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警惕美國軍工複合體在台海煽風點火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2-07-19 09:09:26

56602_700x700

(評論員 冬日)特朗普時期的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日前在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再度對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大放厥詞。他宣稱,自從中美打開關係大門和與台灣關係法通過以來,一個中國政策的根本性基礎已發生變化,一個中國政策及其各方關係應當被重估。

埃斯珀還稱拜登確認美國有防衛台灣承諾的“直覺”是對的,“最糟糕的是白宮三次糾正他”。他鼓吹“戰略模糊性”已走到盡頭,應當對改變“戰略模糊性”進行全國性的辯論和評估。

這是埃斯珀近期借助其為自己著書立傳的機會,在日本和美國媒體上公然鼓吹重新評估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之後,再度在美國頂級智庫如是叫囂。埃斯珀代表的是美國極端保守派勢力和軍工複合體利益集團,在美國中期選舉即將來臨之際,在台灣問題上煽風點火,蠢蠢欲動。

翻開埃斯珀的履歷,便可知道他就是美國軍工複合體利益集團的代言人。畢業于西點軍校的他曾在美國陸軍服役,退役後在軍工企業雷神集團擔任過負責政府公關事務的副總裁;2017年到2019年擔任美國陸軍部長,2019年7月到2020年11月擔任美國國防部長,直到被特朗普解職;曾在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任職的他,現任麥凱恩研究所傑出研究員。由此稱埃斯珀為軍工集團的説客和傀儡毫不過分。

其保守派立場,決定了埃斯珀在政府任職時就視中國為敵;中美戰略競爭的大環境驅動著埃斯珀這樣的保守派立場越來越極端。他作為主要策劃者推出的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將中國視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在防長任上,埃斯珀在五角大樓形成“言必談中國”的氛圍,任何事情都要與“中國威脅”掛鉤。他以“中國是進展最快的威脅”的首倡者,並以此概念被拜登政府承接而“居功自傲”,而今他更是以“戰略敵手”(strategic adversary)來定義中國,比“戰略競爭者”更進一步。

無奈在政府任職期間,受政府政策的約束,擔心中美發生衝突,埃斯珀不得不在最敏感的台灣問題上,打著“美國仍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的旗號。但是如今“無官一身輕”的他露出真面目,公開稱台灣為“自給自足的民主國家”,妄言“兩岸現在都不認同祗有一個中國”,聲稱台灣絕大多數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因此可以重新審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

這種臺上台下“兩面派”的做法,與特朗普時期的反華“急先鋒”蓬佩奧、奧布萊恩、博明等人如出一轍。由此也警示北京:觀察美國政府的政策,要注意美國的“旋轉門”制度,不僅要看當政者在台上時説什麼,也要看當政者在台下時怎麼説。其真實立場和意圖,會影響其在台上時的決策。當然,更重要的是,不止要看當政者説什麼,更要看當政者做什麼。

即將去台灣活動並將會見台灣地區領導人的埃斯珀,肯定會有如蓬佩奧訪台時那般刺激性言論。有中國媒體將埃斯珀最近的叫囂形容為“狗吠火車”,改變不了什麼。然而要知道,埃斯珀這樣的人在美國早已形成強大的利益集團。他們的言行對於正處微妙而危險期的中美關係的負面影響,不可輕視。 

從黨派鬥爭的角度,極端保守派會利用美國中期選舉來臨的機會,向民主黨政府施壓,限縮拜登政府改善對華關係的空間,甚至在台灣問題上主動製造事端,企圖引爆中美關係。更不應忽視,如果共和黨在今年中期選舉後控制國會,乃至極端保守派在2024年捲土重來,在立法和行政方面對中美關係的危險意涵。

從利益集團的角度,軍工複合體在美國兩黨中都有代言人,控制著美國兩黨政府的政策走向,從中漁利。極端保守派不過是軍工複合體的激進代表,會加緊推動美臺安全合作、對臺軍售、美艦過台海,甚至美國防高官訪台、美艦泊臺、美軍駐臺等在台海煽風點火的危險行動,從而將兩岸綁上引發中華民族災難的戰車。

當前台海形勢令人擔憂,最大的威脅來自美方“以臺制華”的小動作不斷和民進黨當局“倚美謀獨”的暗中勾連。北京除了團結美國的溫和派、商界人士和反戰勢力,儘量抵消極端保守派的影響力之外,更要在外交上不斷給美方敲警鐘,要求美方兌現“四不一無意”承諾,強調避免大國衝突首要的是在台灣問題上謹言慎行。

最根本的還是中國不斷加強自身實力,做好“今夜能戰”的軍事鬥爭準備。以戰止戰,只要中方做好準備,不管美方“戰略模糊”還是“戰略清晰”,都無法撼動中國能夠捍衛自身領土和主權完整的結果,埃斯珀之流的叫囂就真正是“狗吠火車”。(文章來源:中評社)


責任編輯:左秋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