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政府誓言“繼承安倍遺志”,推動修憲步伐

岸田政府誓言“繼承安倍遺志”,推動修憲步伐
在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事件陰影籠罩下,“修憲派”勢力在第26屆參議院選舉中所佔議席達到了提議修憲所需的2/3以上。現任首相岸田文雄連續兩天宣稱,將在國會儘快推動有關修憲的動議,並最終努力實現修憲。美國一些媒體也替日本修憲辯護,鼓動岸田政府利用參議院的勝利來推動“安倍終其一生也未能完成的修憲目標”。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自民黨總部召開記者會,表示將繼承遭槍殺身亡的前首相安倍晉三的“遺志”,致力於推動修憲,自民黨提出的將自衛隊明確寫入憲法等4項修憲項目都是現實課題,將為儘快實現修憲引領國會討論。他稱,強烈期待在今秋舉行的國會上,執政黨和在野黨接受此次選舉所展現的民意,“就修改憲法進行更加活躍的討論”。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突然改變外交行程,對東京做出“特殊訪問”,出席安倍晉三遺體告別式。布林肯與岸田文雄舉行了會談,並轉交了一封拜登致安倍晉三家人的慰問信。在會談期間,布林肯表示:“安倍前首相是堅定不移的日美同盟的擁護者,並提出了具有遠見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願景,他為(日本)強化與以美國為首的志同道合國家的合作留下了巨大功績。”岸田則稱:“願繼承安倍前首相的遺志,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

  對於日本可能加快修憲步伐,日本國內和國際上都有不少擔憂的聲音。南韓《朝鮮日報》稱,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或使安倍“將日本變為有戰爭能力國家的夙願”得以實現。但在日本對外侵略和殖民的歷史未被徹底清算的情況下,日本通過修憲重新擴充軍備,將在南韓和中國等亞洲國家引發激烈的抗議。

  上世紀30年代,日本出現一系列政治人物被刺殺事件。與此同時,日本也一步步走向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戰爭。如今世界似乎回到了100年前,這非常令人不安。世界正處於民主危機、經濟動蕩之中,日本也再次站在十字路口。希望日本能夠銘記歷史教訓,尋找更好的道路,而非修改和平憲法和增強軍備。

  專家指出,美國為了自身的戰略需要,希望日本在亞太地區給它當頭陣打手,有意放鬆了對日本戰後的一些束縛,這是美國政府非常短視的行為。近一段時間以來,日本保守勢力炒作所謂“中俄安全威脅”,尋求軍事“鬆綁”動作頻頻。日本推動修憲,只能加劇地區國家對日本重新走上軍國主義路線的擔憂,不利於地區穩定與和平繁榮。

日本站在十字路口,修憲後患無窮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現行《日本國憲法》于1947年實施,其第九條明確規定,日本不允許擁有軍隊,並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因此得名“和平憲法”。這既是日本戰後回歸國際社會的前提,也是東亞持久和平的基石之一。儘管日本在2016年實施新安保法解禁“集體自衛權”、打破自1945年以來禁止向海外派兵的限制,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架空了和平憲法,但是否徹底捅破這層窗戶紙,依然是個極其重要的風向標。

  正因如此,修憲動議不僅在日本仍面臨激烈爭議,也在亞太鄰國以及國際社會引發大範圍的擔憂,其中不乏旗幟鮮明的反對聲音。在這種情況下,若把自衛隊寫入和平憲法第九條,就是日本向鄰國,以及亞洲發出否定戰後歷史、否定和平發展道路的危險信號。從這個意義上説,是否改動和平憲法第九條,絕非全然的“日本內政”。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有理由也有必要向日本修憲表達關切、提出質疑。

  在歷史問題上,日本至今沒有對亞洲鄰國進行深刻的道歉和反省,反而其國內右翼勢力一直在尋求對軍事力量的徹底解綁,這是日本與鄰國相處始終缺乏信任、齟齬不斷的一個重要原因。儘管和平憲法第九條一直被右翼勢力視為早晚必須拔除的“眼中釘”,但在過去幾十年,愛好和平的民意像五指山一樣壓制著他們的蠢蠢欲動。如今安倍遇刺事件很可能給了日本自民黨一個博取同情分的契機,將原本進展緩慢的議程大大提前,給歷史倒車再踩上一腳油門。

  岸田文雄日前提到,現在日本正面臨戰後最嚴峻的難關。他説的是實情,經濟不景氣、物價高漲、新冠肺炎疫情沒有得到控制等等,讓日本老百姓的日子過得並不容易。但從修憲的箱子裏,掏不出任何可以應對這些迫切難題的工具,反而會放出噬人的魔怪。和平憲法束縛的是軍國主義的衝動,從來沒有束縛日本和平發展的能量,反而是其強大保障。被日本右翼刻意放大的不安全感,完全是沒必要的。

  最近十幾年,日本右翼政客不斷利用危機,宣揚和平憲法已經過時,用“另辟蹊徑”來讓它淪為一紙空文。此前有強推新安保法上路,現在則是將北約引向亞太、利用俄烏衝突“碰瓷”台海問題等等。可以確定,如果日本花費巨大成本大幅度擴張軍力,甚至將自衛隊最終升級為軍隊、重獲戰爭權利,其結果將是日本自己從本來安全的位置走到了險地甚至絕境,也會將整個東亞拖到新一輪危機之中。

  事實上,如果沒有得到美國的許可,日本是沒這個膽子真修憲的。而美國對此既有縱容想讓日本充當地緣政治打手的一面,也有警惕日本右傾化擔心其脫離控制的一面。美國這兩面的緩急影響著日本修憲進程的節奏。現在它顯然是急於將日本推向在亞洲對抗中國的前臺,故而在修憲這一自民黨最關心的議題上賣“人情”。當前,日本對於修憲的渴望已經不再遮遮掩掩,它對在軍事上“發揮作用”重新充滿興趣,甚至在美國綏靖下有點飄了。

日本海上力量再添新裝備

res04_attpic_brief

  據美國“外交學者”網站報道,日本海事聯合公司將從2023財年開始向日本海上自衛隊交付12艘近海巡邏艦,合同價值超過1000億日元。據悉,這些近海巡邏艦主要用於增強日本週邊海域的監視和偵察能力。這批巡邏艦長約95米,寬12米,標準排水量1920噸,最大航速20節,採用柴電和柴油組合推進配置。根據日本防衛省公佈的示意圖,每艘艦配備至少1門30毫米口徑艦炮。

  從設計上看,該型巡邏艦排水量不足2000噸,與日本海上保安廳襟裳級巡視船大體相當,屬於中型巡邏艦,用於執行近海巡邏、偵察任務。考慮到該型巡邏艦的近海定位,日本可能為其配備便於掌握近距離水面目標和沿岸情況的OPS-20C航海雷達。艦尾設置了直升機甲板、機庫和多用途吊機,理論上可容納小型直升機。據悉,這款巡邏艦將採取自動化設計,配備約30名艦員,大幅減少戰鬥人員配置。

  從性能上看,新型巡邏艦與海上保安廳諸多同噸位巡視船類似。海上保安廳目前擁有艦艇總數超過450艘,其中包括50多艘1000噸級以上艦艇。兩者均在近海執行任務,但與海上保安廳準軍事力量定位不同,海上自衛隊屬於正式作戰力量,所屬巡邏艦主要負責近海巡邏和情報監視。

  近年來,日本海上軍事裝備尤其是水面艦艇,朝著大型化、遠洋化、高技術化方向發展。例如,日本海上自衛隊“出雲”號、“加賀”號驅逐艦正在進行航母化改造升級。海上保安廳艦船也呈現大型化趨勢。

     近期,日本三菱重工下關造船廠負責建造的春光級“朝凪”號巡邏船舉行下水儀式。“朝凪”號是日本目前最大的海上巡邏船,全長140米,配備40毫米與20毫米口徑火炮,可搭載2架直升機。過去4年,下關造船廠建造了包括“朝凪”號在內4艘巡邏船,並計劃于明年建造一艘與“朝凪”號同型號艦艇。

  日本此次部署中型巡邏艦,看似與其水面艦艇發展思路不一致,實際上有著海上武器裝備梯次化、差異化考量。日本海上自衛隊計劃借此深度介入離島防禦作戰。此前,離島防禦事務大多由陸上和航空自衛隊負責,海上自衛隊尚未有進一步動作。此次批量採購中型巡邏艦,日本瞄準的是陸、海、空自衛隊協同進行離島防禦作戰。

新艦艇暴露海上自衛隊的野心

  上面這張照片中,一艘小型快艇正緩緩駛入艦艉塢艙。此時塢艙門大開,內部側壁陳設一覽無余。儘管照片上沒有該艦型號,但從小艇上的人員著裝及岸上人員的服飾判斷,這是一艘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艦船。在日本海上自衛隊現役艦船中,採用如此艉艙設計的,只有“最上”級護衛艦。

  “最上”級護衛艦是日本建造的首型注重隱身設計的多功能護衛艦,採用一體式綜合射頻桅桿,艦體輪廓簡潔明瞭,沒有尖銳棱角或複雜造型,避免形成強烈的雷達波全反射角。這種設計使“最上”級護衛艦與日本其他型號戰艦區別明顯。

  日本對“最上”級護衛艦寄予厚望,計劃用該艦替換老舊的阿武隈級護衛艦和隼級導彈艇,另外還將替代初雪、朝霧級驅逐艦,承擔日本週邊近海防務任務,同時兼顧遠洋行動。日本共計劃建造22艘“最上”級護衛艦,目前已下水3艘,首艦“最上”號、2號艦“熊野”號和3號艦“能代”號。有意思的是,首艦“最上”號沒有最先下水,2號艦“熊野”號最先下水。

  作為一型多用途護衛艦,“最上”級護衛艦裝備一門127毫米主炮、兩座4聯裝反艦導彈發射系統、16單元垂直髮射系統、兩座12.7毫米遙控機槍站,以及一部“海拉姆”艦空導彈和兩座魚雷發射器。對於一艘滿載排水量超過5000噸級的護衛艦來説,這一武器配置算是中規中矩。

  相比之下,“最上”級護衛艦的反潛掃雷武器較豐富。除垂直髮射系統和反潛魚雷外,艦艉還有兩個塢艙,較大塢艙內搭載無人水面艇和水下機器人,較小塢艙內搭載主/被動複合拖曳聲吶系統。執行掃雷任務時,採用水面裝備和水下聲吶結合方式進行,能夠探測小型水雷、魚雷等,主/被動複合拖曳聲吶在對抗新一代潛艇時,作用距離也更遠。

  與平庸的水面武器配置相比,“最上”級護衛艦的反潛掃雷武器配置充分暴露日本海上自衛隊的野心。該型艦具備較強的反潛作戰能力,不僅能填補日本海上自衛隊掃雷部隊縮編後留下的戰力空白,還將在未來作戰中配合美軍執行反潛、掃雷任務,充當美軍作戰“馬前卒”。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指出,由於歷史原因,日本修憲問題受到國際社會和亞洲鄰國的高度關注,我們希望日方認真汲取歷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日本國內外愛好和平的力量決不能坐視,而要盡最大努力阻止它打開修憲的魔盒。日本政府更應該認識到,軍國主義的盡頭是懸崖,歷史已經證明過一次,它不需要被證明第二次。


     來源:環球網、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外交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