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主導日本無人機發展 野心勃勃突破和平憲法

美主導日本無人機發展 野心勃勃突破和平憲法
近期,日本計劃在鹿兒島縣的日本海上自衛隊鹿屋基地部署無人機部隊,並引進8架美軍MQ-9無人機。日本稱此舉主要是為強化西南諸島防衛,但其意圖顯然不止於此。日美加強無人機合作,共同目的就是加強對中國軍力的偵察和監視,增加相關無人機的互操作性,為日美在相關領域的協同作戰打下基礎。

  據報道,MQ-9無人機的部署工作于7月開始,部署時間暫定一年。屆時,將有150名至200名美軍相關人員進駐鹿屋基地。日本方面稱,MQ-9無人機今後將在日本週邊海域執行偵察任務,起飛後立刻進入任務區,多數時間將在海洋上空活動。

  儘管日本官方刻意強調無人機的巡邏和偵察任務屬性,但眾所週知,MQ-9無人機是美國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設計製造的一款察打一體大型無人機。除執行情報、監視與偵察等任務外,MQ-9無人機還可執行多種精確打擊任務。該型無人機吊艙內裝有多種光學設備,除高清白光錄影機外,還有高清熱成像錄影機和鐳射測距/照射機。兩款錄影機均配有可變倍率鏡頭,能隨時對地面人員和車輛進行精確識別和打擊。

  同時,MQ-9無人機還可攜帶8枚AGM-114反坦克導彈和6枚GBU-38鐳射制導炸彈,其外挂彈藥重量達1.36噸。每架無人機都配備1名飛行員和1名感測器操作員,通過地面控制站實現對無人機的遠端作戰控制。

14-35-30-20-102

  此前,駐日美軍三澤基地(青森縣)、橫田基地(東京都)已部署RQ-4無人機。此次在西南方向進行MQ-9無人機部隊部署,從表面上看是由日本發起,實際是由美軍主導。日美選擇此時在西南方向部署性能更高的察打一體無人機,就是在嘗試構建更加有效的空中監視體系。

     MQ-9無人機空載巡航高度達15千米,最高時速每小時460千米,滯空時間15小時,作戰半徑超過5500千米。8架MQ-9無人機可在廣闊的區域內接續構建高效偵察體系,對相關艦船進行監視跟蹤,並將最新資訊回傳至美國控制中心,同時分享給日方。

  另一方面,在亞太地區試驗無人機作戰樣式。俄烏衝突以來,無人機的作戰價值受到關注。多年來,美軍一直在試驗蜂群無人機概念,即由多個無人機組成蜂群,通過攜帶不同載荷,共同完成警戒、搜索、目標定位、方位引導、攻擊等複雜任務,達到低成本、低消耗、高效率的作戰效果。MQ-9無人機還可搭載通用原子公司最新研發的“麻雀鷹”超小型無人機,形成作戰蜂群。無論出於何種目的,這支無人機部隊的部署,都將給地區安全態勢帶來風險和挑戰。

服務威懾遏制戰略,日本野心勃勃

  近年來,日本不斷加強軍事實力建設,對外強化威懾遏制戰略,並有針對性地加快自衛隊裝備升級速度。其在無人機領域也制定了野心勃勃的發展計劃。日本現行《防衛計劃大綱》確定了加速推進無人機國産化的方針,明確提出“通過人工智慧等技術革新推進裝備無人化”。

  日本防衛裝備廳在2016年推出無人裝備技術發展規劃《未來無人裝備開發願景——以無人機研發為中心》,計劃分兩個階段實現無人作戰飛機的國産化,其中第一階段是到2026年前的10年左右時間,實現短期目標,即“獲得能夠與有人機協同、體系化作戰的無人機”;第二階段是到2036年前的10年左右時間,實現長期目標,即“獲得為遂行打擊高價值目標任務、與有人機協同集群作戰的無人機”。

  在該規劃中,日本將自主研發的無人機裝備分為五類,即攜帶型小型無人飛行器、視距內遙控型無人機、視距外遙控型無人機、無人作戰飛機、特種無人機。其中,作為研發重點的視距外遙控型無人機和無人作戰飛機都可實現與有人機的協同,而無人作戰飛機自主可控,能夠適用於集群作戰。這也顯示出日本的無人機研發,並不滿足於偵察監視等作戰保障任務,而將目標放在了無人作戰上面。

  日本現行的《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2020-2024)》,則強調加快推進以無人化為代表的智慧化技術的引進和發展,提出建立“雲作戰”體系、為遠端操作和飛行控制等技術研究加大投資。防衛省採辦、技術與後勤局負責規劃無人戰機研製涉及的相關人工智慧技術,並指定相關防務企業承擔相關技術研發任務。日本防衛省還推動與政府各機構、大學及研究機構甚至美英等國進行技術合作和聯合研製。

作戰構想涵蓋多域,妄圖突破和平憲法

mgmgm

  在無人裝備發展規劃出臺的同時,日本未來無人機作戰構想也浮出水面,其謀求發展進攻性力量、突破和平憲法限制的野心暴露無遺。按照規劃,日本未來重點研製的無人機可與有人作戰飛機協同遂行奪取空中優勢、近距空中支援以及空中遮斷作戰任務。

  遂行奪取空中優勢作戰時,無人機會在有人機之前進入戰鬥區域,先期探測敵機位置,發現目標後可自主發射空空導彈,作戰區域一般在周邊海域或者國土上空。

  遂行近距空中支援作戰時,無人機可攜帶對地攻擊彈藥,從空中向敵方車輛或有威脅的地面部隊投擲炸彈,支援友軍行動,作戰區域可能是在偏遠的離島。

  遂行空中遮斷作戰時,無人機會遂行前出偵察任務,將探測到的有威脅船隻的資訊傳遞給後方有人機,再由有人機發射反艦導彈攻擊目標,作戰區域可能在相距較遠的海上。

387d7cd7aca94b0f6b6b130e177b1c685da28c5e

  在此基礎上,日本計劃到本世紀30年代左右,發展出高度自主可控的無人機,進而達成與有人機協同的無人集群作戰。這種無人作戰飛機將搭載無人智慧化自主決策系統,從而降低有人平臺在指揮控制上的資訊負載,提高有人/無人作戰編隊遂行打擊高價值目標任務的能力。

  日本方面的無人作戰構想,雖然有意強調局限于本土及周邊的防禦性作戰,但一直暗藏攻擊企圖。日本防衛省曾提出使用高空長航時無人偵察機以及低軌衛星星座對所謂“可能來襲的中俄高超音速導彈”進行預警的設想。隨著日美聯合作戰體系不斷勾連融合,日本很可能在未來謀求與美國一道遂行聯合反高超音速武器作戰。

  不過,日本雖然很早就提出無人機國産化的目標,但相關規劃中提到的無人機研發所需技術就近40項,但經過多年引進美制裝備“飲鴆止渴”,日本航空工業早已千瘡百孔,真正實現國産化並非易事。更需要指出的是,當下的技術手段仍不能有效解決無人機作戰的認知錯覺、附帶傷害以及目標判定等難題。戰後至今仍未對自身戰爭罪行作出深刻反省的日本,又執意開發無人作戰飛機。

日美無人機合作各懷鬼胎

     日本防衛白皮書顯示,2020年日美在聯合訓練中通過使用無人機收集和共用“敵方陣地情報”。不久前,日本公佈了其同美國合作研發無人僚機的決定,顯示出兩國在無人機領域的合作仍在不斷拓展。日美加強無人機合作,共同目的是加強對中國軍力的偵察和監視。不過,在這一藉口之下,雙方也有不同的打算,可謂各懷鬼胎。

  對日本而言,其妄圖利用美國對中國實力快速增長的焦慮,以分擔責任為由,引進美制無人機增強自身實力,並借機“偷師學藝”,增強自身研發能力。同美國相比,日本在軍用無人機研發領域的經驗較為缺乏,同美國開展合作能夠少走彎路,減少在科研經費和時間成本上的投入,加快成果産出。同時,此舉也可以增加相關無人機的互操作性,為日美在相關領域的協同作戰打下基礎。

  對美國而言,則可通過加強在日無人機部署,在近距離監視中俄軍事行動的同時,更好地安撫和控制日本,並借機增加無人機的出口,“轉包”相關偵察業務。美國已經宣佈將不再列裝“全球鷹”,轉而將該裝備推銷給日、韓、澳等盟友,似有意將該裝備承擔的作戰任務也一併轉嫁。在日本無人機尚不堪重用的情況下,此舉不僅能提高日本對周邊的情報偵察能力,也可使美軍共用到相關情報。

  倒是日本,雖然可以裝備更多美式無人機,但自己也將在美國面前變得更加透明。而且,“請神容易送神難”,與美國的合作程度越深,自己被美國控制的程度也將不斷加深。

日本的修憲進程會有多快?

  按照日本現行航空法規定,重量在200克以上的無人機未經允許飛行高度不得超過150米,無論是“全球鷹”還是“海洋衛士”,其飛行高度都受到限制,且需要使用民用機場。先前在日本進行的飛行試驗,也是在載人輕型飛機伴飛的條件下才獲得了許可。

     在剛剛結束的日本參議院選舉中,支援修憲的政黨拿下了超過2/3的議席。未來,日本或將進一步修改相關法規,為“全球鷹”和“海洋衛士”無人機的運用打開方便之門。日美無人機合作對地區安全局勢的影響,也更加值得警惕。

  岸田首先是自民黨總裁,然後才是日本首相。自民黨將修憲作為立黨目標,從長期看,岸田自然會積極推進發起修憲動議。雖然岸田文雄沒有像安倍晉三那樣將修憲視為任內“必須解決”的課題,但修憲事關其執政基礎,要想在自民黨內持續獲得“安倍派”及修憲力量的支援,他必然會在修憲上有所動作,引入國會討論會是一個有效的方法。這既可回應“安倍派”和其他修憲力量的要求,又可避免打亂當前的施政優先順序。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現行憲法也被稱為“和平憲法”,于1947年開始實施。其中著名的第九條有兩款,一是,“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二是,“為達到前款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也就是説,該條款禁止日本擁有軍隊,並且否認了日本發動戰爭的權利。這也是日本憲法能被稱為“和平憲法”的依據。

  自頒行和平憲法以來,日本保守政治勢力就不斷試圖推動修憲,核心就是要修改上述兩個條款。但對於如何修改,“修憲四黨”分歧不小。自民黨與日本維新會極力主張,要“將自衛隊明確寫入憲法第九條”“在憲法中新設緊急事態條款”等。但自民黨的執政夥伴公明黨對此更為慎重,主張在憲法中新增條款,而不是修改憲法第九條。目前,日本朝野各政黨短期內很難就修憲達成共識。專家認為,未來3年內,自民黨內的團結、修憲力量之間的分歧,以及民意走向,都將深刻影響岸田文雄推進修憲的進度。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希望日方認真汲取歷史教訓,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來源:解放軍報、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中國青年報、外交部網站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