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傳承中醫藥精神 弘揚中醫藥文化之名方篇:小柴胡湯

小柴胡湯,中醫方劑學。出自張仲景的《傷寒論》。為和解劑。具有和解少陽之功效。主治傷寒少陽證,症見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口苦,咽幹,目眩,舌苔薄白,脈弦者;熱入血室證,症見婦人傷寒,經水適斷,寒熱發作有時等。

小柴胡湯

圖編者按

  小柴胡湯,中醫方劑學。出自東漢張仲景的《傷寒論》。為和解劑。具有和解少陽之功效。歌訣:“小柴胡湯和解功,半夏人參甘草從,更加黃芩生薑棗,少陽萬病此方宗。”主治傷寒少陽證,症見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口苦,咽幹,目眩,舌苔薄白,脈弦者;熱入血室證,症見婦人傷寒,經水適斷,寒熱發作有時;黃疸、瘧疾以及內傷雜病而見少陽證者。臨床上用於治療感冒、流行性感冒、瘧疾、慢性肝炎、肝硬化、急慢性膽囊炎、膽結石、急性胰腺炎、胸膜炎、中耳炎、産褥熱、急性乳腺炎、睪丸炎、膽汁返流性胃炎、胃潰瘍等屬邪踞少陽,膽胃不和者。

小柴胡湯的傳説故事

  “柴胡”名稱的由來

  相傳唐朝有個叫胡大的長工,幹活十分賣力。一天,胡大突然得了瘟病,打寒戰、出冷汗。地主怕胡大的瘟病傳染給家人,就責令他離開。胡大來到一個水塘邊,又渴又餓,渾身無力,一連幾天都挖草根充饑。沒想到幾天之後胡大的病居然好了。但是因無家可歸,胡大只得又回到地主家。地主以為胡大早就死了,被嚇得半死。見胡大平安回來,以為是神佛在保祐他,便不敢再像以前那樣虐待他了。

  沒過多久,村裏的瘟病蔓延開了,一連死了好幾個人,地主的兒子也染上了病。地主心急如焚,拿重金給胡大,央求説:“胡大哥,我兒子病得快不行了,求求你告訴我,你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治好病的?”胡大冷冷地回答:“我什麼藥也沒吃”。地主又苦苦哀求,胡大氣憤地説:“當初我病得很重,你們把我趕了出去,我哪來錢買藥?我又渴又餓,只好到水塘邊吃當柴燒的草,是這種草救了我的命。”地主一聽,命人將胡大吃過的草挖來,洗凈後煎湯給兒子喝,沒想到連服幾天,兒子的病果然好了。村裏患瘟病的人如法炮製,都化險為夷。一個老秀才説:“那東西原來只當柴草燒,既然是胡大第一個發現它能治病,那就叫它柴胡吧!”因此,人們便把這種中草藥稱為“柴胡”。

  張仲景與大、小柴胡湯

  相傳漢代南陽地區的一戶人家,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大的取名大大,小的取名小小。一日,兄弟倆同時發燒,請名醫張仲景醫治。張仲景診斷後認為,兄弟倆的症狀相同,但病因不完全一樣。根據兄弟倆的不同病因,分別給小兄弟倆各開了一張處方。這兩張處方的相同之處是,都以柴胡為君藥,並且都有黃芩、半夏、生薑、大棗,不同的是,大大的處方中加了大黃、枳實,小小的處方中加了人參、甘草。張仲景為做區分,分別在大大的處方上寫了個大字,在小小的處方上寫了個小字。張仲景的方子果然很靈驗,第二天,大大和小小的病都痊癒了。後來這兩張方子張仲景屢用屢效。

  張仲景晚年在編寫《傷寒雜病論》時,決定將這兩個方子都收入書時,考慮到這兩個方子都以柴胡為君藥,都有黃芩、半夏、生薑、大棗,只有其餘味藥不同,都該命名為柴胡湯,但如何區別呢?想到一張是大大用過,一張是小小用過的,因此,把大大用過的命名為大柴胡湯,把小小用過的命名為小柴胡湯。

  柴胡治療林黛玉多疑病

  曹雪芹很懂中醫,在《紅樓夢》中提到很多醫案方子。比如:林黛玉夢見她被許配他人,寶玉手持小刀挖心,咕咚倒地,不覺從惡夢中驚醒,痛定思痛,禁不住神魂俱亂,痰血上涌。王太醫為她診脈後,一針見血地指出林黛玉當有頭暈、飲食減少、多夢易醒、多疑多懼的症狀,“不知者疑為性情乖戾,其實因肝陰虧損,心氣衰耗”作怪,姑擬黑悠閒散,處方以柴胡配當歸、白芍、白術、茯苓、生薑、甘草、薄荷等即為悠閒散,用柴胡等藥調治。

  賈璉看過處方,忙説:“血勢上衝,柴胡使得麼?”王太醫解釋説:黛玉素因積鬱致病,非柴胡不足以疏肝解鬱,宣泄少陽甲膽之氣,柴胡雖有升提陽氣的作用,為吐血等病所忌,但用鱉血拌炒炮製,可使其“不致升提,且能培養肝陰,制遏邪火”。用於治療抑鬱不樂,再加上地黃補血,因為它色黑,所以又稱黑悠閒散。果不其然,黛玉病情好轉。

  小柴胡吃法不同 藥效有差別

  同樣都是小柴胡的藥方,但是劑型不同,藥效也是有區別的。宋代傷寒大家朱肱在南陽行醫時,太守盛次仲患病召他診治,尋按脈證以後,他説這是“小柴胡湯證”,進服三劑可愈。因小柴胡湯在宋代已經是士人悉知的名方,他沒有寫具處方。但當天深夜,病家來人説,服藥後病未見輕,倒增加了腹滿的症狀。他再次前往視診,察驗前次所服用的藥,一問,原來病家吃的是“小柴胡散”。

  朱肱當即指出:湯劑和散劑效用是不同的,湯劑能通過經絡快速取效,可在此時用散,則藥滯于膈上,故有胃滿的症狀。他便親自操作煎小柴胡湯,二劑之後病人痊癒。

小柴胡湯的組成和用法

小柴胡湯1

小柴胡湯。(圖源於網路)

  組成:柴胡(24g),黃芩、人參、半夏、甘草(炙)、生薑(切)(各9g),大棗(擘)4枚。

  用法:

  古代用法: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現代用法:水煎服。

  注意:小柴胡湯方劑,一般先用清水浸泡飲片30分鐘,然後煎至水沸後再煎15分鐘後去渣,使藥性溫和,作用持久而緩和。同時使藥液濃縮,減少藥量,減輕藥液對胃的刺激性,對於嘔吐患者,尤為適宜。

小柴胡湯的方義和功效

  本方為和解少陽的代表方劑。少陽經脈循胸布脅,位於太陽、陽明表裏之間。傷寒邪犯少陽,邪正相爭,正勝欲拒邪出於表,邪勝欲入裏並於陰,故往來寒熱;足少陽之脈起于目銳眥,其支者,下胸中,貫膈,絡肝,屬膽,循脅裏;邪在少陽,經氣不利,鬱而化熱,膽火上炎,而致胸脅苦滿、心煩、口苦、咽幹、目眩;膽熱犯胃,胃失和降,氣逆于上,故默默不欲飲食而喜嘔;若婦人經期,感受風邪,邪熱內傳,熱與血結,血熱瘀滯,疏泄失常,故經水不當斷而斷、寒熱發作有時。邪在表者,當從汗解;邪入裏者,則當吐下。今邪既不在表,又不在裏,而在表裏之間,則非汗、吐、下所宜,故惟宜和解之法。

  方中柴胡苦平,入肝膽經,透泄少陽之邪,並能疏泄氣機之鬱滯,使少陽半表之邪得以疏散,為君藥。黃芩苦寒,清泄少陽半裏之熱,為臣藥。柴胡之升散,得黃芩之降泄,兩者配伍,是和解少陽的基本結構。膽氣犯胃,胃失和降,佐以半夏、生薑和胃降逆止嘔;邪從太陽傳入少陽,緣于正氣本虛,故又佐以人參、大棗益氣健脾,一者取其扶正以祛邪,一者取其益氣以禦邪內傳,俾正氣旺盛,則邪無內向之機。炙甘草助參、棗扶正,且能調和諸藥,為使藥。諸藥合用,以和解少陽為主,兼補胃氣,使邪氣得解,樞機得利,胃氣調和,則諸症自除。

  本方為治療傷寒少陽證的基礎方,又是和解少陽法的代表方。臨床應用以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口苦,咽幹,苔白,脈弦為辨證要點。臨床上只要抓住前四者中的一二主證,便可用本方治療,不必待其證候悉具。正如《傷寒論》所説:“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本方常用於感冒、流行性感冒、瘧疾、慢性肝炎、肝硬化、急慢性膽囊炎、膽結石、急性胰腺炎、胸膜炎、中耳炎、産褥熱、急性乳腺炎、睪丸炎、膽汁返流性胃炎、胃潰瘍等屬邪踞少陽,膽胃不和者。

小柴胡湯的禁忌

  “得病六七日,脈遲浮弱,惡風寒,手足溫,醫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肋下滿痛,面目及身黃,頸項強,小便難者,與柴胡湯,後必下重,本渴飲水而嘔者,柴胡不中與也。食谷者噦。”(《傷寒論》第98條)

  因柴胡升散,芩、夏性燥,故陰虛血少者忌用。

  1、凡頭暈目眩,脘腹疼痛,證屬血虛或陰虛型者,皆忌用方中柴胡升散,耗劫陰液;黃芩、半夏性燥;生薑、半夏性溫,易傷陰血,使血虛陰虧。臨床表現兼有心悸失眠,面白無華或五心煩熱、兩顴潮紅,或伴月經不調,舌質淡或紅、苔少等症可供鑒別之用。

  2、凡兩脅脹痛,咽幹,目眩,證屬肝鬱血虛型者,皆忌用方中柴胡其性升散,劫肝陰;黃芩、半夏性燥;生薑性溫,易傷陰血;血虛不能養肝,則肝鬱愈重,甚至血虛生風。臨床表現兼有頭痛目澀、口燥津少,神疲體倦,飲食減少,或面色蒼白,或月經不調,乳房脹痛,舌質淡紅等症可供鑒別之用。

  3、凡惡寒發熱、無汗,證屬表實證者,皆忌用方中柴胡、黃芩配伍,具有清泄熱邪之功,凡外感寒邪者,可予使用,若衛陽受損,不能抗禦外邪,可引賊入門,使表邪入裏,病邪深入,且方中人參補氣,易致邪氣留戀,甚至助長邪氣。臨床表現兼有噴嚏、頭身疼痛,時流清涕、咳嗽不已、口卻不幹,舌苔薄白等症可供鑒別之用。

  此外,服藥期間,飲食不宜過多、過飽,宜進食易消化食物;慎食油膩、糯米、甜食等物品。忌食辛辣刺激食物,以及酒類飲料,如白酒、紅酒、啤酒和醪糟等助濕生熱之品。保持情志舒暢,忌情志不暢。

小柴胡湯與大柴胡湯

柴胡

柴胡。(圖源於網路)

  二方同出於《傷寒雜病論》;均用柴胡、黃芩、半夏、生薑、大棗和解少陽、降逆和胃;治療少陽病。

  大柴胡湯是由小柴胡湯合小承氣東加減而來的。小柴胡湯為治少陽病之主方,大柴胡湯為治少陽未解,病人陽明化熱之證。大柴胡湯是小柴胡湯去人參,甘草,加大黃,枳實,芍藥而成,是以和解為主與瀉下並用的方劑,治少陽陽明合病,小柴胡湯以和解為主,治療少陽證。

  小柴胡湯:配人參、炙甘草益氣健脾、扶正祛邪,防止外邪內傳于裏;功用和解少陽;主治少陽病;以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口苦咽幹、目眩脈弦為辨證要點。

  大柴胡湯:配大黃、枳實瀉下陽明熱結,白芍緩急止痛;功用和解少陽、內瀉熱結;主治少陽、陽明合病;以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心下滿痛、嘔吐、便秘、舌紅苔黃、脈弦數有力為辨證要點。

  (資料綜合百度百科、39健康網、養生之家網等)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