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靠不住!澳潛艇面臨斷檔,中方揭露三國真面目

美英靠不住!澳潛艇面臨斷檔,中方揭露三國真面目
一年前的9月15日,美英澳三國領導人共同高調宣佈組成“奧庫斯”這個被視為美國傳統同盟體系中的“盟中盟”。根據三國達成的協議,澳取消購買價值900億澳元的12艘法國常規動力潛艇的大型合同,轉而向英美購買8艘能夠執行遠端任務的核動力潛艇。一番操作猛如虎,如今這個“雄心勃勃”的潛艇計劃卻仍然只是一個泡影。

  據估算,即使從去年9月就開始設計並著手潛艇的製造,根據最樂觀的估計,澳大利亞要建成第一艘核動力潛艇可能要等到2040年。澳大利亞一方面得向法國支付8.3億澳元的鉅額違約賠款,另一方面還需斥鉅資從美英等國購買核動力潛艇所需的技術和設備。如此高昂的代價,換來的卻只是一個遙遙無期的前景。

  據報道,儘管澳大利亞對美英提供的核潛艇抱有濃厚興趣,但出於種種原因,美英兩國短期內都無法為澳方提供核潛艇以接替其老舊的柯林斯級常規潛艇,澳海軍未來或將陷入無潛艇可用的境地。

  作為權宜之計,澳大利亞方面提出可以先從美國購買一到兩艘“弗吉尼亞級”或“洛杉磯級”核動力潛艇,先行入列,或者先編入美國海軍艦隊接受訓練。但是極其諷刺的是,美國海軍少將斯科特·帕帕諾近日稱,目前美國的潛艇製造能力有限,協助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的計劃,可能給已超負荷運轉的美國造船廠帶來更大負擔,額外接受來自澳大利亞的訂單“將有損我們(美國)自身的利益”。

  目前,美國正以1年2艘的速度建造弗吉尼亞級攻擊核潛艇,同時還要建造哥倫比亞級戰略核潛艇,加上近年來美國造船能力不斷下降,外界紛紛猜測,澳大利亞短期內很難獲得美國提供的核潛艇。當前,美國的4家軍用造船廠中,只有2傢具備建造核動力艦艇能力,且都面臨設施陳舊、技術人員流失等問題。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布倫特·賽德勒也表示,首要任務是保障哥倫比亞級核潛艇的按時交付,“奧庫斯”聯盟的相關問題暫時排在後面。

  美國表示“有心無力”,英國也同樣難以指望。目前,英國的新型核潛艇設計方案仍處於論證階段,何時開工仍是未知,更無餘力為澳大利亞提供支援。8月底,英國皇家海軍第5艘機敏級攻擊核潛艇“安森”號舉行服役儀式,邀請澳大利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馬勒斯出席。報道稱,“安森”號核潛艇將接收澳海軍官兵並對其進行培訓,這也是“奧庫斯”聯盟合作協議的一部分,算是在三國核潛艇計劃尚無實質性進展的情況下給澳方的一點安慰。

  分析人士認為,澳大利亞未來核潛艇在2040年前下水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與此同時,澳海軍現役的柯林斯級潛艇已服役多年,即使升級延壽也難堪大用。因此,澳大利亞亟須一款“過渡潛艇”來填補柯林斯級與未來核潛艇之間的空檔。

  無奈,澳海軍今年3月與美國安都瑞爾技術公司簽署了價值1.4億美元的合同,約定在未來3年內交付3艘大型無人潛艇的原型艇。儘管該公司號稱這些無人潛艇可下潛至6000米深度,但無人潛艇在綜合戰鬥能力方面存在缺陷,且原型艇技術尚不完善,未來一段時期內只能作為有人潛艇的補充。

  然而,無論是購買還是租借常規潛艇,對澳大利亞而言,都不是最佳選擇。若是購買,除徒增經濟負擔外,未來核潛艇服役後,澳軍無力也無必要維持一支“核常兼備”的潛艇部隊。屆時,常規潛艇將淪為“雞肋”,即便以二手艇出售也回籠不了多少資金。若是租借,一是要有國家有租借意向,二是租借雖相對便宜,但租金和維護等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事實上,澳海軍目前面臨潛艇“斷檔”的根本原因,就是澳方不顧實際、超出本國防務需求,試圖獲得核潛艇。此舉不僅使澳海軍潛艇部隊發展陷入困境,還使得核擴散風險進一步升高,破壞地區和平與穩定,可謂害人害己。

中國對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提出“七大問題”

  日前,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在中方推動設置、成員國四次協商一致通過的單獨正式議題下,專門討論美英澳核潛艇合作問題。廣大成員國在會上對三國核潛艇合作的七大問題表達了嚴重關切。

  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在會後接受中外記者釆訪時表示,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涉及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但一直以來,三國始終回避其核擴散行徑的問題本質,混淆是非,誤導國際社會。為澄清三國謬論,中方在會上歷數三國合作的“七大問題”,得到了機構廣大成員國的普遍呼應。

  第一,三國用所謂“海軍動力堆”為藉口,極力回避三國合作涉及核武器材料非法轉讓這一“原罪”,其所涉“海軍動力堆”問題本質上是核擴散行為。

  第二,三國混淆一國主權範圍內的軍事活動與核擴散行徑。三國核潛艇合作不是簡單的主權國家自主研發軍用艦艇所涉核材料問題,而是首次由核武器國家公然、直接向無核武器國家非法轉讓成噸的核武器材料,兩者不能混淆。

  第三,三國以所謂“核材料封存在反應堆中,無法直接用於核武器”誤導輿論,也完全行不通。事實上,三國核潛艇合作的問題出在核擴散,而非相關核武器材料如何處置。三國合作鋻於其核擴散本質,更無法降低有關核安全、核安保和核擴散風險。

  第四,三國,尤其是澳大利亞,違反機構全面保障監督協定和相關議定書規定的申報義務。澳在正式宣佈三國核潛艇合作決定近一年來,迄未按要求向機構作出任何實質性報告,已違反其保障監督法律義務。

  第五,三國公然越俎代庖堅持擅自與機構秘書處直接確定相關保障監督方案。三國核潛艇合作開創核擴散惡劣先例,超出現有保障監督體系範疇,必須由機構全體成員國共同討論解決方案,機構全體成員國必須擁有最終話語權。

  第六,三國損害機構防擴散職能和權威,綁架秘書處從事機構《規約》禁止的活動。三國企圖脅迫秘書處提出豁免三國核潛艇合作的保障監督方案,然後憑藉自己在理事會的票數優勢,強行推動理事會通過,從而使其非法擴散行徑合法化。中方支援機構嚴格按照《規約》第二條規定,相關預算不得用於任何支援推進軍事目的的活動。

  第七,三國始終以“未確定合作方案”為由,拒不向機構報告核潛艇合作實質進展,使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和秘書處無法就三國向此次理事會作出實質性報告,也無法有效履行機構《規約》規定的報告義務。

  王群表示,如果任由三國“假裝”向機構申報三國核潛艇合作情況,綁架秘書處使之淪為“洗白”三國核擴散行徑、豁免三國核潛艇合作的“特洛伊木馬”,將嚴重損害包括機構秘書處和全體成員國在內的國際社會共同利益。

  眾所週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澳大利亞奉行對美“一邊倒”的外交與安全政策,視美國為最重要的軍事盟友,不惜成本地參與美國幾乎每一次海外軍事行動。但是,對於澳大利亞來説,美國向來是一個“靠不住”的朋友。

  曾經的莫裏森政府想借“奧庫斯”將澳大利亞的命運同美國的霸權戰略進一步牢牢捆綁在一起,阿爾巴內塞領導的工黨政府也對此表示支援。國防部長馬勒斯近期更是表示,澳大利亞將同美國、英國以及其他“戰略夥伴”更緊密地進行戰術整合和協同行動。

  然而,對於“奧庫斯”,一年前澳大利亞公眾不了解,一年後依然不了解。前後兩任總理沒有就此發表過講話,協議相關內容直到今天也沒有公佈。堪培拉如此自以為和美國是超級同盟關係,事實卻是,華盛頓在利己主義外交政策的指引下,過去不曾、將來也不會將澳大利亞的安全和利益置於重要位置。


      來源:中新網、環球網、新華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