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大肆渲染“中國威脅”

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大肆渲染“中國威脅”
日本政府發佈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提及涉台、涉港、涉疆等問題,聲稱中國軍力發展和軍事活動“缺乏透明度”,在東海、南海“以實力改變現狀”,是日本及國際社會的重要安全關切,還在俄烏衝突問題上對中方進行無端指責。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綜合日本共同社、《每日新聞》報道,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通過了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提交的2022年《防衛白皮書》,其內容包括,對中俄軍事合作保持 “關切”,並尋求增加防衛費。其中,有關台海局勢的內容較去年增加了一倍。

  據報道,在2022年《防衛白皮書》卷頭語中,岸信夫宣稱,“中國(大陸)正在東海、南海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針對台灣,擺出不排除使用武力的姿態”。《白皮書》還聲稱,中國是“安全保障方面上的嚴重關切對象”。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指責抹黑中國國防政策、正常軍力發展和正當海洋活動,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在台灣問題上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中國國防建設旨在維護自身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正當合理、無可非議。中國同有關國家開展聯合巡航等軍事合作,符合國際法和國際慣例,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中方在釣魚島海域開展海洋活動是正當行使主權權利。台灣是中國領土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涉。

  我要強調的是,由於近代日本軍國主義對外的侵略歷史,日本軍事安全動向一直備受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此次日方公開在白皮書中寫入將於年底前修訂防衛文件,進一步增加防衛預算,發展所謂“反擊能力”,令人擔心日方正在背離和平主義和專守防衛的路上越走越遠。我們敦促日方立即停止渲染周邊安全威脅、為自身強軍擴武尋找藉口的錯誤做法,認真傾聽國際社會的聲音,深刻反省侵略歷史,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岸田和平願景”難以令人信服

  目前,失去左右政見碰撞競爭後,日本政治趨於極化,以“網路右翼”為代表的民粹排外勢力甚囂塵上,社會上主張“強軍備戰”的對外示強論調日盛,和平主義退潮。國內政治的右傾保守化對日本外交影響深遠。岸田上臺以來似乎是為避免被貼上“軟弱”“親華”“親韓”等標簽,更多迎合國內保守勢力突出對外強硬的一面,並未展現出外界最初預期的平衡和理性。

  當前日本國內政治生態下,日美同盟基軸儼然已經成為一種“政治正確”。岸田為了展現個人特色提出“岸田和平願景”,並有意利用明年在廣島舉辦G7峰會之機推介其“無核世界”理念。從這些政策內核看,依然是大國競爭和地緣博弈邏輯。如何破解這種“和平”理念與修憲強軍路線的內在矛盾,岸田還需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釋。

  安倍任內提出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為菅義偉和岸田兩屆內閣所繼承,並成為當前日本外交的主要抓手。究其實質,“印太戰略”是一種打著美式意識形態旗號、維護美國及其同盟體系霸權的地緣戰略工具。在“大國戰略”的自我陶醉中,日本外交沉迷于地緣博弈和權力爭奪。透過熱鬧的“印太”外交表像,環顧周邊,日本與中俄朝韓四個鄰國的關係同時陷於緊張,戰略迴旋空間日益跼踀。美日聯手在地區植入“印太”概念,打著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旗號煽動陣營對抗,對秉持多元包容理念的傳統亞太區域合作構成衝擊。

  而岸田內閣最新通過的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繼續大肆渲染“外部環境嚴峻”,炒作中國軍力發展和朝鮮核導威脅,妄議中俄軍事合作以及台灣問題,挑動日韓島嶼爭端,並首次提及日本要發展“反擊能力”。這些再度引發周邊鄰國批評。

提高防衛費比例,發展進攻戰力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據日媒報道,日本政府在編列2023財年預算案概算時,將正式突破防衛費佔國內生産總值(GDP)1%的限制,實現防衛費翻番。據悉,增加的防衛費將用於發展自衛隊進攻作戰能力。

  一直以來,日本年度防衛費在GDP的佔比不超過1%,被視為檢驗日本是否奉行和平主義的關鍵指標,也是日本歷屆政府在防衛政策上設定的“紅線”。然而,正在編列2023財年預算的岸田文雄內閣,計劃取消防衛預算上限,擬在未來5年將防衛費佔GDP的比例從1%提高至2%以上。這意味著日本防衛開支將在5年後實現5萬億日元的增量,使日本成為全球第三大軍費支出國。

  7月中旬,自民黨在參議院改選中獲勝,岸田文雄的黨內權威得以進一步強化,意味著他在提高防衛預算甚至啟動修憲議題上將獲得更多支援。前首相遇刺的悲情催化。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給現政府裹挾悲情民意推動所謂“繼承安倍政治遺産”的説辭帶來機會。

  事實上,日本政府千方百計增加防衛費,主要是意在發展自衛隊進攻作戰能力,採購中程導彈,構建所謂“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此前,岸田文雄表示,計劃將“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寫入《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作為日本今後防衛能力建設的戰略導向。此次預算倍增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採購射程超過1000公里的中程導彈,以期儘快形成先發制人打擊能力。

  日本目前正積極研發和建造進攻性武器,強化反制反擊能力,在對出雲級驅逐艦進行升級改造的同時,繼續推進F-X戰鬥機研發計劃,並持續為F-15JI戰鬥機項目撥款。此外,日本高度重視無人機的作戰價值,除加大引進美制“全球鷹”無人機、“死神”無人機外,還不斷加大國産無人機研發力度。

  除此之外,日本還將網路、電磁和太空等領域視為各國間軍事平衡及日本防衛力量建設的重要支柱,近年來不斷整合力量資源,組建專門部隊。這些新興領域部隊均為建用一體,設有指揮機構和任務部隊。可以預計,未來,日本防衛費將向網路作戰、太空態勢監控以及電磁作戰裝備的研發和運用大幅傾斜。

  日本防衛費突破慣例限制,凸顯日本距離徹底擺脫戰後秩序限制、再度武裝起來已然不遠,各方應高度重視和警覺。

日方應謹言慎行,避免對中日關係帶來衝擊

     中國駐日本使館發言人指出,日本政府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延續迄今錯誤立場,基調負面消極,對中方惡意抹黑指責,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嚴重違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和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精神。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台灣、新疆、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干涉。對於任何危害中國主權、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的惡劣行徑,中方都將堅決有力回擊。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事關中日關係政治基礎和兩國間基本信義。中方敦促日方在台灣問題上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精神和迄今所作承諾,切實謹言慎行,停止挑釁滋事。

  中方在涉海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以實力改變現狀的帽子扣不到中方頭上。中方堅定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同時致力於通過談判協商妥善處理分歧。日方在東海放任右翼滋事、拉攏域外介入,美夥同日等在南海大肆炫耀武力,才是地區和平穩定最大挑戰。日方應停止為了地緣私利在涉海問題上製造事端、挑撥爭議。

  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國防建設始終著眼于維護自身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正當需要,中國軍力發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壯大。

  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客觀公正,行事光明磊落,始終從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出發,秉持公道正義,努力勸和促談,反對激化矛盾,發揮建設性作用。我們堅決反對任何針對中國的無端指責和猜忌,也絕不接受任何外來脅迫和施壓。

  一段時間以來,日方執意操弄涉華議題,頻繁拿中國正常軍力建設説事,炒作所謂“中國威脅”,渲染地區緊張局勢,為自身加快軍事擴張鬆綁、擺脫戰後束縛尋找藉口,已經引起包括中國在內地區鄰國和國際社會的強烈關切。希望日方深刻汲取歷史教訓,堅持和平發展,在軍事安全領域謹慎行事,多做有利於維護本地區和平穩定的事,而不是走以鄰為壑的歧途。


     來源:環球網、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外交部網站、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