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推進核力量升級換代,堅持“以核謀霸”

美軍推進核力量升級換代,堅持“以核謀霸”
近年來,美國在核彈頭、核運載工具以及核生産能力等方面投入鉅資,進行全方位升級,顯示出“以核謀霸”的野心。而且,美國核力量的現代化計劃,既有簡單的延壽項目,也有提升作戰性能的改進,還有許多全新的設計。這也意味著,未來美國將有諸多技戰術指標更加先進的核力量粉墨登場,使全世界面臨更加嚴峻的核威脅。

ba8bc155ed2453133b1bc11bf7ec202c

  近日,美國下一代陸基洲際彈道導彈LGM-35“哨兵”未來用於搭載核彈頭的Mk21A重返大氣層載具,在首次試射中升空大約10秒發生爆炸事故。儘管亮相以失敗告終,但這顯示美國正在加快陸基洲際彈道導彈和相關核彈頭載具的更新換代。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最新發佈的年度報告稱,儘管2021年全球核彈頭數量略有減少,但展望未來十年,核武庫可能觸底反彈。這將是全球核裁軍進程的重要轉捩點,上世紀80年代以來核彈頭數量持續削減的總體趨勢將畫上休止符,核武器將從國際政治的邊緣地帶回歸。

  展望未來,全球核彈頭數量要進一步大幅削減,關鍵還是要看美俄是否能下定決心裁減其仍嫌過大的核武庫。因為美俄兩家經過多年裁減後,剩下的核彈頭數量仍佔全球總數的九成以上。長期以來,美國抱怨外界把很多問題都歸咎於它,辯稱自己不是“萬惡之源”。然而僅就核彈頭數量觸底反彈而言,美國就是第一推動力。

      美軍已經擁有龐大核武庫和先進的常規武器,但華盛頓仍不滿足,還要發展導彈防禦系統、升級核武庫。去年美國在核計劃上花費了442億美元,比前一年多了12.7%,佔到全球核武器開支的一半。那麼被其視為“主要競爭對手”或者“潛在對手”的國家,哪個甘心坐以待斃,聽任自己戰略力量的生存能力和突防能力遭到削弱,而將國家與人民在危急時刻的安全寄託于美國的善意與自我節制呢?

  此外,美英澳去年達成協定幫助澳大利亞發展核潛艇,其中包含豐度達90%的武器級高濃鈾。這開了很壞的先例。其他國家也可能加以效倣,借此獲取核材料,為製造核武器創造條件。而日本一些政客也頻繁鼓吹討論“核共用”,考慮把美國的核武器引入日本。如果美國同意擴展其“核共用”範圍,那就意味著它要為此保留一定數量的核彈頭,顯然不利於核裁軍的順利開展。

偷換概念,謀求全方位核威懾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695715021_641.jpg&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五角大樓今年發佈的《情況説明書:2022年核態勢評估與導彈防禦評估》中宣稱,“只要核武器存在,美國核武器的根本作用就是懾止對美國及盟友和夥伴的核攻擊”。“根本作用”與“唯一目的”看似接近,但實則是偷換概念。這也反映出,美國本質上並不願放棄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不願放棄全方位核威懾手段。

     拜登政府上臺後,美國核力量建設經費不但沒有下降,反而大幅增加。美國2023財年國防預算申請中,核力量經費達509億美元,較特朗普政府時期核力量預算峰值的445億美元增長近15%。這表明,美國政府不僅沒有減少在核武器領域的過度開支,反而在加快推進核力量全面現代化步伐,在“以核謀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據報道,美國新一代戰略核潛艇哥倫比亞級首艇“哥倫比亞特區”號,日前開始鋪設龍骨,預計最早2030年部署。此前,服役48年的美國最後一艘常規動力航母“小鷹”號被拖送到德克薩斯州的一家拆船廠,即將迎來被拆解的命運。這“一拆一建”,反映出美國的核力量建設仍在不斷加強。

  美正繼續推進包括新一代“哨兵”洲際彈道導彈、B-21戰略轟炸機在內的“三位一體”核力量升級換代計劃,大力推動核彈頭現代化計劃,以配置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和海基核導彈。相關領域專家在分析美核彈頭計劃時就鮮明指出,W87-1是“第一個完全從頭開始製造的延壽彈頭”,而W93則“可能是第一種專門針對新戰略需求而設計的彈頭”。

  對此,美國防部長奧斯汀、參聯會主席米利、戰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等軍方高官近期在出席國會參眾兩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時卻辯稱,“核威懾是美國國家安全的終極後盾”,“綜合威懾需要安全、可靠和有效的核威懾”。

“絕對安全”,增加全球核威脅

  核力量是美國保持軍事霸權、謀求“絕對安全”的重要倚仗。美國的核力量現代化升級計劃,最直接地體現在“三位一體”核力量領域。

  目前,美國海基核力量由14艘俄亥俄級彈道導彈核潛艇及其攜帶的裝有W76和W88彈頭的“三叉戟”ⅡD5 LE1導彈構成。新一代的哥倫比亞級彈道導彈核潛艇計劃生産12艘,全面替換所有俄亥俄級潛艇。“三叉戟”ⅡD5 LE1導彈是“三叉戟”Ⅱ導彈的延壽型號,部署時間將延長到2042年。美國海軍已開始研究“三叉戟”ⅡD5 LE2導彈,以供哥倫比亞級潛艇整個服役期使用。彈頭方面,W76彈頭已經完成低當量改型並列裝,W88彈頭正在現代化,計劃到2026年開始生産和部署。這兩型彈頭的後繼者“潛射彈頭”和“未來戰略海基彈頭”均已列入發展計劃,後者預計將於2038年左右開始生産。

  美國陸基核力量由裝備W78和W87-0彈頭的400枚“民兵-3”洲際彈道導彈組成。經現代化改造後,“民兵-3”導彈可服役至2030年。彈頭方面,W87-0彈頭的現代化改造正處於早期設計研究階段,改造後的彈頭W87-1將取代W78,預計將與“哨兵”洲際彈道導彈同步部署。準備取代W87-0和W87-1彈頭的“未來戰略陸基彈頭”項目也已在規劃中,計劃于2037年開始生産。

  美軍的B-52H“同溫層堡壘”和B-2“幽靈”兩型戰略轟炸機構成其空基核力量的主力。每架B-52H最多可攜帶20枚裝備W80-1彈頭的AGM-86空射巡航導彈。在發動機完成現代化升級後,已經服役50多年的B-52H將繼續長期服役。B-2隱形戰略轟炸機是美國目前唯一能夠穿透先進防空系統的遠端核能力戰機,可攜帶B61-7/11和B83-1等核炸彈。近年來,美國開啟了B-21“突襲者”新型隱形戰略轟炸機項目。

  與此同時,AGM-86空射巡航導彈預計將在2030年被在研的“遠端防區外”巡航導彈替換,後者將與正在研製的W80-4彈頭同步部署,供B-52H和B-21兩型轟炸機使用。B61-12核炸彈的延壽項目已進入生産階段,未來將替換所有其他型號的現役B61核炸彈,供B-21執行戰略任務。當前,F-15E“攻擊鷹”核常兩用飛機,可搭載B61-3/4/10核炸彈執行戰術任務。未來,F-35A“閃電”戰鬥機與B61-12核炸彈的組合搭配將成為主流。

  在升級“三位一體”核力量的同時,美國還在推動核指揮和控制系統現代化。美國核指揮控制系統的核心是位於五角大樓內的國家軍事指揮中心和美國戰略司令部內的全球作戰中心。為應對突發狀態,美國還有E-4B國家空中作戰中心和E-6B空中指揮所兩個備用核指控中心。為增強整體的生存能力和有效性,美國不斷加強核指控系統對天基、網路威脅的防護,改善指控系統的通信聯繫,並研發先進的決策支援技術。

  為保障雄心勃勃的核力量現代化計劃,美國正在加速推進與之相關的設計、試驗、生産項目。美國國家安全實驗室將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和高性能計算相結合,正在Sierra超級電腦上開發核武器的性能研究和整合設計程式,併為在2023財年將其部署到E級超級電腦El Capitan上做準備。2021財年,美在內華達國家試驗場進行了3次次臨界試驗,為相關核彈頭現代化項目提供數據支援的同時,也檢驗了武器設計、安全分析、試驗診斷、基礎設施和人員等多個方面的核子試驗準備能力。目前,該試驗場正在進行次臨界試驗區擴建,預計將於2026財年完工。

  此外,美國核安全管理局還在積極推動核武器生産能力現代化,增強氚以及各種部件的研究、開發、測試和生産。钚彈芯是保障核彈頭生産的關鍵,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正逐步恢復美國的彈芯生産能力,彈芯生産設施今年2月開始全時運作,計劃到2026年達到年産30枚彈芯的階段目標,並在2030年後實現年産80枚彈芯的最終目標。按照這一生産能力,美國預計將於本世紀中葉實現對所有部署核彈頭的替換。

  美國不遺餘力推動核力量現代化升級,體現了其仍在奉行過時的冷戰思維,一味追求所謂的“絕對安全”。這種激進的做法,在將美國拖入核軍備競賽泥潭的同時,也將裹挾世界走向更加危險的未來。

雙重標準,破壞核不擴散機制

  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6月審議了“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所涉核材料轉讓及其保障監督等影響《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各方面的問題”。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指出,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違反NPT、違反機構全面保障監督協定、違反澳大利亞與機構簽署的附加議定書。無論三國對其核潛艇合作冠以何種名義、無論相關核武器材料怎樣處理,都回避不了三國合作所涉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這一問題實質。

  其實,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只是美核政策虛偽性的一個縮影。梳理美國有關政客在本屆政府上臺前後的一系列言行,不難發現其在核政策方面欺騙國際社會、欺騙世界人民、欺騙美國選民的虛偽本質。

  美國政府去年發佈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指南》宣稱,“將阻止代價高昂的軍備競賽,重建美國作為軍備控制領導者的信譽”,“恢復美國在防止核擴散方面的領導地位對減少核武器構成的危險也至關重要”。

  然而,這種虛偽的表態根本欺騙不了世人。事實上,美國政府不但未採取積極舉措履行自身核裁軍特殊優先責任,反而以俄羅斯增加對美威脅為由,加大核軍備步伐,並繼續推動外空武器化和導彈防禦系統部署,破壞全球戰略穩定。

     美國聯合英國幫助澳大利亞發展核潛艇,向其輸出核潛艇反應堆用武器級高濃縮鈾燃料,造成巨大的核擴散風險隱患。這一行徑嚴重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的權威性和有效性,再次體現其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的雙重標準。由此可見,美國政府所謂的重建軍備控制領導地位,不過是為了維護一己私利和打壓別國進行的包裝和粉飾。

  美國政府以“降低核武器作用”為宣傳口號,更多是出於搶佔核軍控道義制高點、打壓對手的現實需要。無論美國核政策表述如何變化,其保持核力量足夠強大且持續更新和現代化的原則始終未變,國際社會應清醒認識美國核政策的虛偽欺騙本質。美國政府須切實承擔起自身核裁軍特殊優先責任,進一步大幅、實質性削減核武庫,不要再用花言巧語矇騙全世界人民。


     來源:環球網、解放軍報、中國軍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