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評電視劇《警察榮譽》:從小處著眼闡述何為警察榮譽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2-06-09 09:09:45

  從小處著眼闡述何為警察榮譽

  ——評電視劇《警察榮譽》

  在《重生之門》《暗夜行者》等犯罪懸疑片扎堆之時,王景春、張若昀等主演的電視劇《警察榮譽》以四兩撥千斤的黑馬之勢殺出重圍,收視率始終名列前茅。該劇在情節不以大案、要案為主要構成的預設下,以精彩紛呈的群戲構築基層民警的人物群像,探討何為“警察榮譽”。

  區別於常規刑偵劇驚心動魄的警匪交鋒,《警察榮譽》處處著眼于“小”。從小處著手,從年輕警察的角度來講述八里河派出所片警工作的方方面面,從百姓生活中的一些矛盾糾紛的處理來展現基層民警的生活。心思縝密的刑警和冷血殺手間在智力與體力上的緊張對決,在“八里河”是看不到的。編劇用對基層生活的細緻觀察,寫出了最有血肉的人物群像。不僅如此,基層民警開口“講人話”,少大話、空話,讓人聽著分外順耳,也體現了這類劇集在創作觀念上——平凡人物即英雄人物的重大突破。

  演技線上

  完成品質拼圖

  在劇中,扮演警界新人的張若昀、白鹿、徐開騁、曹璐等青年演員拿出了上乘的狀態,王景春、寧理、趙陽等資深演員則拼出了最精彩的人物群戲,不僅在劇中為徒弟們保駕護航,更用演技完成了最後一塊品質拼圖。

  尤其是王景春,把一個基層派出所所長演活了。他的一個眼神,一個笑容,一句話,一個動作,哪怕一根皺紋都是戲。對群眾,他敬;對下屬,他親;對新來的好苗子,他護。在工作中,他是面帶憨厚、笑容可掬的老所長;在生活中,他又如一個慈愛又不失嚴厲的老父親。王景春把一個從警三十多年、深諳人情世故又忠於職守、堅持原則的所長演得活靈活現。作為串聯起劇中所有人物的關鍵人物——八里河派出所所長,他看似一個甩手掌櫃式的領導,其實心裏裝的事兒比誰都多;他清楚每一位手下的長處與短處,所以能在説説笑笑間,就把事兒給辦了。此前,王景春演過不少警察形象,如《隱秘的角落》裏的陳警官,《對決》裏的文陸陽,更是憑藉《警察日記》中的警察角色獲得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他演的警察可謂是千人千面、無一雷同,但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他對“生活流”式的表演爐火純青的掌控力。

  而一貫飾演大反派的演員寧理,此次演起正面形象依然出彩。從最開始為入警第一天誤抓人販的未來徒弟收拾爛攤子,到“被迫”接受李大為這個徒弟,日日朝他潑冷水,再到聽聞李大為要被除名心急火燎地找所長、教導員求情,寧理把一個處事沉穩、為人謹慎、思慮週全並自帶故事的基層老民警給演出了花。目前看來,寧理飾演的陳新城,與張若昀飾演的李大為之間的師徒關係,是幾組人物中最有戲劇性也是最好看的一對。這倆人搭一塊,就像一對“冤家”:一個嘴碎,一個口是心非。觀眾基本上可以預見,李大為的成長會在陳新城的引導下,去除浮躁變得成熟;而陳新城封閉的內心,也會因李大為而漸漸打開。無論演正面人物還是反面人物,寧理就是有本事把“有故事的男同學”演繹得絲絲入扣,塑造“反派”如《無證之罪》裏那個反向抽煙、殺人不眨眼的“李豐田”;《掃黑風暴》中的“馬帥”,雖出場時間不長,但面無表情在警察面前掰斷了自己的小拇指,冒著冷汗笑得讓人不寒而慄。而這次飾演陳新城,是寧理對之前戲路的一次突破,一齣場就自帶一種喜感。為了突出頸椎病的不適感,他轉個頭都要把整個上半身一塊帶過去,這種小動作被他拿捏得非常到位。

  有一説一,這裡還必須提到李大為的飾演者張若昀。這幾年,張若昀的勢頭有點猛,從《慶餘年》到《雪中悍刀行》,他似乎一直想用實力證明,自己可能是三十齣頭那批男演員中走得最遠的一位。《警察榮譽》中,張若昀把話嘮元氣新人李大為給演活了。劇中的李大為陽光,沒有心機,又有著自己的小聰明。這樣的一個人設,是完全符合一個在北京長大的城市孩子的特徵的,而張若昀恰恰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成長起來的。

  曹建軍與楊樹的師徒關係,也是劇中頗有看頭的。曹建軍遇事勇猛果敢,但卻是個“不擔事”的師傅,不僅好大喜功,還習慣性地把責任推給徒弟,這種小心思也讓觀眾看出了這一人物的性格短板。扮演曹建軍的演員趙陽不久前剛在電視劇《對決》中精準地塑造了一個雅痞反派人物:“木匠”陳錦發。此前,他還曾成功塑造了《大江大河》中的虞山卿。在《沉默的真相》中,趙陽演的也是一位警察“平康白雪”——一個極富正義感且重情重義的刑警,雖然脾氣火爆,但內心卻信仰公平與正義。他的粗中有細和正直熱血,與《警察榮譽》中懂得權衡利弊、經營自己的民警曹建軍迥然有異。趙陽在不同人物形象間遊刃有餘的表演,體現出非一般的實力。

  群戲出挑

  撬動收視的支點

  《警察榮譽》的調性雖是輕喜劇,但在生活化的敘事當中,求取對警察日常工作的讚揚,則是創作的初衷。因此,我們看到了電視劇用最為平常的派出所故事,來實現對於基層警察的歌頌。而這種歌頌,又被融入到具體的生活化敘事當中,編劇的創作智慧正在於此。

  其實,生活化敘事的劇作,重點就在於角色塑造。只要角色塑造成功了,觀眾就願意跟著走。《警察榮譽》開頭用一個長鏡頭和王景春一個人長達十分鐘的一場戲,很好地實現了這一點。從所長王守一與頂頭上司的那通電話裏,我們可以捕捉到即將前來基層報到的四位新人的基本情況與特徵。由此,不僅一個老練、圓滑的派出所所長的形象立了起來,觀眾也對四位新人有了初步的印象,完成了一次別致的群像速寫。這種快節奏與塑造人物群像的能力,是我們很多年輕編劇所不具備的。正是開頭的這出好戲,讓人捕捉到了一齣好劇的信號。

  不可否認的是,《警察榮譽》受到不少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的喜愛,是因為它在類型劇的基礎上,在傳統硬橋硬馬的警察故事基礎上,開闢了一條生活化的創新之路。

  把該劇與最近熱播的警察劇比較一下就能發現,同為描繪這一特定的行業,該劇所涉的大多數案例怎麼看都不算大事。整體來講,求刺激,求看點,求衝突的密集性,一向不是趙冬苓編劇團隊所鍾情的,而追求生活化和生活的自然化表達,則一直是趙冬苓所擅長的。這位女編劇的很多作品都體現了她的這種擅長。

  過去,觀眾提到警察劇,想到的不外乎偵破、緝逃、追捕等令人腎上腺素直線飆升的詞,但《警察榮譽》則把群戲作為撬動收視的支點。該劇開播以來,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名場面幾乎都來自於群戲。比如前幾集最歡樂的“雞貓之戰”:李家村和劉家村的問題,由來已久。自從搬到城裏,被分到同一個小區,村民間的矛盾更是激化了。一次,小區裏貓偷吃雞,一下成為引爆兩個小區的導火線。八里河派出所接警後,深知兩個村的問題不好解決。但所長王守一説了,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效勸架才是硬道理。既然雞被偷了,那就賠償;丟了一隻雞,賠給你四隻,還有公還有母,是不是賺大了?當觀眾看到坐著輪椅拉開架勢要大鬧的老婆子,看到白送的四隻雞從輪椅上“彈”起時,彈幕裏的評論是齊刷刷地“笑不活了”“醫學奇跡了”。事實證明,只有真正把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內容,展現得足夠真實、足夠接地氣的電視劇才能深得人心,《人世間》《山海情》的爆熱都充分地説明瞭這一點。劇中還有個讓人忍俊不禁的場面,來自於新人入職的歡迎儀式。局長正話反説表揚八里河派出所群眾滿意度“居高不下”,雖然全市才163個派出所,“八里河”排在第144位,有自知之明的所長聽出局長是在挖苦自己,一臉的挂相,而不知情的“愣頭青”李大為,沒聽出局長説話的藝術,還在那兒可勁兒鼓掌……

  群戲不易寫,因此也最能體現編劇水準。《警察榮譽》裏人物眾多,個個鮮明立體,有觀眾甚至拿它與當年的《編輯部的故事》作比較,一來都有輕快的調性,二來在人物群戲方面都極具特色。《警察榮譽》中的四個年輕人:李大為聰明,卻因嘴碎而被嫌棄;楊樹學歷高,卻被大家視作“書獃子”;夏潔是烈士遺孤,生性好強的同時又囿于母親的過多干涉;出身貧寒毫無背景的趙繼偉吃苦耐勞,始終因得不到立功的機會而陷入苦惱。這四個人裏,最刺兒頭也最討喜的莫過於當初被所長嫌棄的“搭頭”李大為。這個人物是愣頭青與“大冤種”的結合,上班第一天就自以為在公交車上抓到了一個人販子,實際卻是抓錯了人,被所長訓斥一通。然而,生活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李大為卻是四人中最適合做民警的那一個。此人性格中有極強的個人英雄主義情結,但在基層警察工作中,他又是最懂變通,最善於學習與總結的,英雄主義與現實之間的落差,正是人物得以不斷成長的土壤。

  在警察劇繁榮的當下,觀眾一定會在審美疲勞裏期待一些不一樣的類型劇。《警察榮譽》以喜劇的方式,打破了普羅大眾心目中關於警察的刻板印象,既有風趣幽默的妙趣,又有人道主義的關懷。更重要的是,它以生活化風格破題,編出了新意,編出了精彩。

  陳熙涵

來源:文匯報

文章來源:文匯報
作者:陳熙涵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