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台島夜話】美國拜登政府對中政策:運用台灣問題箝制中國發展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2-06-01 13:32:45

  

台島夜話


  最近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喬治華盛頓大學演説,系統性闡述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提到台灣議題,再度強調美國對臺政策沒有改變;依然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中美三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美方不支援“台獨”,但希望兩岸和平解決爭端。同時,美國也強調會繼續與台灣合作,維持台灣的自衛能力,並支援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並批評中國試圖阻止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經常派軍機擾臺,威脅兩岸和平穩定。顯然,美國試圖在兩岸之間扮演天平砝碼平衡角色,並運用台灣問題箝制中國發展。

  尤其先前美國拜登總統訪日時,提出“軍事介入保衛”台灣,而非先前國務卿布林肯所提“提升台灣防衛能力”,此政策意涵似有所不同,這無異是偏離有利於維持兩岸和平之“戰略模糊政策”。然拜登總統前後三次在對臺防衛的強硬表述立場,隨即也遭美國白宮官員撤回及澄清,美國政策根本沒有改變。這種外交辭令表述方式,先由高層領導展現強硬立場,再由政府部門澄清政策未改變,同時激勵台灣,也安撫中國,美國兩岸政策搖擺在“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之間,追求其國家利益極大化。

  然而,這樣搖擺政策論述,恐怕一方面難以真正威懾中國;另一方面也難以使台灣民眾恢復對美國之信任,更可能陷台灣安全于戰爭邊緣風險中。拜登政府此番兩岸政策論述,儘管被批評為等同於拋棄美國多年來所秉持“戰略模糊”路線,轉向“戰略清晰”。然緊接著白宮、國務院等又陸續澄清美國兩岸政策並沒有改變,依然奉行“戰略模糊”路線。如此反覆不定路線搖擺,未必利於中美台海和平穩定關係架構之建立。

  首先,布林肯演説闡述未來全球唯一,具有與美國競爭超級強權實力國家僅有中國。強調面對中國,美國宣稱雖不會尋求衝突或新的冷戰,相反的會避免新冷戰發生;不會試圖阻止中國成為國際強權;不會阻止中國與其他國家發展經濟關係;但美國會捍衛國際法、協議、原則來維持和平與安全。美國肯定中國也是全球經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且有能力解決氣候變遷與新冠肺炎等議題,在可預見的未來,中美兩國必須要互相打交道。

  布林肯演説中也論及未來十年,將是中美競爭的決定性十年。顯然,在俄烏戰爭後俄羅斯國力受損,美國僅視中國為其戰略競爭對手國。觀察俄烏戰爭中,美國竭盡心力協助烏克蘭,無論是軍事奧援、經濟貸款及人道援助,號召歐盟、北約及友好國家,經濟制裁及金融封鎖俄羅斯,但美國及北約卻一再宣稱不會出兵協防烏克蘭。美國藉由“以烏制俄”、“以烏耗俄”策略,自身卻不必陷入戰爭風險中,達成削弱俄羅斯國力目的。此種策略是否援引至兩岸,藉“以臺制中”、“以臺耗中”,延滯中國和平崛起恐增加中國警惕。

  其次,布林肯宣稱中美競爭不會變成衝突,但美國對於任何衝突也會有所反應。強調美國會專注在中國對於國際秩序可能帶來的挑戰,因為中國是唯一一個意圖想重新塑造國際秩序的國家,且在經濟、外交、軍事和科技上都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布林肯這篇演説中美國承認中國霸權國地位,也肯定只有中國始有這種改變現狀的能力。美國無意尋求與中國衝突,避免新冷戰發生,兩大國關係是既競爭又合作。

  然布林肯發表政策演講時 ,又表示中國對國際秩序構成“最嚴重的長期挑戰”,表明美國將會投資自己、團結盟友、與中國競爭。但此引來外交部長王毅批評,直指布林肯對華政策演講反映出美國的世界觀、中國觀及中美關係觀,皆出現嚴重誤解及偏差。中方倡議共建 “一帶一路”、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已普遍獲國際社會普遍歡迎和支援。然美方卻堅持“中心論”和“例外論”,抱持冷戰思維,沿襲霸權邏輯,推行集團政治,美國實際上已成為動搖國際秩序之亂源,及推進國際關係民主化的障礙。

  復次,美國一再塑造“中國威脅論”,中美兩大國不易建構既競爭又合作新型大國關係。從中國角度來説,中國不是美國臆想中的中國。14億中國人民共同走向現代化為人類巨大進步,而非對世界發展及和平構成威脅和挑戰。中國堅持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所謂“中國模式”、 “中國制度”、“中國特色”、“中國之治”,並非是一種“中國威脅論”熱潮。中美關係也非美方設計的零和博弈,中國質疑美國所構成單極霸權,其實也並不符合國際關係之民主化發展。

  美國若試圖採取集團對抗方式,試圖圍堵遏制中國,只會消耗中美共同合作關係,中美方應踐行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三原則”上,建構中美健康之合作及競爭新型大國關係。事實上,中國並無意挑戰美國全球超級強權地位,美國也不應干擾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國家完全統一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中國夢實踐。兩大國戰略互信及合作,方能攜手謀求全球人類共同福祉。

  再者,中美兩大國圍繞台灣問題爭論,為其全球爭霸過程中基於國家利益界定之戰略選擇。中美兩大國皆意在擺脫“修習底德陷阱”,避免終須一戰,跳脫歷史宿命論命題。中國在現代國家建造過程中,強調追求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國家完全統一及民族復興;其中國家完全統一涉及現代化強國及中華民族復興願景及目標。因此,台灣問題成為“重中之重”涉及國家核心利益。而美國在印太地區所建構“北約版”之印太戰略,則是將台灣視為民主成員,置於戰略前沿馬前卒角色,帶有明顯“聯臺制中”、“以臺制華”戰略圍堵意涵,試圖“以臺耗中”如同“以烏耗俄”,阻斷中國發展機遇。

  然而,中美兩大霸權國全球爭霸賽中,若陷入惡性競爭最終將消耗兩大國國力,危及全球政經秩序穩定及和平。中美爆發戰爭,中國大陸並非是美國以往所對付伊朗、伊拉克、阿富汗等中小型國家,而是全球經濟第二、世界軍力第三區域性強權國。中國大陸一再承諾只要台灣不追求任何形式“台獨”,並無抵觸中國對臺政策之底線與紅線,固然不會宣佈放棄武力統一台灣承諾,但也不會動用《反分裂國家法》採用“非和平方式”或武統台灣;而美國也宣稱不支援“台獨”、甚至反對“台獨”。在“台灣不獨”及“大陸不武”前提下,美國若真正奉行不支援“台獨”或反對“台獨”,中美爆發戰爭機率則微乎其微。

  最後,台灣民眾越來越不相信美國會出兵防衛台灣,反而希望台灣當局建構平衡對外路線。4月26日台灣民意基金會發佈民調,民調問及 “如果有一天中共(中國)出兵攻打台灣,您相不相信美國會派兵協防?”結果發現,有8.5%的人非常相信,27.8%還算相信,29%不太相信,24.8%一點也不相信。這顯示俄烏戰爭爆發後,超過54.7%台灣民眾對中共若武力攻臺,美國是否派兵協防台灣一事抱持存疑態度。

  同樣是台灣民意基金會曾于2021年10月針對該議題進行調查顯示,65%的受訪民眾認為 “美國可能出兵協防台灣”,約29%不以為然。台灣民眾相信美國會協防者半年間驟降30.5%,約600萬人改變美國會出兵協防台灣認知。顯示俄烏戰爭爆發後,美國及北約宣稱不會派兵協防烏克蘭,這對台灣民眾心理産生巨大衝擊,此或可謂是一種“烏克蘭情境效應”。

  針對兩岸局勢緊張及中國軍機持續擾臺,在美國總統拜登執政一年前夕,2022年1月22日《天下雜誌》發佈民調顯示,一旦兩岸發生戰爭,台灣民眾認為美國政府有可能會派兵協防台灣的比例,接近六成(58.8%);且54%台灣民眾認為美軍可以有效保護台灣。民進黨當局宣稱這是臺美關係是1979年“斷交”以來最好時刻,以證明其“抗中保臺”路線及“聯美抗中”戰略之正確性及必要性。顯然,在俄烏戰爭前大部分台灣民眾,對美國挺台灣和美國力對臺保護具有極高信心。

  然而,台灣民眾同時也認為在中美愈來愈激烈的強權競爭之下,台灣應該採取均衡對外立場及戰略,認為選擇“應與中美保持一樣的關係”比例最高(46.7%),其次是“親美,但與大陸維持和平關係”(31.1%),選擇“親中,但與美國維持友好關係”的比例僅6.4%。顯然台灣民眾對外戰略取向,是“既親中也親美”大於各自親美或親中取向。此亦證明民進黨當局所採取“聯美抗中”路線並非台灣社會主流,而“友美和中”均衡戰略方為主流。

  民進黨當局應警惕,一旦當台灣介入中美全球霸權戰過程,鑲嵌至所謂印太戰略架構成為美國遏制中國大陸的“馬前卒”,反使台灣綁架在印太戰略戰車上,如此台灣不是將自身推出遠離戰爭暴風圈,而是在“抗中保臺”路線及“聯美抗中”戰略下,讓臺自身深深陷入戰爭邊緣風險。甚至若是台灣意圖操弄中美大國關係矛盾及衝突,也可能讓台灣安全陷入更危險境地。從民族主義立場、地緣經濟及政治需要來説,台灣應積極主動尋求兩岸關係緩和及正常化發展。唯有中美關係互動良好,也方有利於兩岸關係發展。

  總結而論,中美兩大國唯有交流及合作、對話協商,建構新型大國合作夥伴關係,各自善盡文明大國責任,始利於全球秩序穩定及文明發展。中美關係應妥善建構合作與競爭機制,遵循文明國家規範,始能避免大國衝突對全球秩序造成極端破壞。儘管美國拜登總統基於台灣安全維護,宣稱反對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懾;同時,美國也一向表達對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承諾,以緩解中國疑慮及不安。准此以觀,中美兩大國在互動過程中,若能找到彼此國家利益最大均衡點,不僅能跳脫“修習底德陷阱”;中國大陸也能在“反獨促統”、“融合漸統”對臺政策過程中,真正完成國家完全統一及民族偉大復興之願景。(作者 柳金財 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副教授)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