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讀《紅樓夢》,首先你要把它當作小説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國學經典      2022-06-22 09:48:44

  典籍中國

  讀《紅樓夢》,首先你要把它當作小説

  今年高考的一道作文題,提到《紅樓夢》“大觀園試才題對額”。賈寶玉為亭題“沁芳”之額,得到他父親的默許。試題一轉,讓考生結合自身經驗寫一篇文章……據説這道試題讓不少考生“懵圈”。

  《紅樓夢》是中國古典小説的巔峰,對於這樣一部著作,我們究竟該如何讀呢?

  讀《紅樓夢》,不去讀其中的故事、不求理解故事的本意,專在細枝末節上探求奧秘,這樣的讀者並不少。他們的興趣在於某人的藥方中隱藏著什麼密碼,史老太君跟玉虛觀的老道是何關係,壽怡紅群芳開夜宴誰挨著誰坐的,等等。

  從《紅樓夢》一問世,就産生了一個怎麼讀的問題。讀法不同,理解各異。正如魯迅所説,“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今天還可加上“政治家看見階級鬥爭,解夢家看見清宮秘史,大紅學家看見青春與愛情”。把這些標簽往《紅樓夢》上一插,一部本來通俗易懂的小説被弄成了一門“玄學”、一個大謎語。

  俞平伯先生説得好,《紅樓夢》就是一部小説。小説是文學作品,是根據主題需要所創作的。《紅樓夢》之所以名列中國四大名著之首,竊以為首先是它的故事性和文學性。拋開那些標簽、避開那些誤導,把它當作小説來讀,看曹雪芹講的故事、欣賞曹雪芹的文筆、領會曹雪芹的用心,你就會發現:它原來是很有意思的。

  曹雪芹是講故事的高手。他編造的故事一波三折、引人入勝。而他的故事又是有目的、有用意的。講鳳姐過生日,寫眾人怎麼攢錢湊份子,鳳姐怎麼喝醉、撞見賈璉偷情,平兒怎麼無辜被打……講這些為的是什麼呢,原來為的是給賈寶玉向平兒“盡一次心”做鋪墊。不信請看第四十四回“喜出望外平兒理粧”。平兒受屈,誰“喜出望外”?寶玉。曹雪芹唯恐讀者看不明白,在這一節裏,“盡心”一詞出現了三次。為了能讓香菱進大觀園,曹雪芹營造了薛蟠錯調情挨打、為遮羞臉外出做買賣、薛寶釵讓香菱進園子跟她就伴兒,這才給了寶玉跟香菱一起玩“鬥草”、有了幫她“情解石榴裙”的機會。

  曹雪芹筆下的每個故事都有個小主題,小主題又是為大主題服務的。這個大主題是什麼呢?不是宮廷秘史,不是青春愛情,而是四大家族“賈王薛史”的諧音——家亡血史。小説中寶黛沒有結果的愛情,不過是串起諸多故事的一根線而已。所以,四大家族實是賈氏一族。而造成賈氏衰亡的原因,在第二回“冷子興演説榮國府”就已經點明瞭:一個是過日子排場費用過大、不知節儉,一個是兒孫不爭氣。小説中的所有故事,都是圍繞這兩大因素展開的。

  先説頭一個。小説通過寧國府給秦氏辦喪事、榮國府修大觀園這兩件大事,充分展示了賈家的窮奢極欲、揮霍無度。

  賈珍給兒媳婦辦喪事,説要“盡我所有”;對請來幫忙的鳳姐説:“別存心為我省錢,只要好看為上。”以下就不是細枝末節了:一副棺材板原係義忠親王老千歲要的,沒人敢買(也買不起),一千兩銀子也沒處買去;為使葬禮風光些,花了一千二百兩銀子給賈蓉捐了個官銜。

  喪事剛完,喜事又來。賈元春晉封賢德妃,要回家省親。建造省親別墅,光“下姑蘇請教習、採買女孩子、置辦行頭樂器”,就要用三萬兩銀子;置辦花燭、綵燈並各色簾櫳帳幔,又要兩萬兩銀子。這還沒算土木工程、磚瓦灰砂石的費用。

  元妃省親之日,大觀園內“各處帳舞龍蟠,簾飛彩鳳,金銀煥彩,珠寶爭輝,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長春之蕊”。元妃“在轎內看此園內外如此豪華,因默默嘆息奢華過費”。會親之時,又勸誡她的長輩:“以後不可太奢,此皆過分之極。”臨別之時再特別叮囑一句:“倘明歲天恩仍許歸省,萬不可如此奢華靡費了!”——曹雪芹唯恐讀者只把注意力放在兒女情長上、放在隆重的場面上,所以讓賈元春説了三次“奢華靡費”。

  元妃省親對榮國府意味著什麼?第五十三回借賈珍之口説了出來:“再兩年再一回省親,只怕就精窮了。”

  除了這兩件大事之外,還有史太君兩宴大觀園、榮國府元宵開夜宴、五月節清虛觀打醮等。在吃、穿、用等細節上,也有充分體現:賈府吃頓螃蟹要七八十斤,搭上酒菜一共要二十多兩銀子,相當於莊稼人一年的用度(第三十九回)。冬天,賈母要進補,吃的是“沒見過天日的東西”——牛乳蒸羊羔。宴席上的那些山珍海味不必細説了,光一個茄鲞,用劉姥姥的話説:“我的佛祖!倒得十來只雞來配它!”冬天公子小姐們穿的禦寒衣物,都是珍稀材料做成的。用旺兒媳婦的話説:“哪一位太太、奶奶的頭面衣服折變成了,不夠過一輩子的!”用的就更不用説了,夏天瀟湘館用來糊窗戶的,是比蟬翼還薄的絲織品“軟煙羅”——曹雪芹在這個題目上花費的筆墨實在太多了,可惜可嘆的是:大多被人曲解了。

  説到兒孫們不爭氣,頭一個代表人物就是賈寶玉。第五回借警幻仙姑之口説道:賈家子孫雖多,竟無一個可以繼業者,惟有寶玉一人略可望成。所以,他才被冥冥之中的先祖寄託了無限的期望。可是他呢,整天在女孩子群裏瞎混,不喜讀書、不走正路,辜負了天恩祖德,最後一事無成、半生潦倒。其餘男子就更不用説了,吃喝嫖賭胡作非為,最終導致被抄家。第一〇六回,賈母含淚祝告天地:“必是後輩兒孫驕侈暴佚、暴殄天物,以致合府抄檢……”可謂是曹雪芹用來點睛之筆。

  説到底,小説的主題是服從於作者寫作目的。曹雪芹這本書,本是為那些紈绔子弟作警示的。他的本意是:不能像賈家這樣過日子,不能學賈寶玉的樣子。這一點,清朝嘉慶時代的納山人就説過:

  (《紅樓夢》)反覆開導,曲盡形容,為子弟輩作戒,誠忠厚悱惻,有關世道人心者。顧其旨深而詞微,具中下之資者,鮮能望見涯岸,不免墮入雲霧中,久而久之,直曰情書而已(《增補紅樓夢序》)。

  毋庸諱言,近三百年前的曹雪芹價值觀、是非觀、愛情觀跟今天的我們不可能一樣。他既不可能反對皇權,也不可能反對孔孟。在婚姻上,他仍然認同“三從四德”。但這些都不妨礙我們讀《紅樓夢》。我們完全可以在閱讀中欣賞、學習他的文筆,吸收他善於架構故事、塑造人物、渲染場面的長處。而這方面,恐怕正是我們許多人所欠缺的呢。(宗春啟)

來源:北京青年報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宗春啟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