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九二共識”30週年的回顧與思考

董拔萃

董拔萃,菲律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秘書長,美國華盛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高級顧問。

九二共識

作者 董拔萃

2003年,筆者在菲律賓華文報紙發表的第1篇台海時評文章《淺析毒癮與“漸進式台獨”》即寫到“九二共識”,文章認為,“陳水扁當局之所以拒絕回到'九二共識',正是企圖切斷台灣與祖國大陸的歷史之根、文化之根、血脈之根,從而模糊真相,顛倒黑白,潛移默化地灌輸‘台獨’意識,逐步將台灣引向‘台獨’的深淵”。後來發表的文章也經常提到過“九二共識”。專門以“九二共識”為主題的文章也有不少。諸如:《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兩岸和平》(菲律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統之聲》2011年12月31日),《認同“九二共識”,放棄“台獨”才有出路》(華夏經緯網《獨家評論》2015年6月9日),《“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基石》(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統一論壇》2016年第5期),等等。“九二共識”達成30年來,綜觀兩岸關係跌宕起伏,複雜變化的歷程,可以十分明確地肯定,“九二共識”對兩岸關係破冰緩和、交往交流,和平發展、融合發展,共創雙贏都至關重要。在“九二共識”達成30週年的歷史節點,又是在兩岸關係嚴重惡化的現實中,很有必要作一番回顧並深入思考。

一、“九二共識”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共識。其核心之“原則”與“目標”缺一不可。

1992年,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在香港進行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錶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海基會在10月30日的口頭表述方案:“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並在11月3日函告海協會,表示已經徵得台灣有關方面的同意。海協會將口頭表述的要點:“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的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函告海基會。海基會沒有表示任何異議。可見,其時海協會與海基會達成的這一共識雙方都毫無疑義。而且,雖然名曰“各自以口頭表述方式”,但實際上兩會函電往復的白紙黑字已全部記錄在案。事實不可否認,歷史也不會磨滅。應強調的是,因為有了“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達成和“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目標確立,“各自以口頭表述方式”才能得到兩岸雙方的認可,也才具備了海峽兩岸進行事務性商談的條件。我們經常談到“九二共識”是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石,是兩岸關係穩定的定海神針,就是因為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兩岸和平發展的開啟,也就沒有兩岸的交往交流,經濟合作等方方面面所取得的成果。“九二共識”的“堅持一中原則”和“共謀國家統一”容不得絲毫的含糊偏差,更不允許歪曲否定。如若目標偏差,失之毫釐,則謬以千里,如若原則鬆動,基礎不牢,將地動山搖,這都是必然會發生亦無可避免的後果。從兩岸關係30年來的艱難發展歷程即足以證明。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的歷史關鍵節點,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海內外中華兒女強烈的使命感和緊迫感倍加增進。再次展現政治智慧,維護和鞏固“九二共識”,探取一切必要措施,清除障礙,扭轉當前兩岸關係停滯、倒退,甚至已嚴重惡化的局面,以適應兩岸關係克難前行的時代命題又擺在兩岸中國人面前,也已到了非解不可的時候了。

二、李登輝時期即歪曲“九二共識”,將“各自以口頭方式錶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原則”扭曲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台灣當局企圖以“各自表述”的名義塞進分裂主張,從而進行“台獨”分裂中國。

眾所週知,民族罪人李登輝是死有餘辜的“台獨教父”,是20多年來台灣政治生態污濁,民粹狂熱,“台獨”氾濫的主要根源。禍害台灣社會和兩岸關係最嚴重的“台獨”分子陳水扁和蔡英文都是由他一手扶植。自李登輝拋出“兩國論”,及至陳水扁、蔡英文們20多年來的衣缽傳承,已把寶島台灣糟蹋得面目全非。始至今日,民進黨當局“去中國化”從未消停,“台獨”活動由暗轉明,而且毫不忌諱,瘋狂至極。綠色恐怖下的台灣畸形社會,政客胡作非為,一到選舉,即煽風點火,民粹亦隨之瘋狂,只注重政黨色彩,無視是非善惡。“仇陸反共”、“倚美抗中”成為當今台灣島內的“政治正確”,有些人甚至對自已的身分感到迷茫困惑,導致對祖國和中華民族的認同感出現嚴重危機。可以説,李登輝及至民進黨陳水扁、蔡英文們對台灣社會“去中國化”,以及對青少年進行“台獨”教育的惡果已經顯現。而台灣社會被灌輸“台獨”意識後又滋生蔓延,成為助長“台獨”勢力野蠻生長的土埌氣候條件,加速了台灣社會趨“獨”質變的惡性迴圈,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造成顛覆性的破壞。今日之民進黨當局,在島內全面否定“九二共識”,在外勾結反華勢力遏制中國的伎倆層出不窮,甚至視為理所當然。台灣當局“挾洋自重”,“以武謀獨”,配合美國“以臺制華”戰略,在以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支援下,尋求“國際空間”,所謂“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體係”,公然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已成為台灣當局對待兩岸關係的常態。台灣是中國的台灣,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但家賊通外鬼,防不勝防。最近以來,美西方反華政客竄訪台灣如同出入自家廚房,愛來就來,甚至登堂入室,肆無忌憚。美西方政客為爭取曝光度及其在國內選舉的私利,一批批無恥政客,在政治上挑釁一個中國原則,危害台海和平,在經濟上伸手擢取島內民膏民脂,中飽私囊,在軍事上兜售軍火,蓄意挑起戰端,為美帝霸權利益,即使讓台灣成為“焦土”,也要達到其耗損中國軍力國力、拖垮中國經濟,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目的。這些邪惡的反華小丑,卻被台灣當局奉為座上賓。台灣島內的無恥政客,把美西方反華分子奉為主子,認賊作父,甘當傀儡;視大陸同胞為仇讎,不惜挑起戰端,骨肉相殘;視台灣百姓命如草芥,強行綁作人質、充當炮灰,這就是當前民進黨執政下悚目驚心的台灣政治生態。

當前,美國政府不斷虛化、掏空一個中國原則,甚至變本加厲地要推出所謂的“台灣政策法案”。據報道,該“法案”視台灣地區為“準國家”,將台灣指定為美國的“主要非北約盟友”,要改變台灣當局駐美機構名稱和解除對美臺官員來往的限制,不再禁止台灣當局展示象徵“主權”的旗幟等物品。在軍事方面對臺販售“能夠威懾解放軍”的進攻性武器,並進行直接的軍事勾連。再者,為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推動台灣的“國際參與”,妄稱“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文未就台島主權做出決定”,再次炒作“台灣地位未定”的謬論。美國政府將其非法的“國內法”置於國際法之上,公然支援台灣當局分裂中國,己完全違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當今的台灣,不僅李登輝“兩國論”死灰複燃,而且美臺加緊勾連,已逐步把台灣問題複雜化、國際化。拜登政府公然支援台灣當局搞“台獨”,以及蔡英文們妄稱“台灣國家”,“中華民國與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拋出“新兩國論”,“九二共識”已被台灣當局全盤否定。而且,被視為“統派”的國民黨對“九二共識”仍然沒有嚴肅對待,更多的是把口中的“九二共識”用作島內黨爭工具,沒有堅持必要的原則,更不敢闡明促統立場。筆者認為,面對當今局勢,亟需正視現實,採取果斷措施矯枉反正,在政治、軍事、外交、經濟、輿論等領域對否定“九二共識”的台灣當局予以全面反制,打擊“台獨”頑固分子,喚醒島內廣大民眾,把台灣當局“逼”回到以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走上兩岸和平發展的正軌。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堅定捍衛“九二共識”的一個中國原則,檢驗兩岸雙方對這一共識恪守的程度和維護的能力,以適應當前変亂交織的國際形勢和台海局勢變化之需要。“九二共識”奠定了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兩岸關係必須朝著“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方向推進,絕不能偏差,更不可逆轉。筆者認為,對待“九二共識”應是真誠的、嚴肅的,不能當成口頭禪,也不是文字遊戲,“堅持一中原則”的共識不能被歪曲成為“一中各表”的各説各話,造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導致國家完全統一遙遙無期。“九二共識”更不能被否定,讓“台獨”分裂中國的圖謀得逞。

三、 “九二共識”達成後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帶給台灣地區經濟發展的重大利益,但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卻被台灣當局逐步摧毀。

“九二共識”達成後,台海局勢趨於緩和,兩岸關係走向和平發展,民間交往頻密,經貿文化交流合作方興未艾,成果豐碩,特別是台灣地區受益匪淺。回顧30年來的兩岸關係,沒有“九二共識”的達成,就沒有海協會與海基會30年來達成的各種協議,助力兩岸和平發展,利惠台灣同胞,就沒有1993年在新加坡的“汪辜會談”,就沒有2005年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受中國共産黨胡錦濤總書記邀請率團訪問大陸,共同發表“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就沒有2010年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的簽署並實行至今,就沒有2015年習近平主席與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在新加坡的會晤。“九二共識”為兩岸關係打開僵局,開啟和平發展,創造雙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筆者認為,雖然目前兩岸關係惡化,但這會是如同黎明前黑暗的暫時現象,也是實現中國統一必然經歷的一段艱難過程。我們期待並相信,兩岸關係終將回歸“九二共識”,並會有突破性地從和平發展向國家統一推進的新的飛躍。經過30年來兩岸的交流互動,儘管“九二共識”正受到嚴重挑釁,但“九二共識”已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統一是歷史的必然讓兩岸同胞和國際社會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在20世紀40年代末就與祖國大陸長期隔離的台灣,也因有了“九二共識”的達成而更加牢固地維繫在一個中國的框架裏,“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誰也別想改變,“共同謀求國家統一”誰也別妄想推翻。國家和民族的利益高於一切,任何政黨或政客若把私利淩駕於整個國家和全民族的利益之上,必定被兩岸同胞所不容,必定會自絕於國家與民族。

四、圍繞“九二共識”,在不同時期與台灣當局圖謀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以及“台獨”分裂的鬥爭從未停止,今後將更為激烈。

“九二共識”的達成,開啟兩岸事務性商談,解決兩岸交往交流中出現的一些問題,這是成果的一方面,重要的是明確了儘管是兩岸事務性商談也必須是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框架裏,更重要的是要有利於朝著“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方向發展。

但是,這並不是其時的台灣執政者,但蓄謀分裂中國的李登輝所要的。“九二共識”達成後,李登輝即暴露出分裂中國的政治野心,開始發表分裂言論和進行分裂活動。1999年,李登輝在接受一家外國電臺訪問時,公然拋出“兩國論”。台灣有關方面也將“九二共識”歪曲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意在以“各自表述”的名義,對“一個中國”各説各話,造成“兩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各表”,實際上就是為李登輝“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辯護,企圖將“兩國論”合理化的謬論。

筆者在2008年曾撰文《莫讓“兩國論”、“一邊一國”論死灰複燃》(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統一論壇》2008年第6期),文章發表于國民黨在島內重新執政之時。鋻於其時兩岸關係已發生積極變化,開始進入和平發展軌道,但李登輝“兩國論”,陳水扁“一邊一國”論並沒有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李登輝繼續跳出來否認“九二共識”,陳水扁仍然堅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而執政的馬英九及其當局雖然口頭上反對“兩國論”,表示“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但對肅清“兩國論”、“一邊一國”論沒有積極作為。筆者在文中指出:“‘兩國論’、’一邊一國’論仍然是目前及今後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阻撓兩岸和平統一的重要亂源。我們應繼續對一切分裂言行予以揭露與譴責,絕不能讓‘兩國論’及‘一邊一國’論死灰複燃”。15年來的事實證明,在大家對國民黨重回執政,兩岸關係向好發展充滿希望之時,筆者指出應警惕“兩國論”、“一邊一國”論死灰複燃並非杞人憂天。時至今日,台灣島內歷經政權更疊,但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兩國論”沒有被肅清,也沒有隨李登輝就木而消亡,而且確實已死灰複燃,“台獨”的囂張氣焰甚于任何時期。“九二共識”為開啟兩岸交往交流,避免造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而確立,圍繞“九二共識”反“台獨”、反分裂的鬥爭同時也貫穿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的全過程。在今日兩岸關係嚴重惡化的現實中,不能不採取強有力的措施,矯枉反正,致使“九二共識”回歸正軌。

筆者認為,解決台灣問題,祖國大陸完全掌握了主導權與主動權,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無論是海峽兩岸或國際社會,都不會産生任何疑問。但以什麼方式實現兩岸統一,台灣方面卻很有選擇權,如果台灣方面選擇在“九二共識”的一個中國原則下和平發展,即必然是以和平方式實現兩岸統一,如果選擇“挾洋謀獨”、“以武拒統”,即必然不排除採取以非和平方式解決問題。以紀念“九二共識”30週年為契機,堅定維護一個中國原則,朝著“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目標相向而行,台灣同胞應行動起來,反對“台獨”分裂中國,把握好自已的命運,不要當民進黨當局的人質,不要當美西方反華勢力的炮灰。“九二共識”30週年,也是台灣民眾覺醒自救、自尊自強的“而立之年”。筆者認為,如果兩岸同胞攜手捍衛“九二共識”,兩岸之間就能從和平發展走向和平統一的幸福之路,如果放任民進黨當局徹底摧毀“九二共識”,台灣將在沉淪中墜入萬劫不復的災難深淵。

五、要維護和鞏固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就必須徹底肅清“兩國論”、“一邊一國”論的遺毒,堅決與任何有違“九二共識”的分裂言論和分裂行徑進行鬥爭。

從馬英九執政時期沒有撥亂反正,嚴肅對待“九二共識”,僅口頭聲稱認同“九二共識”,反對“台獨”,而實際上走入李登輝時期以“一中各表”為名義的“兩國論”邪路,其後果是國民黨失去民心,丟掉政權。沒有理念信仰,左右搖擺的國民黨 ,讓民進黨得以乘虛而入。國民黨執政時期,“九二共識”因被扭曲為“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原則鬆動,目標不明。民進黨再次執政後,變本加厲地全面否定“九二共識”,也就是否定“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摧毀“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目標。導致台灣的政治生態發生了極其危險的災難性質變。“九二共識”也是一面照妖鏡,在前不久,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訪美期間,竟然與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們同樣口吻地説出“'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筆者認為,否定“九二共識”即否定“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所走的路不是“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陽光大道,而是要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罪惡之路。“九二共識”30年來所有的經驗教訓,以及在此過程中各種變化的前因後果,都需要認真回顧與反思。

“九二共識”達成于李登輝執政時期。20世紀80年代末,絕大多數的台灣民眾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自已是中國人有高度認同,沒有存在任何疑問。同時,希望兩岸交往交流的強烈民意勢不可擋。形勢比人強,雖然李登輝大權在握,分裂中國蓄謀已久,但邪不勝正。兩岸同胞希望和平發展,期盼祖國統一的民意潮流“逼”李登輝在1990年成立了“國家統一委員會”(“國統會”),“國統會”並在1991年通過“國家統一綱領”(“國統綱領”)。但需要正視的是,雖然兩岸交流合作是強烈民意,也非常有利於台灣的經濟發展。但李登輝分裂中國的圖謀並未因此打消,而是在兩岸和平發展的同時,朝著相反的方向幹起分裂中國的勾當。如同今日之蔡英文們一樣,在已經走上了“倚美抗中”、“以武謀獨”的不歸路,但仍然希望《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能夠持續生效。因為,蔡英文們想利用大陸惠台政策所獲取的利益,鞏固經濟基礎,穩定島內民心。沒有“九二共識”的兩岸和平發展是蔡英文當局求之不得的。所以,蔡英文們一邊加緊與外部勢力勾連,圖謀“台獨”分裂中國,一邊希望繼續享受祖國大陸的惠台利益。如此無恥至極的政客,真的是“既要當婊子,又想立牌坊”。

“九二共識”達成30年,也是海內外中華兒女圍繞“九二共識”與形形色色的“台獨”分裂勢力鬥爭的30年。今天,在與公開搞“台獨”的民進黨分裂勢力進行鬥爭的同時,也不能忽視國民黨內走“兩國論”路線的李登輝殘余勢力的存在。這股勢力在某些特殊時期或在某種相關兩岸及中美關係的特定議題,總是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間接地成為民進黨“台獨”勢力的側翼,對中國統一事業的危害性絕不能忽視。面對今天台灣的社會現實,絕不能低估30年來“兩國論”、“一邊一國”論,以及“台獨”思想對台灣社會和民眾意識“獨”害的程度,不能低估台灣政治生態複雜變化及臺美勾連,台灣問題複雜化、國際化的危險性。筆者認為,自台灣當局蓄意把“九二共識”説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之時,就已站到“兩國論”的立場上,亦即沒有了“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意願。“九二共識”達成後,祖國大陸以足夠的耐心和努力,爭取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落實,以足夠的誠意和善意,顧及台灣方面的感受和利益,惠台政策讓台灣方面獲取實實在在的利益。但在今日之台灣當局執意“倚美抗中”、“以武拒統”,已表現出要“台獨”一路走到黑的現實中,紀念“九二共識”30週年,宣傳“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義,擺出“九二共識”給台灣帶來經濟實惠和安全福祉的事實,挑明否定“九二共識”就是否定“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就是動搖兩岸和平的政治基礎,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的後果。對國民黨執政時期對“九二共識”恪守的嚴重缺陷及其今日的錯誤立場同樣必須嚴厲指出。對於任何有“兩國論”、“一邊一國”論之嫌的分裂言行,無論打著什麼幌子,以什麼藉口,都絕不能忍讓妥協。筆者認為,只有經過嚴肅的鬥爭,在鬥爭中求團結,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才能爭取團結因意識形態而誤入歧途,又自已不能覺察到已對國家民族造成嚴重危害,甚至還自以為是的那些人,才能壯大反“獨”促統力量,孤立“台獨”頑固分子。事實非常明顯,在兩岸關係、國家統一的大是大非問題上,沒有任何模糊空間或存在灰色地帶。國民黨作為要反“台獨”,追求國家統一的政黨,首先應不打折扣地恪守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徹底肅清李登輝“兩國論”的遺毒,重塑以孫中山先生“復興中華,統一中國”為奮鬥目標的黨魂,與祖國大陸相向而行,明確重申並切實踐行“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時代使命,與祖國大陸同胞和海外僑胞一道,共同對民進黨當局否定“九二共識”的“台獨”行徑予以反制,維護“九二共識”,只有這樣,鞏固後的“九二共識”才能在解決台灣問題,推進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中發揮更大作用。(作者為菲律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左秋子

華夏經緯網