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在“死亡之海”修建閉環鐵路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大陸新聞 > 社會綜合      2022-07-05 09:33:37

和若鐵路:位於“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域和咽喉要道,是國家Ⅰ級單線鐵路,西起新疆和田地區和田市,東至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全長825公里,設計時速120公里,共設和田、洛浦、策勒、于田等22個站點,與現有格庫鐵路、南疆鐵路共同構成一條2712公里的環形鐵路。作為新疆境內第一個一次性鋪設跨區間無縫線路最長的鐵路,和若鐵路建設全部採用無縫鋼軌鋪軌,形成“千里一根軌”的壯觀景象。

——————————

烈日當空,驕陽似火,在被稱為“死亡之海”的我國最大沙漠——塔克拉瑪幹沙漠,一條長龍般的鐵路線,穿越風沙、戈壁、胡楊林,一直延伸至黃沙盡頭。

“通車!”6月16日上午10時53分,隨著一聲令下,滿載乘客的和田至若羌5818次列車緩緩駛出站臺,歷時12年規劃建設的和若鐵路正式通車,填補了環塔裏木盆地鐵路線的最後一塊“拼圖”,標誌著世界首條沙漠鐵路環線形成。

從建設伊始到開通運營,一大批青年建設者戰風鬥沙,攻克各種技術難關,和若鐵路背後的動人故事與沿線的草木一同紮根,蜿蜒鋪展,守望著南疆人民的幸福路。

“爬行的蜥蜴、結群的駱駝、奔跑的野兔都是見證者”

頭頂烈陽,面迎風沙。環塔克拉瑪幹沙漠鐵路環線,由和若、南疆、格庫三段,分階段施工完成。

“鐵路在塔克拉瑪幹沙漠‘畫’了一個圈,囊括了37.7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無比壯觀。”對於中國中鐵五局一公司和若鐵路項目工程部部長羅舟而言,能參與建設這樣一條“巨牛”的沙漠超級鐵路,是一種榮幸,讓他們充滿激情與挑戰。

“我們經常要在40攝氏度高溫下工作,現場的地表溫度能高達80攝氏度。”提起建設鐵路的那段日子,羅舟打趣説,“爬行的蜥蜴、結群的駱駝、奔跑的野兔,都是我們苦幹實幹的見證者”。

塔克拉瑪幹沙漠素有“死亡之海”之稱,氣候乾旱,資源匱乏,交通不便,冬季嚴寒,夏季高溫,沙塵暴頻繁,晝夜溫差大,行車調度和施工組織十分困難。

中國鐵建十四局集團有限公司承擔著和若鐵路PJS2標段2312片T梁的預製、架設和535公里鋪軌等任務,其中鋪軌里程佔全線總長的65%。

“我們管段535公里,有460公里屬於無水、無電、無路、無人煙、無信號的沙漠地段。”項目建設之初,擺在中國鐵建十四局和若鐵路項目部經理張剛面前的是“難上加難”:鐵路大部分穿越無人區,所有物資調配都要從3000多公里外的內地運過來,路途短則十幾天,長則一個月。

為不影響工期,張剛帶隊採取設備進場與臨建施工同步推進的方式,“設備裝完、臨建幹完,梁場也同步達到了使用條件”。

在沙漠上建梁場,好比“在麵粉上蓋房子”。張剛暗下決心:“不光要建,還要建好、建結實。”

自2019年6月進場以來,他們調集具有豐富沙漠施工經驗的管理和施工人員,優化施工組織,加大科技攻關力度,高標準建起全線唯一的沙漠梁場——且末梁場,兩個月內完成了在“麵粉”上建梁場的突破之舉。

狂沙飛舞成了張剛記憶中揮之不去的畫面:有時候沙塵暴説來就來,他們無處躲避,迅速對設備進行安全加固後,選擇就地臥倒。“8級狂風捲起沙石拍打到身上,疼痛難忍,即使戴著口罩、護目鏡,也擋不住沙塵往耳朵、鼻子和嘴裏灌”。

施工高峰期,1200名建設者馬不停蹄,奮戰不已。“三萬步、十斤汗,抱著水壺滿場轉;深一腳、淺一腳,踩著沙子現場跑”是建設者的工作日常。

大漠孤煙,人煙稀少,看到蜥蜴、野兔等小動物都讓這些年輕建設者感到驚奇,“這些小動物調皮得很,經常跑來‘監工’或是‘搗亂’,時間久了,處成了‘鄰居’。”羅舟笑言。

列車貼著沙海飛行,風沙從橋下穿過

黃沙漫漫,一望無際。在沙漠裏修鐵路,與風沙打交道,成了建設者面臨的最大挑戰。

中國鐵建十四局和若項目部總工程師郭洋洋説,一些風沙嚴重的地段多為流動性和半固定性沙丘,且恰好處於風口上,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刮沙塵。“據測算,這些低矮的沙丘每年移動的距離能達到20米,極易掩埋線路,危及行車安全。”

一個富於想像的創新設計破繭而出。針對部分區段風沙大、沙丘動態遷移容易掩埋線路的問題,和若鐵路採取“以橋代路”的設計方案,建設“過沙橋”,讓風沙從橋洞下穿過,減少對線路和列車運作的影響。

和若鐵路全線5座“過沙橋”,總長53.7公里。令郭洋洋頗感自豪的是,中國鐵建十四局建設的依木拉克特大橋是全線唯一一座全沙漠地形施工橋梁,也是全線最長的過沙橋。橋上列車貼著沙海飛行,橋下流沙穿過,形成一道獨特的壯麗景象。

“過去旅客乘火車經常聽到‘咣當咣當’聲,原因就是火車在運作中車輪與鋼軌接頭撞擊産生的噪音。”郭洋洋説,和若鐵路建設全部採用無縫鋼軌鋪軌,將所有的500米長鋼軌依次焊接形成“千里一根軌”的景象。

為提高鋼軌焊頭品質,確保行車安全和乘客舒適度,郭洋洋他們採用先進的移動閃光焊技術,每個焊頭都要經過端部打磨、焊接、粗磨、熱處理、精磨等多個步驟作業,並經超聲波探傷檢驗,這樣就減少了行車阻力,降低了噪聲污染和對線路的損害,列車運作更加平穩。

今年3月12日,和若鐵路順利通過動態驗收,中國鐵建十四局負責的535公里線路以優良率、均衡率均100%,全線無病害的成績交出了一張滿分答卷。

“我給女兒起名叫‘若可’”

“和、若、鐵、路……”如今,4歲的平平已在離山東老家3000多公里外的“天邊小城”且末縣生活了1000多天,“和若鐵路”幾個字可以脫口而出。

2019年6月,和若鐵路開工建設,中國鐵建十四局和若項目部員工李雁帶上一歲半的女兒和母親投入到緊張的鐵路建設中。自那以後,祖孫三人就沒有離開過工地。

平日裏,平平格外喜歡讓姥姥帶她去附近村子裏,看羊群、玩土堆,跟當地的小朋友們做遊戲,結交了很多維吾爾族小朋友。

2021年春天,平平在且末縣上了幼兒園。李雁説,在女兒心中,項目部就是她的大家庭。在枯燥平淡的築路生活中,平平成了項目部的開心果。

李雁説,平平已陪她參加過3條鐵路建設。李雁懷孕時,同時負責額哈鐵路和貴南高鐵兩個項目的業務,如今又眼看著和若鐵路建成通車,她把這作為送給女兒的珍貴禮物。

作為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的西部重要路網幹線,和若鐵路建成通車,結束了和田地區洛浦、策勒、民豐等縣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縣等地不通火車的歷史,群眾出疆路程縮短1000多公里,可謂“天塹變通途”。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與李雁相比,鐵路建設的3年時光裏,羅舟、張剛等人與家人相聚的次數屈指可數。2019年,羅舟的大寶剛滿月,他就告別了家人,踏上大漠;2020年底,二寶出生,羅舟匆忙回去看了一眼,就再次回到施工現場。“如今大寶都上幼兒園了,我就接過一次放學”,羅舟不免有些愧疚,但又咧嘴笑了:“這條鐵路也是我的孩子”。

2020年5月,張剛女兒出生,他只在家待了兩天就趕回工地。為了紀念自己在南疆的青春時光,他給女兒取名叫“若可”,寓意“和若鐵路一定可以”。

“和若鐵路從無到有,一點點地延伸到通車,就像我們的孩子一樣。”張剛説:“看到新疆的小朋友坐著和若鐵路去看外面的世界,特別高興。相信我的兒女長大後能夠理解我們的付出,會為我們感到驕傲,所有與青春奮鬥相關的閃亮日子,都是值得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韓飏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侯哲
熱門評論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