同為美國盟友的日本和英國在安保方面加強合作關係,將有助於牽制中國。為應對崛起的中國,日本希望在聯合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同時,也讓英國能參與其中。有觀點認為,日本今年1月與澳大利亞簽署協定,且日本與美國有類似的《日美地位協定》,如果日英今後也簽署該協定,這不僅意味著日本與英國的安保防務關係深化,也意味著日本與美英澳“奧庫斯”之間的安保防務互動將變得更為緊密。

  另據共同社報道,菲律賓海岸警衛隊日前在馬尼拉總部前的碼頭,舉行了日本提供的主力巡邏船的服役儀式。菲海岸警衛隊計劃將兩艘巡邏船部署在南海。日本期待這能成為對中國海洋活動的威懾。美媒認為,為抗衡中國,日本動作頻頻。

日本是否會加入北約呢?

src=http

  近年來,日本一再強調自身安全環境“空前嚴峻”,需要加強“遏制力”,但如果沒有“真正的威脅”,即使想推動也缺乏動力。俄烏衝突成為日本突破國內禁忌,增強軍事實力的“良機”。日本不僅借此機會突破了“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在近日自民黨向政府提交的就年底前修改“國家安保戰略”等三份文件提出的建議中,擬將俄羅斯定義為“現實威脅”,將中國定義為“重要威脅”,以此為藉口建議日本將軍費的GDP佔比增至2%,建議日本應具備有很強的先發制人嫌疑的所謂“反擊能力”等等。

     這些動作日本政府早就想做,但得不到民意的支援而延宕至今。俄烏衝突發生後,日本政府與媒體一再渲染威脅,並將俄烏衝突有意與台海問題聯繫,煽動子虛烏有的恐慌情緒,不少民眾受騙,以至於有55%的民眾支援將軍費提高至GDP的2%以上。可以説,日本正極力榨取俄烏衝突的“外溢價值”。

  日本歷屆政府之所以一再強調“價值觀”,一是為了體現與中國的“異質性”,尋求美歐一些所謂的民主國家在對華外交上的助力;二是圖謀用所謂的自由、民主、人權的國際秩序來替代戰後國際秩序,將二戰戰敗國的身份洗白為“民主國際秩序的守護者”。拜登政府在俄烏衝突問題上一再聲稱是“民主與專制”的對立,正中日本下懷。而日美歐反俄的同時,實際上心裏“惦記”著中國。

  然而北約的同盟“強度”高於日美同盟,美、歐、日的利益並非高度一致。北約的約束力比日美安保條約強很多,這也意味著美歐對日的義務要大許多,考慮到日本與周邊幾個國家都有領土爭端,無論是美國拼湊“亞太北約”或者北約擴大到亞太,都意味著美歐可能要被動捲入涉日爭端,這不符合美歐利益。

     同樣對日本來説,歐洲處於亞歐大陸另一側,與日本的地緣利益並不一致。北約之所以仍在運轉,是因其地緣利益共性強,而這一點日本並不具備。一旦加入,反而日本有可能獨立性受到大大牽制,這也是日本領導層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北約亞太化”等於引狼入室

SRC_HT~4

  在歐洲製造分裂、在世界製造危機和戰爭的北約組織,正企圖將“集團政治”“陣營對抗”那一套複製到亞太地區。一段時間以來,英國已經在多個場合高調推動“北約亞太化”,呼籲應對“印太威脅”,“幫助台灣自衛”。在亞太內部,日本正在異常起勁地應和這種盤算,似乎一心想成為“北約亞太化”的帶路黨。

  推動這股逆流的主力無疑是美國。華盛頓近年來不斷推動盟友配合其戰略重心東移,一些國家甘願為美國這一戰略調整牽馬墜鐙,同時各打各的算盤。倫敦希望借助幫華盛頓“探路”來擴大自身原本已經衰落的影響力,而日本則想借美國的姑息縱容擺脫和平憲法的“束縛”、為軍國主義“叫魂”。總之,烏克蘭危機是一些西方政客眼裏的一盤“好菜”,為此他們勢必不斷升級製造地區緊張的調門和動作。

  日本想與美西方“裏應外合”,將已經在歐洲證明失敗並引發嚴重後果的“安全模式”強行引入亞太。歐洲安全出現“當機”,恰恰説明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這套系統已經不再適應今天的時代。歷史經驗反覆表明,各國安全不可分割,一國安全不能建立在犧牲他國安全基礎之上。

     北約式的集團對抗機制將地區國家強行劃分為聯盟內國家和聯盟外國家,這只能製造更大的不安全,讓各國陷入到相互拉升警報和敵意的安全悖論、安全困境陷阱當中。要緩解地區國家的安全焦慮和緊張,作為軍事聯盟的北約絕對是一劑毒藥而非解藥。亞洲的良好局面決不能被“新冷戰”毀了,警惕、拒絕“北約亞太化”應成為地區各國的強大共識和集體意識。

“軍事觸角”不斷延伸

  報道稱,進入2022財年第一週,日本統合幕僚監部便對外公佈本財年的大型聯合軍事演習計劃,這在以往並不多見。據介紹,日本將舉行12場大型聯合軍事演習,包括6場自衛隊多兵種聯合軍演、3場美日聯合軍演和3場多國聯合軍演。

  日本防衛省稱,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11月的美日“利劍”演習,這也是兩國第16次舉行年度大規模聯合作戰演習,主要檢驗在遭到“武力攻擊”後,美日兩國在海上、地面和空中的協同作戰能力。此外,日本自衛隊將舉辦3場以海外撤僑為背景的多國聯演,演習地點分別位於北非中東地區、泰國和日本本土。

  作為本財年首場聯合軍事行動,4月中旬左右,美日兩國從菲律賓海至日本海一線,連續組織為期10天的海上聯合演習。其間,美國“林肯”號航母編隊4艘艦艇、日本海上自衛隊兩艘導彈驅逐艦和多艘運補船,共同演練防空反導、戰場通信、反潛作戰等課目。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196831555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據日本媒體披露,演習中,“林肯”號航母搭載的F-35C艦載機、EA-18G電子戰飛機,還飛赴日本三澤基地附近,與航空自衛隊舉行空中對抗、聯合作戰等課目演練。日本海上自衛隊官員表示,此次演習雖未列入年度大型聯合軍演計劃,但其背景想定、課目設置別具代表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日同盟關係的親密度。

  此外,日本還與菲律賓在東京舉行首次外長、防長“2+2”會談;與紐西蘭達成“資訊保護協議”,該協議將允許日本與紐西蘭交換機密資訊;與越南、帛琉建立起“防災救災”協同機制。日本媒體評論稱,日本自衛隊希望通過頻繁開展防務外交,強化與東盟國家的軍事合作,並推動日本最終加入“五眼聯盟”情報分享組織,進一步擴大其海外影響力。

  日本自衛隊除公佈年度大型軍演計劃、加強與多國防務合作外,還從陸海空多個層面提升防衛能力。據日本《讀賣新聞》網站報道,日本防衛省4月新設暫定名稱為“全球戰略情報官”的職位,負責分析新聞報道和社交媒體貼文的真實性和意圖,以防止假新聞影響輿論。報道稱,此舉旨在加強日本應對混合戰爭的能力。

src=http _photo.tuchong.com_2651653_f_616849010.jpg&refer=http _photo.tuchon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陸上自衛隊剛剛成立的“電子作戰隊”,也開始執行各項任務。該部隊總部位於東京朝霞駐地,主要任務是蒐集和分析對手的電磁情報和通過電波干擾通信,並統一管理部署在九州、沖繩等地的相關特種部隊,強化日本在電磁領域的作戰能力。航空自衛隊在日本最西端的沖繩縣與那國島部署編制20人的雷達部隊,負責使用移動雷達進行警戒監視。航空自衛隊表示,此舉填補了該地區沒有常駐偵察監視部隊的空白,新部隊的偵察範圍基本覆蓋西南方向主要海域。

  與此同時,日本航空自衛隊引進的兩架KC-46A空中加油機和1架“全球鷹”高空無人機,也于4月完成首次訓練任務。海上保安廳發佈消息稱,為加強對周邊海域的監視,日本已決定引進美國通用原子能公司的MQ-9B“海上守衛者”大型無人機。目前,青森縣八戶市的八戶機場被初定為無人機基地,力爭10月投入使用。日本海上自衛隊4月初還啟動“加賀”號直升機驅逐艦“航母化”改造工程,為美制F-35B戰鬥機在該艦上進行短距起飛和垂直降落創造條件。

  而九州新田園機場的改造工程也已基本完成。該機場滿足F-35A和F-35B戰鬥機長期部署條件,必要時可保障美國空軍12架戰鬥機和1架運輸機,以及200多人臨時進駐。對於外界關注的美日共用艦載機和兩棲訓練基地馬毛島的設施建設,日方明顯加快進度,開始修建戰機跑道等主體工程。

     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大校指出,最近一段時間,日方為了擴張軍力、增加防衛預算,謀求所謂“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不斷製造各種藉口,散佈不負責任的言論,這種企圖突破“專守防衛”的危險苗頭,才是國際社會應高度警惕和強烈擔憂的。日本軍國主義當年以外部威脅等為藉口發動對外侵略戰爭,給包括中國在內的地區國家人民帶來深重災難。我們敦促日方以史為鑒,約束自身言行,多做有利於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事。


     來源:環球網、中國國防報、國防部發佈、外交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