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報告揭露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的虛偽本質

中方報告揭露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的虛偽本質
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同中核戰略規劃研究總院聯合發佈《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的核擴散風險》報告,通過詳實的數據與事例,客觀分析了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造成的嚴重核擴散風險和多重危害。報告指出,美英澳將開啟核武器國家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核武器級核材料的危險先例,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與中核戰略規劃研究總院20日在北京聯合舉辦《危險的合謀: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的核擴散風險》研究報告發佈會。報告指出,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將開啟核武器國家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核武器級核材料的危險先例,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

  據了解,這是中國學術機構首次公開發佈關於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的專題研究報告,報告共計8章,約1.2萬餘字。報告通過詳實的數據與事例,客觀分析了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造成的嚴重核擴散風險和多重危害,並提出相關建議。

  2021年9月15日,美國、英國與澳大利亞三國發表聯合聲明,宣佈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進一步加深三國在戰略安全與國防領域的合作,其中包括澳將借助美英力量建造至少8艘核潛艇。

  報告稱,美英澳在核潛艇合作細節方面遮遮掩掩,迄今未向國際社會公佈未來核潛艇反應堆中將使用何種核材料以及核材料如何轉讓等核心問題。國際社會普遍認為,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所涉核材料將是武器級高濃鈾。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會長張炎在發佈會上表示,三國核潛艇合作涉及“武器級核材料非法轉讓”這一重大敏感問題,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生效以來,核武器國家首次大規模向無核武器國家轉讓成噸的武器級核材料,其數量之大足以製造近百枚核武器,開創危險先例,造成嚴重核擴散風險。這是赤裸裸、明目張膽的核擴散行為,已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擔憂和批評。

  報告指出,三國此舉嚴重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直接違反《國際原子能機構規約》,對國際原子能機構現行的保障監督體系構成極大挑戰,損害《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精神,破壞東盟國家建立東南亞無核武器區的努力,並帶來核安全、核潛艇軍備競賽、導彈技術擴散等諸多方面的隱患和危害,對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也將産生深遠消極影響。

  張炎説,美英核潛艇合作嚴重違反國際秩序,強行推進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宗旨的武器級核材料轉讓,“這是極不負責任的做法”。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是繼“五眼聯盟”和美日印澳“四邊機制”之後,美與少數國家聯手打造的新政治軍事同盟,服務於美主導的印太戰略,旨在挑動地區對抗和分裂,進行地緣零和博弈,給國際和地區形勢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澳大利亞作為NPT無核武器國家,公然接受數量如此巨大的武器級核材料,無異於“一隻腳跨過了核門檻”。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國際安全研究所執行所長劉衝分析稱,儘管澳大利亞官方沒有明確説明要發展核武器,但澳擁有成噸的武器級核材料,便很容易組裝出核武器,這會對周邊國家釋放出不良信號,激化軍備競賽。

  中核戰略規劃研究總院工程師趙學林在發佈會上介紹説,報告詳細梳理了來自澳大利亞國家檔案館的上百份解密歷史資料,串聯出了二戰結束以後,澳大利亞數屆政府嘗試各種方法尋求發展核武器的歷史,揭露了澳大利亞的核野心。

  澳方曾尋求核運載系統以間接獲得核武器。他介紹説,1961年,澳大利亞與英國兩國的國防部長在會晤時,澳大利亞防長就詳細説明瞭對英國TSR-2攻擊機感興趣的原因,即“假如澳大利亞購買了英國的這款戰機,澳大利亞希望確保在必要時英國核武器可以給澳大利亞使用。”放眼今日,澳大利亞是否又故伎重施,通過購買核潛艇、巡航導彈等核武器的運載系統來間接獲得核武器,值得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第十次審議大會即將召開,張炎表示,美英澳應認真回應國際社會的關切,切實履行國際法義務,摒棄在核不擴散問題上採取的雙重標準,立即停止和徹底放棄相關合作。

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轉讓武器級核材料

     美英澳三國在“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組建之初就稱,美英不僅協助澳建造核潛艇,還將向其提供遠端精確打擊能力,包括“戰斧”巡航導彈等。中方在報告中提到,轉讓“戰斧”巡航導彈將對當前國際導彈出口管制機制構成巨大挑戰。

     據國際軍控專家估計,澳未來8艘核潛艇共需要1.6噸至2噸武器級高濃鈾,而製造1枚核武器需要25千克武器級高濃鈾,美英擬向澳轉讓的武器級核材料可用來製造多達64至80枚核武器。而武器級核材料是核武器的源頭、物質基礎和根本前提。歷史上,許多具有核野心的國家企圖發展核武器時,都受限于武器級核材料生産技術和能力,無法獲得足夠數量的武器級核材料。

  “戰斧”巡航導彈是由美國研發的、具備載核能力的進攻性武器,該導彈從問世之初就被深深打上了美國窮兵黷武的烙印。此次美向澳提供的“戰斧”巡航導彈是其最新版本,射程方面可達1700公里,遠超“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TCR)的最大限制。

     諷刺的是,美英澳不僅是MTCR的成員國,還是主要的倡導者,如今卻將謀求防務能力置於其防擴散和出口控制承諾之上,與世界其他國家在導彈轉讓方面採取克制、慎重、負責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再次體現其對國際秩序“合則用、不合則棄”的雙重標準,對包括MTCR在內的國際導彈出口管制機制構成巨大挑戰。

  美英澳核潛艇合作不僅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而且也違反國際原子能機構全面保障監督協定、違反澳大利亞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簽署的附加議定書,是不折不扣的“三違反”。國際社會應採取行動,敦促美英澳立即撤銷錯誤決定,共同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的完整性、權威性和有效性。

     維護和平與穩定,實現發展與繁榮,是當前亞太地區國家的共同訴求。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給地區帶來不穩定因素,與地區國家的願望背道而馳。

“核雙標”再次暴露美國虛偽本質

  多年來,美英澳自稱為國際核不擴散努力的領導者。然而,大量事實證明,這三國才是真正的擴散者。為集團私利一意孤行、一錯再錯,美英澳在核擴散道路上越走越遠的一系列做法充分表明,這三國正是不守規則、破壞規則的代表。他們極其不負責任的行為,勢必給地區安全穩定帶來諸多不利因素,將對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國際核軍控形勢産生更加不利的影響。

  在美英澳核潛艇合作這一問題上,背後真正推波助瀾的是美國,再次暴露了美國的虛偽本質。據外媒報道,美國國會眾議院海上力量和投射力量小組委員會,擬於近期通過澳美潛艇軍官輸送法案。該法案允許澳大利亞海軍每年派遣軍官參加美海軍核潛艇軍官培訓課程,並進入美核潛艇實習,以熟悉相關操作流程。

     隨著美國對外戰略重心由大國合作轉向大國競爭,其核政策議題重心由核安全向核武現代化轉移,核軍控外交更多呈現“工具主義”“實用主義”傾向。一方面,任性退出諸如《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武器貿易條約》、伊核協議等國際多邊軍控條約;另一方面,出於確保盟友安全、制衡地區對手的目的,在核不擴散問題上推行以“選擇性”支援和“歧視性”打壓為內容的“兩面性”政策。

  針對對手或者“不友好”國家,美國慣常使用政治孤立、經濟制裁、軍事打壓等強力手段進行“極限施壓”。而對於盟友或者夥伴國家,美國往往採取“選擇性”支援政策,以政治承諾、前沿部署、核材料與核技術分享、核磋商等手段,向盟友或夥伴國家提供延伸威懾保護。

  防止核武器擴散和核技術擴散,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宗旨和締約國履約應盡的核心義務。美、英作為核武器國家,卻向澳大利亞這樣的無核武器國家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顯然會造成核材料和核技術的擴散,對於朝鮮半島核問題和伊朗核問題等熱點問題的解決將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事實證明,美國奉行的是“核雙標”政策,並將這一手段作為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

  事實證明,美國是全球核安全最大的亂源。當前,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疊加,國際戰略安全領域面臨許多重大挑戰。美國在核政策上大搞“雙標”、漠視自身義務,其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暴露無遺,其卑劣意圖違背時代潮流,不得人心,註定失敗。


     來源:中新網、環球網、解放軍報、中國軍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