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文學和電影如何相互成就?賈樟柯、麥家、戴錦華、董強如是説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資訊      2022-08-28 14:56:10

  文學和電影如何相互成就?賈樟柯、麥家、戴錦華、董強如是説

“文學與電影——説不盡的網格本”直播活動現場 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中新網北京8月26日電 (記者 應妮)由人民文學出版社主辦的“文學與電影——説不盡的網格本”直播活動日前舉行,主持人陳魯豫與著名導演賈樟柯、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戴錦華、著名作家麥家和北京大學法語系教授董強四位嘉賓,在四小時內持續對話文學與電影,暢談從網格本中走出的那些經典電影,探討文學與電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所謂“網格本”,是新中國第一套系統翻譯、出版、介紹外國文學經典作品的“外國文學名著叢書”。因其樸素典雅的網格狀封面,被讀者冠以“網格本”愛稱。人文社重啟“網格本”項目後,以“網羅經典、格高意遠、本色傳承”為出版宗旨,新“網格本”系列共出版147種,172冊,涉及二十余個國家的百餘位作家。

  戴錦華認為,越優秀的文學作品越難改編出優秀的電影作品,“比如《老人與海》,不是説它偉大到不可改編,而是它的所有成就、所有迷人之處都在文字和想像之間相互左右,從而很難被視聽化。”她提出“文學經典本身就是國家形象的一個組成部分”,經典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從誕生至今它們不斷被闡釋,作家和藝術家尤其而且必須是時代的“兒子”“女兒”,他們被時代誕生,同時被時代選中作為報信人,作為言説者,作為記錄和批判的人。

  被問及今天的讀者如何閱讀經典名著,她中肯地説:“我的建議,或者我受益一生的方式就是,不要把經典當經典讀,讀小説是一個快樂的、休閒的、享有收穫的過程。無論它被賦予多麼偉大的名聲,你就以尋找快樂、尋找認同、尋找理解,或者逃進另外一個地方去,或者擴大你的生命和人生方式去讀。文學、藝術、電影是生命的饋贈,如果不去拿到它、接受它,將是每一個生命的損失。”

  對於文學與電影的關係,導演賈樟柯認為,文學思維可能是各種各樣的藝術門類進入創作之前的一個思維方法。“它會影響到你的電影思維、你的視聽思維,包括我們對人性或者對社會、對社會的關注、對社會新出現的問題的敏感度。”至於寫劇本,賈樟柯則比喻為“孤獨的長跑”,“有點像穿越,不痛苦、只是孤單……通過寫劇本去跟一些理想中的人見面,去觀察或者描述你理想狀態中的,或者想像中的世界、想像中的人……跟這些人見面,把它們描述出來,有點像穿越的過程。”

“外國文學名著叢書”被讀者愛稱為“網格本” 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外國文學名著叢書”被讀者愛稱為“網格本” 人民文學出版社供圖

  作為茅盾文學獎得主,麥家談到孤獨對於文學創作具有的特別意義:“孤獨是一種勇氣,它也是一種能力,沒有這種能力可能也不會親近文學,因為孤獨是和思想連在一起,文學一定意義上來説是從思想出發的。沒有哪個寫作者僅僅為了表達一個故事,大江健三郎説的‘報信人’,是一種思想傳遞的慾望開始的經歷,這就是寫作。由於這個原因,作家心理的底色是孤獨,所以在文學作品當中有大量孤獨者的形象,甚至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文學作品就叫《百年孤獨》。”

  至於對普通讀者的建議,他坦言如果真希望生活當中擁有文學,讓文學陪伴人生,從閱讀經典開始是一個捷徑,也會是一個比較保險的措施。

  董強談到經典文學之所以被不斷翻拍的原因:“塞萬提斯自從創造了堂吉訶德這個形象以後,這個人作為虛構人就存在了,你怎麼改編,總脫不了這個原型,這是很了不起的,文學為什麼能達到那麼高的地位?我們手中拿到的每一部作品,它是真正紮根于當時的時代,任何改編後來都是用一種現代的東西試圖還原那個東西,而網格本裏面的經典作品就是長出來的,就像古董一樣,它本身就是這個時代。”

  作為傅雷翻譯出版獎組委會主席,他強調了身為翻譯者的孤獨,在他的眼中,像傅雷這樣的翻譯大家就是一位“深深的孤獨者”,“翻譯家最重要的是眼光,發現作品、進入作者的內心世界並轉為母語,這個工作跟一個導演、跟一個作家沒有任何差別。”(完)


文章來源:中新網
作者:應妮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3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