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敲打!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小動作不斷

欠敲打!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小動作不斷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近日再次就台灣問題大放厥詞,重提“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聲稱要與台灣及“有志”國家加強關係,使中國大陸“放棄武力統一台灣”。隨後又有媒體爆出日本政府最快將於今年夏天派遣現職防衛省官員常駐台灣的“重磅”消息。對此中國決不會無動於衷,有必要給日本當頭一棒,讓右翼軍國主義勢力清醒清醒。

  日本前首相、執政黨最大派閥領導人安倍晉三近日再次就台灣問題大放厥詞,重提“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聲稱要與台灣及“有志”國家加強關係,使中國大陸“放棄武力統一台灣”。

  與此同時,據日本《産經新聞》爆料,日本政府計劃今年夏季向日本對臺事務窗口機關——“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派遣一名防衛省官員。此次派遣的是防衛省“西服組(即文職)”的一名現役職員,並非海陸空自衛隊的“制服組(即武官)”,常駐的防衛省相關人員由此增至兩人。報道還聲稱,日方預測,如果派遣現役“制服組”的自衛官員,將引起大陸的強烈反彈。

  據悉,目前駐臺的“安全保障擔當主任”是退役將軍,不具官方身份,主要業務是雙方安全事務的對話窗口,為了有效交換解放軍軍事動態與威脅的情報,可視為美國所謂“偵察嚇阻”“綜合嚇阻”倡議的延伸。不過,有關臺日事務的消息宣佈都應以日本外務省為準,此次很可能是日本國內特定政治勢力,放話給其他勢力看,來滿足日本國內的政治消費。

SRC_HT~4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日本追隨美國“印太戰略”積極反華的傾向日益明顯,已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遏華政策的主要幫兇。在政治和安全上,日本積極參加美國“印太戰略”的核心框架——美日印澳“四邊機制”,推動其固定化,繼美國之後第二個主辦該機制峰會。

     日本不斷與美國盟友勾連,穿針引線為美國加強同盟體系,並極力推動地區外美國盟友把注意力轉向亞太。對其他國家,日本積極兜售所謂“自由開放的印太”,並插手南海問題,向相關國家提供軍事裝備,離間它們與中國的關係。日本還和美西方一道頻繁干預中國內部事務,為“台獨”勢力、亂港分子打氣撐腰,操弄新疆“人權”問題。

     日本緊隨美國反華,有借此謀求軍事鬆綁和重塑自身亞洲地位等私心。自民黨一直希望突破二戰後和平憲法的限制,讓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為此,日本不斷渲染“中國威脅”,以此為由發展軍力,並借美國遏制打壓中國之機,通過當美國幫兇換取美國對其軍事鬆綁的認可。然而中國的發展使亞太地區獲益,美國推行“印太戰略”只會造成對抗和分裂。日本為虎作倀,損害的是包括其自身在內的地區各國的利益。

小動作不斷又不敢越過紅線

  日本《産經新聞》聲稱,1996年爆發的台海危機,讓日方意識到“軍事情報蒐集不足”,故2003年在“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設置“安全擔當保障主任”職位,由防衛省派遣退役少將長野陽一齣任這一職位。之所以派遣退役將領,日方當時給出的理由是“雙方沒有‘邦交’關係”。“日臺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據稱是為了維持民間交流,但事實上具備著“大使館”的職能。

  公開資料顯示,日本外務省、經濟産業省、警察廳、海上保安廳等省廳均向“日臺交流協會”借調派遣過現役職員,但他們多以“停職”的方式調往辦公,任職期間的身份相當於外派的“民間人士”。日本外務省派遣現役官員的操作早已持續多年,其中不乏在“日臺交流協會”和日本駐華使領館之間“互調”的情況。

  上個月美國總統拜登首次“亞洲行”時,日美領導人會談確認“日美共同應對”台灣問題,説明曾經扮演“配角”的日本試圖出演“主角”,日本會一邊試探、觀察中國的反應,一邊考慮下一步的動作。日本此次放風將向“日臺交流協會”派遣防衛省現役官員,抬升“駐臺”官員級別被認為是置此前“雙方沒有‘邦交’關係”的考量于不顧。

  必須注意的是,無論是文職還是武官,派遣防衛省的現役官員本質上就是日臺關係的升級。”日臺一直在“水面下”搞小動作,企圖採取“溫水煮青蛙”的策略,逐步涂濃“日臺交流協會”的“官方色彩”。

  以安倍為首的一些日本政要近來頻繁就涉台事務發表言論,表明日本對台灣的戰略性關注愈發強化。而日本外務省從本年度起在亞洲大洋洲局中國·蒙古第一課內新設“戰略班”,在原有政務班和台灣班的基礎上制定對華外交戰略。加上這次日媒放風稱防衛省要向“日臺交流協會”派駐現役文職官員,抬升“駐臺”官員等級,這些小動作都表明日本對臺戰略的做法也愈發具體。

  蔡英文當局向日美靠近,讓一些日本政客誤以為島內滋生出一種“將殖民地正當化”的情緒,而實際上,他們忘記了這樣一個現實,即日本正陷入無法停止的衰退狀態中。當前日本涉台動作頻頻更多原因還是為了追隨、配合美國的對臺政策,同時也為其自身謀求利益。

  不過,美國希望日本出臺日本版“與台灣關係法”,為向台灣提供武器及軍事技術鋪平道路,為此還派官員秘密訪日進行協調,但日方一直沒有落實。日方既想拉攏台灣當局,又不會在重要利益上妥協,更不願過度刺激大陸,這種對臺政策的投機性説明,日本始終將自身利益放在首位,不會為了台灣損失分毫,這種“主要靠耍嘴皮子”的態度或許讓島內一些人感到“心寒”。

  中日之間雖然因為台海等問題遭遇波折,但日本顯然不會放棄對華關係。在台灣問題上,日本並不想和中國徹底“鬧翻”,不敢輕易越過紅線。因此,無論是衝在前面的“日臺交流協會”,還是隱藏于背後的日本政府與台灣當局,妄想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圖謀註定不會得逞。

日本加速推進軍事“鬆綁”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196831555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近年來,日本連續與美國等國家舉行陸海空聯合演習,並以修改“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為藉口,意圖通過放寬武器出口標準,加速推動日本防衛産業發展,企圖擺脫和平憲法束縛,進而為所謂“日本自衛隊轉型”乃至軍事戰略調整投石問路,不斷試探調整有關防衛政策。

  一方面,日本增加與美軍演訓規模和頻次,突出“盟友”身份,同時積極推動美日韓軍事協作、美日印澳四邊框架機制等,意圖借此推動防務“正常化”。另一方面,日本逐步調整防衛政策,擴大合作範圍,意圖更廣泛地參與國際和熱點地區事務,改變“戰敗國”身份標簽。

  從漸次突破到名存實亡,日本意圖採取步步蠶食的策略,推動實現所謂軍事力量“正常化”。隨著日本國內右翼勢力逐漸膨脹,日本先後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持續提高防衛開支、增加海外派兵、開展“二手裝備”防務外交等形式,不斷突破和平憲法精神,企圖徹底擺脫戰後國際秩序體系。

  據共同社消息,日本防衛省已確定方針,將新設統一指揮陸上、海上、航空自衛隊的“統合司令官”職位及“統合司令部”,這也被認為是意在“應對中國”。可見安倍等右翼政客在台灣問題上的狂言,正一點一點體現在日本現政府的實際對臺政策上。

  或許在日本右翼勢力看來,現在是謀求軍事鬆綁和重塑自身亞洲地位千載難逢的一個“窗口期”,甚至可能是“最後的機會”,因此操弄台灣議題變得比以往更加急迫,從試探性再到幾乎半公開。他們試圖抓住每一個“機會”,俄烏衝突也不例外。有日本媒體露骨地叫囂,日中在這場衝突中站在“對立陣營”,日本不用太考慮中國感受,決定在台灣問題上先往前走一步。

  需要強調的是,日本對亞洲負有歷史罪責。台灣問題存在本身就是日本軍國主義埋下的禍根,但今天日本右翼政客正在推動的,卻是嚴重助長“台獨”勢力囂張氣焰的行為。無論他們如何巧言令色,是非黑白都不容顛倒。當前,日本已成為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重要追隨者,其在亦步亦趨推行軍事政策過程中,勢必給地區安全穩定帶來威脅與挑戰。


     來源:新華社、環球網、中新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