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又一國反對兩國入約!關鍵時刻,拜登聲明不簡單!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國際新聞      2022-05-20 13:28:23

  中新網5月20日電 (記者 孟湘君)北約正處於通往第六輪擴張的路上,當地時間18日,芬蘭和瑞典大使將兩國加入該組織的申請信,遞交到了布魯塞爾北約總部。

  然而,關鍵時刻,土耳其站出來反對兩國加入北約,成為一道“攔路虎”。未曾想,美國和北約還沒擺平土耳其,又面臨一道“路障”,克羅埃西亞。

  這就導致美國一心想要促成的“閃電加盟”,可能變得不如預想中那麼快。為此,美國和北約可能不得不耐著性子擺平這些問題,又可能為局勢增添怎樣的變數?

  【克羅埃西亞:實際上的第一個反對者】

  “就像春天的雨一樣突如其來,沒有人預料到”,5月3日,在被問及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可能性的問題時,克羅埃西亞總統米拉諾維奇指出,如果從總統級別來説,他本人將在6月參與馬德里北約峰會時,表態否決兩國“入約”。

  5月18日,米拉諾維奇在新聞發佈會上再度強調,他打算指示克羅埃西亞常駐北約代表諾比洛,阻止兩國“入約”。

  而談及土耳其反對芬、瑞加盟北約,米拉諾維奇認為,土耳其是在“展示如何為國家利益而戰”。“在得到想要的東西之前,土耳其肯定不會讓步”。

點擊進入下一頁

  當地時間5月18日,瑞典國防大臣胡爾特奎斯特(左)到訪五角大樓,與美防長奧斯汀(右)舉行會晤。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實際上,米拉諾維奇早在4月底,就先於土耳其警告了北約,並提出諸多理由。

  一、兩國“入約”,相當於“激怒俄羅斯”,是一種“危險的套路”。

  這説明,對於克羅埃西亞這樣的小國來説,並不希望過分惹惱俄羅斯,造成歐洲地緣對立的加劇。

  二、相比急著“入約”,歐洲國家應先解決“內部矛盾”,比如巴爾幹地區諸多問題:

  ·出於對波斯尼亞克羅埃西亞人的利益,應更改波黑選舉立法

  ·自行宣佈獨立的科索沃不被承認

  ·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未併入申根區

  ·阿爾巴尼亞和北馬其頓共和國加入歐盟的談判推遲

  作為克羅埃西亞前總理,米拉諾維奇2020年擊敗保守派領導人,登上總統寶座。他主張建立一個“正常的克羅埃西亞”,在歐洲諸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和利益。

  其“吐槽”的,是任總理時期就存在的西巴爾幹國家入盟等“老大難”問題。克羅埃西亞、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都是好不容易才加入北約,也是北約這幾輪擴張收割的“戰果”。要知道,加入北約需要達到一定的政治、經濟、軍事標準,不僅受益於該組織,也得出力做貢獻。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2019年12月,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軍人參加閱兵式。

  都是“蓋章認證”的北約成員國,歐洲內部怎麼還區別對待?“前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2007年就加入歐盟,至今還不是申根區成員,更別説晚兩年才加入的克羅埃西亞。想當年,反對羅、保加入申根區的國家中,就包括芬蘭。

  此外,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加入歐盟進程十分艱難,談判遲遲未動。怎麼一碰到芬蘭、瑞典,“入約”就能“八百里加急”搞特殊?這難道不是把我們當“二等公民”看待?

  至於波黑,該國最大克羅埃西亞族政黨已要求修改選舉法例,提高克族政治參與度,否則就要建立克族專屬區,可能相當於鬧“半獨立”。總之,米拉諾維奇指出,“我們是在要求芬蘭和瑞典告訴美國人,讓美國人解決這些問題。”

  【土耳其:如何才能“亮綠燈”?】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土耳其《沙巴日報》、彭博社等披露,同樣強硬反對芬、瑞“入約”的土耳其開出大概10項條件,要求兩國以及美國等北約成員國一一解決問題。

  據不完全統計,這些條件可能包括:

  ·公開譴責庫爾德工人黨及其附屬組織,承認其為“恐怖組織”

  ·停止對庫爾德武裝財政支援、避免與其領導層接觸

  ·停止接收安卡拉認定為恐怖主義組織機構的成員,同意33名“恐怖分子”引渡要求

  ·停止流亡美國的“居倫運動”組織的活動

  ·解決土耳其與希臘關於塞普勒斯的爭端

  ·解除對土耳其的武器禁運

  ·解除對土擁有俄制S-400防空系統的制裁

  ·將土耳其重新納入F-35先進飛機計劃

  ·土從美購買數十架F-16戰機,為現有機隊升級套件

  綜觀這些要求,都與土耳其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可以説哪一項都非同小可。然而,卡達半島電視臺認為,安卡拉與西方夥伴過去幾年的關係惡化,已使土與俄走得更近。如安全需求未得到回應,土耳其重塑與西方關係的熱情,就會削弱。

  這種説法得到了一些證據支援,比如:

  其一,西方明裏暗裏支援土反對派。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土耳其軍方車輛遭庫爾德工人黨襲擊,著火燒燬。

  雖然美國和歐盟都宣佈將庫爾德工人黨視為恐怖組織,瑞典卻被指持續對其提供財政和武器支援,拒絕引渡該組織成員。正如埃爾多安所説,“不會同意對土實施制裁的國家加入北約”,因為2019年土軍越境進入敘利亞打擊庫爾德武裝,瑞典曾參與對土制裁。

  此外,“居倫運動”被指2016年發起未遂政變,威脅土總統埃爾多安本人的安全。該組織首領居倫至今流亡美國,但美國拒絕了土方對其的引渡要求。

  2021年10月,美國等10國大使曾聯合呼籲土當局釋放被控參與未遂政變的一名商人卡瓦拉,這10個西方國家中,就有芬蘭和瑞典。對此,土外交部譴責他們干涉土司法系統,宣佈這些大使為“不受歡迎的人”。

  其二,西方曾想將土耳其“踢出群”。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俄S-400防空導彈系統亮相。

  幾年前,從俄購買S-400防空系統後,土耳其就遭到了西方制裁,美國不僅將土踢出F-35先進飛機計劃,甚至一度要求土當局將S-400系統直接轉給烏克蘭。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員分析,當時,“多國已有想法將土耳其踢出北約”。不過,為什麼不乾脆就這麼幹呢?

  評論一針見血地指出,因為“很少人願意冒險失去北約體系內規模僅次於美國的常規軍隊,特別是這支軍隊還控制著具有戰略意義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且能夠進入黑海。”

  其三,雙方各類矛盾錯綜交織。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比如拜登政府就可能曾讓訪美的埃爾多安吃了“閉門羹”。而且,2021年,拜登政府罕見翻起了“百年舊賬”,認定一戰期間奧斯曼土耳其政府對亞美尼亞人實施“種族滅絕”,令土耳其怒氣值飆升。

  除了美國,土耳其與希臘也齟齬不斷,近期,土就退出將在希臘舉辦的北約“老虎會”年度空軍演習。

  1952年就加入北約的土耳其,雖然身為“資深玩家”,卻至今未加入歐盟,坐了多年的“候選人冷板凳”。總之,如今,埃爾多安政權正與西方漸行漸遠。

  5月18日,埃爾多安呼籲北約盟國尊重和支援土耳其對安全的擔憂,稱這是“對北約盟友的唯一期望”。不過,他認為,現在對方“缺乏這種態度”。

  【美國和北約:歡呼勝利還是解決問題?】

  依據規程,只有北約所有30個成員國“一致同意”,發佈接受議定書並正式邀請,才能開啟新國家加入的過程。而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土耳其已阻止對芬蘭、瑞典的申請啟動審議。加上克羅埃西亞,這將讓人懷疑,北約是否有能力在一到兩周內協商好第一階段申請。

點擊進入下一頁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對於反對的聲音,美國和北約該怎麼擺平?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網上發文指出,“土耳其是寶貴盟友”,“任何安全方面的擔憂都應予以考慮”。但這種“安撫”還沒落到實處前,很快就被收到兩國“入約”申請的“歷史性時刻”沖淡了。

  此外,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出來“滅火”稱,與土耳其一樣,瑞典也認為,庫爾德工人黨是一個“恐怖組織”。但這一表態不僅被瑞典反對黨批評是對埃爾多安的“屈服”,將使瑞政府“失去一些分量”,也沒能讓土耳其就此買賬。

  美國多次淡化土耳其的阻力,但沒給出具體解決方案。美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日前説,美國認為,土耳其的擔憂“最終將得以消除”,美、芬、瑞在直接與土對話以促成共識。不過,按埃爾多安之前的説法,西方國家目前這個程度的努力,只能約等於“別費勁了”。

點擊進入下一頁

美國總統拜登。

  另一方面,美國總統拜登當地時間18日表達了對芬、瑞申請加入“歷史上最強大防禦聯盟”的讚許,稱“迫不及待地期待”兩國加入。

  拜登在書面聲明中指出,兩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國家是“美國長期可靠的夥伴國”,加入北約後,除了“積極演習並保持在波羅的海的強大存在”,還將“使跨太平洋聯盟受益”。

  這份聲明,怎麼看?或許可以提出幾個關鍵詞:

  “史上最強大”

  “迫不及待”

  “積極演習”

  “波羅的海”

  “跨太平洋聯盟”……

  各方面結合起來看,似乎可以發現,美國對北約又一次即將擴張的歡呼,壓倒了對內部隱患與矛盾的重視。急著將各國拉上“戰車”,美國的戰略意圖,也進一步浮出水面。(完)

文章來源:中新網
責任編輯:徐亞旻
寰球熱點
國際觀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