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華勢力倡狂,自衛隊不斷突破限制

日本反華勢力倡狂,自衛隊不斷突破限制
日本自衛隊最新改裝的“出雲”號直升機驅逐艦等4艘艦艇本月前往印度-太平洋地區執行為期4個月的“印太部署”任務。其間,還將參加包括全球最大海軍演習——“環太平洋”軍演等在內的多項聯演聯訓活動。事實上,日本所謂的“印太部署”行動已持續多年,今年的主要任務是為其“出雲”級直升機驅逐艦完成航母化改造後,並進行航母編隊遠海作戰探索經驗。


  據美國“防務新聞”網站披露,日本海上自衛隊2022年度“印太部署”行動於6月13日開始,至10月28日結束。執行任務的除“出雲”號外,還包括“高波”號和“霧雨”號驅逐艦,以及1艘未公開型號的潛艇。另據報道,日本海上自衛隊將派出1架P-1海上巡邏機、1架UP-3D電子情報飛機和1架US-2水陸兩棲飛機參與此次行動。

  “出雲”號作為一艘直升機驅逐艦,最初主要用於反潛作戰。該艦長248米、寬38米、吃水深度7.5米,由4台LM2500IEC燃氣輪機提供動力,排水量1.95萬噸,最大航速30節。為重振海上軍事力量,日本陸續啟動“出雲”號及其姊妹艦“加賀”號的改裝工作,以滿足起降F-35B戰鬥機的需求。

  “出雲”號此前已完成第一階段改裝任務,並於2021年10月進行F-35B起降試驗,由此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日本首艘搭載固定翼飛機的水面艦艇。該艦下一階段的改裝計劃包括重建前部飛行甲板,將其由梯形改為矩形,同時改變內部空間,以更好適應F-35B。日本目前是F-35最大的海外客戶,共計劃裝備147架該型機,其中包括42架短距起飛/垂直降落的F-35B。

  編隊中的“高波”號驅逐艦是高波級多用途驅逐艦首艦,滿載排水量6300噸,主要裝備防空導彈、反潛導彈和反艦導彈等武器,以及多種艦炮和電子戰設備。高波級是村雨級導彈驅逐艦的改進型,重點提升了防空能力。“霧雨”號驅逐艦是村雨級驅逐艦的第4艘,1999年3月服役。該艦滿載排水量6200噸,主要武器為“改進型海麻雀”防空導彈和90式反艦導彈。

  據日本媒體透露,在執行“印太部署”任務期間,日本準航母編隊計劃停靠澳大利亞、斐濟、法屬新喀裏多尼亞、印度、帛琉、巴布亞紐幾內亞、菲律賓、索羅門群島、東加、美國、萬那杜和越南。同時參加一系列演習,包括6月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舉行的“環太平洋-2022”演習和9月在澳大利亞舉行的“卡卡杜-2022”演習,以及美澳韓日“太平洋先鋒隊-2022”演習、日印聯合訓練、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多邊海上訓練活動等。這其中的重頭戲,當屬“環太平洋-2022”演習。

  按照日本防衛省的聲明,此次“印太部署”行動有兩個目標。首先,提升日本海上自衛隊的戰術能力,並通過聯合演習加強與“印太”地區夥伴國家海軍的合作。其次,為該地區和平與穩定作貢獻,通過部署行動強化與夥伴國家的相互理解和關係。

  實際上,自2019年以來,日本海上自衛隊每年都會組織所謂的“印太部署”行動,出雲級直升機驅逐艦也一直參與其中,但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出雲”號很可能將與F-35B進行配合演練。而且,結合以往情況來看,日本的“印太部署”行動規模不斷擴大,時間不斷拉長,今年已達到歷年最大規模。

  分析人士指出,儘管日本打著為地區和平與穩定作貢獻的旗號,但其“印太部署”行動難掩3個主要目的。首先,通過為期4個月的遠洋部署,提升海上自衛隊遠海獨立作戰能力;其次,在巡航過程中增強遠端投送能力,加強地區存在,提升自身在地區事務中的影響力,並對突發事件快速響應;第三,為未來的出雲級航母編隊編成與作戰探索經驗,並提前進行磨合。不難想像,一旦出雲級完成全面改造並裝備F-35B,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印太部署”行動,將演變為以出雲級為首的航母戰鬥群的“印太巡航”。

右翼日漸倡狂,反華勢力膨脹

  日本當政者認為,必須謀求增強自身軍事力量和擴大聯盟力量。為威懾發展壯大中的中國,在美日同盟基礎上打造日美澳印四國機制還不夠,還要再聯手北約。日本近年來一直企圖構築日美歐軍事戰略“大聯盟”,和包括英國、德國等在內的北約國家互動頻繁,日本雖然不是北約國家,但作為美國的同盟國,其想在日美同盟的基礎上,拉攏北約在東亞地區製造事端。日本試圖聯合美國和北約破壞整個地區和平穩定的共同利益,為己謀求私利。

  日本對後新冠疫情、後俄烏衝突時代的國際格局及秩序前景高度關注並異常敏感,認為美國收縮、同盟失效將是災難性的戰略局面。為避免這種局面,日本要讓美國留在東亞並持續介入地區事務,使之不願也不能脫身,保持“延伸威懾”。這是日本大戰略的重中之重,也是應對中國崛起的最大戰略要義。令人關注的是,日本圖謀利用台灣作為戰略棋子,誘壓美國及日美同盟介入台海,以拖住並確保美國對整個離岸島鏈的看管和威懾。

  俄烏衝突以來,日本明顯在渲染炒作並意圖“西禍東用”。日本保守派樂見並利用這場危機去推動戰略議程。拜登訪日期間,日美就“延伸威懾”、軍事一體化及日本軍力發展等進行磋商,表明美國正進一步縱容日本進行軍事鬆綁。

  其中,尤其令人關注並擔心的,是日本以軍事發展路線轉變為集中體現的國家戰略蛻變及其對華影響。經過多年民意誘導與輿論操作,當今日本保守政治集團為軍事轉型與發展聚集和動員的國內支援與社會能量今非昔比,日本對其戰後以來和平發展路線的逆向反彈與報復操作呈現井噴式爆發。未來10年,反映在國防方針、軍事戰略、武器裝備、防衛預算等方面,日本將大概率以鄰國極不樂見的方式實現某種軍事崛起。

  日本的行事做法已在大幅消耗中方對日本能否遵守政治承諾、保持政策連續性以及是否值得誠摯交往的信心和耐心。針對日本對華的公然敵意以及露骨幹涉內政等行徑,中國學界和民間已經涌現進行堅決反制和回擊的聲音。

  受到現行憲法限制,日本目前還不能直接加入北約,但若日本修改憲法,使日本成為“能戰國家”,就不排除其今後謀求加入北約。北約也可能討論吸收日本的可能性。屆時,北約將不再是“歐洲的北約”,而是“全球化的北約”,日美同盟也不僅限于保護日本,而是要在全球、甚至中國周邊打造一個在美日主宰下的所謂“安全體系”。這必然會對中國未來的安全和發展構成嚴重的外部威脅,中國必須對此保持高度警惕。

監控中國漁船,炒作釣魚島爭端

  上月,日本電視臺報道了釣魚島附近海域中日船隻“衝突”一幕。聲稱日本自民黨一位名叫仲間均的地方議員曾乘船前往“尖閣諸島”釣魚,被中國海警船“跟蹤36小時”,還被中方要求離開中國領海。

  根據公開資訊,仲間均為沖繩縣石垣市議會議員,擔任所謂“尖閣諸島守護會”代表。報道聲稱,為“攔住”中國海警船“接近”仲間均乘坐的船隻,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擋在二者中間,並通過無線電及LED屏要求中國海警船離開“日本領海”。

  日本電視臺聲稱,針對日方做法,中國海警船沒有轉向,而是繼續“跟蹤”,並用LED屏通告日方船隻,要求其立即離開中國領海。隨後,中國海警船36小時期間持續“威懾性跟蹤”這艘日本船隻。

  近期,美日印澳“四邊機制”峰會聯合聲明公佈的“印太海域態勢感知夥伴關係”倡議,打著“與區域夥伴合作應對人道主義、自然災害和非法捕魚”的旗號,直接針對中國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的海洋活動。根據此前英國《金融時報》等媒體披露的內容及四國官方的相關資訊,該倡議的目標是要建立一個“基於商業遙感衛星數據的船舶跟蹤系統,以打擊中國漁船的非法捕撈活動”。中國漁船居然成了“四邊機制”的直接針對的對象。

  有分析人士擔心,監控漁船很可能只是“前菜”,該倡議未來可能會將對中國公務船、海警船及軍艦的監視納入進來。因為從技術而言,美日印澳的這套系統若能跟蹤漁船,就能跟蹤其他船隻。由於受制于法律和保密問題,美日印澳軍方要將其掌握的中國公務船和軍艦的活動資訊分享給其他國家並不現實,而民用系統則不會有這方面的障礙和顧慮。

     因此,未來很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務船和軍艦的新聞及資訊,出現在該地區的國家外交文件或媒體中。這些資訊有時會誤導相關國家的決策,更會在這些國家形成負面影響,刺激地區局勢的無謂緊張。通過進一步放大“中國威脅”,意圖從根本上解構中國海洋活動的合法性。

  近年來,中國在該地區正常的漁業、測量和軍事等海洋活動遭到了美日印澳等國越來越多的炒作、質疑和干擾;相反,這些國家卻執意在中國周邊增加力量存在和活動,同時污衊中國反應過激、不遵守航行自由原則。這還不僅僅是“雙標”的問題,實質是要剝奪中國和平利用海洋的權利。對此,我們決不能等閒視之。


     來源:新華網、中新網、環球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