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

中國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
國防部發佈通報稱,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強盾在手,不懼亮劍!專家表示,陸基中段反導技術是當下最為前沿的軍事技術之一,難度極大,目前僅有少數國家掌握該項技術,中國的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的成功率位於世界前列。

     國防部重磅宣佈:2022年6月19日晚,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

  一則消息短短幾十字,可謂是“重磅炸彈”,瞬間衝上熱搜!

  這是我國第6次對外公開宣佈進行陸基反導技術試驗,此前5次分別發生在2010年1月11日,2013年1月27日,2014年7月23日、2018年2月5日、2021年2月4日。根據此前官方通報的資訊,試驗均取得成功。

     專家表示,陸基中段反導技術是當下最為前沿的軍事技術之一,難度極大,目前僅有少數國家掌握該項技術,中國的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的成功率位於世界前列。

  我國發展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是一種戰略性投資。現在各國都在強調攻防兼備,而我國在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情況下,發展適度的防禦能力,保證核力量的生存能力尤為重要。

什麼是“陸基中段反導”技術?

  彈道導彈的飛行一般分為三個階段:

  上升段:當導彈從發射架發射到飛出大氣層之前,這一階段叫做上升段;

  中  段:導彈飛行飛出大氣層,在大氣層外飛向目標,這一階段是飛行中段;

  末  段:重返大氣層後,導彈到達目標區域上方繼而命中目標,這一階段被稱為重返大氣層階段,或者叫末段。

  針對導彈的三種飛行階段,自然而然也就分別對應了三種攔截方式:“助推段”防禦系統、“中段”防禦系統、“末段”防禦系統。

  “陸基中段反導”技術主要是指在大氣層外、洲際彈道導彈的飛行中段對導彈進行攔截,可以説是導彈防禦技術當中最具有挑戰性的部分。大氣層以外空氣稀薄,此時導彈的飛行速度非常快,攔截彈要進行動能撞擊,也就是要求發射的攔截彈要與對方發射的洲際彈道導彈的彈頭對撞在一起。

  此外,這種攔截方式首先需要有雷達識別來襲彈頭,判斷它的軌跡、速度等,還要對其進行跟蹤,所以中段反導攔截技術難點非常大。

美國“薩德”系統

  目前各國普遍把100公里高的卡門線確定為大氣層的分界線,100公里以外是外層空間,100公里以內是航空空間。有些短程彈道導彈,導彈頂點剛剛出大氣層,甚至還沒有出大氣層。不同的彈道導彈,彈道頂點高度是不一樣的,近程彈道導彈不到100公里,洲際導彈則超過1000公里,所以顯然不能用一條固定不變的高度線,或者出沒出大氣層來確定彈道導彈的不同飛行階段。

     彈道導彈的初段又稱為主動段,也就是彈道導彈發射到末級發動機關機的這一段,導彈發動機處於工作階段。中段是從初段結束時開始,到末段或者説再入段的飛行階段。而再入段並不是以進入100公里以內的大氣層來計算的,學術上通常把末級發動機關機的高度,確定為重返高度。彈頭下落到這個高度以下,就被認為是再入段。

  此外,中段反導系統也好、末段反導系統也罷,也並非完全嚴格按照攔截位置來確定。據介紹,美國“薩德”系統實際就是根據“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的縮寫音譯的,它的殺傷區高界大約150公里到200公里,特別是它的增程型,不僅超出大氣層,也確實在不少中近程彈道導彈的中段,但它仍然被稱為末段反導系統。

  現在經常談及的最典型的中段反導系統,通常是針對遠端、洲際彈道導彈研製的,主要在大氣層外進行攔截的反導系統。有些針對中程彈道導彈的飛行中段進行攔截的反導系統,也被歸為中段反導系統。但這樣的反導系統,攔截高度相對較低。


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


  以彈道導彈為例,其在飛行中段的高度通常已達到1800公里以上,飛行速度達到20馬赫。導彈在飛行中段通常已經完成了彈頭和彈體的分離,彈頭的雷達反射面積小,而採用現代隱身涂層的洲際導彈彈頭雷達反射面積只會更小,大概還不到0.1平方米,且多采用誘餌彈技術,想要在高空,高速的條件下,精確地識別真正的攔截目標,這對一個國家的雷達技術要求特別高,通常而言,一般的雷達有效探測距離僅為300-500公里左右。能夠掌握中段反導技術,説明一個國家至少已經具備了強大的雷達探測技術。

  雖然陸基中段反導技術難度很大,但這種攔截方式的優勢也是極為明顯的。彈道導彈有大概80%的飛行時間都在飛行中段,且在該飛行段中導彈的彈道平穩,不像助推段和末段一樣軌跡多變,因此對於防禦一方而言,無論從反應時間還是彈道的預判上,在該飛行段進行導彈攔截都更具優勢。此外,一旦攔截成功,掉落的導彈殘骸也不會落入本國領土,能有效減少對防禦方地面目標的毀傷,大大降低附帶傷害。

  也正是在實踐中認識到中段反導更具可行性,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在開展相關技術研究。但目前只有中國、俄羅斯和美國成功進行過類似試驗。

為什麼大國要搞中段反導?

2e7d-fyrpeie4510930

俄羅斯空天軍防空反導部隊A-135反導系統

  理論上講,攔截彈道導彈,比較理想的方式是能在飛行全程進行多層攔截,儘量將首次攔截窗口前移,助推段進行首次攔截,中段進行二次攔截,末段時“查漏補缺”。但現實情況是:目前對於遠端彈道導彈、洲際彈道導彈的主要攔截方式是中段攔截,這和不同階段攔截的技術難點相關。

  助推段的彈道導彈機動能力差,通常不採取突防措施,就攔截本身來説是相對容易的。但助推段飛行時間比較短,這就對預警、跟蹤、攔截的反應速度要求都很高,而且攔截窗口很小,對攔截彈的加速能力要求高,要比導彈晚發射,還要“追”上去,難度比較大。而且,在助推段攔截,己方攔截平臺靠對方較近,自身生存也成問題。總體成本較高、技術難度大。而末段攔截的主要問題是一旦攔截不成,那基本上就沒有補救措施了。而且對於洲際導彈、遠端導彈來説,通常攜帶核戰鬥部,在末段攔截即便成功,也可能造成本國領土較大範圍的核污染。

  因此,進行中段攔截就成為軍事大國攔截中遠端彈道導彈、洲際導彈的主要方式。彈道導彈的中段飛行時間較長,給進行攔截提供了更多窗口。中段攔截還能利用彈道導彈飛行速度較慢的一段。彈道導彈在助推段結束時達到最快速度,洲際導彈可以達到大約22倍音速。然後導彈憑藉慣性飛行,直到飛行到彈道頂點時,基本是在減速,過了彈道頂點開始下落,又開始加速。在彈道頂點時彈道導彈彈頭速度最慢,如果利用彈道頂點附近相對較慢的速度,可以降低攔截難度。


“宙斯盾”軍艦裝備的“標準-3”艦空導彈正在發射資料圖片
“宙斯盾”軍艦裝備的“標準-3”艦空導彈正在發射


  大氣層外進行中段攔截也非常適合使用紅外成像制導方式。目前美國的中段攔截彈,通常使用直接碰撞動能攔截技術,想要實現很高的命中精度,往往是依靠紅外成像制導。攔截彈自身飛行速度非常快,如果是在大氣層內飛行,紅外成像導引頭會受到氣動加熱導致的熱噪聲,嚴重影響目標捕獲。而在大氣層外則無此擔憂,且環境溫度很低,更適合紅外成像導引頭捕捉目標。

  當然,中段攔截也有一定的難度。比如,美國的一些彈道導彈在飛行中段會釋放一些誘餌,這個過程中識別誘餌也是比較難的。

  目前服役的最典型的中段反導系統包括美國“陸基中段防禦系統”(GMD)和配備“標準-3”攔截彈的“宙斯盾”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陸基中段防禦系統”並不是武器種類,而是具體型號,它是世界上第一種服役的採用常規戰鬥部、用於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反導系統。“宙斯盾”反導系統最初只能攔截中遠端彈道導彈,隨著對“標準-3”攔截彈的不斷升級改進,目前也具備攔截洲際彈道導彈的能力。


以色列的箭3大氣層外攔截系統


     俄羅斯的A235“努多利河”反導系統也可以算是一種中段反導系統。中國也多次成功進行了陸基中段反導試驗。此外,以色列的“箭-3”、印度的PDV反導系統,都已涵蓋了一些導彈的中段。

  有觀點認為,完全獨立自主研製的只有中美俄這三個大國。以色列背後有美國的資金和技術援助,而印度的反導系統甚至還用的是以色列的雷達。其實,反導本身的技術難度非常高,投入也很大,在哪個階段進行攔截,都不是小國技術和經費能夠獨立支撐的。

     一個國家想要“練就”陸基中段反導技能,首先要具備陸、海、空、天等平臺的彈道導彈預警能力,能夠在複雜的環境中排除各種自然以及人為設置的干擾,快速、準確地識別出真正的攔截目標。其次還要具有精確跟蹤目標的能力,掌握雷達跟蹤、全球衛星導航定位、慣性、紅外等制導技術,這樣才能準確鎖定高超音速狀態下飛行的攔截目標。最後還需要具備攔截彈碰撞殺傷的能力,因為彈道導彈彈頭再入大氣層時為了避免高溫燒燬,通常十分堅固,因此,攔截彈碰撞時必須非常準確才能有足夠的動能將攔截目標摧毀,這就對攔截彈彈頭的制導設計和姿態控制系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發展中段反導系統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龐大的體系。除了攔截彈本身之外,需要大量感測器網路。其中,預警衛星是一個基本配置,它能快速探測到對方導彈的發射,粗算飛行軌跡,然後由大型預警雷達進行跟蹤並實施進一步的精確計算。此外,在中間還要使用波長更短、更精確的雷達,精確測量目標參數,並進行目標識別。這些大型雷達動輒上億美元,不是小國能承受的。

美步步緊逼,中國重視反導防禦能力

307450_810x600c

  根據美國導彈防禦局數據顯示,美國從1999年到2019年總計進行了二十余次陸基中段反導試驗,但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美國開展的陸基反導試驗中,發射的靶彈沒有採用洲際彈道導彈常用的分導式多彈頭技術,試驗中沒有完全模擬真實的作戰環境,因此作戰效能也受到多方質疑。

  今年4月,美國陸軍參謀長詹姆斯·麥康維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美國陸軍準備在2023年底之前部署遠端高超音速導彈和中程地對艦導彈,但不是在基地固定部署導彈,而是利用運輸機在離島和較遠地帶靈活使用導彈。美媒稱,美軍設想針對中國沿“第一島鏈”部署中程導彈,不過關於平時的部署地點,麥康維爾僅表示“根據政策判斷做出決定”。

  此前還有日媒報道稱,美國在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後,正在與日本商議在駐日美軍基地部署中程導彈。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表示,中方堅決反對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中導。如果美方執意部署,就是在中國“家門口”挑釁,中方絕不會坐視不管,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堅決反制。

  如果美國依託它的“島鏈戰略”,把導彈部署到多個點,這不僅意味著中國的反導壓力增加,還帶有很強的不確定性,所以中國目前反導試驗的規模並不算大,在未來可能還需要進行一些高階的試驗,去模擬更為複雜的環境,以提升我們的反導防禦能力。

     在一些國家“蠢蠢欲動”,意圖將彈道導彈武器系統部署在中國周邊地區的背景下,中國需要格外重視防禦能力,特別是反導系統的建設。


     來源:環球網、央視軍事、國防部發佈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