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美國的亦步亦趨,對中國説三道四

日本對美國的亦步亦趨,對中國説三道四
岸田政府在新版《防衛白皮書》中加強了對“中國威脅論”的炒作,對中國在亞太地區正常的國防政策與海洋維權行動進行抹黑。更是大幅提高了對台灣問題的關注,對中國內政指手畫腳、大加干涉,宣揚所謂的中國“單方面改變國際現狀”,為“台獨”勢力吶喊助威,對亞太地區局勢帶來諸多負面影響。

     日本政府近日通過了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稱中國國防政策和軍力建設“缺乏透明度”,在東海、南海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白皮書還大幅增加涉台內容。

     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指出,日方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涉華內容罔顧事實、充滿偏見,對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及正常軍事活動説三道四,刻意渲染所謂“中國軍事威脅”,粗暴干涉中國內政,製造地區局勢緊張,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並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中國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和積極防禦的軍事戰略。中國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是為了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更好地為國際社會提供公共安全産品。歷史已經並將繼續證明,中國軍隊始終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反觀日本,不僅不反省汲取歷史教訓,反而一味拿中國説事,蓄謀修改和平憲法,大幅增加防衛費,發展進攻性戰力,妄圖突破戰後國際秩序,這引起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嚴重關切和高度警惕。

  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兩岸同胞都不會忘記,日本曾以侵略戰爭手段強行攫取台灣,殖民統治罪行罄竹難書,對中國人民負有難以推卸的歷史罪責。日方利用《防衛白皮書》插手台灣問題,嚴重違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違背日方在台灣問題上向中方作出的嚴肅承諾,損害中日關係政治基礎,加劇台海地區局勢緊張,是完全錯誤和非常危險的。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固有領土,中方在釣魚島海域巡航執法正當合法,日方無權説三道四。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一貫尊重和維護各國依據國際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飛越自由。日本不是南海問題的當事國,在南海問題上挑撥離間、隨美起舞、興風作浪,是別有用心、不負責任的。中國軍隊有決心、有能力、有信心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維護國家海洋權益,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我們要求日方正視和反省侵略歷史,停止以受害者的偽裝混淆國際視聽,停止在相關問題上的錯誤言行,切實以負責任態度和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事實上,日本在俄烏衝突發生後極力“禍水東引”,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將“對美一邊倒”視為“大國化”捷徑,將被美國重視視為自身“價值”的證明。當下日本的“對美一邊倒”目的也被描述為提升日本國際地位,加強與美國“一體化”被日本一些人當成了“大國化”的跳板。

  日本在國家利益上的迷失,是對外錯誤威脅觀的“自我實現”。日本領導層預設了一個前提,即中國是日本成為“大國”的阻礙,中國的和平發展是對日本的“威脅”。當這種執念越來越深時,就會出現“鄰人偷斧”的心理困境。無論中國怎樣,都會被視為是對日本的所謂“威脅”。這種執念也嚴重扭曲著日本上下對國家利益的理性和正確判斷。

  如今的日本右翼勢力顯然在為能與美國“共同制定規則”沾沾自喜,但一個很可能被他們故意忽視的事實是,為美國“規則霸權”張目也會傷及日本自身。美國霸權的特徵之一就是無視真正的國際規則,而將自己的“邦規”強加在別國身上。

日本高超音速導彈直指中國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在鹿兒島縣的內之浦宇宙空間觀測所成功發射一枚小型火箭,標誌著日本在高超音速武器研製領域邁出了重要一步。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研製高超音速導彈的目標指向非常明確——中國。

     防衛省發佈的示意圖顯示,“高超音速巡航導彈(HCM)”在衛星和無人機的目標指引下,向“對手航母”發動攻擊,其中“對手航母”與中俄現役的滑躍甲板式航母非常相似。而多家日本媒體在介紹“高超音速滑翔彈(HVGP)”時也特意強調了它將用於“離島作戰”,而近年來日本強化的奪島能力,主要假想敵就被認為是中國。

  美國合眾國際社稱,日本的高超音速武器可能用於攻擊別國軍事基地,引發外界對日本違背和平憲法的擔憂。近年來日本政府不斷鼓吹要發展“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並借機推動包括高超音速武器在內的遠端打擊裝備。

  瑞典安全和發展政策研究所警告稱,日本的高超音速武器發展計劃存在很大風險,很可能進一步擾亂東北亞地區的穩定。與傳統彈道導彈相比,高超音速武器的機動性有所提高,因此現有的探測和防禦系統很可能無法應對這些新技術。此外,這類機動武器還可以更精確地打擊高價值目標。

  報道稱,由於幾乎沒有雙邊和區域集體穩定機制與軍備控制協議,高超音速武器的擴散可能意味著地區局勢的倒退。由於難以區分高超音速武器是否攜帶核彈頭,日本的相關計劃可能會令其鄰國感到不安。“如果東京決定推行自己的高超音速武器,可能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日本技術實力穩居第二梯隊之首

     NHK稱,該火箭主要是為開發速度達到五六倍音速以上的高超音速飛行器進行試驗。這枚被稱為“S-520-RD1號”的小型火箭在發射後約3分30秒到達168公里的高度,隨後釋放了長9.15米的測試設備。測試設備隨後在高空以5.5倍音速的速度下降,進行了6秒左右的燃燒試驗。

  根據日本防衛省的規劃,未來將同步開發高超音速巡航導彈(HCM)以及高超音速滑翔彈(HVGP),其中HCM就是使用超燃衝壓發動機推進。美國“全球安全”網站稱,“與常規導彈相比,HCM能長時間內保持更高的巡航速度,從而壓縮對手的反應時間,同時它的體積和尺寸更小,可以由戰術飛機等空中平臺攜帶”。全球範圍內,目前這類導彈只有俄軍的“鋯石”導彈即將服役,美國在不久前也進行了高超音速巡航導彈的試射。

  而HVGP更類似于俄羅斯、中國和美國都在發展的高超音速助推-滑翔武器,具有飛行速度快、突防能力強、打擊精度高等諸多優勢。日本的該研發計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早期裝備型,彈頭采用圓錐形氣動構型,安裝有小型尾翼調整飛行軌跡,計劃于2026年前服役;第二階段為性能升級型,彈頭將採用更先進的乘波體設計,速度和射程將得到進一步提升,還可進行更為複雜的機動變軌,預計將在本世紀30年代初投入使用。

  此外,日本高超音速導彈針對海上和陸地目標,還將使用不同的彈頭。根據防衛省公佈的計劃,打擊海上目標時,將使用穿甲彈頭,“專為穿透航母飛行甲板而設計”。未來兩種高超音速導彈都將使用衛星導航系統進行制導,並以慣性導航系統作為備份。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正在建立一個由7顆衛星組成的局部導航網路,為自衛隊提供連續定位,這將使日本能在不依賴外國衛星的情況下提供連續的導航數據。

  瑞典安全和發展政策研究所稱,高超音速導彈的研製難度非常大,目前只有少數國家參與這場“競賽”。其中俄羅斯、中國和美國位於第一梯隊,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歐洲位於第二梯隊。但從技術實力與實際研製進度而言,日本穩居第二梯隊之首。

  美國《防務新聞》稱,多年來日本一直在與高超音速武器相關的各個領域進行研發和技術儲備,包括對於衛星導航技術和固體燃料火箭等其他相關領域。日本擁有完整的風洞測試設施,可以滿足亞音速、跨音速、超音速到高超音速等不同需求。就連美國國家航空航太局(NASA)也看上了日本在風洞領域的技術積累,于2020年和JAXA簽署協議,由日方對波音公司研製的X-59超音速飛行器進行獨立風洞研究。

  據英國《簡氏》雜誌介紹,日本高超音速武器主要由三菱重工與日本防衛省採辦、技術與後勤局合作研發。三菱重工本身就是日本多種高超音速風洞系統的研製機構。該公司提供的高超音速風洞系統號稱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精度”,可提供最大為10倍音速的測試環境,連續工作時間超過30秒。而JAXA還擁有多座高超音速風洞,其中0.44米激波風洞(HST)可以産生10馬赫和12馬赫的高速氣流。儘管這些風洞還無法與中美俄動輒20甚至30馬赫的高超音速風洞相比,但在第二梯隊中仍屬於獨一份。

  日本在研製高超音速武器方面還得到外部的技術支援。印度《歐亞時報》稱,2022年1月,美國和日本宣佈計劃簽署新協議以“加強雙方在新興技術的研發合作,致力於尋求聯合投資,以加速創新並確保聯盟在關鍵和新興領域的優勢,包括人工智慧、機器學習、定向能和量子計算”。儘管在雙方發佈的聯合聲明中,美國和日本官員幾乎沒有提供有關研發共用協議具體內容的資訊,但外界普遍認為其重點之一就包括尖端太空系統和高超音速導彈技術。此外,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成立的“奧庫斯”聯盟也已經與日本達成了合作開發高超音速武器的協議。

     由於近代日本軍國主義對外的侵略歷史,日本軍事安全動向一直備受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此次日方公開發展所謂“反擊能力”,令人擔心日方正在背離和平主義和專守防衛的路上越走越遠。


     來源:環球網、中國軍網、國防部發佈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