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澳暗箱操作“核共用”,中方:火中取栗要不得

美英澳暗箱操作“核共用”,中方:火中取栗要不得
美英澳三國小圈子想搞暗箱操作把核潛艇合作“洗白”,再次迎來了失敗。近日,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第四次協商一致決定,以單獨正式議題形式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有關問題。這意味著,三國核潛艇合作不是三國可以私自處理的,必須由機構成員國共同來管。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團發言人呼籲總幹事勿火中取栗,為三國的核擴散行徑背書。

  國際原子能機構九月理事會近日在維也納召開。機構總幹事格羅西首次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向理事會提交書面報告。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表示,此次會議如何處理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是檢驗國際原子能機構防擴散職能的試金石。

  結果美英澳三國迎來了第四次失敗。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第四次協商一致決定,以單獨正式議題形式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有關問題。這意味著,三國核潛艇合作不是三國可以私自處理的,必須由機構成員國共同來管。

  王群指出,美英澳三國核潛艇合作超出了現有國際核不擴散體系,也超出了機構秘書處的職責範圍,不是三國可以私自處理的事情,必須由機構成員國來管。根據機構《規約》和理事會、大會議事規則,機構秘書處應該、也只能按照成員國的授權行事。

  如果美英澳三國搞政治操弄,脅迫秘書處越俎代庖、無視成員國職責,擅自就核潛艇合作提出保障監督建議,同時利用“小圈子”和理事會成員構成方面的缺陷,強行推動上述建議,不僅缺乏法理依據,是無效的,同時也將嚴重破壞機構團結、癱瘓機構職能,使機構分崩離析。為此,中方呼籲三國三思而後行,放棄上述對抗行徑。

  中方希望國際原子能機構繼續秉持中立,為解決三國核潛艇合作對核不擴散體系的影響提供平臺。希望機構成員國繼續在三次協商一致通過的議題下展開政府間討論,聚焦三國核潛艇合作的本質和真相,以實際行動共同捍衛《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

南轅北轍行不通,火中取栗要不得

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 資料圖

  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團發言人表示,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格羅西在成員國多次呼籲下,首次就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提交了書面報告,就程式而言,這是正確的一步。但同時,該報告片面引述三國為自身行為辯解的言論,絕口不提國際社會對三國核潛艇合作存在核擴散風險的重大關切,無視很多國家關於三國合作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目的和宗旨的嚴正立場;該報告缺乏正當的法律依據,逾越責權作出與實際情況南轅北轍的誤導性結論。這已違反總幹事的相關職責。

  第一,總幹事不能淩駕於成員國之上,開展未經成員國授權的活動。機構相關文件已對秘書處及總幹事的職責做出明確規定,總幹事不能以任何理由淩駕於作為主權國家的成員國之上,其應該、也只能按照成員國的授權行事。

  第二,總幹事不能介入核擴散和推進軍事目的的活動。三國核潛艇合作是核武器國家首次公然向無核武器國家擴散核武器材料。機構是防擴散機構,不能變成核擴散機構,搞核擴散的事兒總幹事“沾不得”。如果為三國核擴散的合法性背書,將直接違反NPT和機構《規約》。

  第三,總幹事不能淪為三國政治工具,作出誤導性結論。總幹事在缺乏正當法律依據、缺乏成員國授權的情況下,擅自處理三國核潛艇合作這一核擴散行為,甚至在三國尚未申報有關核材料和核活動的情況下,就已作出其核潛艇合作適用全面保障監督協定“例外條款”等一系列結論。這既不合規,也不合法,十分荒唐。

  第四,總幹事不能割裂機構全面保障監督協定與NPT的從屬關係。NPT明確禁止任何形式的核擴散活動,而總幹事報告拋開NPT援引全面保障監督協定“例外條款”,以此豁免三國核擴散行徑,從程式上、實質上和法理上都是行不通的,否則,保障監督體系將淪為核擴散行徑的“保護傘”。

  中方敦促三國立即停止相關核擴散行徑;呼籲總幹事下一步就三國核潛艇合作問題作出公正、客觀的報告,不要南轅北轍,更不要火中取栗,為三國的核擴散行徑背書。中方並呼籲機構全體成員國繼續在中方提出、理事會四次協商一致達成議題下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包括討論總幹事報告,共同維護國際防擴散體系。

美英澳借“合作”之名大搞核擴散

  一年前的9月15日,美英澳宣佈建立三邊安全合作夥伴(奧庫斯AUKUS),核心計劃是美英將協助澳大利亞打造核動力潛艇。這其中涉及的核武器材料轉讓本質上是核擴散,它將加劇軍備競賽,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嚴重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因此引發國際社會極大關切。

  美英澳都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締約國,理應履行核不擴散義務。但三國無視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以協商一致方式通過的核潛艇合作相關議題,另起爐灶,企圖同機構秘書處擅自談判核潛艇合作保障監督安排,以遮掩核擴散行徑。

  無論它們玩什麼花樣,都無法改變一個基本事實:三國核潛艇合作涉及武器級濃縮鈾及相關技術、設備的轉讓,存在嚴重核擴散風險,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超出了國際原子能機構秘書處的職責範圍,必須由機構成員國共同討論決定。

  現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連續四次挫敗美英澳的暗箱操作,説明大家都看清了奧庫斯的本質就是搞拉幫結夥、冷戰對抗那一套,看清美英一邊就朝核、伊核問題表達關切、一邊在同澳核潛艇合作問題上“開綠燈”,是典型的雙標。

  從去年9月奧庫斯成立,到當年11月簽署《海軍核動力資訊交換協議》、正式允許澳獲取美英機密的核潛艇資訊,再到今年3月澳聲稱將在東海岸建造一個新潛艇基地、用來停靠澳未來的核潛艇並支援美英核潛艇定期訪問,這一系列舉動讓地區國家越來越不安。中國、印度尼西亞等國都向8月份舉行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第十次審議大會提交了工作文件,就核動力潛艇合作引發的核擴散風險提出諸多關切。

  然而到目前,美英澳三國沒有回應國際社會關切,仍在核潛艇合作細節上遮遮掩掩,還霸道地給國際原子能機構有效實施監管出難題。這個盎格魯—撒克遜小圈子想在亞太地區幹什麼,大家都能看出來——無非是想將北約挑動地區衝突對抗的老套路複製到亞太地區。

     澳大利亞通過引入核潛艇,從而間接擁有武器級核材料及相關技術資訊的過程,開啟了核擴散的惡劣先例,給國際核軍控出了難題。此舉很可能刺激部分國家如法炮製發展核軍備,為趁機擁核提供藉口。近期,日本政客就頻頻發表擁核言論,妄稱要同美國核共用、引入美核武器。此外,美國拉攏無核國家壯大自身核威懾體系,對現有核平衡造成衝擊,可能使大國核軍備競賽呈現新態勢,破壞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

  美英澳組建三邊安全夥伴關係之初就曾宣稱,美英不僅協助澳建造核潛艇,還將助其擁有遠端精確打擊能力,包括提供“戰斧”巡航導彈、聯合空對地防區外導彈、遠端反艦導彈、高超聲速導彈等,目的是在亞太打造新的軍事集團,目標瞄準地緣競爭對手。這將加劇地緣緊張態勢,推高軍事對立和衝突風險,把亞太拖入安全困境。

  核武器是懸在人類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曾警告説,目前核武器被使用的風險可能是冷戰時代以來最高的。美英澳核潛艇合作絕不是它們的私事,更不能由它們説了算。如何履行防擴散義務,三國必須給世界一個交代,它們別想把“核”謀藏進暗箱。


     來源:中新網、人民日報海外版、央視新聞客戶端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