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國民黨若“親美反共”還能“和中”嗎?

唐永紅

唐永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國台辦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商務部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協會理事、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國家發改委暨國台辦兩岸産業合作研究諮詢小組特約專家、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管委會顧問、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兩岸共同家園研究院顧問、《台灣研究集刊》編委會委員。

唐永紅

作者 唐永紅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根據中國國民黨文傳會6日新聞稿及臺“中央社”報導,朱立倫日前在訪問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與美方學者交流時表示,國民黨無論從歷史價值淵源還是現實當中曾經並肩作戰的記憶,都是與美國擁有緊密連結的“親美”政黨,一百年來持續對抗共産主義,與中共做價值與制度的競爭,同時依然願意與中國大陸民間維持溝通,更曾經浴血奮戰保衛台灣,至今不變,無論面對何種威脅進犯,國民黨都能夠扮演追求台海和平的穩定力量。

針對朱立倫上述言論,香港“中評社”嚴厲指出,朱立倫在美國發表“親美反共”言論,攤開了他的底牌;朱立倫把持下的國民黨正在快速蛻變中;朱立倫“親美反共”言論,撕下了國民黨“反台獨”的假面;暴露了國民黨反動派的本質;“親美反共”若成政策,國民黨將蛻變為“獨臺黨”。

記得早在2021年9月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過程中,在關於台灣應如何處理與中國大陸、美國的關係時,朱立倫曾批評民進黨當局一邊倒擁抱美國大腿會置台灣于兵兇戰危的不利境地,相應表示,為了有利於台灣利益,應像馬英九時期那樣選擇“親美和中”的立場與策略。島內的一些專家也持有這樣的主張。這種試圖兩邊取巧漁利的主張也獲得了許多台灣民眾的認同。筆者當時曾撰文指出“親美和中”其實似是而非的認知與不合時宜的選擇,在中美對抗態勢下必將走向“親美反中”。如今果然應驗!不過,中國國民黨黨主席不合時宜地進一步發表“親美反共”言論,還是令人不勝唏噓!畢竟中國國民黨及馬英九當局曾經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與中國共産黨、中國大陸開啟過黨際交流、兩岸交流,而且朱立倫上任黨主席時也曾公然表示過認同“九二共識”的。

眾所週知,正確的政策策略必鬚根據當時的內外環境與條件加以制定,而先前行之有效的政策策略也須隨著環境與條件的根本性改變而做相應的調整,否則會變成禍國殃民的錯誤政策策略。以此觀之,馬英九時期行之有效的“親美和中”政策策略在時空環境已然根本性改變的情形下,再作為當前及今後時空背景下中國國民黨的政策策略,以及台灣的選擇,不僅將淪為東施效顰、邯鄲學步之樣,無法達成其政策動機與目的,而且必將把中國國民黨推向民進黨的取向,最終把中國國民黨及台灣變成中國的敵人而徹底毀掉中國國民黨及台灣。

馬英九時期,美國對華總體上實行的是以和平演變為核心的接觸交流政策,並鼓勵與支援兩岸和平發展,支援兩岸在經貿文化領域層面的交流合作。在這種情形下,台灣選擇“親美和中”政策策略是可行的。正如大家曾經所見,當時的馬英九當局的確在中美之間如魚得水,既通過兩岸交流合作為台灣獲得了民生經濟利益(可惜未能及時大開大闔地展開交流合作,以致成效不如預期,受益面不夠寬廣),又通過兩岸協商在中美的支援下為台灣獲得了一些對外空間,當然,也確保了台海的和平與台灣的安全。

但今天,美國早已改變其對華戰略與政策,實行總體上以遏制打壓為核心的戰略競爭政策。為達其目的,美國正在利用其各種可能的籌碼與條件,包括更加打“台灣牌”,妄圖“以臺制華”。為此,美國希望台灣的各種政治勢力都倒向美國,成為美國的棋子與馬前卒,以進一步提升打“台灣牌”的性價比。在此情形下,本就希望利用美國等國際反華勢力來達成其“拒統”、“謀獨”政治企圖的民進黨及其當局,已經迫不及待地跳上了美國的戰車,還勾連美國等國際反華勢力企圖“遏陸”。民進黨及其當局此刻此舉自然深受美國的歡迎,美國當然也釋出並可能繼續釋出許多看似“友臺”“挺臺”實則“害臺”的言行予以誘惑。

中美戰略競爭實則戰略對抗,源於中美之間的新舊雙重結構性矛盾,包括傳統的發展道路、社會制度、意識形態之爭,和新起的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之爭。這兩個結構性矛盾,由於美國的霸道文化與“你強大了對我就是不利”的認知,基本上難以調和。特別是中美之間的戰略對抗不分出結果是不會停止的。因此,中美關係雖然在近期上因全球化中形成的利益關係與美國奉行國際現實主義邏輯將維持鬥而不破的局面,但中長期上難以樂觀,而且很可能破局。由此觀之,台灣需要認真思考在中美戰略競爭與對抗過程中該如何處置,該何去何從。坦言之,此情此景中的台灣各政治勢力基本上將越來越沒有了騎墻取巧包括“親美和中”的空間,必須看清大勢做出理性選擇。

眾所週知,民進黨及其當局基於自己的政治企圖已經毫不猶豫地投懷送抱,甘當美國的棋子與馬前卒。國民黨的選擇表面上看可以有倒向美國、倒向大陸、騎墻中立三種選擇。但實際上,如上所述,騎墻中立這一選擇在中美關係因戰略競爭與對抗終將走向破局而失去空間,而一邊倒倒向美國也因民進黨的有力競爭而難以獲得美國的青睞。事實上,美國已經明顯不如先前那般在意國民黨的“親美”了,因為美國已經注意到近30年來台灣社會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在逐漸的量變中發生了質變,以及在這種社會生態下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已經進入到“政治正確”的政治收穫期而具有了長期“執政”台灣的可能性。更為緊要的是,中國大陸大概率上將在中美戰略競爭與對抗中勝出。顯然,新形勢下的中國國民黨等島內政治勢力,需要小心選擇,以免成為中國的敵人而提前退出歷史舞臺。

事實上,即便從所謂順應當前島內被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牽引30餘年形成的普遍民意以獲取選票、贏得“執政”而言,國民黨這種“拿香跟拜”的做法,也數次證明已無濟於事。這不僅難以獲得所謂中間選民的認同與選票,反而失去深藍等基本牌的支援與處理兩岸事務的優勢。長期上看,如果一味東施效顰、拿香跟拜,而非固本回元並主動經營引領民意,國民黨在台灣社會意識形態與政治生態的變遷中必將進一步邊緣化。

最後,必須再次指出的是,在主流國際社會承認由中國共産黨領導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包括台灣地區在內的整個中國的時代,“反共”即是“反中”;而在中美已經進入戰略競爭與對抗的時代,“親美”不僅難以“和中”,而且就是“反中”。在這一時代,台灣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為了“依美謀獨”的政治企圖而採取“親美反共”的做法以求得美國的支援,可以理解;但島內那些宣稱認同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政黨及政治勢力也東施效顰、拿香跟拜,説什麼“反共”不“反中”,以為 “親美和中”策略繼續可行,不僅如上所述難以獲得額外的選票支援,而且是缺乏邏輯自洽的典型表現。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左秋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